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古代言情 >阿媛

阿媛

标签:古代言情,历史架空

状态:连载中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何甘蓝

时间:2018-04-24 11:52

小说简介

《阿媛》的主角是陆斐阿媛,这是由作者“何甘蓝”写的一部古代恋爱题材的小说。它讲述了在孤女阿媛的心里村里人眼中的少年君子陆斐就是一个每晚都会翻她家窗台的小子,恃强凌弱。再见面时,他成了大司马,阿媛成了被卖入他府中的奴仆。

在线阅读:

经过那事儿以后, 吴芳菲虽仍不待见阿媛, 但除了不给阿媛好脸以外所幸再无别的出格行为。阿媛寄人篱下, 自然是麻烦事儿越少越好, 故而虽憎恶吴芳菲的霸道行径, 但也忍下了。

对此最为失望的自然是吴夫人,好不容易才挑起的争端, 竟染不声不响的就给灭了,实在让人奇怪。

“说来怪我, 竟然教出个如此怕事儿的东西!”吴夫人恨吴芳菲不按自己的心意行事,也恨自己把她教得太柔了些,竟然斗不过一个山野之中走出来的丫头。

“夫人, 既然大小姐那里走不通, 咱们便得寻其他的办法了。”陈嬷嬷道。

吴夫人捏紧了手里的茶杯,眼底一片幽暗:“自然, 阿媛这丫头一日留在府中,我便一日提心吊胆不能安生。”

“正是。”陈嬷嬷担忧的点头,“时日一久,也唯恐老爷将她认了出来, 那时候场面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绝不会。”吴夫人笃定的说道, “有我在, 她休想翻起浪花来!”

陈嬷嬷自然相信主子的手段,都瞒了这些年了, 没道理斗不过一个小丫头。

这边, 主仆俩在商讨着如何把阿媛装进套子里去, 那头,阿媛也在探究吴家的秘密。

“表哥,你说的可是真的?那醉仙楼的酒当真有如此好喝?”阿媛坐在凉亭里,双手捧腮,笑意盈盈地看着吴麟。

吴麟虽长相俊美,但实在是绣花枕头一个,被阿媛这样一激,他立刻道:“当然是真的,不信我哪天买两坛子咱们兄妹喝一喝!”

阿媛浅浅一笑:“听表哥说说便罢了,真喝起来我可不行,一杯就醉死过去了。”

“你不善饮酒?”吴麟问道。

“嗯……没怎么喝过。”阿媛无奈的笑道。

见阿媛面色如玉,白中透粉,周身自有一股沉静非凡的气质,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只要扑闪一下似乎就能把人的魂魄吸进去似的……一时间,吴麟生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主意,他眼眸一闪,嘴角带着上扬的弧度。

“表哥?”阿媛喊道。

“哎……那醉仙楼的酒说是仙酿也不为过了,可惜表妹你不能饮酒,不然我真的要带回来给你尝尝了。”吴麟状若遗憾的说道。

阿媛似乎被诱惑,偏头看了一下亭子外,悄悄伸出脑袋:“表哥可以给阿媛带上一杯尝尝,一杯就好……”

吴麟轻挑眉毛:“你真想喝?”

“嗯。”

