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同性耽美 >他靠脸上位

他靠脸上位

标签:耽美言情

状态:连载中

类别:同性耽美

作者:晋江皮皮虾

时间:2018-04-25 10:15

小说简介

《他靠脸上位》的主角是陆桓沈浚齐,这是由作者“晋江皮皮虾”写的一部现代架空题材的耽美苏文。它讲述了沈浚齐长得太美,一朝家道中落,受到各种觊觎,为了还债复仇,傍上了一个大佬,一个愿意纵容娇惯他的男人。

在线阅读:

去见过钟乐明之后, 沈浚齐回了一趟家。换出来的烟都被他拆出来扔在了后备箱里, 现在已经攒了两大箱了。

他今晚并不打算去酒吧上班,依着袁桥的脾气, 肯定是要开除他的。他本来就不准备在zero里一直干下去,丢掉这份工作也无关紧要。在zero工作的那段时间,他和同事相处愉快,最后的结局, 沈浚齐不希望以一场闹剧结束。

张阿姨问过沈浚齐,要不要在家吃饭,沈浚齐谢过了,说晚上打算出去吃。

“出去吃啊, 好好好, 出去吃,换换口味, 挺好。”

张阿姨总觉得沈浚齐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最近眼看着他有了工作, 又疑似有了好友可以一起出去吃饭, 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没有人知道,沈浚齐依旧孑然一身。

他开着车瞎逛,从这片辖区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从车水马龙的白天, 走到华灯初上的夜晚。

最后,他的车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

陆桓的豪宅位于市中心,离他以前的家并不远, 这两个月来,沈浚齐好几次从小区门口经过,却一次都没有回去看过,他也并不打算回去看看,那里留给他的记忆并不美好。

他更喜欢的是现在他面前的小区——这个建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算得上是金沙市第一批开发的商品房,因为其所在的黄金地段,竟然已经列入了棚改的项目。

就和金沙市更新换代的发展速度一样,这片没有电梯,低于8层的小区,早已经被淘汰了。而在九十年代初期,这里住的都是和沈国峰差不多身家的商人,直到十几年前才被分流——做大了的搬入了更高档的小区,家道中落了的,则搬入了普通民居。小时候沈浚齐就在这里看到过不少闹剧,要债的,扯皮的,夫妻因为财产问题大打出手的,还有情妇抱着私生子上门的。

每到那种时候,沈俊杰总会把好奇的他牵回去。

“不要看,浚齐,这些不适合你。”

沈俊杰比沈浚齐大8岁,那时候已经知道这些人世间的肮脏险恶了,他总觉得沈浚齐小花骨朵一个,千万不要被这些东西污染了。

但是总有人不是这么想的——比如沈俊杰的母亲。每当看到沈俊杰糟糕的成绩单时,她总要把气撒到沈浚齐身上,沈浚齐的机灵被她视为狼子野心,沈浚齐的懂事被她认作谄媚,她嫉恨着这个漂亮又聪明的养子,将他视为心头的刺。

沈国峰主外,持家的女主人,态度便表明了一切,沈浚齐小时候经常受到家里的保姆和亲戚的欺负和虐待,现在他的身上,依然有那时候留下来的疤痕。

每当被欺负的时候,保护他的总是沈俊杰。可是沈俊杰也有做不了的事,他长大了,出去念了大学,认识了温柔的女孩,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并不能保护沈浚齐一辈子。

可是这些已经足够了。

沈浚齐站在小区的公园前,仰头看着当时他们的家里的窗户,仿佛就看到二十年前的自己和沈俊杰挤在窗子前,一起等待着窗外的流星雨。

虽然他们一次都没看见过。

光污染让金沙市夜晚的天空总是蒙上一层暗红色的薄纱,那个时候,沈浚齐心想,他长大了一定要做会看星星的科学家,以后就可以和沈俊杰用很大很大的天文望远镜看流星雨。

沈浚齐感到有水滴落在了脸上。

下雨了吗?

沈浚齐用手擦去脸上的水渍,发现竟然是温热的。

从他接到家里的电话直到今天,已经快四个月了,他经历过各种风波,这是第一次,如此地不坚强。

只有这一次了。

沈浚齐低下头,匆匆离开了这里,他还有太多事情要做,怀念过去对他而言,亦是奢念。

*

袁桥今晚又去了一趟zero,昨天他把zero挖地三尺,发现沈浚齐竟然跑了。

袁桥当下便要去陆桓的家里找出这个祸水狐媚子,还没出门就被自己的小助理劝住了,小助理劝他,千万不要冲动,他说当时情况复杂,也确实是袁桥先找的沈浚齐,到时候闹到陆桓面前,被沈浚齐反咬一口,那可就糟了。

袁桥只想戳小助理的脑门:“你是不是金枝欲孽看多了,还闹到陆桓面前,你觉得是我会跑去告状还是沈浚齐会跑去告状?”

