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武侠动作 >盛世狂歌

盛世狂歌

标签:历史架空,两宋元明

状态:连载中

类别:武侠动作

作者:合欢教主

时间:2018-08-13 14:53

特殊说明

主角是任逍遥梅轻清姜小白冷无言的小说《盛世狂歌》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盛世狂歌》小说,男主女主任逍遥梅轻清。《盛世狂歌》是作者合欢教主原创。简介:江湖与江山、自由与秩序、正义与欲望、阴谋与爱情的华丽碰撞。 明朝靖难之役初定,永乐皇帝为巩固军权,封九大派为武林正统,规定大明军官皆从九大派弟子中选拔。江湖各派无不唯九大派联盟马首是瞻,只有合欢教不肯低头。九大派秉承皇帝旨意,煽动江湖中人将之剿灭。二十年后,合欢教遗孤任逍遥长大成人,不甘于片隅之地终老

盛世狂歌 精彩章节

大雨从洞中泻下,冲淡了地上鲜血,积成一滩粉红色的水坑。水汽四溅,庙中又黑、又冷、又湿、又腥。若是以前,沈珞晴宁愿淋雨也不会在这样的地方多待片刻。可是现在,即使有一间干燥温暖的屋子给她,她也不想离开。

她觉得姜小白很不一般。

这个男人似乎无时无刻不是一副油嘴滑舌、上蹿下跳的模样。有关他的江湖传闻,也是嬉笑怒骂,贬大于褒。可是沈珞晴遇到的却是郁郁寡欢的姜小白。她想起在马市上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那落寞的神情甚至比惊风还显眼。

女人的眼泪能打动男人,男人的痛苦却能打动一切。

沈珞晴猜姜小白一定是个善良正直、用情专一的人,否则又怎会说出那两句自嘲的话来。她几乎有点羡慕那个“养不起”的女人。

就在这时,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沈珞晴不由自主挡在姜小白前面,姜小白却嚷道:“你让开!小爷不用女人保护。”

“你!”沈珞晴气得眼睛一翻,“鬼才保护你!我……”话未说完,门外忽地冲进两个人。

丁向成和杜叔恒!

他们全身湿透,大半身子都血染红,狼狈不堪。丁向成尤其瘆人,只因他一条左臂已变作白骨,只剩下几缕血丝。两人身后,是一小群黑色蝙蝠。

沈珞晴见了,闪身让过,将长鞭抖得噼啪作响,赶走那些蝙蝠。王慧儿又惊又喜,叫了声“杜大哥”,直直扑到杜叔恒怀里。哪知杜叔恒经她一撞,向后摔倒。王慧儿这才发觉他腹部被利器所伤,血流不止,吓得大哭起来。丁向成却默默走到自己那四个兄弟的尸首旁,缓缓跪了下来。

他带人寻到姜小白投宿的客栈,见到小云,问明原委,便带她一同来寻姜小白。杜叔恒则是追寻王慧儿到此,见小云和丁向成走在一起,起了误会。事情弄明白后,几人便结伴同行。不想一进密林便遭到突袭,又被蝙蝠追赶。杜叔恒为了救丁向成受了伤,其余四人在冲杀中走散,小云也不见了踪影。

姜小白忍不住叫道:“你们遇到什么人,竟能将杜,杜少侠伤成这样?”

以杜叔恒的武功,能把他伤到如此地步的人,非江湖中顶尖高手不可。

丁向成摇头,杜叔恒咬牙道:“南宫烟雨。”

姜小白倒抽一口凉气:“这家伙……这家伙居然也来了?”他转向沈珞晴,咂咂嘴道,“沈大小姐,你那聘礼究竟是什么宝物,怎么连这鼻子长在头顶上的家伙都招来了?”

沈珞晴还在生他的气,冷哼道:“不过是根千年雪蚕丝,什么好东西!”

杜叔恒自语道:“千年雪蚕丝,莫非任逍遥想要它?”

