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仙侠情缘 >一纸相思,终成眷属

一纸相思,终成眷属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情缘

作者:乐汐

时间:2018-08-10 13:43

特殊说明

猎色小说网为你提供主角是宫莞尔攸凌寒的小说《一纸相思终成眷属》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一纸相思终成眷属》小说,男女主角宫莞尔攸凌寒。《一纸相思终成眷属》是小说家乐汐创作。此文满腹文章字字珠玉,男主人公仪表堂堂,女主梨花带雨。精彩片段:宫莞尔今天的穿着甚是华丽,头上的金簪显得越发张扬,身上金黄的衣着和攸凌寒的遥相呼应,攸凌寒金色的衣装,绣着准备起飞的麒麟,加上俩人的容颜,十分登对。

一纸相思终成眷属 精彩章节

这日,皇上生辰,皇宫里,到处是太监宫女忙碌的身影。

宫莞尔从刚进宫就开始去各个宫请安,搞得宫莞尔满身的乏力,后宫的娘娘们也太无聊了吧,每个宫都搞得和过年一样,宫莞尔无奈,终于找到了一个地方清静会儿。

“小姐,来不及了,快,你要和太子一起祭祖呢。”宫莞尔刚坐下,就看到小蝶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拉起自己,不就是祭祖嘛,太子一个人不就行了,真是麻烦,心里想着,双脚还随着小蝶的脚步跑起来。

后宫和大殿还差的远,一路跑下来宫莞尔不时喘着粗气。

“莞尔,你慢点。”攸凌寒看着身边站着的女子,流着汗水,不免有些心疼。

仰头而视,看看祭祀典礼上皇后的装扮才是气派,那身后凤冠的十几个珠帘落在背上,神情淡然,嘴唇鲜艳的红色,方稳稳的显示了皇室的尊贵。

宫莞尔一时走了神,不知什么时候竟出了声,“原来这就是皇后啊,这么气派!”

攸凌寒看着一脸没见过世面的宫莞尔,好歹也是个公主,一点样子都没有,就轻轻的笑了起来。

“喂,不许笑!”宫莞尔听到旁边的轻笑,瞪了他一眼,攸凌寒发现自己不妥,赶忙换了一副庄严的样子。

台上一人用嘹亮的声音喊着,响彻了整个皇宫,“太子,太子妃跪”

攸凌寒紧紧的牵着她的手,生怕出什么错,慢慢上前,上了祭台,两人相视,慢慢跪下。

“扣头。”

两人的头齐齐的落下。

“起。”

俩人一起站起,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两人回头,台下密密麻麻的人,唯唯诺诺,这种感觉,好奇妙噢,宫莞尔勾了勾唇,笑。

祭祀大典很是气派,原先在母国宫莞尔从未参加过,即使参加,也是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

“小姐,你傻笑什么呢?该换衣服了,晚上还有宫宴呢。”小蝶看着一回来就坐在那里发呆的宫莞尔,不禁提醒道。

“小蝶,以后我也做一天皇后玩玩吧,感觉挺威风的。”宫莞尔眼神里都在发光。

“你现在是太子妃,以后可不就是皇后嘛。”小蝶一脸无奈。

“不,我只想当一天,过过瘾就好了。”宫莞尔暗自嘟囔道。

看着眼前的甜点,算了,还是吃点东西要紧,好饿啊,不知道武沁儿弄得怎么样了。

正想着,就听到门咯吱一声响了。

汐月轻轻的进来,“姐姐,我帮你看着你,武沁儿真的有好好办那个宴席呢,听说不仅把菜单分了类,之后还有烟火表演呢。”汐月有点得意。

“汐月,你怎么能随便乱跑,很危险呢!”宫莞尔有些担忧,眉头不自觉的紧锁。

“放心,有我护着,能出什么事。”攸凌霄跟着汐月走进来,这俩人也太大胆了吧,宫莞尔无奈。

“攸凌霄,我告诉你,汐月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饶你。”宫莞尔狠狠地说着,手还紧紧的攥着汐月把她往她身后带了带。