不说吴麟喜上眉梢,自觉计划成功了一半,就连阿媛也十分期待,不知这位喜逛窑子的公子何时才会把酒带回来对付她。

没等阿媛等太久,次日傍晚吴麟便派了可信的丫环通知阿媛前去会面,地点自然是他的院子。

吴麟想好了,如果事情败露或是阿媛之后告到他父母那儿去,他有充分的理由可以反驳,毕竟事情发生在他的院子里,他完全可以说成是阿媛引诱他的,如此便可推个干净。

“今夜无论从这房间里传出什么样的动静来,你们都不准进来,知道吗?”吴麟端着一本正经的样子吩咐院子里的下人。

“是,大少爷。”院子里都是他的心腹,自然为他马首是瞻。

须臾,阿媛便款款而来了,趁着夜色,悄无声息。

吴麟一个眼色,跟随他多年的随从便在阿媛进门后拉上了大门。

“这便是那醉仙楼的仙酿了?”阿媛好奇的上前,盯着酒瓶子问道。

“正是,这酒烈性得很,我刚刚吩咐下人拿去热了热,想来此时口感正好。”吴麟显然是在欺骗阿媛不懂酒,将这酒一热,饮酒之人上头得更快。

“是吗?那我得试试。”阿媛笑着说道。

“正是,来,我给表妹斟酒。”吴麟心上一喜,竟不知阿媛上当得如此顺利,不禁有些兴奋起来。

吴麟倒了两杯酒,阿媛举起其中一杯,甜甜一笑:“多谢表哥带酒回来,阿媛有口福啦。”

吴麟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哪里,哪里……”

“叮——”

酒杯相撞,两人饮下了第一杯酒。

吴麟见阿媛露出了杯底,心里忍不住的得意,表面上迎合阿媛,心里就盼着她倒下才是。

只是,这一杯杯就连下了肚,就连他都有些晕眩了,阿媛竟然岿然不动……

“表妹,好酒量……”吴麟面色通红,大着舌头说道。

“表哥骗我,这酒根本不醉人。”阿媛笑着握着酒杯,娇俏一笑,可爱又天真。

“表妹……”吴麟眼前已经冒出了星星,不大看得清阿媛的脸蛋儿了。

“干杯。”阿媛伸出酒杯,轻轻和他一碰,吴麟的手便未经大脑的将酒杯往口边送去。

“咚——”酒杯落地,仅仅饮了半口酒的吴麟醉死了过去。

阿媛放下酒杯,拍了拍自己红润的脸蛋儿,打起精神准备做事。

她先是找了一捆绳子将吴麟绑在椅子上,然后再将他一盆冷水泼醒。拜他那个妹妹所赐,这是她现学来的招数,用在此时再好不过了。

“表妹……”吴麟浑浑噩噩的醒来,酒意还未完全退去,眼睛半闭半睁。

“表哥,难受吗?”阿媛握着水瓢站在他面前问道。

“难受……”吴麟扭动了几下,却挣脱不开这浸了水的绳子。

“回答我几个问题,阿媛便放了你,可好?”阿媛将水瓢放在一边,蹲在他的面前。

吴麟摇晃了几下脑袋,道:“不如表妹现在放了我可好?”

阿媛轻笑一声:“不可能。”

“是吗?”吴麟抬起头来,露出一双带笑的眼睛,“那我曾在春江楼见过表妹的事情,恐怕就不能守口如瓶了哦……”

阿媛眸色一变,蹲在地上的姿势不变:“表哥何意?”

“堂姨家的表妹,竟然在窑子里出现过,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吴麟嘴角一勾,“恐怕以后表妹不好做人吧?”

“表哥睿智。”阿媛冷笑一声。

“放了我,今日之事咱们互不再提。”吴麟仰着头,依旧是一副纨绔的模样,姿态放肆随意。

阿媛与他对视,忽然笑出了声:“怪我,竟小瞧了表哥你。”

“知道就好,少爷我也不只是酒囊饭袋。”吴麟微微一笑,似有笃定之色。

阿媛点了点头,忽从怀里掏出了一支匕首朝着吴麟靠近。

“哟!为了这点儿事,你就想杀我灭口?”吴麟面带嘲讽之意,毫无惧色,因为他料定阿媛只是吓唬他,并不敢真的在吴家行凶。

阿媛却用匕首划破了他的裤子,顿时,他觉得双腿凉飕飕的,安全感顿失。

“你要做什么!”吴麟恼羞成怒。

“走到这一步,你拿住了我的把柄,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说出去……未免自己以后吃亏,我先找点儿补偿吧。”阿媛微微一笑,刀刃似乎是朝着他的命根子在靠近。

“贱人!”

吴麟风流成性,若被取了这命根子,他便是生不如死了。

“停手!停手!”吴麟见她似乎来真的,一个劲儿地蹬着腿滑动凳子远离她,“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你尽管我,别乱来!”