千年雪蚕丝乃陆家庄镇宅之宝,二十年前,任独曾放言陆家不配保存此物。或许这不过是一句戏言,只因任独口出狂言、过后忘得一干二净是常有的事。但陆千里却毫不犹豫地参与了围攻快意城的行动。

并非他杯弓蛇影,而是那时江湖,任独一句戏言的确会招致灭顶之灾。那些依附过合欢教的**人物,常会不动声色地将他厌恶的人灭门,将他提过的宝贝献上,将他称赞过的女人抢来,向他请赏邀功。当然,杀戮所得的钱财要留给自己。更当然,这些事无一例外,全是打着任独的旗号做的。

清官可以不受贿,却无法阻止谄媚行贿之人出现,任独本就不是“清官”,何况以他狂傲暴戾的性情,根本懒得解释,索性全认了。如此一来,合欢教中人行事愈加无所忌惮,白道中人对任独的仇恨也愈加强烈。所以杜叔恒才想到,陆千里不惜将千年雪蚕丝送给沈家做聘礼,是不是也是为了任逍遥一句不知真假的话?

沈珞晴冷冷道:“陆家人当个宝,本小姐可没放在眼里。我家的宝哪里比他陆家的少了!”

这话不错。襄阳沈家与荆州李家,都是鄂西北的头面家族,都是靠绿松石买卖白手起家。据说楚人卞和于荆山所得和氏璧,就是绿松石,就是当今传国玉玺。鄂西北所产绿松石乃天下第一品,沈家和李家雕琢的玉件则是绿松石中第一品。

这样的买卖谁不惦记?或许这就是沈家与武当派交好,而李家公子千方百计想要成为丐帮帮主的缘由罢。

丁向成却愠道:“沈小姐,你是陆庄主的儿媳,老丁才一直对你客气,我那陆兄弟,论人品,论武功,论相貌,哪一样配不上你?你到山西省打听打听,有多少大家闺秀想嫁还嫁不成哩!要不是合欢教找上门来,他才不会娶你这样不讲道理的女人!陆兄弟心里头其实早就……”

沈珞晴被逼嫁人,早憋了一肚子火,听了丁向成的话更加火冒三丈,跳脚骂道:“就算全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看陆志杰那厮一眼!你再说,我,我就把那破玩意儿毁了!”

丁向成怒道:“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说着,沈珞晴竟真的在腰间一阵摸索。

杜叔恒赶忙劝和:“两位都别吵了,还是先看看姜老弟的伤罢。”

姜小白却摆摆手道:“我一点事儿也没有。”又一笑,“幸好全天下的男人还没死光,所以沈小姐还是可以多看那位陆公子几眼的。”

沈珞晴窘极,嘭地一指头弹在姜小白脑门:“你去死吧!”

姜小白“哎哟”一声,竟真的歪倒在地,人事不知。沈珞晴吓了一跳,探着他的鼻息,只觉得气若游丝,心中大悔,急道:“姜小白,姜小白,你怎么了!”

丁向成和杜叔恒围上来一看,只见他脸色如雪,牙关紧闭,身体僵硬,除了心口还有一丝热气,已经和死人无异,身上却不见伤口,也都吓了一跳。沈珞晴将原委说了,杜叔恒奇道:“这老怪竟敢杀姜小白?”

江湖上几乎无人不知任逍遥在芜湖救走姜小白的事,他的手下又怎么敢杀自家教主的好友?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雨势丝毫不减,两点白色灯笼在风雨中摇摆,犹如鬼怪双眼。

惨白的光亮照在树下小云的尸体上。

这已不能说是一具尸体,而是一堆碎肉,被马蹄踏烂的碎肉。谁也无法想象,会有人舍得将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活活踏死在马蹄下。

贺鼎和三个手下远远立在雨中,谁也不愿和这灯笼离得太近,或者说,谁也不愿回味方才那沉闷的马蹄声和小云的惨呼。

就听贺鼎道:“多谢南宫门主。”

灯笼后是一匹黑色骏马,似与夜色溶为一体。马上之人披着黑色的油布斗篷,露出一双锐利明亮的眼睛,和半只笔挺高傲的鼻梁,正是南宫烟雨。

他淡淡道:“不必,本教中人有了麻烦,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语声出奇冷漠。

在任逍遥面前,他或许是个温和有礼的人,但在其他人面前,即使贺鼎可算是个前辈,他也一概是冷冷的,居高临下的态度。但是贺鼎并不恼。南宫烟雨的剑法他已见识过两次,一次在快意城,一次是方才截杀杜叔恒和丁向成。若没有他,贺鼎此刻说不定已死在杜叔恒的花拳绣腿下。他虽不知南宫烟雨为何来此,却乐得有人帮自己除去两个劲敌,当下笑呵呵地道:“贺某在江湖中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礼尚往来的道理还是懂得的。不知南宫门主何事需要血蝠堂效劳,本堂弟子必会竭尽全力。”

