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爷是男子汉

爷是男子汉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碧水长歌

时间:2018-09-07 08:17

小说简介

我有些痛恨自己的视力为什么这样好!因为我清楚的看见了水芹腿缝之间露出了一抹黑色。我敢肯定,那是她今天穿的内内的颜色。水芹前天过来换大柱子时,穿的是浅黄色的内内。昨天过来时,穿的是红色的内内。别问我为啥记得这么清,在这个无聊的瓜棚下面,偷窥水芹已经成了我这几天最大的乐趣所在。

爷是男子汉 精彩章节

这个夏天特别热,我和阿黄很无聊的蹲守在瓜棚里面,这货吐着大舌头,有气无力地摇着尾巴,我们的视线一起看向对面的瓜棚。

对面本来是大柱子在地里看瓜,前天忽然换成了他媳妇水芹,一个皮肤白嫩,很水灵的小女人。

水芹是被人贩子从外地拐到我们这个偏僻山村里来的,大柱子他爹花了整整十万块钱,才从人贩子手里给儿子买下这么个漂亮媳妇。

大柱子成亲那天,我躲在婚房床板底下听叫床,结果发现大柱子是根废柴。当时,他爬上水芹的身子,只摇晃了十来下,然后就没动静了。我在床底下就想,白瞎了这么个漂亮媳妇,真是暴殄天物!

水芹的身材丰挺而娇小,说话轻声细语,有着一种江南女子的天生柔弱,令人忍不住就想欺负她一下。村里的成年男人和长了毛的未成年男娃看见水芹晃动着一对大白兔出门的时候,全都迈不开腿,眼神就像饿狼,冒着绿光。

我守的这个瓜棚跟大柱子家的瓜棚只隔了一道水沟,我能清楚地看见水芹这时候正在摇着一把大蒲扇。她那薄薄的纱裙偶尔会被掀起来,然后露出两条比萝卜还白的腿,一条伸着,一条屈膝弯着。

这个女人,天天换不同颜色的内衣,肯定是个闷骚。

正当我看着水芹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幻想着老汉推车时,水芹忽然转头向我这边看过来。

我的脸很不争气的瞬间就变红了。

两家瓜棚在坡地上的高度基本一致,直线距离不超过六十米,我能看见水芹裙底的风光,水芹也就能看见我脸上的颜色。

水芹冲我露出一个挑逗的微笑,还故意把身体转过来,将正面对着我。她的腿微微向外张开,我看得更清楚了。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于是赶紧把头低下,伸手去摸阿黄的脑袋,假装不看对面的水芹。

阿黄一脸疑惑的看着猛喘粗气的我,“呼哧……呼哧”,把鲜红的狗舌头吐得更快了。

过了一会,我悄悄转头偷瞟对面的瓜棚,结果发现里面空荡荡的,竟然没人了。

娘咧,大中午的,难不成我看见了狐狸精?

水芹不是狐狸精,她刚才见我低头逗狗,生气了,直接跨过小水沟,径直朝我这边的瓜棚走过来。

水芹走到瓜棚下面,气呼呼的看着我。阿黄这货,认识水芹,根本没做任何反应,躺在床底下傻乎乎的继续吐舌头。

我急忙起身,有些口干舌燥的看着水芹。“水芹姐,你咋过来了呢?”

水芹朝我翻个白眼,“哼,我如果不过来,你敢过去吗?”

“你还是赶紧回自家瓜棚吧!被村里人看见,会说闲话的。”我有些底气不足劝水芹离开。

水芹把胸脯往我身前挺了挺,掐着腰反问:“怎么?害怕了!胆子这么小,为啥我跟大柱子洞房那天夜里,你还躲在床底下偷听?”

“啊?!你咋知道呢?”我睁大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摸着后脑勺。

水芹的手指头差点戳到我的鼻梁。“小王八蛋!大柱子那天晚上还在外面跟人喝酒,你就躲在床底下猛喘粗气,我能听不见?”

被水芹揭破糗事,我的脸再一次不争气的红了。“水芹姐,求你千万别把这事说出去,以后我再也不敢偷听了。”

当我说完这句时,天空里忽然一道闪电,接着就是轰隆一声雷鸣,把我吓了一个哆嗦。

不知道啥时候天已经暗下来,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看样子是要下大雨。

水芹也被这道忽然炸响的雷声吓了一跳,一下子扑进我怀里,然后我就感觉到胸口被什么顶着了。

“坏蛋,我都过来了,怎么会把你听床的事情传出去!”水芹紧紧拥着我,在我耳边小声说。

我的心脏越跳越快,感觉马上就能从嗓子眼里挤出来。我颤抖着把双手轻轻的放在了水芹的后背上,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水芹姐,我好难受。”我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把身体往后缩,不想让水芹察觉到我凸起的变化。

“嘻嘻……,以前没碰过女人?”

“没……没有。不过我会用手自己解决!”

“嘻嘻……,”水芹在我怀里笑得花枝乱颤,“小坏蛋,用手解决跟真刀真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说完这话,水芹忽然松开了我,探手一捉,然后发出了惊呼。

“哇,好家伙!”喊完之后,水芹一时之间竟然舍不得放手。

我感觉整个身体憋得快要爆炸了。

这时候,天空完全被滚滚黑云笼罩,刺眼的闪电还在四处游荡,不时响起的雷声好似战鼓,它在催促我赶紧提枪上马,纵横挺进。

去他么的闲话,爱谁谁,老子现在要做男人!

我把水芹平放在竹席上面,像头饿狼一样猛扑上去,那种奇妙的感觉,就好似舒服的飞了起来。

正当我欢快地吮吸时,忽然,我感觉脸上一阵阵发痒,然后就从水梦之中睁开了眼睛。

原来,又是一场想入非非的美梦。

阿黄正站在床边,使劲用它的舌头舔舐着我嘴角流出的涎水。估计我在梦中吮吸的那只白兔,就是阿黄的舌头了。

呸、呸……,竟然跟一条公狗亲嘴!我猛吐着口水,急忙从床上爬起来。

感觉到平角裤里面黏糊糊的,我急忙跳下床,然后大声朝对面瓜棚喊了一句:“水芹姐,我去水潭那边冲个凉,瓜地这边你帮我照看一会!”

对面没有动静。我能看见水芹正躺在瓜棚里面,那把蒲扇正盖在她的腹部。

咦,奇怪了。昨天我也这么喊过,当时也是气温最高的时候,水芹从瓜棚里面探个头出来,对我说:“你快去吧!”

今天这是出什么事情了?不会是中暑了吧?!

想到这里,我急忙大声喊:“水芹姐,你是不是中暑了?”

依然没有回应。

更多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