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反派师尊别怂挺住

反派师尊别怂挺住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我有旨酒

时间:2018-05-08 16:40

小说简介

这回给各位书友们推荐这本由我有旨酒原创的强强情有独钟甜文爽文小说《反派师尊别怂挺住》,主要讲述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故事,本书为主受视角全书一共167499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日更中之女穿男。《反派师尊别怂挺住》小说简介:和编编商量,本文将于5.7也就是周一入V(倒V)。届时万更,v后日更。谢谢小可爱们支持,么么啾~穿成种马文里第一反派,被派遣#给予黑化男主爱和温暖#,#拯救作死...

反派师尊别怂挺住 精彩章节

一连好几个月,君玄琅已经完全适应了新身份。

作为原著第一大反派,外貌俊朗,法力逆天,身份尊贵,那叫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一个“爽”字了得!

至于陆蔺辰,不得不说,目下,真是个光明正义的好少年!

在这个与本身气场严重不符的魔界,陆蔺辰除了前几天像只刚抱来的小狼狗,昼警夕惕,之后在他春风化雨般的殷切关怀之下,逐渐放下戒备。

作为男主,陆蔺辰自然不好意思白吃白喝白住。于是,给他叠被、扫地、做饭。手脚勤快,做事认真,贴身服务,十分周到。如果说未来辰帝是一条蛰伏暗中正邪难分的盘龙,那年幼版辰帝俨然养着养着成了一只勤勤恳恳家务全包小奶狗。

啊,虽然以上比喻有点不太恰当。但君玄琅就是这么想的。

很好!少年,请继续保持这个良好品质!大结局也继续努力保持!

“尊上。”陆蔺辰从殿外进来,怀里抱着一床晒过太阳的被子。魔界这个地方阴气森森,大半年能见一次太阳就不错了。难为他这么有心。

陆蔺辰把被子放到床上,细细铺好,转身就看到君玄琅冲他招手,让他过去。

走近面前,君玄琅笑着举起手里的一幅字:“你帮本尊看看,写的如何?”

陆蔺辰盯了一眼白纸上七歪八拐的黑字,脸色有些尴尬:“我、我不识字。”

“太好了。”君玄琅道。

陆蔺辰:“?”

男主的武力值自然不需要操心,君玄琅不会嫌活的太长恨不得早点被踩成渣渣。他在考虑让陆蔺辰多学学琴棋书画,陶冶情操,养养心性,往柔柔弱弱的小家碧玉方面培养,将来迫不得已对峙之时,也好哭天抢地博同情,说不定一时心软就放过他了呢?

君玄琅心觉此法可行,道:“你过来,本尊教你。”

陆蔺辰依言靠近了桌边,笔墨落进了眼里。他嘴唇纤薄,唇色极淡,加之眸色冷浅,整个人看起来神情冰冷,气质疏离,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可君玄琅偏偏反其道而行。他手臂一伸,穿过陆蔺辰,轻轻包裹住他的右手,另一只手托腮,状似漫不经心地指导:“诺,一撇,一横,然后一竖……”

这个世界的文字他不懂,只能凭从原装货继承的记忆临摹出来,所以写出来的字,说实话,有点……不忍直视。但也勉强可以教一教陆蔺辰的。毕竟前面说过了,男主前期走卖惨人设,流落街头忍饥挨饿,哪里会去学堂读书练字。

陆蔺辰几乎被他圈在怀里,没与人如此亲密接触过,他不适应地皱了皱眉,但也没有抗拒,笔锋落下时,僵硬身子渐渐放松,聚精会神地学起写字来。

白纸上悄然跃上三个墨水新鲜的黑字。

陆蔺辰看着歪歪扭扭的东西,问:“这是什么意思?”

君玄琅吹干笔墨,道:“你的名字。”

陆蔺辰眸色动了动:“我的?”原来自己的名字是长这样的。

君玄琅斯条慢理地将一张纸折了四叠,郑重其事地交到他手中:“两天之内学会,可以吗?”

陆蔺辰神情认真道:“我会回去好好临摹的。”

“你等一下。”君玄琅在殿内一阵翻找,找出了几本字迹尚可的书籍,“这些东西,你带回去自己钻研。若是本尊得闲,会亲自教你的。”

陆蔺辰浅眸中恍若落下了一滴清水,微微漾开,他握住书籍的手轻轻颤抖,声音也发颤:“……多谢你,尊上。”

许多年没得到如此关怀备至了,若不是手中的书有真实分量,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在做梦。他甚至感觉怀中写着自己名字的纸张微微发烫。

陆蔺辰走后,君玄琅翘着二郎腿,歪在黄金骷髅座上,忽然,陆梧出来说:“一号反派出场。身份:未知。地点:暮云镇。能力:三星。危险系数:三星。请火速赶往暮云镇,和反派搞好关系,阻止他未来不断作死,调和男主与反派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

“暮云镇?”君玄琅听后皱眉,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

“暮云镇是将军山脚下的一座小镇,那里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东西盯上了,如果不及时解救,极有可能全军覆没,后果不堪设想。”

“我一个大魔王,你让我解救苍生?”