攸凌霄似要顶撞,汐月回了一个眼神,活生生憋了回去,“知道了,姐姐!”还重重的咬了姐姐两个字。

“什么?姐姐?”宫莞尔眼里的喜悦可想而知,那日攸凌霄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他与攸凌寒不同,不慕名利,执念一生,希望他们可以幸福,看着没动的攸凌霄,回头看着汐月,“汐月你说。”

“姐姐,本来想问过你,可是这几日都见不到你人,所以就私自决定了,你不会怪汐月吧?”汐月微笑,脸上涨的通红,脸眼角都是幸福。

宫莞尔来不及多说,顺手将自己脖子上戴着玉女金蝶拿下来,“汐月,这是我给你的嫁妆,里面放着百种毒药和解药,会护着你。”宫莞尔一脸宠溺。

“不行,这可是太子送给姐姐的。”汐月一脸推辞。

“汐月,我本身就懂毒,这个于我用处不大,既然你叫我一声姐姐就收下吧。”宫莞尔顿了顿,拿出一封信,“去这个地方,找个叫晨风的,他会你们找个好住处,这太子府毕竟也不安全。”

攸凌霄看着那封信,看来这个皇嫂可是不简单,竟然连这步都想到了,一直以为自己的皇兄聪明睿智,没想到皇嫂也不是吃素的,忍不住为攸凌寒捏了一把汗。

“可是……”汐月有些犹豫。

宫莞尔会心的一笑,“这些都是嫁妆,若你还嫌不够,我定在为你筹谋。”

汐月忙谢过宫莞尔,这些怎会不够,想必那住处也是她千挑万选的,两人牵着手出去了,看着他们的背影,似乎落了装心事,不过,这清风明明就是跑天辰国了,怎么会找不到呢?

“小姐,时辰到了。”小蝶轻声提醒。

“好。”宫莞尔收回思绪,换完一副就急匆匆的去了,虽说天还亮着,可是自己是主办人,还是得亲自查验一遍才好。

“莞尔,你怎么来这么早啊?”看到攸凌寒远远的朝着自己招手,看来不用查了,太子总比自己在行。

“武沁儿呢?”宫莞尔搜寻了一遍,似乎没见到武沁儿。

“听说出宫准备烟花的事情了,我说莞尔啊,你这招也太损了吧。”攸凌寒刚来就看到武沁儿忙里忙后的,问了才知道宫莞尔的心思,还只能帮她搪塞着。

宫莞尔别了攸凌寒一眼,入席坐下,按宫中的规矩只有太子和太子妃能入席,若是武沁儿来了估计要站着了,想到这儿,宫莞尔就忍不住笑了。

“莞尔可有给父皇准备的礼物?”攸凌寒讨好的笑着,他可听说王爷府的玉莲让盗了,除了宫莞尔,他还真想不到还有其他人。

“没有。”冷冷地回答。

“那怎么办,我以为你会准备,所有我就。”攸凌寒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宫莞尔欺负他了呢。

“好了,逗你的,有。”宫莞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上辈子肯定是欠他的,这辈子让我来还债了,想到这儿一副忧虑。

“我就知道我们莞尔心善,不会不管我的。”攸凌寒见到小计策得逞,心里暖暖的一笑,自己也有准备的礼物,不过既然有更好的礼物,自己的就留着吧,还能顺便看场好戏。

宫莞尔看着一脸阴险的攸凌寒,总觉得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皇上威严的从宫殿口走来,群臣起身,垂手而立,“恭迎皇上。”

皇上坐上龙椅,满脸的喜笑颜开,“都坐下吧!”

