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现代都市 >功夫警卫闯情关

功夫警卫闯情关

状态:已完结

类别:现代都市

作者:春秋愚公

时间:2018-11-02 10:27

特殊说明

猎色小说网为你提供主角是赵龙由梦的小说《功夫警卫闯情关》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功夫警卫闯情关》小说又名《传奇警卫混都市》,男女主人公赵龙由梦。《功夫警卫闯情关》是作者春秋愚公所写。精彩片段:由局长是在蒙混其词。但是在他的话里,却很难找出破绽。而方晓月见我给由局长打去了电话,不由得拿一种怨责的目光望着我,埋怨我不应该直接给由局长打电话,她也许是害怕我告诉由局长这一切都是她告诉我的。

功夫警卫闯情关 精彩章节

我继续冲由局长问道:“那由梦的手机突然关机了是怎么回事儿?”

由局长又沉默了一下,道:“小赵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敏感了?谁的手机没有关机欠费的时候?”

我汗颜地道:“由局长作为一局之长,我想您不应该不知道,身为首长处警卫人员,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吧?”

由局长支吾了一声,倒是连连搪塞起来:“怎么,还给我上起警卫知识课来了?”

我知道他是在故意转移话题,于是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地道:“由局长,我希望您有什么事不要瞒我,由梦生病了,大不了治疗一下,让我知道又怎么了?我现在在这里------”说着说着我突然止住了,毕竟有些话是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儿说的。因此我沉默了一下,接着道:“这样吧,明天我过去一下,我想亲眼见一下由梦,到时候一切都清楚了!”毕竟,由梦的事情太过于揪心,我不能在知道情况后还无动于衷。任务归任务,爱情归爱情,如果让我为了任务不顾自己的爱情,不顾爱人的生命,我办不到!我没那么高尚!

由局长听闻此言后却勃然大怒:“胡闹!小赵我告诉过你,你现在什么都还用管!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更不要疑神疑鬼地胡乱猜疑,由梦一切都好,你就少费点儿心吧,多费些心思想想你肩膀上那沉重的任务,那党中央和人民的嘱托----”

我也有些生气了,直接打断由局长的话:“由局长,我不是入伍的新兵,不要拿这些大道理教育我!我现在-----我现在已经退役了,不再受你的管制,你凭什么还要教育我?我现在只想知道,由梦到底生了什么病,到底怎么了,其它的全是废话!”

方晓月听了我这番慷慨陈词,一下子愣住了。也许她怎么也不肯相信,我竟然敢跟一个共和国将军这样说话。

但实际上,我这样说,一方面是对由局长的暗示,一方面则是故意造势。毕竟,厨房里还有一个有着特殊的身份的人-----我的师妹乔灵。

由局长当然从我的话中听出了些许暗示,明白我身边有人,有些话不方便说,这才轻咳了一声,道:“既然你现在已经不是特卫局的人了,我也没那闲工夫再跟你扯淡。由梦的事儿,我打包票。你尽管放心。好了,先这样吧,我会让由梦主动联系你。”

说完之后由局长就率先打断了电话。

我的手机仍然在耳边伫立了良久,才肯拿下来。

顺势再叼了一支烟,我的思绪再次变得异常凝重了起来。

方晓月冲我兴师问罪地道:“你怎么能跟由局长那么说话呢?上将哎,共和国将军!”

这时候厨房里的诸位女将兴许是已经完成了清理战场的工作,有说有笑地返了回来。我瞧了乔灵一眼,倒是开始回答方晓月的问话:“将军怎么了?要不是由老头,我会退役?妈的,我就是不服,我永远记住了这个仇恨。”

方晓月正想说话,乔灵却突然冲我问了一句:“师兄这是骂谁呢又?最近你的脾气真不小,得改改了。”

我目不斜视地道:“我已经觉得自己很和蔼可亲了,但是越是和蔼可亲,别人越拿你当猴耍。”

乔灵也愣了一下,转而冲方晓月问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就脾气这么暴了?满嘴的牢骚。”

方晓月望了我一眼,哀叹道:“他受了刺激了!”

乔灵追问:“什么刺激?难道是因为付时昆?”

没等方晓月说话,我便主动对乔灵道:“我是在后悔自己以前当了兵。想不到在部队的时候,领导总耍我,到现在还要拿我当猴耍,妈的!”

不明真相的程心洁赶快凑上来,惊愕地道:“姐夫你怎么了,怎么一个劲儿地骂粗口?”

