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夜未央

夜未央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花未眠

时间:2018-11-06 16:36

小说简介

男人把整个身子压在了我的身上,他把头埋在我的胸部,双手胡乱的游走在我的臀部,还用力的顶了几下,我忍不住哭了,泪水倒映着百十号看客的笑脸。

导演说停,他才恋恋不舍的起身,而我的胴体完全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被那群所谓的剧场人员看光。

夜未央 精彩章节

这是一场强暴戏,而我不是演员,而是一名临时找来的裸替,介绍我过来的人叫香姐,她说这样我可以拿到一百块,比那些挤在门口的群众演员多二十块。

那个被称为刘副导演的男人走了过来:“表现不错,想不想赚大钱?”

我用力的点头,我急需一笔钱,这样阳阳的手术费就解决了。

“赚钱最快的就是做演员了,我看你蛮有表演天赋的。”

我心里满是激动,如果我真的能在剧场混个小角色,以后就不用跟着香姐在各大剧场靠脱光衣服来赚那一百块了。

“可是我没有学过表演。”

“晚上来我房间,我教你。”

刘副导演的眼神扫过我的身体,我本能的一颤,但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人都能明白他眼睛里的意思。

他把房卡插在了我的双峰,随即笑着走开了。

我把那张卡攥在手里,裹着毯子走进了更衣室。

香姐过来通知我:“阿悄,明天早上记得去西三里集合,那边还有三场裸替戏。”

香姐跟我是老乡,都是从小山沟里爬出来的,她以前也是裸替,只是混得早,很快在各大场子混熟了,就从老家带几个漂亮的女人开始做这个生意,她很照顾我,知道我急需用钱,总是多为我安排几个剧场,只不过我厌恶了被各种男人压在身下,厌恶了他们的咸猪手还有各种猥琐的目光。

香姐见我咬着唇不应她,便关切道:“阿悄,是不是阳阳那边……”

我连忙摇头:“不是的香姐,我……我明天想休息一天。”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请过假,香姐是知道的,她又想到那个跟我耳语的男人,瞬间明白了什么,她点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阿悄,我知道你心比天高,可是这个圈子犄角旮旯里都是肮脏,你不适合。”

我垂着头:“香姐,我需要很多钱……”

香姐没再说什么,她把今天的报酬塞在我的口袋里,顺便把半截烟塞在我的指间:“那我祝你好运。”

我颤抖的把烟塞在了嘴巴里,学着香姐的样子,用力吸了一口,烟味盈满了胸腔,呛得我只流泪,我把钱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香姐竟然给了我三百块。

晚上的时候我用这三百块在廉价的淘宝街买了高跟鞋和吊带裙,还有彩妆跟香水。

我在出租屋里打扮完毕,便乘着出租车去了酒店,一路上我的心思飞快翻转,这些年来我每天像狗一样奔波在各大剧场,可赚到的钱却不够租一间地下室,不够阳阳透析的费用。

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某小花旦,既然这样我为什么就不能靠这张脸,这副身材得到光鲜亮丽的人生?我厌恶了裸替的生活,我想要赚更多的钱,而刘副导演就是我的梯子,我需要牢牢的抓住他。

我一进门,刘副导演就皱了皱眉,他似乎很讨厌我身上廉价香水的味道,督促我进去洗一洗。

我洗干净之后,穿着宽大的浴袍走了出来,我很想按照自己在脑海中彩排的那样娇媚的扭着腰肢,咬着手指,媚眼如丝的蹭着他的胸口,可是我有些紧张,连喉咙都有些发痒,竟然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

刘副导演点燃一支烟,他眯眼看着我:“这演员呢都要过关斩将,首先你要豁得出去。”

他在暗示我脱掉浴袍么?我在心里斗争了片刻,我做裸替在剧场给这么多人看过,还怕多他一个?我猛然把浴袍扒了下来。

从他猥琐的笑容里我就知道,他对我的身体感兴趣。

“自摸会吗?”

我愣了一下:“什么?”

他不屑道:“装什么纯,苍老师的片子看过没?你就给我模仿一段自摸,如果过关了我明天就给你安排戏。”

我咬了咬牙,能拍戏我就能拿更多钱,就能租个十平米的地下室,就能带着阳阳按时去做透析。

我的手指缓缓的落在奶白的双峰,轻一下重一下的揉搓着,挑逗着,挤压着,又顺着平坦的小腹滑落在幽暗地带,一阵摩挲之后,我的身体竟然羞耻的起了反应,双腿间一片濡湿,身体被酥酥麻麻的感觉爬满,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声音。

刘副导演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猛然把我扑倒在地,把我的身体翻过来,毫无前戏的进入。

“妈的,你这身子一定被许多男人碰过,跟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

“操,你这贱骨头天生是让男人操的。”

他一边横冲直闯,一边说着污言垢语,那两双手用力的抓着我的双峰,疼得我只抽搐。

他玩嗨了,把我翻过来,狠狠的抽了我几个大嘴巴子,抽得我眼冒金星,嘴角渗出了血迹。

他猩红着眼,用力顶着我:“说,我是贱人,快点操我!”

我颤声道:“我是……贱人,快点操我……啊……”

我们山沟沟里的人都知道阿悄是贱人,十三岁就勾引了自己的继父还为他生了孩子,可是他们不知道,是那个禽兽强要了我,而我的母亲只是怯懦的坐在门外哭,她说她不想失去我,也不想失去继父,未来的几年我一直被那个禽兽蹂躏着,直到他们知道我的阳阳有肾病,他们不想要这个负担,悄悄的出去打工了,把一个千疮百孔的家,还有虚弱的阳阳留给了我。

我弓着身子努力的迎合他,用手勾住他的脖颈,笑得花枝乱颤:“我是贱人,贱人……”

他快要结束的时候,掰开了我的嘴巴,把黏糊糊的东西吐在了我的嘴里,想要呕吐时,他却用眼神告诉我,吞下去,九九八十一步,就差这一哆嗦了,我不能半途而废,我忍着腥味与不适,猛然吞了下去。

他似乎很满意,笑着拍了拍我的脸:“明天带你去试镜。”

更多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