而后,只能听到有喧闹一片的声音,舞女们也乘着兴致缓缓走来,似乎是这晚的开头之礼,“听太子说,今晚的宴会是你一手主板的,今日看来果真不错,赏。”皇上的语气里透露着满意。

“谢父皇。”宫莞尔起身,微微一笑,坐下。

“听说太子妃笛技超群,要不请太子妃为这舞伴奏吧。”对面不知道哪个大臣说着,宫莞尔环顾,看着王爷那邪魅的笑容。

攸凌寒的脸色不太好,都说了是太子妃怎么能伴奏呢,宫莞尔没出声,久久说了一句,“恭敬不如从命。”

宫莞尔起身,却扭头示意舞女们退下,“父皇,儿臣知道父皇一向喜欢慢雅的调子和刚才的舞着实不符,儿臣斗胆为父皇吹一首,祝父皇万寿无疆。”

宫莞尔优雅的拿出笛子,每一步都似乎是精心练过的,姿势无懈可击,提手,闭眼,心里想着,既然你们要求,一首勾魂曲,送给你们了。

曲声哀怨中透漏着欢喜,宫莞尔用笛子让大家都身处雪中,观赏着腊雪寒梅,梅花在众人的观赏中独自盛开,最后开遍枝头,日光不忍躲入云中,探出头来,照着这鲜艳的红梅,如此盛大,美丽。

曲未毕,声先停,留下意韵,“来人,上礼。”

小蝶命着一众奴才搬着一小池湖水,上面放着还没盛开的白莲,白光闪闪,光亮照遍了整个大堂。

“父皇,今日儿臣送你两件礼物,第一是在这夏日炎炎中送你红梅满开,预祝天辰国国运昌隆,福泽庇护。

第二,送你白莲盛开,预祝百姓安居乐业,这千秋功业永垂不朽!”

宫莞尔落落大方的说完,给小蝶使了个眼色,自己慢慢退下去,小蝶轻轻拿过纸板,白莲挨水瞬间绽放,光芒更是闪耀。

“好,好,好,有心有心,赏!”皇上龙颜大悦,脸上也是挡不住的喜悦。

宫莞尔谢过皇上,回坐,看了看四面的人似乎都很陶醉,幸亏这勾魂曲收的及时,要不他们可很难出来呢,宫莞尔刚坐下就看到了斜对角一个熟悉的身影,莫凌宇?臭师父,果然是他。

宫莞尔看着莫凌宇也看着自己,眉梢飞扬,丢了一记跋扈的神色。

“莞尔,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攸凌寒看见宫莞尔丢的那一记眼光,顺着目光,到了莫凌宇身上,这莫凌宇好生厉害,一人屠了一座城,不过,他们有什么关系啊?

宫莞尔没应答,静静地坐着吃自己的菜,看着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就孜孜不倦的吃起来。

“皇上,武沁儿求见。”听到公公的禀报,宫莞尔一下子噎住了,这武沁儿也太不识规矩了吧,这是没教养。

“沁儿来了,快,请。”皇上倒是没在意武沁儿的身份,毕竟从小在宫里长大和皇上也亲些。

武沁儿一身华丽的服装,金灿灿的顶冠,她还当真敢戴,宫莞尔暗自不爽,算了,自己长得漂亮,让她三份,然后又静静地吃起自己的饭,武沁儿朝着宫莞尔丢了一记得瑟的眼神,

“父皇,儿臣是请父皇移驾御花园的,烟花盛宴马上开始!”

皇上哈哈大笑,别过头来问宫莞尔,“还有烟花啊,太子妃用心了。”

这句话突然让武沁儿似乎明白了什么,武沁儿气的直跺脚,这种事情都应该由正妃来干,自己怎么这么傻啊,吃力不讨好,“父皇,这是……”

武沁儿刚说了一半,宫莞尔忙阻拦,“父皇,那我们移驾吧。”

一句话堵得武沁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暗暗作罢,随着众人一起去了御花园,攸凌寒忍着,原来以为武沁儿就已经够刁蛮了,看来强中更有强中手啊,以后自己倒是放心不怕她被欺负了。