金铃姐妹俩也是狐疑地瞅着我,也许在她们的印象中,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讲粗话的人。

然而瞧到了程心洁,我突然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心里却又多了几分思量。

关于由梦的事情,我一定要弄清楚!哪怕是由梦真的病了,我也要知道她是得了什么病,由局长还有由梦,他们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因此接下来几位女侠的问话,我全然当作是耳边风,我一个人进了卫生间,一边解决生理问题,一边叼了一支烟。

一个重大的决定,突然之间在心里深刻了起来。

这天晚上,我和程心洁在金铃家暂时住下。金铃的家相当宽敞,因此不愁住不开。

而乔灵和方晓月,则结伴而退。乔灵开车送方晓月回去,临走的时候嘱咐我有事儿给她打电话,我点头致谢。

在房间里,我一根接一根地吸烟,众多的想象不断地浮现出来,挥之不去。 思量再三,我再次给由梦打去了电话,但是结局仍然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如此一番情景,我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睡觉?于是我试量着拨通了C首长处警黄参谋的手机号码,听得那边接听后,我直接道:黄参谋,最近可好?

黄参谋听出是我后,倒是惊诧了一下,笑道:赵秘书,不容易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在社会上混的还好吧,听说你现在可是发达了,有车有房,出手可大气了。

我道:你听谁说的啊,这是。我现在就是孤家寡人一个,穷的当当响。

黄参谋道:还能是谁说的?当然是你们家那位啦。赵秘书真不知道你给由梦下了什么迷魂汤,让她对你死心踏地?

一提到由梦,我马上振作了一下精神,冲黄参谋追问道:由梦这几天上班了没有?

黄参谋笑道:不上班干什么去?

我顿时一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方晓月告诉我的消息有误?

我对黄参谋道:她真的在首长处?她现在干什么呢,你把电话给她,我要跟她说说话。

黄参谋道:你直接打给她不就行了?

我道:打不通呢!老是提示对方已关机。

黄参谋沉默了片刻,像是恍然大悟似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由梦跟我说过,说是她的手机出了毛病,外面往里打电话都打不通,很多提示关机。她准备明天去移动公司问问,是卡的毛病还是手机出了故障。

我道:真的是这样?

黄参谋笑道:我能骗你吗?咱俩都共事这么久了。

我再道:那好,你现在把由梦叫过来,让她接一下电话。用一用你的手机,这个面子你总该给吧?

黄参谋再沉默了片刻,冲我兴师问罪般地道: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酸丢丢的,好吧,我这就去叫由梦!你等一会儿,别挂电话!

果真,我听到电话那边一阵脚步声之后,重新有了动静。

这一刻,我的心被揪的很厉害,我真希望方晓月所言都是假象,都是无中生有的谎言。我真希望,我亲爱的人安然无羔地在首长处值班。

然而,电话那边的声音,却并非是由梦的声音,而仍然是黄参谋的声音:赵秘书啊,那个谁,那个由秘书不在呢。

我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情绪有些激动地冲黄参谋质问道:这么晚了她干什么去了?

黄参谋支吾了半天,才道:可能是-----可能是去-----去七大队了吧。

我再问:去七大队干什么?

黄参谋道:这现在不是-----不是快过元旦了吗,由梦要表演节目,所以到七大队排练去了。

我当然能听的出来,黄参谋支支吾吾,言不由衷,很像是在敷衍我。现在顺着这条线捋下去,疑点重重,甚至不合逻辑。我现在甚至连自己亲爱的人在哪儿都不知道,联系都联系不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道由梦真的病了,出事儿了?

我能感觉的出来,黄参谋在欺骗我。我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先给由局长打完电话以后再向黄参谋核实,没准儿在我给由局长打完电话后,由局长已经和黄参谋交待过了。那么,他们合起伙来欺骗我,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越来越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黄参谋见我不说话,倒是主动再说了一句:好了赵秘书,一会儿首长要出去散步,我得先去值班室等着了。有事儿咱们以后再聊吧,好不好?

我本想给黄参谋施加一下压力再套套他的话,但是听闻此言,倒是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点了点头:好吧,等由梦回来让她给我回电话。

黄参谋‘嗯’了一声,倒也立即挂断了电话。

其实要想戳穿黄参谋和由局长的谎言,并不难。怀着异常沉重的心情,我又给七大队文艺中队中队长吴树男打去了电话。

吴树男听出是我后,倒是表现的相当诧异:呵,赵秘书啊,久违了,最近干什么呢,怎么转业以后就没信儿了。

更多

精品现代都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