南宫烟雨盯着他看了半晌,直看得他头皮发炸,才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烦请代我向教主说一句,我要回岭南一趟,近两个月,怕是帮不上他什么忙。”这次他的声音温和了些,却仍是居高临下的态度。

贺鼎暗忖道:“他若真回岭南,为何不亲自向教主说?哼哼,他定然是担心当面锣对面鼓地撒谎,被教主识破。”他没去想南宫烟雨为何撒谎,是不是有什么不轨企图。因为他明白不该知道的事情不仅不该问,简直连想也不该想。他也明白自己得罪不起南宫烟雨。他更明白自己现在欠南宫烟雨的人情。“这点小事,贺某定为南宫门主办到。”

南宫烟雨看着他的眼睛,直到确认他明白自己在说谎,却愿意为自己圆谎,才拨转马头西去。走了约莫十余里路,前方出现一个山洞,洞中有三堆炭火,十个人。

猎甲精骑。

南宫烟雨刚刚靠近,十人便起身行礼道:“少主。”他略一点头,翻身下马,立刻有人将斗篷和马鞭接了过去。于是他身边便多了一个人,一个绿衣女子。

云翠翠。

她居然一直藏在南宫烟雨身后,藏在他的斗篷里!

猎甲精骑显然吓了一跳,全都呆呆地看着她。云翠翠却开心地笑了起来。

她穿的仍是绿色衣裙,却是上好绫罗裁成,纵然是深秋的厚衣服,依旧柔软飘逸,在火光中泛着淡淡光泽,仿佛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浮起。她挨近南宫烟雨,道:“想不到南宫门主会来这小镇找我。”

声音妩媚温柔,像甜甜的蜂蜜奶汁。

南宫烟雨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径自在炭火堆边坐下,拿出一方雪白丝绢,细细擦拭相思剑上的血痕。云翠翠紧跟着坐在他身边,觉得自己似乎开始交好运了。

一开始,她跟着丁向成,是因为看出他身上有宝。对暗夜茶花来说,别人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几乎靠直觉就能判断。只是后来知道他们已被合欢教盯上,便只有放弃——她不敢再招惹任逍遥,至少眼下不敢。

到黄梅镇后,云翠翠算出姜小白很快就会一贫如洗,便故意花钱如流水。因为她懂得男人都有下贱的臭毛病,都喜欢在女人面前充英雄。自己越是爱他、依赖他,他就越会宠自己,听自己的话。

女人的仰慕是男人的死穴,所以聪明的女人绝不会跟男人争一时长短,反而会乖乖地让男人做英雄、出风头,甚至接受他的奇怪要求。

你以为几千年来都是女人受男人欺负?错!至少有一半女人在偷着乐。你以为武则天做皇帝很威风?错!她做得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抢了男人的皇帝风头,所以连她的儿子都要反对她。云翠翠就是要让姜小白尝够没钱的耻辱,再尝够有钱的荣耀,直到放弃做人原则,心甘情愿地为己所用。

意外的是,南宫烟雨居然来了。

姜小白一出去,南宫烟雨就来了。他毫不客气地走进云翠翠的浴室,将一套漂亮华丽的绿色衣裙放在衣架上,然后坐在对面的椅子里,一语不发。

云翠翠感觉不到他的杀气,只吃惊,不害怕,反而站了起来,将全身展露无遗,直到确信南宫烟雨把她每一寸肌肤都看清了,才慢慢穿上新衣,像一个仙女般走到他面前。

论武功,南宫烟雨不比姜小白差,更不比任逍遥差;论家世,更是当今江湖数一数二的。

南宫世家不但是岭南武林马首之瞻,更有着江湖中任何家族都无可比拟的荣耀。

二百年前,南宫世家出了一位身手不凡的大小姐南宫海棠,十七岁时便凭相思剑法纵横岭南。其时金兵入侵,岳元帅屈死,南宫海棠毅然招募五百精兵,并南宫世家三百猎甲精骑北上抗金,一时间朝野震动。南宫海棠在江湖朋友的帮助下,一路打过黄河,与太行山八字军会师,拜元帅王彦为义父,坚守八年之久,战死后,受封从三品忠烈夫人,南宫一族田产为永不起课地。到了大明朝,南宫世家虽不再有爵号,岭南官员也不再拜谒,但田产仍不起课。