小助理说:“那您准备怎么办?”

袁桥说:“是男人就打一架好吗?背后阴人算什么?”

小助理心想,现在这么正直了,搞得当初向警察举报和请鸭子不是阴人一样。

不过袁桥也不是会在陆桓面前搬弄是非的人,他虽然爱争风吃醋,但是懂分寸,大事上面绝不含糊。

陆桓的提醒还在耳边,沈浚齐这人又捉摸不透,袁桥满肚子火气,只有咽了下去,打算等着沈浚齐被陆桓甩了,再去教训他,最好揍得他认清事实,不要再耍滑头。

他的经验告诉他,沈浚齐就要被甩了。

他在陆桓身边呆过一年多,对陆桓再了解不过,陆桓的前一任,听说也是因为某些事情上稍微过了火,然后和陆桓分了手。而沈浚齐在他看来,不仅背景复杂,而且心机太深,有些时候,简直就是在钢丝上跳舞。

袁桥昨天就打过沈浚齐的电话,电话一直没接通,他打算今天再去一趟zero,找沈浚齐摸下底。

车刚驶入zero附近的地下停车场,电话就来了,袁桥拿出手机一看,是曾经理。

曾经理这时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zero的日常营业都是曾经理打理,除非举办各种活动需要袁桥出面的,曾经理才会和他联系,其余时间,则多半是月底盘点或者是迎检之类的大事了。

现在这个时间,不到月末盘点的时候,也没有接到迎检的通知,看到曾经理的电话号码,袁桥心里叫了声不好。

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他拔了车钥匙,一边匆匆接通电话,一边朝酒吧的方向跑去,电话一接通,曾经理在那边叫苦不迭:“袁桥,那个沈浚齐,到底是什么人啊!”

昨天又夸美又怜香惜玉,今天怎么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有心讽刺,说:“今天怎么不说‘谁叫人家长得好看了’?”

曾经理说:“你就别讽刺我了,快来吧,我在仓库,大事不妙了!”

袁桥连忙从后门跑到仓库。

“怎么了?”

曾经理急得一头都是汗,又不敢叫手下的人去查,只有自己一个人闷在仓库里干着急。

“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曾经理翻开货架上的一个箱子,取出里面一包玉米片扔给袁桥,袁桥双手伸手接住了,里面的膨化食品在手中发出哗啦啦的碰撞声,他感觉到不太对劲。

“怎么感觉不对?”

他当下就撕开了这包玉米片,对着灯管仔细一瞧,里面除了玉米片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怎么回事?这里的烟呢?”

“全被换了啊!”

曾经理又随便打开一个箱子,拿出一袋玉米片,自己先撕开后后扔给袁桥:“你看,这几十箱,全被掉包了啊!我就说他昨天怎么一直在暗示我外面的事情和烟有关系,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这仓库里还有这些东西!”

袁桥不敢相信沈浚是有备而来,他接过那包东西打开一看,果然全是玉米片。

他背后一凉,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曾经理咄咄逼人:“这不得问问你介绍来的认了!他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把我们的烟都掉包?”

袁桥说:“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护着他的难道不是你??”

曾经理是外地人,不了解沈浚齐家里的那些事,只是偶尔听人提到过这个名字,说起来,也都是唏嘘的语气。他心想,这是袁桥带来的人,就是自己人,自己人犯不着坑自己人,便放心让沈浚齐去做了仓管。

没想到来了这些天,竟然惹出了大祸。

和老仓管的监守自盗不同,这偷的竟然还是酒吧里的敏感物品,说是曾经理的亲儿子都不为过。

一听袁桥也不知道沈浚齐的来头,曾经理更着急了:“他……他偷这个做什么啊?”

袁桥也糊涂了,陆桓大方,沈浚齐住在陆桓的豪宅里,有吃有喝有零花钱,犯得着偷这点烟来发财吗?

“除非——”

袁桥想到一个可能,脸都发白了。

除非沈浚齐要彻底整垮他。

袁桥一直觉得沈浚齐做事毫无规章,胡乱出牌。有时候感觉他就是一个神经病,有的时候又觉得他明事理,袁桥一直深信沈浚齐某些时候的调笑和大度是为了在自己这里讹钱,没想到,他却还藏着这么深的目的。

只要他们卖走、私烟的事情被举报到了烟草管理部门,他就是死路一条。

他不仅在陆桓那边无法解释,恐怕连手里这家zero,也要关门大吉。

袁桥想到这里,腿一软,几乎是跌坐在地上。

曾经理还抓着他问:“你说啊,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你快去把东西要回来!”

袁桥被曾经理扯着衣领晃得头晕,他扒开曾经理的手,吼道:“卖这个烟不都是你想出来的主意吗?你不是说别人都在卖,就这么点货没事吗?”

曾经理说:“以前是以前,你还是赶紧去找下沈浚齐,想办法把烟要回来!”

