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苗人

苗人

状态:已完结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月蓉

时间:2018-09-17 16:54

特殊说明

猎色小说网为你提供主角是樊守陈碧落的小说《苗人》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苗人》小说,主人公樊守陈碧落。是小说写手月蓉创作。她被他买下,从此沦为他的私有物。 苗疆蛊毒,是曾经她无法理解的存在。 可是他为留住她在身边,他给她下了永生不得离开的情蛊。 她终身无法逃脱!

苗人 精彩章节


看到这,我又被震惊了。这一次,彻彻底底的刷新了我的认知观。这世界上,真的有蛊!好像他们这蛊也称草鬼。

樊守在她回来的时候问她:“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带孩子出村?”

他这一问,这个妇女立马一惊,“有,前几天我带孩子去城里见他阿爸了。”

“这草鬼估计是在城里的时候被下的,因为个头不小了。”樊守推测说。

妇女闻言,脸色一白,好像想起什么似地,但却什么也没说,随后,就陷入了深思中。

老族长这时推了推妇女,“回头别忘了给蛊公诊费。”

樊守却摇摇手,“算了吧,他们母子在村里也不容易。”

他这么说,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他是个很坏的山野村夫,哪里想到,还会这么有同情心啊!

妇女见他不收她的诊费,过意不去,非要从鸡圈里捉住两只老母鸡给他,樊守先是不要,可那妇女都要给他下跪了,再加上族长劝他,他就收了。但是,却让我提着!我第一次提这样的活鸡,吓得把鸡举着离我老远。

随后在妇女千恩万谢之下,我们走出她家。

樊守一出来,我就发现村里那些本围观的人,一股脑儿的退了好远,并且看樊守的目光很畏惧,似乎他就是什么怪物似得。但同时也在他走后,朝他恭敬的躬身行礼,说什么“蛊公慢走”之类的话。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村里的人都对樊守又敬又怕。估计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好找老婆,要去人贩子那买媳妇吧!

我也真是够倒霉的,本来还以为他会救我……

但我绝对不会认命!我一定会逃出这鬼地方的,然后报警,抓住人贩子、樊牛大和樊守这些混蛋!

从那妇女家出来,樊守没有带我回家,而是领着我去了一座小山坡上,山坡上长着很多怪草,而且路也不好走,我好几次摔倒在地,把鸡也摔得受惊乱叫,可他也不等我。我怕肚子疼,就赶紧爬起来,捡起鸡跟着他。

“你真慢。城里的姑娘好像也没这么弱的吧,回头可得好好锻炼你。”好不容易跟他来到山坡顶端的一棵松树下,他就朝我埋怨起来。

我气喘吁吁的伸手抹掉额头的汗水,抬头看着他,这是我这几天,第一次认真打量他。他如果脸上没痘,应该不会太丑,因为他有浓眉、高鼻梁、薄唇,脸型轮廓分明。身材魁梧,整体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左右,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南方人结婚早,他这样的年纪估计是大龄青年了。

“我……我以前很少爬山的。”我假装委屈的回了他一句话。

现在我想让自己看起来柔弱无害,然后让他慢慢放松警惕。最重要的是,我得想办法哄他把我肚子里的蜈蚣给取出来。

他听到后,诧异的看着我好一会,随即软了语气,居然说了一句字正圆腔的普通话,“以后你会经常爬山的,所以,好好锻炼!只有身体强了,将来也好给我生儿子。”

“……”我听到他这种话,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泪水又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他简直是做梦!我要是真的给他这粗野的村夫生孩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又哭……”他见我哭,颇为烦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行了,别哭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保证,不强迫你。”

我听这话,心里还好受点,擦了擦眼泪,四处打量了一眼,问他:“你们这是哪里?”