阿媛顿住:“当真?”

“金银财宝,房产地契,你任取!”吴麟被她吓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道。

阿媛将匕首往身后一绕,背在腰后,嘴角一勾:“好,够聪明。”

“问吧。”吴麟瞪着她,额头上的汗水成颗成颗的落下。

“十四年前,吴家可走失过一个女孩儿?”阿媛直入主题。

吴麟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她怎么知晓。

“是或不是,好好答。”阿媛盯着他,手往腰后放去……

吴麟真是怕了她这个动作了,赶紧点头:“是,有这回事!”

“那你是如何知晓的?”

“大约是两三个月之前,我曾吃醉了酒跑到书房睡着了,躺在隔间的时候无意间听到我母亲和另一人的谈话,由此知晓。”吴麟老实回答。

“她原话是怎样的?”阿媛咬唇,心下有些慌乱,越接近真相她越是莫名紧张。

“当时我脑子也不清楚,故而记不得我母亲的原话了,左右不过是说吴芳菲不是吴家的女儿,吴家真正的女儿在十四年前一场庙会走失,之后再无消息。”吴麟道。

吴夫人没有骗她,阿媛悄悄松了一口气……

吴麟却从她的反应之间猜测道一些东西,不自觉地往后仰了一下。此时细看之下,阿媛那双桃花眼竟然和吴夫人如出一辙,吴麟的心里蹦蹦乱跳,像是有万马奔腾而过:“你如此关注此事,莫非你、你就是……”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阿媛,是你的……亲妹妹。”他往后靠,阿媛反而往前凑,嘴角一咧,露出森森白牙。

“啊——”

守在门口的小厮身躯一抖,辨别出是吴麟的声音,正想推门进去却想起了他方才的交代,一时踟蹰不前。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从他的背后闪过,影子在地上一晃而过,小厮迅速转头看去:“谁?”

漆黑空旷的走廊,并无一人。小厮摸了摸后脖颈,总觉得阴风阵阵。

屋里,吴麟垂着脑袋,这次不用阿媛动手吴麟便想自我了断算了,想来他实在是禽兽不如,幸亏老天有眼没让他得逞,不然、不然他就算死了也会被吴家的列祖列宗追着鞭打一顿罢!

“你真是我妹妹?”吴麟仍旧有些不敢相信,面色极其复杂。

“夫人已经认了我,不然你何时见过有我这个表妹的?”阿媛挑眉。

吴麟嘴唇嗫嚅了几下,竟不知作如何反应。

“你既然是我妹妹,那芳菲……”

说起来,从小便是吴芳菲更得吴老爷宠爱一些,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一定是供到她面前选了之后才有他的份儿,别人家是重男轻女唯独他们吴家是倒着来的。由此,吴麟对吴芳菲可谓是是积怨已久了,故而兄妹之间并不亲厚。然,此时做实了吴芳菲并不是他的亲妹妹后,他竟然生出了几许怜悯之心。

阿媛并未作答,她拿着匕首割断了绳子,给吴麟松了绑,却见吴麟突然抬头,“不对啊,既然你才是我的亲妹妹,那为何当初被领回家的是吴芳菲?”

“这个问题我也解答不了,本来打算今晚能从你这里得到答案,但看起来你知道的也不多。”阿媛摇头,扯掉了断掉的绳子。

吴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甩了甩酸软的手臂,盯着阿媛,再一次问道:“你真是我妹妹?”

“若是不信,你可以去问你母亲。”阿媛只好如此答道。

“我自然会去母亲那边证实。”吴麟揉了揉被勒出红痕的手腕,上下打量了一番阿媛,轻笑,“不过……仔细看你确实有几分吴家人的长相,怪不得我会……”话说到一半,察觉不妥,吴麟又感觉咽了回去。

阿媛收了匕首,道:“提醒你一句,今晚的事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晓。”

“自然!”吴麟飞快地接上。若最后证明阿媛真的是吴家人,那他今晚所为几乎和禽兽无异了。

“天色不早了,我回房了。”既然从吴麟这里得不到她想要的,阿媛便无意再多停留。

“等等!”

