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恐怖灵异 >天冥阴师

天冥阴师

状态:已完结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萧何

时间:2018-11-03 14:27

特殊说明

猎色小说网为你提供主角是杨牧楚方的小说《天冥阴师》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天冥阴师》小说,男女主人公杨牧楚方。《天冥阴师》是作家萧何原创。此书字字珠玉文风幽默,男一号美髯白皙,女一号丰神绰约。精彩片段:之前遇到的那所谓人傀儡,当我拿到那外面蒙的一层皮时就觉得不对劲,那种感觉分外的怪异,当我看到这两个削肉模糊的倒霉鬼时,终于明白了过来,显然那人傀儡,外面罩的一层正是人皮!

天冥阴师 精彩章节

杜娇娇!你在么?”大白天的出来也没带手电筒,而且就算是有手电也绝对不管用,因为这种情况我昨晚就见过,被上身的那女孩寝室里,即便开了灯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浓郁的阴煞之气早已经将光线吞没!

“我在呢!”杜娇娇的声音遥遥传来,紧接着就是她不断翻找东西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遥远,“杨牧,你先别乱动!”啪嗒一声脆响,紧接着一股浓郁带着辛辣的香味传来,我当时就闻了出来,正是驱邪香的味道。

菖蒲、干姜、艾草,这三种有着浓郁阳气的药材,配合以一些秘法磨碎捏制成香,有驱除邪气的效用,点燃之处邪灵轻易不敢进犯,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带了这玩意来。

下一刻,一道烟气带着光亮从远处扔了过来,虽然这东西能驱散这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的阴煞之气,但是发散的速度太慢了,况且我们还在这黑暗中听到了某些声音,杜娇娇连忙把这玩意扔给我。

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上,一缕缕的烟气带着充溢的烈阳之气向外不断的扩散,那淡黄色烟气所过之处,漆黑的色泽缓缓消散,我刚想伸手去抓地上的驱邪香,然而那香的旁边却猛然难出现了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来。

心中一紧,不过我早已经不是在石洞子刚看到死人的愣头青了,稍微转念一想,立时就想清楚了这双手有可能的来历,连忙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这么浓郁的阴煞之气,眼下封闭在这太平间里,说这里是一处小小的绝阴之地也不为过,更何况这地下室显然保养的不是很好,防水做的不够,更是地气翻涌,如果那人再做点什么手段的话,刚才在台上躺着那那具尸体起尸,简直就是板上钉钉。

只是当时我太过紧张,忘记看那里到底躺着几个尸体了。如果一个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把这被惊醒的老兄送去继续沉睡,可是如果数量多的话,倒也是个不小的棘手麻烦。

那双血肉模糊的双手不断的摸索着伸向地上的驱邪香,这驱邪香对于恶灵之类的无形邪物效用比较大,对于这些有形有质的尸体效果却是比较一般。加上这起尸并非是这正的变成僵尸,而是被人一邪法强行催动,所以眼下根本就是用来恶心我门,战斗力只有零点五的渣。

虽说是渣,可是多的话也是很缠人的,尤其是如果损坏的话,只怕之后也麻烦不断,我心底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铜钱和一根红绳。

这被催生起来的尸体,显然比不上僵尸灵动,对于这驱邪香散逸的阳气,竟然也无法准确辨认,畏畏缩缩缩手缩脚,显然还在犹豫。当然,如果我眼下冲他呼一口气的话,只怕这家伙早就恶狠狠的扑上来了。

将红绳穿过一枚铜钱,另一端转瞬间就缠绕到了那血肉模糊的小指上,还没等这家伙反应过来,我的动作飞快,一个安神结就已经打好,拽着红线的这一头,中间逛荡着一枚铜钱,就牵着这家伙往对面走去。

都不容易啊,死了还被人这么祸害,能不造孽就不造孽吧!然而可惜的是,我不打算大动干戈,却不表示所有人都这么想,就在我小心翼翼牵着这具尸体往前走的时候,忽然间一道劲风从左侧袭来,一个血肉模糊的面孔猛的从黑暗中显现,吓得我差点惊声尖叫。要不是想到在杜娇娇面前尖叫实在是太过丢人,我这一嗓子已经嚎出来了。

幸好到了最后关头我还能忍住,不过这样做的代价却是舌头生生的被咬了个口子,气急败坏的我索性也不浪费这一口血了,直接一口童子眉就喷到了这家伙的脸上,随后红绳就绕到了他的脖子上。

这只是最基本赶尸的法子,基本上玄门中人都懂一点,不过用出来的却是少见,因为这只不过是湘西赶尸术的皮毛,一旦真的遇到僵尸,想要凭这点小手段来克敌的话,只怕早就不知道死过几百回了。

黑着脸,我把这两个家伙弄到了台上,此时此刻杜娇娇几根驱邪香扔到了屋子里,烟气缭绕间,那阴煞之气已经散去大半,这两个不断抽搐挣扎的老兄也终于安静了下来,我才有功夫看一看这两个倒霉孩子,立时摇了摇头。

果不其然,两具尸体跟个血葫芦一样,身上的皮居然都已经不见了,想来是被刚才那人给扒了去。

“恐怕那傀儡人的事情,有着落了!”