“云南的某个小山村,我们的祖辈,是从苗蛊族分离出来的,时间久了,成为另外一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与现在的苗族差的很远了,但政府也把我们归属苗族。这里群山环绕,就算你逃出这个村寨,面对那些大山,你这样弱的身体,肯定跨不过去,最后就死在山里头了。所以,我劝你还是打消逃跑的念头。”他走到我跟前,挡住了我面前很多的光亮。

说实话,别说是逃出这村寨了,眼前有他这座大山,我哪也逃不了!所以,我得想办法征服他这座大山才行。

“我不逃了。”我低下头,假装认命的说,“樊先生,只要以后你能对我好点就成。”

“什么先生,喊得好生疏,听的也不舒服。你以后要么叫我守哥,要么叫我欧。不然的话,我让小虾子闹腾你。”他厉声警告我。

欧我现在明白了,就是他们这的“亲爱的”或者是“老公”的意思。

他警告我,让我气愤不已,可还是忍下怒气,说了一个“好”字。

我的顺从让他很满意,随后居然蹲下身,背着我往山上继续走去。

被他这么背着,就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草药味和腥味,让我排斥极了。但是,这种时候,我还不会傻的让他放我下来。

他背着我,我提着鸡,这样爬了好长一段山路,我实在忍不住又问了他一句,“先……守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去喂大虾子。”他淡淡的回了我一句。

大虾子?莫名的我想到了一只特大号的蜈蚣,吓的我呼吸都不稳了。

结果,真的见到大虾子时,我差点吓晕了!根本就不是大蜈蚣,而是一条超大的花皮蟒蛇!

樊守把鸡直接扔到蟒蛇的洞口,蟒蛇就迅速的一张嘴,把活生生的鸡连毛一起给咽到肚子里去了……

吃完,大花皮蟒蛇还从山顶的岩洞里嗖的一声滑出来,朝樊守这边游过来。

我吓得“啊”一声尖叫,就顾不得什么肚子痛了,拼命的要往山下跑。

身后还传来樊守爽朗的取笑声,在这样寂静的山谷里显得格外慎人。

最终我跑了一小会,就被剧烈的腹痛止住了步伐,又不得不捂住肚子折回了一点。抬头一看,发现那条花皮蟒蛇缠着樊守,对他吐着长长的信子,看起来好可怕,可樊守却一点都不怕,还笑着腾出一只手抚摸蟒蛇的头,我简直是惊得目瞪口呆了!

樊守和这条蟒蛇玩了一会,就扶着我下山了,路上告诉我,这是他另一条宠物,叫大虾子。今天带我来让它认识什么的。

我吓得身子都软了,一句话也没说的出来。我心里只想着,要赶紧的想办法,离这恶心、变态、可怕的村夫远点再远点!

好不容易下山,来到村里那条石子路上,却看到几个男的骑着摩托车,朝我们这边冲过来,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往樊守身后躲了一下。

樊守却淡定的站在那,看着那几辆摩托车朝他冲过来。

摩托车在离他半步距离的时候,一一停了下来,几个其貌不扬,皮肤黝黑的矮小男青年,就下了车,其中一个光着膀子,头上扎着黑色头巾的男的,打了站脚朝樊守阴冷的瞪过来,嗤笑说,“阿守啊,你小子能耐了是吧,居然敢欺负我家牛大,不给钱,就从他手里抢老婆!”

说话间,他的目光从樊守身上,移到我身上,看到我面貌之后,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呦,这姑娘长得真不耐,怎么滴也得有个五万块吧!”

这男的说这话时,我看到他小眼里朝我闪过一道猥琐的目光,这让我有些害怕。

樊守见状,不疾不徐的道,“樊子,我都和樊牛大说好了,二万块,有钱的时候给他,你来找什么茬?”

“我可不是来找茬的,只是,想问问你,牛大身上的黑蛾蛊是不是你下的?”樊子声音骤然加大,抬起头,伸手指着樊守的脸质问道。

樊守扫了我一眼,却没回答他。

“怎么不说话?默认了吗?别忘了,你可是苗蛊医,并且还是蛊公级别,你要是对自己族人下了蛊……哼……你知道族里的规矩!”樊子冷笑,“我再问你一遍,樊牛大那天的黑蛾蛊是不是你下的?!”

樊守低下头,双手捏拳,没开口承认,也没开口否认。

“看来你真的是默认了!石头,你们给我把他绑到祠堂,烧死!”这叫樊子的小伙,朝身后几个青年招了招手吩咐道。


更多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