云翠翠做梦也没想到南宫烟雨会来看她,心中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机会来了,绝不放手。

她以为南宫烟雨会抱她上床,可他只是抱她上马。她有些失望,但还没绝望。从始至终,南宫烟雨没对她说一句话,她决定赌一赌。“你看过人家洗澡,看过人家更衣,又把人家抢来,怎么现在却要做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呢?”一面说,一面拨弄着他的衣角。

南宫烟雨不抬头,不说话。

云翠翠转了转眼珠,又道:“你不是要回岭南,倒是要跟任逍遥作对吧?”

南宫烟雨仍不抬头:“你的话太多了。”

云翠翠点点头,笑道:“可是下面这句话,翠翠一定要说出来。”她贴着相思剑,人几乎倒在他膝上,凤目微斜——她一定要出现在南宫烟雨眼中,用眼睛和他说话。“南宫少主天纵之姿,是岭南武林最有前途的少年英雄。南宫世家二十路相思剑法的唯一传人,怎会是久居人下之辈。”

不叫他南宫公子、南宫门主,偏叫他南宫少主。改口,也是一种本事。

南宫烟雨沉默片刻,手腕突地一翻,一道灿烂剑光闪过,相思剑便到了云翠翠喉间:“说下去。”

云翠翠知道自己赢了,胆子更大,凑近他的耳朵,呵着气道:“你不会做任何人的手下,任何人都不配让你做手下。现在,是不是到了和任逍遥摊牌的时候了?”

南宫烟雨目中掠过一丝冷意,淡淡道:“不是。”

云翠翠心中一凉,有些不甘心地戳了他心口一下,腻声道:“那你何苦来找人家!”

南宫烟雨用剑挑起她鬓边一绺发丝,道:“我不想找你,但有人想找你。”

云翠翠一怔,脱口道:“谁?”

南宫烟雨吐了口气,轻轻道:“一个朋友。”

他说这四个字的时候,全身上下已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傲气,声音中甚至充满了钦佩。

云翠翠想不出,能令南宫烟雨诚心折服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她更想不出,那样的人为什么要找自己。但是她依然开心得很,因为这个人的实力必定还在南宫烟雨之上,若应对得好,自己便可一步登天。云翠翠忍着喜悦与不安,试探着道:“你入合欢教,也是为了这个朋友吗?他在哪里?找我做什么?”

南宫烟雨道:“这些事情,你现在没必要知道。”一顿,又道,“另外,我要提醒你一句,你若不能为他做事,未必会有命在。所以这一路上的时间,你最好认真想一想,自己会做什么。”

云翠翠看着他的眼睛,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都贴了过来,气息香甜,身体温软:“多谢少主好意。翠翠会做的不多,不知少主喜欢哪一种。”她将头低下去,柔润的双唇摩擦着他的耳根,酥酥的,痒痒的。

南宫烟雨神色不变,声音却冷了几分:“不喜欢你这种。”

云翠翠笑了笑,腻声道:“那你为何偏要趁人家洗澡的时候闯进去?”她将相思剑拨到一边,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用眼睫拂着他的眼睛。

南宫烟雨的回应就是剑光一闪。

云翠翠惊呼一声,一绺断发落在裙子上。

“如果你想要男人,这里有十个。”

云翠翠咬牙切齿地道:“你不是男人?”

南宫烟雨淡淡道:“我是,但我对你这种女人没有兴趣。”

姜小白慢慢醒了过来,有气无力地道:“我还没死?”

沈珞晴、丁向成、杜叔恒和王慧儿吓了一跳,继而喜上眉梢。沈珞晴抓着他的衣袖道:“你觉得如何了?”

