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状态:已完结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云檀

时间:2018-09-30 09:39

特殊说明

云檀原创的小说《女财阀的危险婚姻》,主角是萧潇傅寒声。

小说简介

这里给书友圈的伙伴们种草一部由云檀原创的小说《女财阀的危险婚姻》,主要讲述萧潇傅寒声的爱情故事,全书一共54383字该文所属系列为:豪门虐恋小说。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状态,《女财阀的危险婚姻》小说简介:...精彩片段:这么大的事情,萧潇不可能不知道,黄昏她去食堂打饭,餐厅半空中垂挂着一台电视机,附近或坐或站聚集了很多人,有人边吃饭边看新闻,有人端着餐盘,仰脸观看,还不时跟旁边同学讨论交流。

女财阀的危险婚姻 精彩章节

这些年,博达地产不管是在拿地,圈钱,或是楼盘发售上,可谓顺风顺水,但人在河边走,难免会有湿鞋的时候燔。

9月3日,傅寒声刚开完会,周毅甚至还没来得及见那个“她”,就有消息从工地那边传来,说是钉子户刘坡和工地负责人发生了冲突,动手之际,刘坡忽然瘫倒在地,全身僵硬,说是心口疼,众人吓了一跳,那边打电话给孙磊时,救护车刚把刘坡拉走,据说刘坡被推上车的时候,还捂着心口对工地负责人悲愤强调,他一定要找律师,他觉得自己人身安全不但被威胁,还因此受到了伤害。

这事当天就上了新闻,博达地产因钉子户“受伤”一事,正式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萧潇站在一旁,看了一分钟左右,开始找空位坐下,沉默用餐。

电视里,孙磊作为博达·御景台项目负责人,针对刘坡晕倒事件,专门召开了记者会,态度谦卑,言语恰到好处。

餐厅里,学生们各抒己见,出了这种事,通常会出现两种声音:要么痛斥开发商无良,要么鄙视钉子户贪财难缠。

但在c市这个地方,鲜少有人会在私底下痛骂傅寒声无良,因为他是赫赫有名的慈善家,不说别的,单是每年资助c大贫困生就学,捐赠图书,为c大毕业生提供就业机会……基于以上种种,若不是钉子户狮子大开口,贪心过头,博达又怎么会跟他耗了这么久?

有学生说:“那刘坡不管要多少钱,博达怎么可能给不起,可博达不给钱,这说明了什么,还不是博达地产心里憋着一口气,觉得那钉子户太过分了。”

萧潇吃完手中的馒头,又把一碗小米粥给喝完了,随后掏出餐巾纸擦了擦手,起身离开。

…窠…

提及c市商业,众人率先想到的富商,绝对是傅寒声。

这座金融城市,想要完全避开博达集团的影响力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它的存在和c市经济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傅寒声作为集团掌权人,除了是c市金融界杰出领头人,他更在无形中影响了很多从事金融,或是正准备从事金融的年轻人。

这天,c大很多学生都在议论博达地产,议论钉子户,议论傅寒声,就连萧潇宿舍也不例外。

不过她们议论的不是钉子户,纯粹是在聊傅寒声。

“我刚上初中那会儿,就已经听说傅寒声了,他那时候刚刚二十出头,却已经被誉为c市金融界传奇。我起先并没过多关注他,直到有一次和同学逛街,看到一本商业周刊,见封面男模特挺帅的,买回家一看,这才知道他就是傅寒声。为此,我还疯狂的迷恋过他,初中上课时间总跑神,梦想着有一天他会成为我的男朋友,或是老公,如果能够再生一儿一女,那是再好不过了……”张婧坐在书桌前看书,电风扇正对她呼呼吹着,声音被风一吹,听在耳里隐隐发颤。

“花痴。”谢雯倒了一杯水,难掩笑意:“你一个姑娘家,每天净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也不嫌害臊。”

“害什么臊?更离奇的恋爱情节我也幻想过。”张婧谈兴很浓,同宿舍相处几日,关系比之前熟稔多了,说话也放得很开,她干脆不看书了,扭过身看着萧潇和张婧,双臂抱着椅背,笑眯眯道:“韩剧风靡中国那会儿,我还把自己幻想成了患癌症,可怜兮兮的灰姑娘,傅寒声身为豪门老总,他每天守在病床前,深情款款的握着我的手,温柔的给我擦眼泪,喂我吃饭,我痛的时候,他比我还要痛。你想想,对方是傅寒声,如果他能在病床前眼泪汪汪,双眸忧郁的看着我,那场面该有多醉人?”

