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恐怖灵异 >九龙拉棺

九龙拉棺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舞独魂灵

时间:2018-10-27 10:30

特殊说明

猎色小说网为你提供主角是谢岚慧香的小说《九龙拉棺》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九龙拉棺》小说,主角谢岚慧香。《九龙拉棺》是作家舞独魂灵原创。此书文笔富丽层次清晰,男一号美髯白皙,女主人公皓齿明眸。精彩片段:白老鬼给我讲述这件事的时候,我身上的尸毒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正在院子里做恢复训练。

九龙拉棺 精彩章节

自从慧香疯掉之后,她家的宅子就一直荒废着。

这几年农村人口增长很快,村里的宅基地不够用,就有人打她家老宅的主意。只是因为慧香还活着,要是明着抢占等于是欺负孤女。

慧香死后,老宅被村集体回收,十里渡的陈屠夫第一时间花钱买了下来。

陈屠夫杀了一辈子生,鬼神不忌,买了慧香家的老宅之后,当天就开始找人扒房重建。

村里有老人劝他说,慧香还没有断七,不宜动土。

可陈屠夫哪里听这个,他家仨儿子,正发愁没地建新房呢。

慧香家的老宅地段不错,坐北朝南,而陈屠夫又是个不差钱的,所以这次重建他狠狠的砸了一笔钱,建了一栋三层小洋楼。

房子建好后,一家人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农村有种说法叫做人不住鬼住,新房子通常都需要镇煞,所以他们才会全家住进去。

何况这三层小洋楼从开始建造就一直很顺利,挖地基上梁也没闹啥邪祟,陈家人自然也没有任何顾忌。

这天是慧香断七的最后一夜,十里渡除了几个念旧的老人还记得给她烧张纸,其他人早就把这事忘光了。

晚上陈屠夫一家人吃过晚饭,看电视的看电视,玩手机的玩手机,和平时一样休息。然而到了第二天清早,村里人发现了不对劲,平时赶集起早卖肉的陈屠夫没有出摊。

恰好附近村里有人要办酒席,着急采购,就找到陈屠夫家里来了。敲门无人应答,电话也打不通和十里渡的村民一交流就觉得这事不大对劲。

最后找到了村长,带人破门而入。

进门后,场面非常血腥,当时就吐了好几个。

陈家上下七口人,除了陈屠夫外,其他六个全部被开膛破肚,挂在杀猪用的铁钩子上面。

陈屠夫本人全身鲜血,手里拿着一把杀猪刀,直愣愣的站在院子中央。

“我有罪,我该死,慧香是被我推河里淹死的。”

看到有人进来,陈屠夫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话。

说完之后,一刀砍断了自己的脖子……

听完之后,我整人都有惊呆了。

虽说厉鬼索命天道不涉,可这毕竟是灭门。

慧香不过一个普通女人,这么做难道不怕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白叔,慧香杀了陈屠夫全家,是不是意味着她的因果也算了结了?”我心有余悸的问道。

“你想多了,这件事绝对没这么简单。”白老鬼沉思许久说道。

到了晚上,白老鬼带着我下了黄河。

他之前说要等我养好了伤再去办那件大事,现在不得不提前进行。

慧香灭了陈家七口人,凶性暴涨,凭他的本事已经保不住我了。

这天晚上月白星稀,只听见哗哗的流水之声。我和白老鬼撑着烂船,逆行而上。

白老鬼还是不肯告诉我要办的究竟是什么事,只是我看他准备了香炉火烛,估计这事应该和祭祀有关。

“白叔,咱们到底是去哪啊?”船行了约莫一个小时后,我忍不住再次问他。

“下坝村,黄河古祭台。”

黄河古祭台,就是封建社会祭奠黄河大王,投放黄河娘娘的地方。

我们这边的古祭台在下坝村,不知什么时候建造的,尽管没有人修葺,却历经风雨洪涝,始终不倒。

现在黄河水盈,古祭台只露出水面一角。白老鬼要我抱着香炉火烛上去,他自己却坐在船头不动。

“白叔,现在你总该告诉我要做什么了吧?”