用人皮来施法,这根本就是玄学界的大忌,即便是被禁制入大陆的南洋降术一脉,最多也不过用死婴来施法,这已经是比较厉害的法术,如果换做寻常一点的,只需要些许尸油即可。哪怕是丧心病狂如柳成海,也只敢用邪法诱导许琳琳强行堕胎,借助死婴做法,却万万不敢打死人的主意。

只是就算他如此费尽心机,作出这样造孽的事情,也让他生机大半断绝,寿元耗损的极为严重,不到四十岁的人就已经和七八十岁相仿,哪怕已经修炼到了尸身降的程度,只怕也没几年的年月好活。

这就是玄门中所谓的天缺之道,玄门中人所掌握的力量对于寻常人来说简直堪比杀伤性的武器,一旦肆意妄为的话,只怕真的要生出大事端来。

不过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你一扇门,就绝对不会再让你有跳窗的腿脚,这就是所谓天缺。在阴阳先生一行里面,叫做五弊三缺,是指鳏、寡、孤、独、残五弊,命权钱三缺。至于其他玄门中人也有自己独特的天缺方式,道门有斩玉柱,佛家有灭真阳诸如之类的说法,窥探天机就要遭到天道的惩罚,佛道两门倒还好些,因为他们主要是讲求修自身,对于天机窥探有限,风水先生这天缺则是最为严重,因为这一行当终生都是在为人卖命,看相测字观风水,哪一样都是窥天天机的事情。

由此可见,这天缺之道正是老天加给这些有特殊本领在身的人身上的一道锁,用来限制那不断膨胀的力量。除了这天缺,还有天谴的说法,这天谴就是指玄门中人如果用术法作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会遭到天道的反噬,遭遇不测,最直观的就是减少寿命。

比如南洋降术,每施展一次都要耗费自己的寿元,降术一道从根上来讲就是糜烂难言的,自从洛有昌创立降教,这门邪术害人害己,让人闻风丧胆的同时,也不断收割着降术师的寿命。普通一次的呆降,威力也仅仅是让人呆滞熟睡三五个小时乃至一两天,耗费的寿命自然不太多,不过如果施展某些威力极大的邪术,比如血脉降之类的降术,恐怕下半辈子的寿命直接就消耗完了。

所以从古到今,不管是元朝时候的降教高人,还是现在的南洋降术师,轻易都不会出手,如果想求其出手,必定要花费大价钱才行。同理,别的玄门中人也是一样,按照民间的话来说,做坏事是要折寿的,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这只不过是出手对付人,就有这么多的弊端与限制,如果真的有人敢拿人来挡材料炼制邪物,修炼邪法的话,所受到的天谴只怕更是强烈。

从古到今也不是没有那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妖人不在乎天条禁律,丧心病狂到用人来修炼邪法,但是绝对没有一个下场好了去的。天雷加身有之,血脉断绝有之,遍体毒疮更有之,其中凄惨之处,不足为外人言道。

所以当我看到这血葫芦般被扒皮的人时,心中就是咯噔一下,想到了昨晚遇到的人傀儡,难道说真的有人用人皮来施法?真的这么不怕死?不怕死的一直都有,可是天谴加身生不如死的惨状,只怕就不是哪个人都能接受的了。

“那家伙跑哪去了?”杜娇娇一个箭步扑了过来,看见躺着的两个尸体,脸色也一阵阵的发青,四下扫视着。

太平间里空荡荡的,显然因为医疗改革取消停尸房的缘故,这太平间里原本应有的不少设施都已经不见,更是显得空旷简单,然而却单单不见刚才那人的踪影。

“如果我估计的没错,应该是在那里!”定了定神,我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一下,虽然这该死的家伙没了影子,但是却无不代表那黑色的灾气也随之消失,我刚才可是清晰的记得,他手中的那柄手术刀上,浓郁的灾气几乎凝成实质一般,眼下正有一缕若有若无的灾气从斜下里飘来。

伸手拿过了杜娇娇手中的手术刀,我对着一旁墙壁上的一个小缺口比划了一下,你还真别说,这老式的手术刀刀头居然和这缺口严丝合缝,分毫不差。

心中一动,我立时把这刀头塞了进去,随后轻轻扭动。我原本以为这锈迹斑斑的螺丝疙瘩,拧动起来应该是分外滞涩,却没想到轻轻用力,居然就想涂了润滑油一样飞快的旋转了一下,随后旁边一块木板悄无声息的向一旁划开,露出一个黑黝黝的通道来。

