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 做戏(民国/甜宠)

做戏(民国/甜宠)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冬日樱桃

时间:2018-05-09 10:22

小说简介

现在为大家分享这本由冬日樱桃写的豪门世家情有独钟爱情战争民国旧影小说《 做戏(民国/甜宠)》,主要讲述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51471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无从属系列。《 做戏(民国/甜宠)》小说简介:她父亲是个不得志的小官,原本这一生,或许跟着另一个小官的儿子,在乱世里苟且偷安,也就过去了。可颜家的四少爷向她提了亲,靳筱懵懵懂懂,只觉得零花钱涨了不少,兴许也...

做戏(民国/甜宠) 精彩章节

那佛经的事情最终不了了之,因着颜四少昨日接了命令,要前往韶关接替镇守使的位子。

韶关在两省交界,接近北地,离信州城大约3日路程,如今军阀割据,韶关便是面向临省的第一道防线,颜老司令调兵遣将,最终还是觉得兵权在自家手里才安心。

老四名为徵(音“征”)北,自然就没有让他在省政府一直做文职的意思,机会来了,就要派出去历练。

“当初是你自个儿不要姻亲的助力,”老司令话说的敞亮,“之后的路,自然得靠你自己一拳一脚打拼出来了。”

颜徵北衣服穿了个大概,靳筱才迷蒙醒来,四少弯下身子,逗她:“我可要去韶关了,你见不着我,会不会哭鼻子?”

靳筱“嗯?”了一声,带着惺忪的鼻音,还在想他说了什么,雪白的胳臂已乖巧地伸出来,替他扣上扣子。扣到领口,有些够不着,又努力撑起了腰,露出胸口的小片春光来。

颜徵北的目光扫过她脖颈下的阴影,多了点难舍难分的心思。

可他面上是正人君子的样子,“瞧你为抄经的事儿发愁这么久,我便同父亲说一声,让你同我一起去韶关。”

靳筱才管不得这许多,佛经二字可比韶关什么听得真切,欣喜地叫起来,“当真?”

颜徵北捏着她柔软的下巴,细细密密地亲她,含糊道,“字却还是要练的。”

靳筱躲闪着他新长出的胡茬,像躲一个刺猬,或者一团苍耳,“我知道的。”

四少最后亲亲她的唇,眉眼里的缱绻让她有点赧然,红着脸不敢看他带笑的眼睛。颜徵北笑着去追她躲闪的眸子,“等我回来?嗯?”

靳筱等他走了,便像个撒欢的小兔子,一面去翻自己的衣柜,一面唤着,“吴妈?吴妈?快将我的杂志,小说都收拾起来。”

至于颜四少是否对梨苑里的姑娘们也这般深情缱绻,他的唇是否也这般追逐过别的女子,这样念头偶尔会漫出来,可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在这种时时物欲涌动的家族,情爱同金钱一样任意交易玩弄。想要过得好,看得开,必然不能想明白太多的问题。与其耗时间同自个儿过不去,倒不如去想写新的打发时间的法子。

自然有的太太们消磨于麻将,舞会之类。靳筱既无麻将的头脑,也没有跳舞的本事,便更要找出许多无伤大雅的乐子,比如杂志,比如小说。

颜徵北现今还在省政府任职,中午并不回来,两个人见面多半是傍晚了。因而靳筱时常将四少奶奶看作自己的一项工作,每日找完自己的乐子,便做个恭顺良堇的贤妻。

说到底,做人少奶奶,同家庭保姆,饭店招待并无什么不同。在技术上也未见得高出多少,无非是个夜班罢了。

而每月的针线钱,就是她的高薪了,靳筱喜滋滋地翻开新的杂志,却收到莺燕的通报。

原来她要随四少远走韶关的消息已传了出去,同她交好的周小姐,约她出去吃下午茶。

所以你看,这信州城,从没有什么大秘密。

靳筱自然应允,同女子喝下午茶,也是她的消遣之一。周小姐同她一样喜爱《郁金香》杂志,往往见面,也是同她交流本月刊登了怎样怎样的故事,那故事里又有怎样怎样的人物。

见她今日有些懒散,周青替她摆上甜点,笑道:“你可莫要真像那书里的少奶奶一样,爱吃甜食,不爱走动,活活吃成了个木桶。”

周小姐说的是新连载的故事,讲的是个老夫少妻的太太,那太太不受宠,却也快活,最喜欢甜食和麻将,为人爽快,是个讨人喜欢的角色。

这角色放在靳筱身上倒也应景,她捏了捏自己脸上的肉,似乎又软了些,也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会注意的。”

周小姐看她懵懂的样子,自顾自笑了笑,复又踌躇了起来,握住了靳筱的手,面容带了些伤感,“我找你,是为了四少的事情。”

