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皇恩

皇恩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笑佳人

时间:2018-05-02 14:30

小说简介

这次给大家推荐这篇由笑佳人写的重生甜文小说《皇恩》,主要讲述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83739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最新之四月。《皇恩》小说简介:顾鸾是太子宠妃,宁王篡位后屠戮东宫,唯独留了她。新帝召她侍寝,顾鸾小心逢迎,完事却被他拧了脖子!重生后的顾鸾瑟瑟发抖:变态好可怕!注:男主赵夔,kui,二声。*...精彩片段:闭上眼睛,顾鸾深深地吸了口气,吸得太用力,小胸脯都鼓了起来。

皇恩 精彩章节

雨后初晴,空中果然有一道绚丽的彩虹,几乎占了半边天。

乳母服侍顾鸾洗了脸,穿好衣裳,因为外面地是湿的,乳母还给顾鸾换了一双木屐。

承恩侯府四姑娘穿的木屐,采用楝树而制,其木质柔韧耐磨,质地轻便,穿起来并不像普通的木屐那么沉重。木屐上的绳带是粉色的绸缎拧成的,也不磨脚,漂亮又实用。

乳母托着木屐,顾鸾把自己的小脚丫套了进去,凉榻有点高,乳母再把女娃娃抱到地上。

重新变成小孩子,事无巨细都要旁人照顾,顾鸾觉得怪怪的,不过,当她扭头,发现榻沿比她的脑袋还高,顾鸾就将那点别扭抛到了脑后。

“走!”一直在旁边等着的顾庭,习惯地牵起了妹妹的小手。

兄妹情深,龙凤胎的兄妹感情更好,顾鸾看着着急往外走的哥哥,虽然哥哥现在才四岁,恐怕连只鸡都打不过,但想到以后哥哥对她的百般疼爱,顾鸾就很安心。她的哥哥,会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少年将军。

俞氏去忙了,兄妹俩手牵手来到了院子中,容貌酷似的两个娃娃,一起仰着脑袋眺望天边的彩虹。彩虹新鲜,顾庭只觉得好看又好玩,但对顾鸾来说,她看到的是灿烂的夕阳,看到的是新的一生,就像一棵刚刚钻出泥土的幼苗,未来虽然有风雨,却充满了希望。

闭上眼睛,顾鸾深深地吸了口气,吸得太用力,小胸脯都鼓了起来。

“姐姐!”旁边顾庭突然大叫。

顾鸾立即睁开眼睛,就见走廊那边,六岁的姐姐顾凤领着她的大丫鬟青桐过来了,顾凤脖子上戴着一枚金镶玉的长命锁,走路时长命锁轻轻地摇晃,衬得小姑娘也多了几分娇憨。

此情此景,顾鸾忍不住想笑。前世她因为体弱多病,长大后很少出门,姐姐却是经常在贵女圈走动,艳动京城,来侯府向姐姐提亲的男家都快将大门口的门槛踩破了,后来,姐姐嫁给了李阁老家的二公子,据母亲进宫时对她所说,姐姐、姐夫还挺恩爱的。

然而将来国色天香的大美人,现在也只是个六岁女童罢了。

“姐姐!”顾鸾松开哥哥,开心地朝姐姐跑去,死后重生,再见家人,她越发珍惜。

小女娃穿着木屐,跑起来啪嗒啪嗒的,乳母不放心地弯着腰跟在四姑娘身后。顾凤见妹妹这副急着抱她的样子,暗暗奇怪,早上妹妹说喜欢她头上的珠链,向她讨要,她没给,小丫头就嘟嘴不理她了,难道歇了一个晌,妹妹忘了此事?

“慢点跑。”不论如何,顾凤还是先提醒妹妹。

顾鸾跨上台阶,跑到姐姐面前,再猛地抱住姐姐。

顾凤想破脑袋,也猜不到妹妹黏她的真相。

“姐姐,妹妹做噩梦了!”顾庭也跑了过来,一脸严肃地说,“妹妹害怕,一直哭。”

顾凤没做过噩梦,至少睡醒后她都不记得,低头看妹妹,见妹妹眼睛还有点肿,想来是很害怕了,顾凤就挺心疼的。母亲说当姐姐的要照顾弟弟妹妹,顾凤大多时候会让着两个小的,可那串珠链是顾凤的心爱之物,她没舍得给妹妹。

如今为了哄妹妹高兴,让妹妹尽快忘记不好的梦,顾凤就舍得了,笑着道:“姐姐的珠链能辟邪,妹妹戴上就不怕了。”说完,顾凤叫丫鬟青桐去她的院子拿。

青桐领命走了,顾鸾一脸困惑,什么珠链?

等青桐取了珠链回来,顾鸾也没有印象,六七岁的事她或许记得,四岁的琐事早都忘干净了。

可顾鸾看得出来,姐姐很喜欢这条珍珠发链,所以她说什么都不肯要。

俞氏回来,看见小姐妹让来让去的,欣慰地笑了,她的孩子就是比别家的乖巧。

“好了,该去陪祖母用饭了。”俞氏招呼三个孩子。

顾鸾眼睛一亮,对啊,这个时候,祖母也还在呢!