阿媛扭头看他:“怎么?还要做什么?”

吴麟耳根子一红,有些羞愧,他知道自己在这个妹妹的心中完全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了,但他还是想尽力地挽回几分,起码这个妹妹比吴芳菲要可爱得多,虽然她曾经拿刀……咳咳!

“其实我并没有完全忘记小时候的你。”吴麟站在原地看着阿媛。

阿媛愣在当场,眼底的冷淡变成了惊奇。

“我还记得母亲当时是带着你回了兰川老家,等再回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你似乎变了,只是当时的吴芳菲跟你长得太像了,中间又隔了四年之久,所以我们才并未及时发现那时候被带回来的人不是你。”吴麟说道。

吴麟的神色似乎带着内疚,这还是阿媛第一次见他如此正经。

“阿媛,对不住。”吴麟上前一步说道,面色愧疚。

“你……”花心大少认真起来,确实让人有几分措手不及,阿媛此时便是如此。

这样的道歉虽不能改变事情的结果,但却可以让受伤害人心里感到一丝丝慰藉。纵然知道当年之事与吴麟并无太大关联,但能从他嘴里听到抱歉的话语,依旧让阿媛心底淌过一场暖流。还好,她的家人并不是每一个都心怀算计,起码从这个大纨绔嘴里说出的“对不住”此时听在耳朵里竟是如此真挚。

……

吴芳菲坐在梳妆台面前揽镜自照,背后的房门被打开,春娟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是让你去盯着秦媛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吴芳菲拾起桌面上的梳子,缓缓地梳着自己的长发。

“她与大少爷就是喝酒谈天,没什么好听的,我怕小路子发现就赶紧回来了。”春娟面色有些苍白的走过来,接过吴芳菲手里的梳子,“小姐,我来吧。”

“狼狈为奸。”吴芳菲不屑地哼了一声,对春娟的话并未有任何怀疑。

春娟咬着唇,脑袋里一团乱麻。

……

春去夏来,吴府里照常平静,除了谢霖几次上门借故拜访吴老爷,实则却是探望阿媛引得吴芳菲黑脸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

府里一片安宁,府外却有些剑拔弩张了。自两年前楚王在三王之中独占鳌头,占了扬州之后,扬州的经济便大不如从前了,而如今更是传出刘宋王又要收复扬州的消息,惹得四下不宁。

吴老爷从一个月前起便是早出晚归再难在府中见到他的人影了,也不知到底有何事要忙。

这天,吴老爷好不容易早归了一回,却是将吴夫人叫进了书房,两人关门密谈。

“扬州局势恐变,你带着儿女们赶紧离开罢。”吴老爷坐在红木圈椅上,像是一座山,只是山不会透露出他脸上的那些愁绪。

“老爷此话怎讲?”吴夫人错愕。

“楚王与刘宋王必有一战,吴家便是楚王给刘宋王的下马威。”吴老爷盯着面前的一扇门,眼睛里透出了几分幽暗。

“可是因为我姐姐的原因,所以楚王将吴家划入了刘宋王的阵营?”吴夫人顿时反应过来。

吴老爷沉重地点点头:“吴家上下恐不能保全,趁楚王还没有对我们动手,你带着孩子们赶紧离开扬州城。”

“不可!”吴夫人一口回绝,她上前一步挡在吴老爷的面前,两人隔着一张桌案,吴夫人道,“吴家不能散,咱们世世代代居于扬州,绝无离开的道理!”

“时移势易,若不走咱们都只有丧命!”吴老爷咬紧了牙齿,瞪着吴夫人,“此时走,带着吴麟一起离开,兴许还能保住吴家的一丝香火。”

“儿子保住了,那老爷呢?”吴夫人眼眶含泪,她绕过桌案走到吴老爷面前,弯腰蹲下,握着吴老爷的手,“老爷才是家里的顶梁柱,才是吴家的定海神针。麟儿他什么都不懂,他支撑不起这个家的!”