袁桥咬着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说:“好。”

他在曾经理的不断催促下,拨通了沈浚齐的电话。

嘟嘟几声长音后,沈浚齐的电话竟然接通了。

听到对方喂了一声后,袁桥忍不住骂开了;“沈浚齐,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曾经理连忙拉了拉袁桥的衣服。

现在有把柄在沈浚齐身上,可不能得罪他了。

袁桥只有忍气吞声,让自己的态度更平和一些:“烟是不是你换的?”

“烟?”沈浚齐的语气很平静,“原来这么快你们就发现了?”

他越平静,袁桥越生气:“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好心把你安排到这里来上班,你竟然偷我的东西?”

“偷你的东西?”沈浚齐对这个说法表示不满,“我这是在救你。”

“滚犊子,你现在在哪里?我的烟又在哪里?”

沈浚齐说:“烟我是不会换给你的。”

袁桥气得要命:“你他妈简直是有病!”

他都打算开定位来查找沈浚齐的位置了,没想到手机却提示收到一张照片。

袁桥把照片打开一看,发现照片里竟然是一堆焚烧过后的香烟。

“什么东西?”

曾经理凑过来一看,看到竟然是烟,又激动又愤怒:“怎么全烧了?他没提什么条件吗?我们到底怎么得罪他了?”

“这个——这个疯子——”

袁桥脑子有点发蒙,他完全猜不透沈浚齐的套路,只有逼问道:“我就问你一句话,卖烟这件事情,有没有别人知道?”

沈浚齐说:“你既然在店里面卖了,就一定会有人知道,你们店里有常客,我跟踪过,就是稽查组的人。”

袁桥一听是稽查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是你举报的?”

沈浚齐说;“对不起,我可没有你那种举报的习惯。还记得去27号公关那天,我给你说过什么吗?我说,你给我一份工作,我把去27号公馆的机会给你,另外,再帮你担一次责任。”

袁桥被沈浚齐绕得云里雾里:”你到底要做什么?”

沈浚齐没有理会他:“我现在就帮你承担这次责任——你在店里卖走私烟的所有物证,我都帮你消除了,至于稽查组掌握的其他线索,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说完这句话,沈浚齐把电话挂了。

曾经理看到袁桥一脸惨白,着急的问他:“到底怎么说的啊,有没有事,什么事啊!”

袁桥彻底蒙了:“你别问我,我不知道——”

他总觉得自己被沈浚齐利用了,可是到底哪里被利用了,却说不上来。

就在此刻,仓库的门被敲响了,曾经理把门打开,领班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口:“经理,稽查组的来了,说是要检查仓库!”

袁桥和曾经理都傻了。

两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沈浚齐这一出,到底带来的是幸运还是霉运。

那一天,稽查专班突击检查了酒吧街数家酒吧,查出来源不明的外国香烟数千条,价值近百万。

zero并没有在涉事酒吧之列,却也惹上了不小的麻烦——有人实名举报zero酒吧贩售走私香烟,并附上了录音及纸质证据。

第二天,陆桓接到了消息,专门派副手程葛去处理这件事。程葛接到电话时就知道,陆桓这回被彻底激怒了。

这明面上看起来是一件普通的案子,但是如果对方有心运作,这个普通的案子也会变成一个棘手的麻烦,而且在陆桓外出的非常时期,对方这是有备而来。

“处理完这件事,把袁桥和那家酒吧也都处理掉。”陆桓的态度十分冷漠,“不要给别人留下把柄。”

程葛说:“我办事,你放心。”

他心里早就有了打算,派出的也都是自己手下的心腹和精英,至于酒吧,让袁桥转手卖掉,赚到手的钱,应该足够他去其他城市重新生活了。

但他也有头疼的事情——他发现在这些天里,沈浚齐也在zero里上班,似乎在这件事里,还扮演了分量不轻的角色。

而陆桓在知道沈浚齐可能参与的情况下,竟然对怎么处理沈浚齐,一个字都没提。

程葛头痛了。

他去找了陈芸聊天,这位不久前的大太监总管还在幸灾乐祸:“哎哟,前几天嘲笑我是大太监的是谁啊?怎么今天到我面前来发牢骚了?”

程葛说;“芸姐,你就别取笑我了,能不能提示一下,陆总到底怎么想的啊!”

陈芸说:“怎么想的?在他身边待了那么多年的是你,你说你这人有用没用?在陆总身边待了这么多年,揣摩圣意这个基本技能都不会?”

程葛说:“我真不懂啊!我都怀疑,他自己懂不懂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陈芸用文件敲他;“哟,都敢这么说话了,胆子很大哦。”

程葛说:“难道不是吗?”

程葛一直觉得,陆桓在沈浚齐的事上,就是犯了一次又一次的糊涂。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耽美言情都市纯爱

精品同性耽美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