这时,黄宛之顶着一头湿发从洗手间走出来,忍不住笑道:“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咒自己生病,这不是糟践自己吗?”

张婧也笑得合不拢嘴,点头道:“后来我觉得咒自己生病确实不太好,那就傅寒声生病吧!如果他出事故,一不小心残废了,我就会跑到他面前,柔情万千的做个痴情女,眼泪丝丝的抱着他,承诺自己会对他不离不弃,每天陪他去医院做复建,一遍一遍的对他说:寒声,加油。”

张婧确实是个活宝,她这么一说,谢雯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黄宛之也不擦头发了,她笑得肚子疼,拿着毛巾朝张婧甩了几下,笑不成音:“花痴,缺德。”

萧潇嘴角轻抿,笑得很淡,她这样的笑容更像是应景,她没办法像她们一样开心大笑,因为张婧口中的一些敏感词,比如说:癌症。

傅寒声就是在这时候给萧潇打来了电话,当时舍友们还没止住笑意,她们不曾知道,那个在她们眼中高不可攀,只能幻想的男人,在某个时间段里,声音竟离她们是如此之近。

萧潇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接电话,来c大至今三天时间里,她没忘记先前承诺,一天会给他发条

信息报平安,他会在接到短信后,给她打来电话。

9月1日,他只有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

9月2日,他询问她学校伙食怎么样?晚上都吃了什么?学业安排会不会很吃力?后来问她晚上睡觉热不热?

萧潇:“有风扇。”

傅寒声:“不能总吹风扇,对身体不好。”

萧潇:“……”

傅寒声:“装空调吧!”

萧潇:“c大宿舍目前还没有装空调的先例。”

傅寒声:“潇潇开这个先例,c市这阵子持续高温,有风扇也没用,扇出来的风是热的,这么一来晚上还是会热醒。”

萧潇:“学校不会同意的,虽说c大电费是学生付费使用,但一人开了先例,紧接着会有大批学生安装空调,到时候收费、电力、管理方面都是问题,难解决不说,学校也会觉得很麻烦。之前有学生会专门找过学校,校方说c大是老校,线路不适合大规模装空调。”

傅寒声:“校领导和各大教授办公室里有空调吗?”

萧潇:“……”

傅寒声:“那就不是线路有问题,就算是线路有问题,能够用技术解决障碍,就不能称之为问题。凡事多为学生想,c大男女寝室装空调并非行不通。”

在谈话方面,萧潇是说不过傅寒声的,也算是奇迹了。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公事繁多的博达董事长,一个是寡言少语的c大金融系研究生,却能围绕一个空调,交谈了十几分钟,怎不是奇迹?

此事在谈话里无疾而终,隔天,也就是9月3日一大早,华臻被傅寒声叫进了办公室,吩咐她抽空去一趟c大,就说博达计划给c大学子捐赠空调,探探校方是什么态度。

这事不能急,纵使校方同意安装空调,线路也需解决,这是大工程,不能赶在炎热天或是学生学习期间大规模停电更换线路,只能等学校放寒假再开工了。

这事萧潇不知道,傅寒声也没必要让她知道,他在9月3日这天晚上给她打来了电话,是因为萧潇前两日都会在夜间七点之前给他发去短信,但今天她迟迟不发,所以傅寒声这通电话率先打来了。

萧潇“喂”了一声,傅寒声淡淡的声音已从手机里传了过来:“潇潇忘记给我发短信报平安了。”

那声音是轻的,隐隐纵容。

“你可能在忙,打算晚些时候再发。”钉子户住院,他今天应该很忙。

他在手机那端笑:“忙什么?”

“……”明知故问。

傅寒声声音低了,送到嘈杂的夜间校园里,恍不可闻:“新闻报道失实,难免夸大其词,潇潇不用放在心上。”

“……”萧潇想说她没有放在心上啊!傅寒声会连一个钉子户也应付不了?萧潇嘴张了张,不知怎么,她没说。

傅寒声道:“老太太下午和我通过话,说想过去看看你,让我问你明天方不方便。”

“我明天课程比较紧。”

静了几秒,傅寒声说:“中午吧,老太太过去,正好可以一起吃午饭。”

“好。”

手机那端,傅寒声身处一家私人会所走廊里,走廊很安静,他单手插在裤袋里,另一手拿着电话,勾起好看的唇角,旁边有服务生和顾客经过,不知吸引了多少目光。

他耳边还萦绕着小妻子的那声“好”,那声音听起来……温婉洁美。

...


更多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