吴夫人泪水盈盈地注视着自己的夫君,吴老爷回头看向这个他娶了二十几年的夫人,心底头一次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

“夫人……”

“老爷,咱们吴家上下,共进退。即便是要死,我也要与老爷死在一块儿,如此才不负咱们夫妻当初生同衾死同穴的诺言。”吴夫人握着吴老爷的手,抚在自己的脸胖,热泪滚落在他的手背,他被烫得心头一片火热。

“此生得夫人为妻,大善!”吴老爷眼眶一红,伸手回握住吴夫人的手。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人到中年,竟还有一人与自己海誓山盟,幸不负此生啊……

自书房交心以后,吴家夫妇感情更胜从前,吴老爷一改往日对夫人的偏见,遇到棘手的事也愿意跟她商讨一番,听取她的意见。

这边,前脚吴老爷才满腹愁思的离开,后脚陈嬷嬷便上前称赞:“夫人的手腕,更胜从前了。”

吴夫人依靠在软塌上,勾唇一笑:“并未是我老寿星上掉,活腻味了。而是此等机会再不把握,恐怕我这一辈子恐怕就被窦英华压在掌心之中了。”

“夫人刚刚劝老爷假意投靠楚王,谋得生机……”

“什么假意?只要把金银财宝一送出去,不就成了真心实意?”吴夫人微微一笑,抬起手腕翻看自己的玉镯子,“到时候楚王若打胜了,还怕没有吴家的立锥之地吗?”

“只是这样一来……”窦家姐妹就彻底站在了两个阵营了。

“姐姐她聪明一世,未曾算到我这一步棋罢?”吴夫人嘴角藏笑,眼底闪烁着精光。她前半辈子都是在为窦英华铺路,就连自己的亲生孩子也……如今釜底抽薪,看她窦英华能得意到几时了。

“老爷投靠楚王未必不会传到刘宋王那边去,如此一来,侧妃娘娘那边……夫人可要解释一番?”陈嬷嬷忧心道。

“自然。”吴夫人抬了抬下巴,神色高傲又胜券在握的模样,“让冬儿把笔墨备好,待我亲自修书一封给娘娘好生……解释解释。”说完,她唇角一抹笑意露出,似得意也似嘲讽。

而吴老爷从夫人那里得了一主意,思来想去却不能定夺,刚好此时与他交好的谢家旗帜鲜明地投靠了楚王,这让吴老爷一下子就拿定了主意。谢家百年望族,根基深厚,尚且要审时度势避楚王之锋芒,吴家不过是商户而已,岂敢公然与楚王叫板?正如吴夫人所说,卧薪尝胆,方能成就大事才对。

这下吴老爷打定主意,一边亲自修书向刘宋王解释其用心,一边为楚军送去不少军资,求得自保。

“臭棋。”

吴麟与阿媛在花园的石桌上对弈,吴芳菲不经意地走过,瞥见阿媛落下一子,忍不住如此说道。

阿媛抬头瞥了她一眼,见她高傲一笑,踩着碎步离开。

“别理她,咱们继续。”吴麟催促道。

阿媛转头,看了一眼棋盘,白子已经被黑子包围,死路一条。

“果然很臭……不下了。”阿媛扔下手中的白子,自动投降。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历史架空秦汉三国上古先秦两晋隋唐

    精品两晋隋唐小说专题精品两晋隋唐小说专题猎色文火网给大家带来的两晋隋唐小说排行榜,其中不乏两晋隋唐小说中的精品,同时也有大量的穿越两晋隋唐小说供大家阅读,同时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了两晋隋唐小说,然后为大家提供好看的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 大唐定江山

    大唐定江山

    状态:连载中类别:古代言情
  • 植掌大唐

    植掌大唐

    状态:连载中类别:古代言情
  • 初唐剑神

    初唐剑神

    状态:连载中类别:古代言情
  • 权倾南北

    权倾南北

    状态:连载中类别:古代言情
  • 召唤猛将在隋唐

    召唤猛将在隋唐

    状态:连载中类别:古代言情
  • 铸唐关

    铸唐关

    状态:连载中类别:古代言情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