“原著中,将军山上因为葬了一镇子枉死的居民,邪气过重,鬼魅作祟,修仙三大世家之一百里家便派弟子前去清缴,男主就是在这一战中成名,之后受到同门师兄弟嫉妒报复,还被栽赃陷害是他用邪术害死了一镇子居民,男主百口莫辩,被施以极刑,虽然后来吧,他因此功力大涨,还洗清冤屈,虐了贱人,但也留下了心里阴影。为了和谐社会的建设发展……”

“打住!本尊知道了。”君玄琅看了眼殿外一脸认真在浇花除草的陆蔺辰,想起了点什么。

一日之后,君玄琅将魔界事务交给了信任的左右手白听风和须瑜,只身前往暮云镇探个究竟。

……

魔界最高峰上,厉风瑟瑟,立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皆衣袖翻飞。

须瑜怀着重剑,看山下一抹紫色衣影消失,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尊上近些时日很是奇怪?”

白听风摇着一把白纸折扇,淡淡地说:“尊上脑子有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没习惯么?”

须瑜:“你说的也是。”

白听风眯了眯眼:“所以这趟一去,便知真伪了。”

而此刻,被左右手称作脑子有病的君玄琅隐了一身魔气,正翘着二郎腿躺在一辆运货马车上。陆梧从怀里探出脑袋,嫌弃地问:“你搞什么?马车?!御剑飞去不就好了,你是大魔王!大魔王啊!”

君玄琅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你不懂,本尊要省着用法力。”将来和陆蔺辰对战时,法力多一分便……能被踩的不那么碎。

陆梧没脾气了,说了句“随便你”便缩回脑袋睡觉去了。

君玄琅吐掉嘴里叼着的草根,随手搬过一只货箱靠着,谁知这一动,里头垫着的稻草成片落下,露出了一截白色东西。

君玄琅低喝:“出来!”

稻草下的身影动了动,似乎是颤抖了一下,接着,一颗脑袋拱出来,隐匿在暗中的瞳孔露出几分怯色。并不是害怕恐惧,而是担忧被眼前之人责怪。

君玄琅无奈道:“你怎么跟出来了?”

陆蔺辰从一堆箱子中间爬出来,半跪在他身边,埋头不说话。

他头顶还沾着一根稻草,有些滑稽可爱,君玄琅顺手帮他摘去了,道:“既然出都出来了,那就跟在本尊身边不要胡乱走动。”

随着他的动作,陆蔺辰猛然抬头,视线相触之后又飞快挪开,他眼睛微亮:“我知道的,会跟在您身边的。”

君玄琅点头,不再说话,靠在货箱上半阖着眼。陆蔺辰安静地呆在他身边,也不发一言。过了会儿,君玄琅忽然感觉视线暗了暗,一睁眼,才发现陆蔺辰站在身前,手中拿了片大叶子遮在他头顶。

君玄琅问:“你在做什么?”

陆蔺辰道:“尊上,天气热。”日头正盛,他的脸晒得红扑扑的,原来浅浅淡淡的眸子都深了几分。

君玄琅愣了愣,说道:“本尊不热。你还是进去吧,进了暑气就不好了。”

陆蔺辰摇头:“我也不热。”

君玄琅道:“若是病了,会拖本尊后腿的。”

听到这话,陆蔺辰眼神沉了一下,嗯一声,转身钻入箱子之间,上面铺着一层稻草,很好地隔开了炎热。

一路上马车行的不急不缓,却也十分平稳,不多久就到了将军山下,就在这时,远远的,前方的窄道上传来了一阵敲锣声响,伴随着哭哭啼啼的人声。在荒郊野外听来不免诡异。

驾车的马车夫暗淬了一声,赶着马往一旁的草丛避了避。

君玄琅正想下车探查一番,忽而狂风吹来,将一张东西拍在了他脸上,伸手摘下,定睛一看,竟是一张白纸铜钱。

“尊上。”陆蔺辰不知何时已经出来,站到了身边。

君玄琅下意识地揉揉他的头发,道:“没事。”

陆蔺辰顶着一头被揉乱的发,懵逼了一瞬,似乎不太明白过来。

一行队伍愈走愈近,不似想象中的那样。足足有一百人之多,却是彩衣华服,其中八个人抬着的东西也不是棺椁之类,而是一座崭新雕像,面容罩着红布,风吹起一角又很快落下。他们来到将军山下便不哭了,一改之前的萎靡状态,吭哧吭哧抬着东西进了山。

君玄琅正奇怪这是什么风俗,便听到马车夫在前头与人说话。

“这位大哥,你看天色不早了,可否载我一程?”

“哎呀不行不行,我这车货已经够重的了。载不动了载不动了!”

