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现代都市 >我家相公会打鸣

我家相公会打鸣

标签:都市爱情

状态:更新

类别:现代都市

作者:乌夜

时间:2018-11-26 09:26

特殊说明

她走到最后一个猪圈,停下往里瞅,这里单独圈着一头至少二百斤,格外大块头的黑母猪。

小说简介

《我家相公会打鸣》小说,男主女主宝秋芦花鸡。《我家相公会打鸣》是作家乌夜原著。宝秋抱鸡走得专注,只觉眼前一黑,下意识抬头去望天,谁知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一坨足有两指宽的巨大鸟屎正好与她鼻头擦肩而过,“吧嗒”落在鞋面上。

我家相公会打鸣 精彩章节

半个小时后。

宝秋盯着面前来回走动的芦花鸡,它在宝秋受了惊吓,七窍飞走了六窍的时段里,已经用原本用来去鸡毛的沸水痛痛快快给自己洗了个热水澡,甚至还翻出了宝秋唯一一条绸缎小方巾,灵巧的在漂亮的鸡脖子上系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

鸡翅膀扶正蝴蝶结,芦花鸡在穿衣镜前满意的点头,随后结束忙碌,回身,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宝秋走来。

“还喊吗?”

宝秋身子颤了下,摇头。

“认清现实了?”

宝秋再点头。

“哼”,芦花鸡傲娇,“你可以说话了。”

“嗝”,宝秋长长呼一口气,方才憋死她了,她指了指芦花鸡,又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太确定的问:“所以,我真的签了份合约去送子,还有了一只鸡相公?”

“嗯。”

宝秋脸色不太好。

芦花鸡气成了斗鸡眼:“你当我自个乐意呢!我呸,混蛋老不羞,竟然在背后阴我,老子倒了八辈子霉才认识他。”

宝秋看着显然气急了,头顶的鸡毛根根竖直,像炸开了的钢丝球似的芦花鸡,目露同情。

芦花鸡这一炸毛,宝秋反倒没那么害怕了。

除去送子这么个奇葩的工作,和给自己分配了个鸡相公这点不那么让人满意外,宝秋想起老君说的薪酬福利等等,每一条,莫不甚合她心意。宝秋一想到从今天起,自己也是月收入上万,年收入三十多万的高薪人群,不由得美滋滋,乐得跟掉进了米缸里的小老鼠似的。

“那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宝秋想故作矜持,可惜似乎不太成功,嘴角不听话的翘起来。

芦花鸡睨她一眼:“我叫凤卿。”

“嘿嘿”,宝秋舔着脸:“凤卿啊,老君说的薪酬和福利,你再详细地和我说说呗。”

芦花鸡绿豆似的小鸡眼眯起。

“月薪三万。”

宝秋嘴角咧开矜持地笑。

“送子成功有提成”。

宝秋的小虎牙露出来开心的笑。

“一只新鬼二百,百年以上死鬼五百,五百年以上老鬼上千,依此类推,越老的鬼越值钱。”

宝秋红光满面,笑得只看见白牙不见眼睛。

芦花鸡盯着宝秋,小鸡眼露出森森恶意。

“只不过这些都是在你死以后才能享受到。”

嘎,宝秋笑容歪扯在脸上,她小手指掏着耳朵:“呵呵,最近耳朵有点小毛病,老是听不清,唉,听不清听不清……”

芦花鸡直接戳穿宝秋自欺欺人的小心思,落下重重一下盾击:“你得送子积攒功德养活我,不然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

“嗷”,宝秋凄厉惨叫,脸绿成绿巨人,边哭边嚎:“骗子,大骗子,你们这些大骗子,我不干。”

“你等着灰飞烟灭。”

“我不干了,我不要干了。”

“你等着灰飞烟灭吧。”

“不干不干,就不干”。

“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

现实太残酷,宝秋埋头装鹌鹑,不过凤卿没给她装鹌鹑的机会。芦花鸡不住地叨叨叨,几次宝秋都想恶狠狠地叫它闭嘴,但都败在它饱含威胁的目光之下。

芦花鸡说的一大堆内容,其实根本就一点,总结起来就是,现在你丫有了瞪谁谁怀孕的能力,随你怎么折腾,快快把地府里那些鬼哭狼嚎的都送走!

呵呵哒!

凤卿这货不负责任的话,直接导致宝秋把路走歪了,还在歪路上拔足狂奔,用上十几匹马都拉不回来。

回到现在,宝秋一想,随我怎么折腾,这特么可操作空间就大了去了。

现在哪里最缺孩子?

