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恐怖灵异 >死亡旅店

死亡旅店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西西弗斯

时间:2018-09-07 14:25

特殊说明

猎色小说网为你提供主角是小楼的小说《死亡旅店》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死亡旅店》小说,男女主人公小楼。《死亡旅店》是作家西西弗斯所写。该文文笔极佳龙飞凤舞,男一号仪表堂堂,女主角冰肌玉骨。精彩片段:这个小楼,从进门第一刻起,就是一张哭丧脸。不是那种心情不好的感觉。而是带着一股子悲伤抑郁。说白了,她这张脸,去给死人哭丧一点都不违和。

死亡旅店 精彩章节

大多数人住酒店,都被塞过卡片吧。上面印着美女相片,留着包小姐的电话。这电话大多数人没打过,我忍不住打了一次。

那年去一个小县城出差。天晚了实在没地方住,进了一家小宾馆,结果隔音太差,到了半夜,隔壁声音此起彼伏,让人心里痒痒。

我敲了几次墙,隔壁安静了,但是我心里有一股邪火,怎么也下不去。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越想越难受,最后还是打了那个电话。

接电话的声音有点老,估计是老妈子,她自称叫花姐。态度倒挺和气,说给我挑个最漂亮的。

说来也奇怪,打完电话,那股火迅速的就下去了,好像刚才让人喂了药,现在药效过去了似得。

进入贤者模式之后,我有点后悔了,说来惭愧,长这么大,还没碰过女人,把第一次送给包小姐,我有点不太甘心。

我翻出对方电话,想告诉那个花姐,不用派人来了,可这时候,我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小姐马上就到,价钱就按之前说好的,五百。

紧接着,房门被敲响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这敲门声让我很不爽,在我老家,报丧的才这么敲门呢。晦气,真他娘的晦气。

我憋着一股火把房门打开,然后就愣住了。

外面站着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

不仅漂亮,还有气质。白衬衣,一步裙,高跟鞋,一副都市丽人打扮。在灯光下,看起来有点像汤唯。

我本来想找借口把“包小姐”赶走,可是见了她就有点舍不得了。心想:这个质量,五百的话,也不贵啊。

门口吹进来一阵风,凉嗖嗖的,我打了个寒颤,反应过来不能让人站在门口,就热情的把她请进了屋子里,然后很假正经的说废话:“你好,怎么称呼?”

女人背对着我:“小楼。”

她声音硬邦邦的,不带什么感情,我心里想:啧啧啧,还是高冷范?

我干咳了一声,说:“小楼啊,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小楼还是背对着我,像是在研究我的床:“你是今天第一个客人,还洗吗?”

我坚持说:“还是洗洗吧。”

我心里想的是:谁知道你昨天接完客洗没洗?

小楼去洗澡了,我坐在床上胡思乱想,满脑子都是小楼那张脸。可是想了一会,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哪不对,我又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心里不踏实。

这时候,卫生间的水声停了,小楼裹着浴巾走出来了。

我看了她一眼,很纳闷的问:“洗完了?”

小楼嗯了一声。

我更奇怪了:洗完了身上怎么没有水?

小楼稍微张了张嘴:“擦干了。”

这时候,我心里咯噔一声,终于知道哪不对劲了。是她的表情有点怪。

妈的,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守着一个大美女,居然胡思乱想到死人身上去了。

小楼见我不说话,主动靠上来,搂住了我的脖子。她的胳膊有点凉,冰的我有点不舒服。

因为心里装着事,我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这时候她面无表情,只有两只眼睛阴郁的盯着我,像是在给遗体告别。

我又摸了一把她的头发,干的。

小楼朝我笑了笑,露出一嘴白森森的牙齿,作势要亲我。我鬼使神差的向后躲了一下,然后一把推开她,站起来了。

小楼坐在床上看着我,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我被她看的全身不自在,总觉得这女人美是挺美,可是我心里总是犯嘀咕,尤其是她那张脸,让我很不安。

算了,人都来了,长得也不赖,我就别挑三拣四了。可是我要提枪上马的时候,身体怎么也没反应,软踏踏的像是一截麻绳。真是又尴尬又丢人。

我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块钱来,塞给她说:“算了,你走吧,我打算睡觉了。”

小楼挺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拿了钱走了。

我躺在床上,安慰自己说,这种三无产品,不定有什么质量问题呢,没碰她最好了。可是很快我就又后悔了,就算不发生关系,摸两把也好啊……

我躺床上睡着了。这一晚上睡得很不踏实,总是梦到小楼,各种颠鸾倒凤。等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的腰疼的简直直不起来。

等我穿好了衣服,看见有几十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短信,短信全是花姐发来的,内容挺脏的,各种骂我的话,末了说我这种人就该下地狱,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很生气的问她是不是有病。

花姐说你才有病呢,叫了服务又不开门,让我们家姑娘来回折腾,有种你别走,我找人打死你。

我愣了一下,说小楼昨天不是来过了吗?我还给了你们五百块钱。

花姐更生气了,说楼个屁,我派去的姑娘叫叶子。打车钱都是我们自己出的,你给什么五百了?