“祭拜黄河娘娘。”

“拜她做什么?”

“你那天见到的女人就是黄河娘娘,也只有她才能救你的命。”

“啥,黄河娘娘?”

白老鬼语出惊人,我惊的嘴巴都合不拢。怪不得那女人美的不像个凡人,原来却是黄河娘娘。

“你和她有缘,而且也只有她能救你,别愣着了,赶紧上香吧。”白老鬼说道。

烧香有讲究,神三鬼四。

黄河娘娘是鬼,要烧四根香。中国人以左为尊,左边三根依次代表天地人,第四根代表鬼。

当下我把四根香点燃插进香炉,啪啪啪啪四颗响头下去,开始照着白老鬼写给我的祭文念。

“易正乾坤,夫妇为人伦之始。诗歌周召,婚姻乃王化之源。”

“是以,鸣凤锵锵,卜其昌于五世。天桃灼灼,歌好合于百年。今有君子谢岚,世泽贻方,才誉素着……”

念到这里我有点念不下去了。

虽说我不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可也能读懂这根本不是什么祭文,而是古代的婚书。

暗道,白老鬼打的这是什么鬼主意,难道是要我向黄河娘娘求婚?

“谢岚,你小子愣着干什么,继续往下念啊。”见我停下来,白老鬼站在船头催促我。

“白叔,你不会是真让我向黄河娘娘求婚吧?”

“废话,你的命只有她能救,但是你俩素无瓜葛,人家凭什么帮你?”

“可是,活人娶个鬼媳妇多半要折寿的啊。”

“那我问你,你是想被慧香害死呢,还是想娶鬼媳妇呢?你要是不怕慧香,咱们现在就走。”

想想裸身上吊的谢广才,再想想陈屠夫全家开膛破肚的死状,我立刻觉得要是能和黄河娘娘结婚,其实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于是我再也没有半点纠结,一口气把上千字的婚书念完。

念完之后,怪事出现了。

没来由的吹来一阵阴风扫过香炉,第四根鬼香直接灭了。

烧香最忌讳的事有两点,一是长短不齐,一是中途熄灭。

前者是凶兆,后者代表的是心不诚,鬼神不受。

“白叔,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不应该啊,按说黄河娘娘之前是瞅过你的,应该是没什么意见才对。一定是你小子心不诚,把香点上,再把婚书念一遍。”

好吧,我又念了一遍,可是鬼香还是灭了。

白老鬼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会,问我是不是心里还有别的女人,有什么余情未了。

唉,有些事平时埋在我心底,我轻易不去碰触。

我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肤白貌美气质绝佳,还是我们系的系花。我对她用情很深,以至于后来分手之后对人生都失去了兴趣,这才在广州混的人不人鬼不鬼。

不过再铭心刻骨的感情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蚀,这次回家后我已经打算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也几乎不再想起她了。

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就像分手时她所说的那样,和我在一起很开心,但要是和我结婚就有点扎心了。

现在白老鬼问我是不是心底还有什么余情未了,我想了想就把脖子上的吊坠扯下来,远远的扔进黄河里。这吊坠是她送我的生日礼物,物是人非,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把吊坠扔掉后我重新再念婚书,这一次很顺利,那根鬼香直到燃尽都没有再熄灭。

“走吧。”等香烧完后白老鬼招呼我回去。

“白叔,这就完事了?”

“嗯,黄河娘娘收了你的婚书,接下来就该为你俩的婚事做准备了。”

和黄河娘娘结婚也属于配阴婚,不过却和我亲戚家那种不一样,因为我是活人她是鬼,我俩属于阴阳配。我不需要找她的尸骨,只需要给她竖一面牌位就行。

只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的名讳,牌位上面也不知道该写什么。

白老鬼说这个不用急,等我们举行婚礼的时候她自己就会把名字刻上去。

更多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