姜小白皱了皱眉:“身上的皮要裂开了,莫非我要变成蝙蝠?却不知是白毛还是黑毛。”一句话打破压抑气氛,众人都笑了起来。姜小白整了整神色,又道:“那老怪不会善罢甘休,南宫烟雨剑法厉害,咱们得好好想个法子对付他们。”

丁向成叹道:“姜老弟,我佩服你。你自己生死都难料,却还惦记我们几个的安危。”

姜小白咧嘴一笑:“丁大哥错了。你们若死了,谁来救我呢?所以我只不过是关心自己个的安危罢了。”

丁向成眼中露出敬佩之色:“我原以为那小娘子跟了你,是你的福气,现在看来,你肯要她,却是她的福气了。”

姜小白目光一黯,云翠翠就像一根柔软的针,扎在他心中,动即有伤。他若知道云翠翠此刻在做什么,恐怕会伤得更深。他想撑着身子坐起来,却全身一颤,跌了回去,身子完全不能动,神智却还清醒。

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一阵吱吱吱吱的怪叫声由远及近传来,一团黑影自屋顶的破洞呼啦啦涌下。丁向成等人赶忙各执兵器火把驱赶蝙蝠,一时间,屋子里只听到瘆人的蝙蝠叫声,就像人被活活剥了皮。

姜小白听着这骚动,心里反而空净起来。身子仿佛堕入无边黑暗,悬停在一个杳无际涯的地方,并渐渐与这地方融为一体。

他看到自己的师父袁池明抱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喂他吃饭,并把他交给丐帮江浙分舵舵主齐振风。这孩子在西湖边跟着一群乞丐渐渐长大,每日混吃混喝,练了几手自鸣得意的功夫,学会了打人,也挨了不少打。然后他看到西湖上的雨和雾,看到一身绿衫的云翠翠,看到任逍遥,看到月下断桥……他一生所经历事情,全在他亲身所化的一片黑暗中重演了一遍。自己似乎成了一个局外人,像主宰一切的神明,冷静清醒地俯视自己的人生,然后,想通了许多事情。

突然一道红色绳镖飞来,将一切幻景打碎,四周重又恢复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在这黑暗中,只有那红色绳镖盘桓不去,在他周身画着一道一道的圆弧。逐渐地,绳镖由一变二,由二变四,由四变八,然后幻出无数绳镖,铺天盖地,全是红色的影子。姜小白只看得心神不宁,头疼欲裂。倏然,所有影子归一,仍是一条红色的绳镖,矫若惊龙,在他眼前画了一个漂亮的圆弧,直往黑暗深处飞去。

九五天方阵!

姜小白心中一惊,好似明白了什么,想要去抓绳镖。然而手指方动,四周黑暗消失,火光闪动,一睁眼,便看到地上落满了黑压压的蝠尸,王慧儿弯着腰呕吐,沈珞晴死死盯着屋顶。

屋顶倒悬着无数蝙蝠,一双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倏忽明灭。那感觉就像千百根针扎在头顶,不知何时便要刺入一般。

贺鼎站在门口,似在欣赏一幅绝美的画卷。

沈珞晴忽然踏前一步,大声道:“千年雪蚕丝在我这里,有本事便来拿,没本事你就滚!”

她的声音震得屋顶的蝙蝠嘁嘁喳喳起了一阵骚动。贺鼎笑道:“沈小姐的胆色,实是巾帼不让须眉。杀你着实可惜。”

说话间,三个持刀大汉已闪了进来,贺鼎身侧也闪过一道白光,正是那白色的六翼蝙蝠。它直冲屋顶,尖啸一声,飞扑而下,黑蝠跟在它身后,犹如一张巨大的网,往沈珞晴当头罩来。沈珞晴厉喝一声,手里的鞭子啪地卷出一个鞭花,打向白蝠。白蝠折身闪开,黑蝠雨点般落下。沈珞晴一鞭子扫出,大喝道:“你们休想把我做点心!”然而蝙蝠越聚越多,她的鞭子纵然能扫开一批,却越来越无力。白蝠盘桓了几圈,突然又箭一般冲下。沈珞晴被数只黑蝠咬住,躲无可躲,不觉尖叫一声。

