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同性耽美 >遗孤之洛神赋

遗孤之洛神赋

标签:古代言情,耽美言情,历史架空

状态:连载中

类别:同性耽美

作者:关初子丑

时间:2018-03-28 13:25

小说简介

《遗孤之洛神赋》讲述了前朝皇子李衍庚和当朝皇子崇凰从仇敌相杀到后来的相爱携手治天下的唯美爱恋故事,这是“关初子丑”原创的一部非常好看的历史架空耽美言情作品。简介:在纷争的乱世中,所谓的爱情绝大多数都随着战火化为灰烬,然而他们却在这场关于家国天下的战争与阴谋中携手了,他们的抉择突破了世俗的眼光,且来看看这两朝皇子的惊世爱情故事吧……

遗孤之洛神赋在线阅读:

“何以两全?”魏敏之突然想到了什么,“莫不是——”

“敏之,”崇凰打断道,“这是我的选择,你只要相信我,不会舍了这天下,更不会辜负了这江山。”

魏敏之看着看似温润、实则刚硬的崇凰,终究妥协道:“我真不明白你。”

“敏之不明白,可却帮了我很多,”崇凰温和一笑,“我还未及多谢敏之替焦滂写的奏表,真可谓是锦绣文章,一气呵成,足以流传千古了。”

魏敏之苦笑一下:“原来公子早已经看出来了。”

“将我的心思揣度的如此透彻,非敏之莫属。”

“可在李衍庚的事情上,我却看不懂你。”

“敏之不必懂,天下人都不必懂,我甚至,不会指望李衍庚懂。”崇凰道,“无论如何,多谢敏之成全。”

“这条路很难走,你真的确定,要为了他,把自己弄得这么艰难么?”

崇凰淡然一笑:“起初我初出寺庙之时,自以为将天地人心看破,世间万物纵使万变也不离其宗,可真到了红尘之中才发现,历尽万事才能悟道,那些空想出来的、从书本上看来的道理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我曾经不相信任何人,可是李衍庚却将我带离了世事的荒凉,始终不曾放弃我。所以我想赌一把,赌上身家性命,若是我真的看错了,我愿赌服输,天打雷劈,万般劫难,我甘愿领受。”

天打雷劈,万般劫难,我愿意赌。

~

因为“克扣粮饷,欺上瞒下”被牵扯进来的大小官员总共有六十三人,公子凰亲自批复,将六十三人悉数从官员簿上除名,其中根据所犯情节严重者,斩杀二十三人。

甄府内偌大的花园间各色千姿百态的菊花和茶花竞相开放,姹紫嫣红,一派喜气盎然,甄伯庸以赏花为名在家中大宴宾客,坐落在花园中央的暖房里四周摆满了鲜花,地暖将整间屋子熏得暖暖的,直将鲜花的香气都熏得弥漫在整个屋子里,大家分列相对而坐,四周皆是支起来的窗户,无论坐在哪个位置,都能看到屋外大片的花丛,连接着暖房的四条流水迂回的廊芜之间皆尽持盘而立的奴婢,静候侍奉。

座上宾客皆是坪州地界有名的士族和名士,作为坪州唯一能将如此之多的名士齐聚一堂的甄伯庸,自然是世家大族的领袖,在士族名士中可谓是一呼百应。

席间酒酣之时,在座的文人雅士行飞花令,推杯换盏,思如泉涌,佳句叠出,一觞一咏间畅叙幽情。

待到一轮结束后,忽然一人道:“诸位,窗外满园芳华,飞花令虽应景,可终究略显俗套,不如该换个令来行?”

这人长身玉立,鬓眉斜飞,锦服玉冠,端的一身风流不羁,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甄伯庸的爱子甄珵芙,他的文章辞藻华美,文义不俗,年少有为,已然是“平栎七子”之一。

“哦?那依甄公子之意,我等该行何令啊?”座下一名宾客问道。

甄珵芙手持一柄玉质天成、晶莹剔透的碧玉箫,潇洒的在手中把玩着轻巧的转了一圈,笑道:“既身在此山中,便吟诵此间之事,当今坪州,试问何事最沸沸扬扬?何人最炙手可热啊?”

众人相互看看,心中便同时有了答案。

“不如就行个‘凰’字令罢!”甄珵芙意味深长道。

坪州刚刚易主,崇凰在一月之内就迅速的将坪州一切事务都重新送至正常有序的轨道,大战之后没有混乱,一切都潜移默化间变得井然有序,原本跟着刘云舟的死而失去了权力的士族阶层们正袖手旁观、等着看他的笑话,却没想到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坪州原先的骚动逐渐归于平静,石沉大海,再无音讯。

此时,众人才恍悟道:崇凰此人,年纪虽轻,却真是不简单。

此时用“凰”字来行令,真是十分应景了。

“那就由老夫开始了——”甄伯庸淡定的抚摸着胡须微笑,他沉吟片刻,笑着道,“那老夫就先来一句普天之下都耳熟能详的罢——世间有神鸟,其名为凤凰。”