不孕不育医院啊!

宝秋抱起芦花鸡直奔——医院附近的复印店,A4纸裁成两半,红色,三号宋体,重点、加粗:

圆您作母亲的梦!

我瞪谁谁怀孕,瞪左眼生男,瞪右眼生女,吹胡子瞪眼助您儿女双全!

买一头母羊,瞪一天你就有了一座农场的资本!

生完又怀,生完又怀,生完又怀!生生不息!生命不止!

最后在纸面留下联系方式,宝秋对自己的杰作满意极了。

“老板,复印一百份。”宝秋喊道。

身材圆润的复印店老板瞄了眼纸张内容,牙疼地看着抱着芦花鸡的宝秋,眉角抽搐了两下小声嘀咕:“现在的小姑娘啊,看不懂,看不懂。”

捏着新鲜出炉的纸条,一张张叠好后,宝秋去复印店隔壁的杂货店里,花五块钱买了一瓶胶水,随后鬼鬼祟祟地在医院附近一圈一圈转悠,不时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趁机进行一项伟大的工作——粘小广告。

打游击似的,小广告粘得七七八八后,宝秋估摸着可以撤了。

回家坐等生意上门!

“送子这种积功德的事,也能让你做成如此猥琐”,凤卿冷哼。

宝秋翻个白眼;“一点贡献没有,还要别人养的公鸡,你瞎说什么大实话,有种别让我养啊。”

凤卿:“……”。

虎落平阳被犬欺,凤卿小心眼地给宝秋记了个小本本,预备秋后算账。

宝秋不知凤卿正暗搓搓地罗列着折磨她的一百零八种方法,只觉得后脑勺忽然一凉,有种不太妙的感觉,然而很快被人打岔绕开了。

“小姑娘,这你贴的?”身穿蓝色制服,衣着齐整,体型消瘦地中年男人直朝宝秋而来。

完蛋,被抓包了,宝秋心里直呼不妙,面上却还算冷静:“不不不,怎么会是我贴的呢,我就是好奇才在这里看看。”

中年男人微笑:“我观察你很久了。”

宝秋:“……”。

“小姑娘,你别怕,我不是抓贴小广告的,我就是看见了你贴的内容,想问问你真的有办法让人怀孕吗?”男人简单的给自己的行为作了说明。

“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宝秋松一口气的同时,暗自得意自己实在太聪明了,竟然能想到这么靠谱的方法,这不生意立马就上门了,她清了清喉咙道:“有些事,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别看宝秋表面上一派风光霁月,着实装出来几分神秘,其实她内心正在颠颠咆哮:嗷呜,快点,多多来几个这样的,不要客气地大力地用钱砸我吧!

宝秋在这浮想联翩。

男人低头思考片刻后抬头:“那可以麻烦你跟我回家去看看吗?”

“去吧,安全问题你不用担心。”

宝秋脑海里忽然出现凤卿的声音,她误以为芦花鸡竟然当着外人面开口说话了,慌忙低头去看。

“我在用神识和你沟通。”凤卿的声音又出现,这回犀利了许多,“愚蠢的凡人,别傻站着。”

宝秋被这么一呵斥,慌忙回神:“啊,哦,当然可以。”

神识沟通?宝秋觉得自己九年义务教育白学了,视线偷摸着一再瞟向怀里的芦花鸡。

凤卿着实受不了她的蠢样,嫌弃地闭上眼,那模样莫名的让人感受到,这鸡高冷的小样子生生的是在嫌弃吧!

男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你这鸡……蛮特别的啊。”

其实他是想说:你这鸡莫不是成精了吧!

宝秋一把把芦花鸡的鸡脑袋摁进鸡腹:“对啊,就是有时候挺欠的,气人极了,叫人恨不得扒光它的鸡毛。”

“……”

凤卿: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男人叫张吉利,不过他自己说,从去年开始,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吉利,说着就忍不住唉声叹气,问他,又只是不清不楚的说,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宝秋心里未免狐疑。

张吉利家在近郊,离医院不算远,走了满打满算不过二三十分钟,前面出现一排厂房,空气里隐隐的开始带着臭味。宝秋跟着张吉利走进厂房。

“看,就是它们几个,简直快愁死我了。”

宝秋顺势看去,嗬,好家伙,六黑六百,一个圈里两头,可不是那肥肥胖胖,毛光滑顺的大母猪。

更多

猜你喜欢

    都市爱情情感婚恋娱乐明星官场题材职场题材

精品现代都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