君玄琅看去。马车前站了一位深灰色衫年轻公子,身形颀长,面容白皙斯文,腰间挂着一支白玉箫,与车夫理论不过,他眼里露出焦色,四下望了望,竟是直直朝他看过来。

灰衫公子拿玉箫指来,道:“你看,这不是还载了两个人么?多我一个又如何?”

马车夫回头一望,惊呼:“我操了!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怪不得我说今天的货怎么这么重!”

是隐身术的时效到了,君玄琅汗颜,维持着沉稳面容,不语地打量着那位灰衫公子。对方任由他打量,罢了,还微微笑,朝他作了一揖。

马车夫是个外地人,方才目睹了诡异的风俗,又见凭空里多冒出两个人,任谁都会多想,不禁面色发白,手脚颤抖。

君玄琅一挥手,扔给他个东西。马车夫接住一看是两片金叶子,面色缓了缓,犹豫片刻道:“好吧好吧,都坐上来。不过我这马脚力有限,多了重量赶路就慢一些。你们坐稳了。”

灰衫公子道了声谢,绕到马车后,和君玄琅他们打过招呼,又慢悠悠从怀中摸出块干净帕子来,不紧不慢地摊开铺在木板上,足尖轻点跳上马车,坐了下去。

马车夫见他一个大男人如此讲究,摸着鼻子嗤了一声。

灰衫公子不以为意,对君玄琅说:“这位朋友别见怪。我这人从来都是如此,碰不得脏东西,见不得脏东西,吃不得脏东西。”

洁癖?君玄琅说道:“阁下请便。”

马车一路缓行。将军山绵延几里,走了半天还是在其山脚下。三人坐在同处,免不了时而搭话,灰衫公子指着巍峨山脉说道:“这位朋友和这位小朋友,你们可是外地来的?知道将军山的来历?”

陆蔺辰抬眸,打量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君玄琅见他一副谈兴模样,又想到方才路遇的奇怪风俗,问:“将军山方圆十里,荒无人烟,只有前头有座叫暮云镇的小镇,阁下是那里的人?”

听到暮云镇,陆蔺辰几不可见地缩了缩手指。

灰衫公子似乎有着话痨潜质,兴致一来,玉箫敲着手掌,同他们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我倒不是那里的人,只是这几年做生意有些来往。方才路上抬着塑像又哭哭嚎嚎的队伍两位都看见了吧。据说将军山上埋着一位百年前为国捐躯的忠烈,原是暮云镇生人,战死沙场后尸首运回了家乡入土,英魂不散,保卫一方平安,算是暮云镇的守护神吧。暮云镇上的居民在山上建了一座将军殿纪念他,并且时常供奉祭祀,合着这小地方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其他灵验的神明,于是倒让将军殿香火不断。”

他说这话,语气中不可避免带了几分轻蔑。

陆蔺辰定定地盯了他一会儿,忽然说:“不是这样的。”

“不是怎样?”

“将军山之所以叫将军山,是因其形状外观恰似一位披甲战士。并没有你说的那回事。”

灰衫公子多看了他几眼,唏嘘道:“这位小兄弟好像很懂的样子,不过,你说的是两年之前的事情了。原本暮云镇居民都是和你一样的想法,但就在两年前,那位埋在将军山的将军给他们托梦了,告知了将军山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求立殿供奉,否则就不保卫这方土地了。”

君玄琅惊道:“托梦?”

灰衫公子一敲玉箫,道:“对,就是托梦。而且半个月前,他又显灵出现在暮云镇所有人的梦中,抱怨居民们给他塑的雕像太丑,所以这不,今天刚好遇上了去给立新塑像的队伍。”

君玄琅又问:“换新塑像就换新塑像,洒什么白纸铜钱?又哭啼什么?”

灰衫公子轻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大约又是那位托梦告知的吧。”

等到夕阳晚照时分,马车终于到了镇子口,三人不同路,就在此告别。君玄琅见陆蔺辰脸色不好,便主动牵起他的一只手。陆蔺辰明显僵硬了下,抬头道:“其实这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君玄琅知道他对此有心理阴影,于是转移话题:“天色不早,先找间客栈住下。”

进了小镇,长街宽阔,房屋鳞次栉比,即使到了傍晚,两旁还摆着不少的小摊,马车、行人川流不息。虽是小镇,人烟却比想象中的要多。

走了一路,君玄琅打量了一路,心中不禁暗暗奇怪。

不管是摆摊的小贩,驾车的马夫,还是走路的行人,皆同下午遇到的那百十来个送雕像的人一样的精神萎靡,眼底青黑,瞳孔无神,在夕阳余晖下,甫一照看,恰如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

可无一人察觉怪异。

更多

反派师尊别怂挺住相关小说推荐

    小说名称更新时间阅读地址
  • 反派师尊别怂挺住小说2018-05-09阅读
  •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