“莞尔,这比那日我准备的还差点,是吧?”攸凌寒看着满天盛开的烟火,笑嘻嘻地凑过来。

宫莞尔看着旁边孩童的笑容,心里暖暖的,“是差点。”差的是心意吧,宫莞尔心里暗暗想着,确实,那日的烟花在自己心里别样的美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幸福。

宴会直直开到深夜,搞得宫莞尔满身的乏力,坐着马车都有些坐不稳,攸凌寒骑着马走在前面,宫莞尔坐了一个轿子,武沁儿坐了一个。

“小姐,这是攸凌霄给你的留下的。”小蝶看着刚刚掀开帘子的宫莞尔想着还是早早把信给了小姐好。

宫莞尔拆开信,里面倒是字不多,十分娟秀的字体,像是汐月的,“攸凌寒不是真的皇室血脉,你们珍重。”什么,难道这还有假,自己嫁了个假太子?

翩翩凉风吹起了宫莞尔的发丝,吹乱了她的心思,在太子府的凉亭里,陷入深思:

太医说皇后不育,但是后来又有了攸凌寒,而且攸凌寒还有个孪生兄弟,这说不通啊,若是诞下两子是天大的喜事嘛,那为什么要瞒着只生下一个。

那大概就只有一个原因了,皇后根本就没有怀孕!这一想法连宫莞尔自己都下了一跳,若是真的就能解释的通了,想必夙白初也知道这件事要不就不会毫不避讳了。

远处的莫凌宇看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来了的宫莞尔,竟直直的跑过来凑到了宫莞尔耳边,“小莞尔,想师父我了没?”

宫莞尔回过神来,气不打一处来,“还师父,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当师父的!”然后顺手就揪起莫凌宇的耳朵。

“疼疼疼,莞尔啊,你都嫁人了,不能温柔点嘛!”莫凌宇吃痛,见宫莞尔松了手,忙离她一米远。

宫莞尔扶了扶裙子又坐到了莫凌宇的身边,“是你自己说,还是我动手?”宫莞尔恶狠狠地看着莫凌宇。

莫凌宇轻轻按着宫莞尔的手,讨好的说道,“我说我说”

“我就是不放心你来看看,没想到这天辰国……”

莫凌宇还没说完,宫莞尔一手就将他拍了老远都没停,“浪费时间。”看着飞远的莫凌宇再看了看手里的香囊,这莫凌宇满身上都是好东西看来是赚着了。

莫凌宇似乎习惯的样子从墙角反而愉悦的站起来丝毫没有不满,只是搜索了一下身上发现没了东西嘴里开始骂骂咧咧的,“这死丫头学精不少,”转念一想算了本来就是给她的,她拿去自己的任务也完成了该走了。

宫莞尔缓缓的打开香囊闻到一股草药味,凌宇这老头说这种草药很灵放到井水里可以治许多人的病,看来他是预料到什么了。

“小蝶,月影查的怎么样?”宫莞尔看着小蝶吞吞吐吐的样子。

小蝶顿了顿,“什么都没查到。”本来以为宫莞尔会发脾气却看到她只是呆呆的坐着。

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查到才有问题,宫莞尔沉思了一会儿却只听到小蝶缓缓的说,“小姐,你其实可以直接去问太子。”

若是他想说他不是早就说了。

“还有一件事。”小蝶一脸犹豫。

“皇上命令太子去平定边疆,只是,只是,可能去了就回不来了。”

宫莞尔吃惊,“什么叫回不来了?”

“边疆是乱地而且那里有6万的精兵,但是太子只能带5千人,虽说是王爷建议的但是皇上没有拒绝反而痛快的答应了。”

皇上也知道了什么?这件事应该不简单。

“告诉太子这几日我会在九溪国,告诉他别担心,现在我们收拾行李集合,出发。”宫莞尔眯着眼睛,不打无把握之战。

更多

精品仙侠情缘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