唰地一声,血光闪过。

丁向成抛出了手中的刀,刀锋切过白蝠,饶是它闪得够快,仍是被削掉了一只翅膀。贺鼎见状怒吼一声,欺身近前,一掌拍到。丁向成硬受一掌,一口鲜血喷到了贺鼎脸上。

贺鼎怪笑着舔了舔唇边鲜血,道:“可惜年纪大了些……”话未说完,双腕已被丁向成扣住。可是他不动,只是冷笑。

白光一闪,白蝠呼啸而至。

杜叔恒护着王慧儿,一拳打飞一个大汉,近身夺下他的刀,反手一挥,结果他的性命,转头见丁向成遇险,便挥刀砍向白蝠。谁知丁向成大声道:“擒贼先擒王!”话音刚落,白蝠一张利口已死死咬住他喉咙,鲜血喷溅出来,立时将白蝠染成血蝠。杜叔恒刀锋外翻,急削贺鼎咽喉。贺鼎终于有些发慌,一脚踢在丁向成心口,身子一翻,就要躲过杜叔恒的刀。

可是他翻不起来。

沈珞晴的鞭子已缠住他双足。

听了丁向成那句话,她便不顾一切用鞭子锁住贺鼎双足。只那一瞬,身上背上已被黑蝠咬出数十伤口。

电光石火间,杜叔恒一刀劈出,贺鼎噗通一声仰面栽倒,整个腹腔都被剖开,肚肠流得到处都是。黑蝠嗅到血气,齐刷刷向贺鼎扑去。贺鼎痛得满地打滚,黑蝠散开,又扑上,如此反复,血肉四溅,咝咝撕吮声令人汗毛倒竖。

贺鼎嘶声狂笑:“姜小白,六翼雪蝠的阴毒无药可救,等到阴毒每天发作六次的时候,你就会,就会见——到——我,哈哈哈!”笑声戛然而止,蝙蝠一拥而上,渐渐将他覆盖起来。

那两个大汉见主人已死,虚晃一招想要逃走,杜叔恒怒叱道:“想走!”人未至刀已至,两人立时丧命。沈珞晴与王慧儿扯下神龛两侧黄幔,将贺鼎与黑蝠覆住,再将燃着的炭块丢上去。就听一阵凄厉刺耳的吱吱声响起,庙中飘满了一股令人作呕的焦臭味儿。

杜叔恒扶起丁向成,见他双目凸出,喉管处血涌如泉,手里的白蝠已被捏死。杜叔恒看得出这伤口已无法止血,丁向成必会血尽而亡,不禁心头一悲。

庙中已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几个人就像泡在血海中,浑身鲜血淋漓。

丁向成微微吐气,道:“我活不成了。”

没人说话。

大家都看得出,丁向成已没有多少时间了。

丁向成又笑了笑,道:“我们兄弟九人,从来都是同进同退,如今死在一起,倒也,倒也应了结义时那句话。”他喘了口气,让血流得稍慢,接着道,“沈小姐,我知道,你讨厌联姻,也不愿嫁给陆公子。但,现在陆家庄和威雷堡大敌当前,你是姓沈的,怎么能一走了之。”

沈珞晴脸一红,辩道:“谁说我一走了之,我……”

丁向成又道:“那雪蚕丝……咳咳,太原镖局这次,是完不成东主所托了。”

沈珞晴立刻昂头道:“丁大哥不用激我,本小姐就替你将镖送到又如何!”

丁向成微微一笑,又看了看姜小白,眼中忽然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姜小白开口道:“丁大哥放心,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这并非假话。他自从那虚空黑暗中温习了一遍九五天方阵后,全身经脉竟似通透了许多,脸色也没有那么苍白。想来吃喝真人传授他的武功除却招式,内息功法竟可疗毒。这六翼雪蝠的阴毒一时半刻还要不了他的命。

但这句话却立刻要了丁向成的命。

他本凭着一口气支撑,如今听了姜小白的话,放下心来,只说了句“那就好”,便再也不动弹了。

清晨,轻雾,落叶上的水滴晶莹如泪,深秋的空气凉意如冰。

一座新坟出现在小庙后。

丁向成和他的八位结义兄弟,都在这里。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姜小白并不知太原镖局九勇士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侠义事,反是知道其中六位轮暴过一个痴傻的女子。但此刻在他心中,这件事并不能抹煞他们都是好汉的事实。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他决定永远忘记这件事。他喜欢记着别人的好。

四人一一拜祭过,议定杜叔恒先送王慧儿回镇江,再折去太原,将丁向成的死讯报给太原镖局。沈珞晴决意将千年雪蚕丝送去威雷堡,与家人一道守卫威雷堡。至于联姻与否,那是后话了。姜小白打算跟着沈珞晴,他一定要设法见任逍遥一面,让他放了袁池明。