面对着这通道,我和杜娇娇斗露出了罕见的凝重之色,因为当着木板打开的那一刹那,一股浓郁到极点的黑色灾气疯狂的从其中喷涌而出,其浓烈程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那块木板,斑驳古旧却入手沉重厚实,“檀木?这成本下的挺大啊?”如果不是这种珍惜木料,怎么可能阻挡得了这不断喷涌的灾气向外蔓延?我之所以能够发现这处异状,也是因为刚才逃走那人手上的手术刀带着浓郁的灾气,沾染在了刚才的螺丝上,如果再过一段时间,只怕都要消散的无法找到了。

“遮遮掩掩,非奸即盗!”杜娇娇在一旁冷冷的说道,我猫下腰,端详了一下,便钻了进去。我有种预感,恐怕所有的谜团,都要在这里才能找到答案。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洞口虽然狭窄,但是里面居然颇为宽敞,而且并不潮湿,反而有种越往里走,越宽敞的感觉。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禁不住转头问杜娇娇,大白天来的也没带手电,前边黑漆漆的看不清楚,但是能感觉到脚下是一条斜斜向下的通道,走到后来居然越来越平缓,仿佛水泥地面一样。

杜娇娇拿出手机,在上面点了几下,随后闪光灯就变成了一个手电筒,一瞬间洞中的一切映入眼帘,让我们目瞪口呆。

宽阔足以并排十个人走的一条长长隧道,高足有三米多,一直通向最深处的幽暗地方,看不清尽头是什么,脚下果然不出所料的是水泥铺就的地面,显然是做了精心铺就做了防水,入地下这么深居然没有半点水渍渗上来。这哪里是一条被人偷偷挖空的隧道?如果用小铲子挖的话,只怕会挖到吐血,这根本就是一个古旧的防空洞!

小时候我也曾见过当时备战挖出来的防空洞,就在我们学校的操场下面,不过比起那个仅仅能容纳几千人的洞穴来说,眼前的这隧道才算是真正的军事设施。没想到这医院下面居然别有洞天,竟然还有这么大的一个防空洞,实在是让人惊叹,不过想一想,当时那个纷乱的年月里,这所医科大学大作为孕育无数天之骄子的摇篮,自然也是重点受到保护的对象,我们见到的这防空洞,只怕是冰山一角。

我们对这个防空洞到底有多大并不感兴趣,让我俩感到诧异的是,不仅仅是先前那人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刚才那浓郁的灾气也随之不见。

“怎么可能?难道是我开的天眼失效了?为什么我看不到任何的灾气?”杜娇娇一把抓住了我的袖子,沉声问道。我只能报以苦笑,“我也看不见了,要么是我们追错的方向,要么就是这地方有古怪……”

隧道干净的很,我和杜娇娇借着光亮向前走了一段,什么也没寻到,只能无奈的退回来。毕竟手里拿着的不是专业的工具,这么走下去麻烦的很,尤其是暗中不断传来的沙沙声响,更是让我有种危险的感觉,只可惜听到了声音想去探寻一下,却找没有找到。

和杜娇娇寻到了来时的那条巷道,再次回到了太平间,我后背的汗刷的一下子就出来了,全身的汗液几乎要将全身都湿透,转头望了一眼同样几乎要脱力的杜娇娇,我不禁苦笑了一下。

这下可是长了教训了,下次没有准备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去钻进一个不知道的陌生地方。我俩刚才稀里糊涂的一通找寻,哪里是什么也没发现,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在那防空洞的墙边上,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站了不知道多少的恶鬼凶灵,一个个目露凶光的看着我们俩!

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在桃园小区里那楼道中也满是这些凶魂厉魄,然而比起今天的场面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那哪里是一处防空洞?根本就是一个人间炼狱!幸好杜娇娇当时就了解了我的意思,两人装糊涂当做没看见这些玩意,而这些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没主动攻击我们,仿佛得到了命令一般,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不过当时如果我俩露出半点的异样,被这些恶鬼发现的话,只怕这些家伙就会遏制不住自己的本性,对我们群起而攻之,把我们生生撕成碎片。“下次出门,必须得带一把桃木剑!”我啐了一口,恶狠狠的说道。

一旁惊魂未定的杜娇娇却是反驳道:“这么多的鬼类,什么桃木剑能都收服了?只怕只有龙虎山上传说的那柄可以吧?”我没理她的话茬,心里翻江倒海一样,怪不得我听到金亭老头说这些鬼物都聚集到了S大,但是却不见这些家伙的踪影,原来全都跑到这地方来了,这些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莫非是打算开个大联欢不成?

按了按身后厚实的檀木板,我心底一阵七上八下。怪不得我会看到那么浓郁的灾气,原来由头在这里,这么多的鬼物如果真的闹腾起来,只怕要惹出滔天的大祸啊!可是面对这成千上万的鬼物,就算是把我杜娇娇、唐胖子楚方都加在一起,又能顶得了什么事呢?

不行,这事情不能耽误!我和杜娇娇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回去找唐胖子和楚方商量这件事情,小玲那里只能放一放了,然而让我俩没想到的是,这个决定却让我俩后悔了许久,因为小玲出事了。

风风火火的和唐胖子说了这件事情之后,这老头满脸的不相信。

更多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