真好!

.

雷雨过后,京城又恢复了炎热,日头明晃晃的,各府老太太、夫人们都不乐意出门折腾了。

顾鸾也嫌热怕晒,除了在冀州平叛的父亲,亲人们都团聚过了,顾鸾就懒懒地待在正院厢房里头,饿了丫鬟端来糕点,渴了就有新鲜的瓜果,傍晚天气凉快了,顾鸾再跟哥哥去花园里溜达溜达,小日子别提多惬意。

只有嫁过人的姑娘,才能明白出嫁前在娘家住着的逍遥与自在。

这日早饭过后,顾鸾却被祖母柳氏扣在了荣安堂,笑眯眯地说要交给她一份差事。

顾鸾的祖父老承恩侯早就战死了,祖母今年刚四十二岁,身体康健,仍然能看出年轻时的美貌。

半个时辰后,顾鸾穿着粉色的襦裙,乖乖地坐在床上,看祖母朝她……抓耳挠腮。

“耳朵是万,鼻子是条,嘴巴是筒,阿鸾可都记住了?”比划了一遍,柳氏期待地问她的宝贝孙女。最近她打牌总是输,无奈之下,柳氏就想到了这个主意,让孙女坐在对头旁边,打手势提醒她对头要吃的牌。

顾鸾点点脑袋:“记住了!”早记住了,怕祖母起疑她才故意装笨学了这么久。

柳氏犹不放心,让孙女先比划一次,省着孙女记错了,一会儿把六万比划成五筒。

顾鸾好歹活到过十六岁,怎么可能记牌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遂认认真真地重复了一遍,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时而指指鼻子时而摸摸下巴,偏还做出一副只是无意而为的天真样,别提有多娇憨可爱了。

柳氏笑弯了眼睛,搂住小孙女使劲儿亲了口:“我们阿鸾就是聪明,走,今个儿祖母赢的钱都给阿鸾。”

顾鸾心想,祖母最笨了,每次打牌都是输,十次才可能碰上一次好运气赢点小钱,现在她配合祖母,也没有指望祖母赢,只是不想祖母总输给赵老姨娘,白白怄气罢了。

柳氏牵着顾鸾去了婆婆萧老太君的万春堂。

如今的承恩侯府,四世同堂,而承恩侯府之所以能得到爵位,靠得就是顾鸾的曾祖母萧老太君。

萧老太君一共生了一儿一女,长女嫁给先帝为后,生当今圣上隆庆帝。隆庆帝幼年丧母,缺乏母爱的隆庆帝与外祖母萧老太君极其亲厚,十年前,隆庆帝一登基就封外祖母为超一品夫人,封外祖父为承恩侯,爵位世袭罔替,一时间,承恩侯府的隆宠无人能及。

顾鸾的曾祖父、祖父福薄,陆续战死杀场,留下年迈的萧老太君以及嫡庶三个儿媳妇。

柳氏是正房,生了顾鸾的父亲,也就是现任承恩侯。

赵老姨娘生了侯府二爷。

苗老姨娘生了侯府唯一的姑太太。

当年的孩子们都已经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萧老太君把侯府内务交给孙媳妇俞氏打理,她领着三个守寡的儿媳妇打牌消磨时光,其中柳氏与赵老姨娘彼此看不顺眼,柳氏输钱给婆婆、给苗老姨娘她都不介意,唯独输给赵老姨娘,柳氏可以气得一天一夜不吃饭!

大概生的气太多了,上辈子柳氏连婆婆都没熬过去,四个老太太里面,她第一个离世。

祖母争强好胜、气量狭窄、做事糊涂,还有很多很多缺点,可祖母最疼她了,顾鸾重生后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尽量地哄祖母高兴,让祖母长命百岁!

思忖间,万春堂到了。

顾鸾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曾祖母。

萧老太君今年六十七岁了,老人家会保养,既注意饮食,每日早上还会练两刻钟的太极,故而虽然白发苍苍,但萧老太君气色红润精神矍铄,典型的鹤发童颜,一看就福气满满。

如果说顾鸾姐妹是京城最尊贵的贵女,那萧老太君就是全天下最尊贵的老太太,隆庆帝极孝顺他的外祖母,曾经隆庆帝一意孤行要处死一位忠良的两朝元老,文武大臣求破喉咙都没管用,最后大臣们请了萧老太君出马,隆庆帝才饶了那老臣一命,放其回乡养老了。

“曾祖母!”曾祖母也很疼他们这些曾孙、曾孙女的,顾鸾亲昵地跑了过去。

萧老太君笑着抱住趴在她腿上的女娃娃,嘴上夸着阿鸾今天真好看,眼睛却不赞成地扫了儿媳妇一眼。老太太们打牌,拉上女娃娃做什么?萧老太君可不希望把曾孙女们养成小牌迷,十来岁后再学打牌也不迟。