好在沈珞晴并不反对与他同行。不仅不反对,而且很高兴。

姜小白是任逍遥的朋友,一定可以帮上威雷堡的忙,至少合欢教在行动时会有所顾忌。更深一层的原因却是,她一点也不讨厌姜小白,甚至狂热地想要了解姜小白的一切。

女孩子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往往会变得很温柔,温柔到明明受气还不自知。

她把惊风还给姜小白,姜小白就把三千两银票也还给她。

她要他慢些走,免得毒性发作。姜小白就偏要跑上一段。

她要他把旧衣服扔掉,好好洗个澡,清理一下伤口,再换一身新衣服,这样不但很舒服,而且伤也会好得快些。姜小白只肯擦擦伤口,如果沈珞晴多说几句,他就干脆到地上打个滚。

有一次,她无意中问起云翠翠的事情,姜小白的脸色立刻很难看。沈珞晴没察觉,还自顾自地说这样的女人下贱可耻、会遭报应云云,谁知姜小白竟然将一桌饭菜掀翻,大吼着叫她闭嘴,弄得整座酒楼的人都像看怪物似的看沈珞晴。

但沈珞晴一直没有发火,因为她越来越了解姜小白。她已经可以底气十足地说,姜小白是个又脏又臭、又粗俗又嘴馋、又懒惰又卑微的叫花子,可也是个又倔又硬、又善良又狡猾、又聪明又高傲的男子汉。与这些了解比起来,受点委屈简直不算什么。

直到有一天,她突发奇想,换了一身翠绿色的女装,戴上一串沈家最好的工匠雕出的绿松石项链,盛了一大碗香喷喷的腊味饭,俏生生地站在姜小白面前。

从小,她就认定绿松石是最好的玉石,绿松石的颜色是最漂亮的颜色,沈家的绿松石雕是天下最精美的玉器,任何人见了都会喜欢。所以她也认定,姜小白看见了一定会开心。

然而姜小白看了以后,只说了一句话:“你学什么不好,非要学那个**!”

沈珞晴就像迎面被人打了一拳,鼻子里酸酸的,心里面涩涩的,喊道:“难道天下除了她,别人就不许穿绿色、戴绿色吗?”

姜小白撇撇嘴道:“许,怎么不许,你都不嫌丑,别人又能怎么样。”

沈珞晴二话不说,举起那碗腊味饭,重重扣在姜小白头上,看他一头一脸的饭粒,只觉多日来的晦气一扫而光。

谁知姜小白竟默默把碗拿下来,又把头上、身上和桌上的饭粒捡一捡,吃了个干干净净。他是乞丐,莫说一大碗又加肉又加蛋的腊味饭,就是一碗稀粥,他也很珍惜。

沈珞晴气得半死,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自己要饭要到威雷堡去吧!”说完摔门就走。

是真的走,除了绿色的东西,一样不留,包括惊风。

接下来的日子里,姜小白便重新回到了捉鱼摸虾,自己养活自己的日子。没过多久,他的伤口就开始溃烂。其实,他知道伤口早晚会烂,可是他宁肯叫伤口烂掉,也不愿换掉旧衣服。

因为这身衣服是翠翠买给他的。

全身上下,除了回忆,他再也没有一件翠翠留给他的东西了。

可是他不敢也不想去找翠翠。走在生死之间,他已经想明白,既然翠翠选择离开,找到她又能如何?他只能违心地对自己说,只要翠翠开心,那就很好很好了。

至于沈珞晴,他只能默默说对不起了。

他又不是木头,怎么可能不明白沈珞晴的情意,想当初,他为翠翠做过的事、赔过的笑脸又何止这些。可是这份情意他不敢要,也要不起。

云翠翠是**,是飞贼,他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更养不起她,何况是家境殷实、声名赫赫的威雷堡大小姐。何况,她已与陆家公子定亲了,而自己,生死都还要看老天脸色。

即使这些沈珞晴都不在意,他心里还有一抹绿色的影子,如何抹得去?

姜小白暗暗发狠,就让她对自己那点好感,随着伤口一起烂掉吧!