众人听罢,脸上神色各异,有的幸灾乐祸,有的不动声色,但无一例外的是,众人都因为这句耳熟能详的诗而对崇凰的暗讽拍手称快,他们作为刘云舟在时的士族,掌握了官员中的重要职位,权倾一时,在坪州几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自从崇凰大败了刘云舟,他们也跟着刘云舟一起落败失权,本来还存着一丝侥幸,认为崇凰在坪州人生地不熟,独木难支,认为崇凰与李衍庚之间势必会发生一场争夺土地的内讧,等着看他出丑,可到现在,骚乱没有,内讧没有,崇凰却在坪州这块地方,越坐越稳。

他们内心是仇视崇凰的,所以他与李衍庚的丑闻更是让他们每每私下里津津乐道,又都碍于读书人的“体面”,于是吟诵诗句隐晦的嘲讽。

座下另一位宾客了然接口道:“那我也来一个耳熟能详的——太平繁华无饥馁,争睹凤凰盛世颜。”

他有意将原句中的“雏”字替换成“凰”字,嘲讽之意溢于言表,众人听罢均是了然的暗自憋笑。

另一位宾客捏着酒觞道:“轮到我了——凰眸一睇真颜色,秋水别盈有洞天。”

座下已有人安奈不住脸上的笑意,忙端起酒杯以作掩饰。

“翩翩乎其眉宇兮,神熠熠其凰盼。”

“凰目含情花台月,国色妍容压千枝。”

……

一句接着一句,全是当年九华台上,秋祭之后的五丰宴间,众臣想要巴结张泽成而作的赞颂公子凰美貌的诗句,既是一场闹剧,又是一场悲哀。

“轮到我了,”甄珵芙风流潇洒的用玉箫敲打着掌心,做思考状,忽地一笑,“何以乘凰辇,送我上云霄。”

驾驭凤凰,把凤凰当成是车辇,腾云直上,观遍云霄。

好大的口气。

别人顶多就是用前人不敬的诗句来嘲讽崇凰,可甄珵芙却直接将他比喻成是任人驱使的车辇。

这样的诗句,非甄珵芙这样的青年才俊不能作、不敢作。

“诸位,”甄伯庸浑厚的声音传来,席间窃窃私语声顿时止住,他充满了威望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在座的诸位都知道,现在的坪州是公子凰执掌,本来我等打算静观其变,没想到我们不吱声,他也不吱声,还真就把坪州地界压制下来了,此事说明他公子凰绝非那些艳词里说的那样是个花瓶,而是有几下真本事的,我等皆是坪州士族名士,此时若是我等再继续沉默,长此以往怕是就真的在坪州说不上话了。

“想必诸位都知道,就在昨日,公子凰因为有官员相互勾结、擅自克扣军粮而罢免了一大批官员,加之他自雩邑带出的官员人数有限,又多是曾经与他作对的无能之辈,因此我猜想,他现在必定是捉襟见肘,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我故而老夫猜测,他马上就要招贤纳士、补充官员了。”

座下诸位频频点头认可,一人道:“那依甄老爷子的高见,我等该如何应对?”

“他若是要招贤纳士,试问坪州之地出了在座各位还有谁人可堪大任?争取到了我等士族,就是争取到了坪州所有的饱学之士,若是不出老夫所料,他此次必会登门拜访,对我等以礼相待,如此,我等皆不必上门毛遂自荐,但叫他亲自上门来,如此可反被动为主动,我等可以出山襄助为筹码,为坪州士族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众人听了,皆点头道:“如此一来,那公子凰没有我等必然寸步难行,我等可借此机会,要挟公子凰许以高位要职,扳回一局,维护坪州士族阶层的利益。”

~

进了十二月便下起了大雪,沸沸扬扬的鹅毛大雪从天而降,将神州大地覆盖上了一层铺天盖地的洁白。

李衍庚进了崇凰的院落,有侍从将他身上沾的雪花扫下来,李衍庚抬脚进了屋子,在炭火旁边站了站,怕把这一身的寒气带进去,一盏茶的功夫才走进内室,崇凰怕冷,到了冬天手脚都是凉的,因此屋子里的炭火烧的旺旺的。

“哟~你这里倒真是暖和。”李衍庚边走边道。

崇凰正在和魏敏之商量政务,他穿着厚厚的棉衣,领口、袖口皆是一圈毛茸茸的兔毛,颇有些闲适随意的盘腿坐在软垫上,肩膀披着水天碧色的大氅,越发衬托的肤若白雪,面前放着一盆炭火,外面是飞扬的大雪,悄无声息的簌簌落落,落在屋脊上、庭院里,黑色的影子投射在窗纸上。

魏敏之坐在一边,转身拱手:“见过李将军。”

崇凰抬眼一笑:“茶水烹好了,你可自取。”

一旁的陶罐从上吊在炭火里,冒着热气微微作响,深吸一口气,满室皆是沁人的茶香。

谁承想李衍庚径直走过来,一拉崇凰的手,皱眉道:“怎么手还是凉?”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耽美言情历史架空都市纯爱

精品同性耽美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