柳氏讪讪,撒谎道:“娘,阿鸾非要黏着我,我没办法……”

萧老太君低头看曾孙女。

顾鸾天真无邪地替祖母圆谎,仿佛很骄傲似的笑:“祖母不带我来,我就一直哭。”

柳氏没什么心眼,只高兴小孙女机灵替她解了围,一点都没想到孙女为何会这么精。

萧老太君相信四岁的曾孙女不会撒谎,就哄道:“我们打牌,阿鸾还是去找姐姐们玩吧。”

顾鸾摇头,小胖手紧紧抱着萧老太君:“我就要跟曾祖母在一起。”

女娃娃就像一块儿可爱的牛皮糖,萧老太君舍不得强行推开,只好答应了下来。

婆媳四个老太太移步到牌桌旁,萧老太君坐北,柳氏坐在婆婆上首,同样生了一位爷的赵老姨娘坐在婆婆下首,最老实安分的苗老姨娘坐婆婆对面。

万春堂的嬷嬷要把顾鸾的椅子放在萧老太君与柳氏中间,顾鸾忙跑到萧老太君与赵老姨娘中间道:“我要坐这儿!我帮曾祖母数钱!”

四个老太太一瞧,可不,萧老太君装银瓜子的碟子就在右手边摆着呢。

“这个小财迷!”萧老太君哈哈笑,搂住曾孙女亲了一口。

顾鸾偷偷朝斜对面的祖母递了一个得意的眼神。

小孙女这么棒,柳氏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搓搓手,对今天的战局充满了信心。

顾鸾的小胳膊肘搭在桌子上,一会儿歪头瞅萧老太君的牌,一会儿瞅赵老姨娘的牌,赵老姨娘要碰什么或胡什么,她就摸摸耳朵或鼻子,用暗号提醒祖母。

如此,赵老姨娘少了柳氏这个点炮手,胡牌的机会就大大降低了。

柳氏果然赢了几把。

打了几圈,赵老姨娘总觉得不对劲儿,她是打牌高手,很少会输。

打牌也讲究风水,赵老姨娘斜眼旁边的小女娃,认定是顾鸾坐在这儿坏了她的风水。

“阿鸾,你三姐姐养了一只小奶狗,你要不要去看看?”码牌的时候,赵老姨娘诱惑顾鸾道。

顾鸾一共三个姐姐,大姐姐是顾二爷原配所出的顾芸,今年七岁,二姐姐便是亲姐姐顾凤,至于三姐姐,则是顾二爷继室所生的顾萝,今年五岁。

“不去。”顾鸾想也不想地摇头,恰好嬷嬷端了一盘荔枝来,顾鸾就认真剥荔枝吃了。

荔枝是金贵物,朝廷大老远地从岭南运来,宫里留下大部分,其余地赏赐给皇亲国戚或重臣,以示帝王的恩宠。承恩侯府里,萧老太君得到的荔枝最多,其次是柳氏,再次是顾鸾的父亲,顾二爷那边最少,今年的份例早就吃光了。

现在顾鸾剥的那么欢,赵老姨娘馋的满嘴口水。

“曾祖母,我喂你!”顾鸾将剥好的第一个递给萧老太君。

萧老太君笑着接了。

“祖母,你的!”顾鸾再喂柳氏。

柳氏还没吃到荔枝,心里先甜了。

然后,顾鸾再喂了苗老姨娘一个,顾鸾与苗老姨娘不熟,但她喜欢唯一的姑母。

苗老姨娘先是拒绝,实在推辞不了,才吃了。

赵老姨娘假装看牌,实则强忍吞咽的冲动,等着顾鸾喂她。

顾鸾偏就不喂,谁让赵老姨娘总气祖母。

柳氏的笑都快憋不住了,萧老太君自顾自打牌,似乎什么都没察觉。

赵老姨娘气坏了,气得明明摸了自胡的牌,结果忘了,居然打了出去!

“胡了!”柳氏大喜着抢走那张牌,笑得脸上褶子都快比婆婆多了。

“等等,我也要这张!”赵老姨娘反应过来,想悔牌。

两人吵得差点打起来,顾鸾害怕地往萧老太君那边靠,萧老太君瞅瞅胆小的孙女,眉头一皱,冷声训斥赵老姨娘:“牌既然出手,便没有悔牌的道理,一把年纪了,当着孩子的面斤斤计较,成何体统。”

赵老姨娘恨得啊,狠狠剜了柳氏一眼。

柳氏幸灾乐祸地笑。

不过牌局散后,萧老太君也训了柳氏一顿,叫柳氏不许再带顾鸾来打牌。

顾鸾在旁边听着,便知道,她与祖母的把戏,根本没逃过曾祖母的眼睛。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皇恩顾鸾赵夔_皇恩笑佳人小说阅读 皇恩 011 最近发现一本非常好看的最新之四月小说,这本小说就是笑佳人原创的《皇恩》,主角是顾鸾赵夔,内容精彩情节有趣,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小说,精彩就在眼前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