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古代言情 >狂女傲雪倾冬夏

狂女傲雪倾冬夏

标签:古代言情,经商种田,穿越言情

状态:已完结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唐悦

时间:2018-11-07 16:22

特殊说明

主角傅容瑄夏冬儿小说《狂女傲雪倾冬夏》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狂女傲雪倾冬夏》又名《红杏不出墙》《从此逗逗极品亲戚》,是作者唐悦创作,《狂女傲雪倾冬夏》小说的男女主角傅容瑄夏冬儿。精彩片段:夏冬儿煮了早饭,没等到木白莲来吃,想着估计是脚不方便,便让傅容瑄先吃了,自己则是盛了一些给她送了去。

狂女傲雪倾冬夏 精彩章节

雨落在她的脸上,凉凉的,风力还带着泥土的气息,顿时让她觉得神清气爽,她缩了缩肩膀,顶着蓑衣就向角门跑去,想着等雨停了要开始准备做冬衣了呢。

木白莲刚起,见外面下雨就懒得出门了,反正脚也不方便,不如就做些针线消磨时间罢了。

她正绣着香囊,就见夏冬儿推门进了来,“白莲,我还以为你没起来呢。”

“起来,下雨天,不想出门。”

“那先来吃饭,吃了早饭再忙活也不晚。”

木白莲点头,放下手里的香囊,端起饭菜就吃了起来。

夏冬儿跳上炕,拿起那香囊仔细研究着,她的针线始终是没有木白莲做的好,木白莲的针脚很细密、工整,不像她的,远远看去挺不错的,走近一看,艾玛,那大针脚吓死人。

“白莲,你不是有香囊的吗?怎么又做起香囊了?不会是给我的吧?”

木白莲抬头看了一眼,“我的昨天送人了。”

“啊?送谁了?”古代送香囊是不是代表这定情?夏冬儿疑惑的望着木白莲,好像是哎!可是昨天她们一直都在一起的,没见她把香囊送给谁的啊!

木白莲咽下最后一口饭,抹了抹嘴巴说道,“冬儿,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又是我所不能喜欢的,怎么办?”

“谁啊?为什么不能喜欢?”夏冬儿问道,从她认识木白莲以来,从没听她说喜欢过谁,这可真是大新闻啊!炸毛!她扯着木白莲,一副你不告诉我就饶不了你的姿态盘问着她。

木白莲也没多想,就将昨天在山里遇到江帆的事给说了出来,“冬儿,我们来这里也快一年的时间了,跟素月相处的也都不错,你说我怎么能跟她去抢喜欢的人呢?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他

的怀抱很温暖,很舒适,很,就是很熟悉的感觉,我从回来好像就一直想着山上的那一幕,就连昨天梦里都是他,哎呀!真是要疯了!”

这种感觉就是喜欢,因为从前段时间开始,她对傅容瑄好像也有这样的感觉,她想,这应该就是喜欢了!

“你们一见钟情?好神奇!”夏冬儿惋惜,昨天就该跟着木白莲一起走的,那样她就也能见到那个传说中的江家小子了,她真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风华人物,就这么轻易的吸引了她家的木白莲?

“一见钟情?”木白莲重复着冬儿的话,笑容渐渐在唇边扩大,突然就回想起很多年前第一次遇到江帆的情景,她想,她大概真的就是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他的吧。

夏冬儿拍着木白莲的肩,很正式的说,“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不管怎么说我都会向着你的,你要是喜欢他,我就想办法让素月打消自己的念头。”

这样好吗?木白莲问自己,这样真的好吗?毕竟是素月先说了喜欢人家,现在她却横插一杠,素月能不难过?素月还没见过江帆,单单是听了他的名号就喜欢上了他,若是见了,那还不定是要喜欢成什么样呢。

屋内两人绣着香囊,闲聊着,屋外大雨还正下着,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是停不下了。

就在这时,村口突然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紧接着就见大宝从大院子跑来,进了木白莲的屋子冲着冬儿就是几声狂叫!

不好,有情况!