靳筱微讶,看周小姐愁肠百结的样子,一时间以为是她芳心暗许了,若真是如此,她确实有些难做。

若是四少对她有意,兴许好说,若是无意,她做人太太的,难道要亲自牵线搭桥不成

她在那里想出了千百种情节,却听见周小姐说,“四少和梨苑那位戏子的事情,信州城里的风言风语,虽不能全信,但多半也有几分真的,这满城风雨,便是我,也有所耳闻。”

靳筱听她的意思,是自己想错,有些不大好意思,又觉得自己太看低对方,更加心虚,便做出诚心倾听的样子。

那周小姐又叹气道,“你刚刚嫁给他,他便这样胡闹,实在是不给你半分薄面,如今好容易去了韶关,那戏子多半不能追过去,你可要把握机会。”

她这位好友情真意切地给她建议,让靳筱感到十分温暖,她虽私心觉得去了韶关,自然又有韶关的戏子,却还是诚恳地握住她的手,“阿青,真是多谢你说这些话,”言罢又伤感了些,“我去了韶关,你可不要忘了我这号朋友。”

周青回握住她的手,笑道:“说什么傻话,你我多通信便是了,等你回来,我再为你接风。”

言语间,周围起了些骚动,周青也不禁回头观望。原是这西餐厅门口出了位绝代佳人,初春料峭里穿着大开叉的旗袍,脚踏一双响尾蛇皮的小皮鞋,更不说肩上价格不菲的皮草了,便是女子也要被她吸引了目光去,悄悄打量。

那绝代佳人被一个英武男子亲亲密密地搂着腰肢,男子的军帽子被歪歪戴在佳人头上,两个人边笑边闹,亦不顾旁人眼光,往包厢走去,让靳筱啧啧称奇。

周青气愤地摔杯,“太过分了!他眼里还有没有你这位少奶奶?”

靳筱看够了,收回目光,“嘘”了一声,“可别让人认出来了,那我该多丢人呀。”

周青看她不争气地埋头吃蛋糕,只能叹气,若说丢人,信州城里多少人笑话她这位出身微薄的少奶奶,她却觉得,只要不被认出来就好了。

“你啊,像个鸵鸟一样。”

只要埋进沙堆里,就可以假装无事发生了。

靳筱轻轻微笑。

靳筱吃了两口巧克力蛋糕,不知在想些什么。周青自然觉得她是兀自伤心了,却又强撑着淡然,更不好去打扰她,两人便相顾无言地吃着糕点。

她低着眉,啜饮红茶的样子,实在有种隐忍的哀愁,让周青都觉得心疼。

红茶的香醇盖过了巧克力的甜腻,靳筱突然明白了昨日颜徵北的意思,原来男子在外面风流,回来时,是要靠妻子的飞醋,再度证明自己的风流的。

大概这般,又可以获得无上的优越感。

靳筱突然感到薄薄的厌恶,这厌恶虽然稀薄,确实她未尝有过的,她一向把这些置之度外,只管自己舒服,并不想管这些事情。

不过这厌恶并没有改变她旁观者的作态,纵然是厌恶,也是旁观者的厌恶,四少固然和李二少爷如出一辙,可又与她何干呢?

她只消演好自己的戏份,便能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何乐而不为?

莺燕抱着一摞子话本子,这些可是四少奶奶的命根子,四少奶奶脾气好,也不大爱指使别人,却最心疼她一套一套的话本子。

“这一套是绝版,我花了好一阵子淘到的,”莺燕想起靳筱郑重得同她交代,“旁人我信不过,莺燕,便交给你收拾了。”

莺燕高兴四少奶奶这么信任她,路上遇到了四少爷,她也喜滋滋地问了安。颜徵北点了点头,又叫住了她,“四少奶奶今儿都做什么了?”

四少爷花名在外,可莺燕觉得四少奶奶并不像传闻那样,是个挂在正房的衣架子,忙站直了身子交代,“少奶奶上午看了会书,下午同周家二小姐去喝下午茶。”

“下午茶?” 颜徵北想到她上回一同吃蛋糕的快乐样子,心情好了一些,打赏了莺燕几块钱,随口问道,“哪家餐厅?”

莺燕忙笑着谢过,“说是城北新开的吉事林,少奶奶还说那家的巧克力蛋糕好吃呢。”

颜徵北身形一顿,沉默了一会,莺燕正不知道是否要行礼告退,又听见他问:

“几时去的?”

“下午两点钟。”

四少的声音似乎低沉了些,“知道了,下去吧。”

莺燕也没在意,又谢了谢,便转身做事去。

——-

这章讲讲靳筱的人生观

更多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