沈珞晴走了几天,六翼雪蝠的阴毒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从两天一次,变成一天两次,他想苦撑,却还是在一天发作四次的时候昏倒在路边。

朦胧中,有人喊他名字,喂他汤水,那么轻柔,那么温暖。

是翠翠吗?

“翠翠!”他猛地大叫一声,紧紧抱住眼前人影,再也没有知觉。等他醒过来,只觉得半边脸冰凉,鼻子里满是药香,身体好像陷在软软的云朵里,不住地摇晃着。睁开眼睛,四周果然一片雪白。

干燥、温暖、松软的被子,像蚕蛹一样裹着他。灯光静静流淌,像轻柔的手,捧着满满的叮咛。姜小白瞪大眼睛,惴惴不安地发呆。这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像苦与甜交织的蜜糖,像春天的花包裹着冬天的寒冷,像明亮的晨冲淡黑暗的夜,像暖暖的风抚平弯弯的路,像淅淅雨中投来的一道阳光,像……

他突然流下泪来。

这是,家?

他从来都没有过自己的家,可是现在他觉得这一定是家。

有人对他说:“小白,喝药。”然后一股暖暖的热流便从喉咙流到腹中,再扩散到四肢百骸,就像在家中刚刚午睡醒来般惬意。他又朦朦胧胧地睡了一阵,才心满意足地睁开眼睛,冲着沈珞晴笑了笑。

他第一次细细打量沈珞晴。

她穿了一身淡粉色的衣裙,套着纯白色的金丝掐边兔毛背心,衬着圆圆的脸和微微上挑的眼,虽然比不上云翠翠的娇媚流丽,却像灯光一样充满静静的温柔。他喜欢这股“家”的味道,竟瞧得有些痴了。

沈珞晴害起羞来,低下头,自言自语地道:“我看了许多医书,蝙蝠毒属阴,当以雪参解之。幸好我家里有,你的伤口都好了一些呢。”

姜小白微微蹙眉:“这里是你家?”

沈珞晴起身轻巧地转了个圈,道:“对,你不是想见任逍遥么,你安心养伤,再……”

姜小白截口道:“沈堡主同意?九大派的人知道吗?”

沈珞晴坐下道:“除了我,谁也不知道你在这里。”

姜小白一怔,向四周望去,发现这里是一座阁楼的顶层,四面密密麻麻摆满了书架。心中稍安,忽又道:“你不是一个人走了么,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

沈珞晴有些幽怨地道:“我可不像你那样没义气!我……”话未说完,外面突然传来“梆,梆梆梆梆”一慢四快的更声。沈珞晴有些失落,喃喃道:“五更了,我得走了。你要是早点醒,还可以多说几句话。”

姜小白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忽然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沈珞晴道:“十月三十一。”

“还有十五天,你就要嫁人了。”姜小白淡淡道。

沈珞晴一怔,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语不发地系上黑色披风,吹熄蜡烛,走了出去。

姜小白陷在寂寂的黑暗中,望着屋顶模糊不清的檩条,长长吐了口气,道:“对不起。”

窗外,冷浸溶溶月,无花只有寒。

更多

盛世狂歌相关小说推荐

    小说名称更新时间阅读地址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2018-07-17阅读
  • 猜你喜欢

      历史架空两宋元明古典武侠武侠幻想国术无双

      精品武侠幻想小说专题精品武侠幻想小说专题刀光剑影,恩怨情仇是武侠幻想小说的老剧情了,所以大家更需要好看的武侠幻想小说推荐哦,猎色文化网这里为大家带来了长篇武侠幻想小说排行榜哦,每一本都是好看的武侠幻想小说哦,同时也是长篇武侠幻想小说,让你一次看个够!

    • 无污染、无公害

      无污染、无公害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动作
    • 万界当铺系统

      万界当铺系统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动作
    • 佛门大尊

      佛门大尊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动作
    • 大武侠小皇帝

      大武侠小皇帝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动作
    • 刺者枭雄

      刺者枭雄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动作
    • 武道巨星

      武道巨星

      状态:连载中类别:武侠动作

      精品国术无双小说专题精品国术无双小说专题猎色文火网这里为大家提供最新国术无双小说排行榜哦,每一本都是好看的国术无双小说哦,让你一次看个够,同时也为大家进行好看的国术无双小说推荐,让有限的时间发在好看的国术无双小说中。

    精品武侠动作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