我说不能啊,她说她叫小楼,难道走错房间了?就是那个姑娘,长得挺像汤唯,穿着OL装,就是笑起来不大好看,感觉有点怪,像哭丧似得。

花姐沉默了挺长时间,然后给我发了一段话,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她的人,我错了,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吧,钱我赔你。

我挺纳闷,就问她到底在搞什么。没人回。我再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估计被拉黑了。

这里的人真是莫名其妙啊,我摇了摇头,进卫生间洗漱,一开水龙头,热水差点把我烫死。真不知道昨天那个小楼怎么洗的澡,洗完身上还那么凉,我有点怀疑她根本懒得洗,打开水龙头弄出点动静就出来了。

这时候,外面又有人敲门。

砰砰砰砰砰砰……

“谁啊。”我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打开房门,走廊里没人,有一个纸包,上面用红笔写着六个大字:对不起,放过我。里面是五百块钱。

还是那句话,这里的人真是莫名其妙啊。无论如何,钱还回来了,终究是好事。我把它揣到兜里,出去吃饭。

这小县城叫三防县,我来这里是为了买药。

老板的老父亲病危,说这里有个中医,他的药很管用,让我买回去救命。我对老板说,人病了还是送医院比较好,别信什么江湖郎中,万一把病耽误了就糟了。

老板挺生气,说老爷子之前几次病危,都是吃这副药吃好的。然后塞给我一张药方,让我来这里取药。并且答应给我三千车马费。

吃完饭,我按照地址去了老中医家,有个小孩隔着门缝跟我说,老中医出门了,明天晚上才能回来,让我明天再来吧。

我答应了一声,转身回旅馆,想了想,就给老板打了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下。

老板倒挺通情达理,说医生不在,不是我的错。只要我一周之内能把药带回去就行,老爷子病虽然重,但是可以坚持一下。

我心里感慨,天底下这么好说话的老板可是不多了。然后我躺到床上,准备补补觉。

这旅馆已经有些年头了,周围都是高楼,它就显得低矮阴暗,拉上窗帘,和晚上没什么区别。

我闭着眼睛躺了一会,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黑乎乎的,估计已经是深夜了。

我拿起手机,习惯性的打开朋友圈。

恰好有个朋友更新了动态,说长夜漫漫,闲着也无聊,要给大家讲个鬼故事。

故事说一个大好青年,外出旅游,晚上进了一家小旅馆。半夜迷迷糊糊的,总听见有人说:“背靠背,真舒服。”这年轻人找了一大圈,死活没找到是谁在说话,忽然一激灵,趴到地上拿手电筒照了照床板,发现床板上钉着一个死人。可不是和床铺上的活人背靠背吗?

故事讲完,下面几十条评论,全是骂他的。

我看完这鬼故事,更觉得全身不自在了。我躺在床上,总觉得后背上贴着的不是床板,而是鬼的后背。

那种凉飕飕,麻酥酥的感觉,让我全身发毛。我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后背,又摸了摸床铺,还好,一切正常。

但是五秒钟后,我又忍不住伸出手,在床上摸来摸去。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掀开床单向床底下照。我知道这想法很变态,但是我不看个清楚,心里总不舒服。

床下什么都没有,只有脏兮兮的灰。我松了口气,把头缩回去。

谁知道手电筒的光一晃,地上出现了两只眼睛,正直勾勾盯着我。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冷汗就下来了。

“什么东西?”我叫了一声。

眼睛没有回答,我又晃了晃手电筒。这下我看清楚了,是两枚硬币,不知道谁扔在床下的。

我擦了一把冷汗,重新躺下去:妈的,自己吓自己,真是有病啊。

砰砰砰砰砰……

敲门声又响起来了。我大叫了一声:“他妈的,还有完没完了?”

我从床上跳起来,想要去开门。但是走到一半我就顿住了,然后哆嗦着转过身来。

那声音,不是从门口传来的,是从床下传来的。有人……在敲床板。

更多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