夏冬儿翻身下了地,对着木白莲说道:“白莲,你在屋里不要出来,让大宝在这里守着你,我出去看看。”

“不会是又有土匪来了吧?”木白莲紧张的问道,屋外雨声那么大,可依旧能听的出,刚才的那一阵动静是马蹄声。

不少的马匹从村外狂奔进来,在这大雨磅礡的天里,他们进村了!这不是土匪是什么?也就只有土匪才会有这么多的马匹了。

“你先不要担心,若是听到院子里有什么动静,你就赶紧往地窖躲躲,我得出去看看,傅容瑄一个人不知道能不挡得住呢。”夏冬儿说的急切,然后留下了大宝就又穿过角门回到了大院子。

刚进大院子,就见傅容瑄正站在院子当中,而门外则是停着一队人马,那些人各个都是穿着盔甲,那马也比一般的马要高大,而且腰里都是挂着刀剑的,这些人看起来不像是土匪,他们是什么人?站在她家门前做什么?

再看傅容瑄,他蹙着眉,很冷静的望着门外,门外的人终是忍不住了,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人跳下马,迈开大步便进了院子,夏冬儿心里猛地一震,遭了,他们要对傅容瑄不利!

她正准备冲过去跟他一起抗敌,却见那人对着傅容瑄抱拳行礼,极其礼貌的问道:“敢问这里可是傅家?”

“何事?”傅容瑄冷冷的声音传来,在那磅礴的雨声中显得异常的宏亮。

那人听到傅容瑄问何事,想来这里也就是傅家了,

面前这人就定是主子要找的人,错不了的了。

“公子,属下孤蒙,奉命前来接公子回去的。”

站在角门边的夏冬儿呆愣在了那里,那些人叫傅容瑄公子,还说是来接他回去,什么公子?他是她的夫君,回哪里去?这里就是他的家,她不顾蓑衣滑落在地,直奔这傅容瑄跑了过去,喊道:“他们是谁?要带你去哪里?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快告诉他们啊,你哪里都不会去的。”

傅容瑄一惊,竟然没有发现她从刚才躲在角门,他懊恼的看着她,这么大的雨,她全身都淋湿了,就不怕生病的吗?他连忙扯下自己身上的蓑衣挡在她身上,安慰道:“我哪里都不会去的,快回屋里去,这样淋雨会生病的。”

夏冬儿甩开蓑衣,倔强的站在那里,似乎不把事情弄明白她就不会进屋的,她就是这样,好奇,害怕失去,此刻就是强烈的害怕,她怕这些人带走傅容瑄,她怕失去他。

傅容瑄急了,丢下蓑衣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屋里走去,屋门口,他背对着孤蒙说道:“让大家都先进来吧,先到西屋躲躲雨,剩下的以后再说。”

而此刻,大家都正诧异的望着傅容瑄,刚才的那一幕他们可都是亲眼看见的,那个传说中骁勇善战、洁身自好又不近女色的大将军,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把人家姑娘给抱进了房间?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有的人甚至怀疑了,这人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傅将军吗?

不必怀疑,绝对是的了,来之前这些人可都是打听过了的,夏家村唯一的傅姓人家,就在村口。

他的话不容反抗,孤蒙抱拳称是,然后招呼大家进了院子,马匹迁到了院子的空地,人就先进了西屋躲雨了。

西屋里也有炕的,有人自发的找了柴房,烧火煮水,这些天他们连夜赶路,又遇上今天这般大的雨,真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如今有个能躲雨的地方,就想喝口热水暖暖,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孤蒙站在窗前,他细细的打量着这院子的一切,曾听闻,公子是被迫离京的,既然是被迫,身上定是银钱不多的,身无他物的公子,是怎么走到这里的?这偏远的山村看起来穷苦的很,公子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眼前这院子,看着就是村里最好的一处宅院,院里院外、屋里屋外都设计的极为雅观大气,这么一处宅院,到显得这村子和它有些格格不入了。

再有就是刚才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又是何人?孤蒙不敢妄加猜测,但他能看的出,公子跟那女子的关系绝非一般。

这边各种猜疑,另一边却是各种安慰。

夏冬儿被傅容瑄抱进里屋,将她放在炕上,打开衣柜取出一条白巾帮她将身上的水擦干,冷冷的目光中又带着心疼,语气也不禁硬了三分,“以后不许再这么任性了,若是病了怎么是好?”

“病了还会好,可是他们要带你走,你走了还会回来吗?”

更多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穿越言情历史架空秦汉三国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