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言情 >他头顶长了猫[快穿]

他头顶长了猫[快穿]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君埋泉下

时间:2018-05-09 13:37

小说简介

现在给各位朋友们淘来这本由君埋泉下写的时代奇缘情有独钟甜文快穿小说《他头顶长了猫[快穿]》,主要讲述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43330字该文所属系列为:【耽美】—五儿子和六女儿正在抚养。《他头顶长了猫[快穿]》小说简介:【每晚九点准时更新,下一篇言情开《狗熊精的小女孩》感兴趣的可以预收一下~】作为空间任务者,原沅穿梭于每个世界将剧情修正,让那些渣男得到报应的同时,也将默默守护的...

他头顶长了猫[快穿] 精彩章节

chapter3

宴会在郊区的山腰上,是一处私人会所,距离原家较远,车子在路上开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才到。这时候宴会已经进行一大半了,马上就要进行到拍卖阶段。

原沅抵达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阴冷的天气,空中下了些小雨,山路上虽然铺了石头,却也不大好走。

原沅下车时想了想,特意将身上的披肩取下来,扔在了车子后座。

这样一来,她光着肩膀,白皙的胳膊露在外面,几乎与山间的朦胧雾气融为一片,抬步朝上走,身子轻薄,颇有几分摇摇欲坠的感觉,却也因此美得不似凡人。

司机掉头回去,开出百来米,忽然发现小姐把外套落在了后座上。她大病初愈,到时候肯定又要冻坏了的,于是急忙调转车头,想把衣服送回去,可原沅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山间。

“抱歉,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函。”原沅到了宴会门口,被两个保镖拦了下来。

原沅自然一早就接到了邀请函,但是她故意没有带上,这会儿没有邀请函,那两个保镖也很为难,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让她进去。

“我有你们明总的电话,我打给他。”原沅似笑非笑。

正好,给她一个机会打电话给明方宜。

说起来,原沅也很久没有主动联系过明方宜了。在明方宜出国的这两年里,倒是有几次找了借口打电话给她,不过每次电话里头,明方宜的话都很少,两个人沉默的时间居多。

原沅一直把明方宜当成青梅竹马的哥哥,小时候再怎么对明方宜无话不说,长大后也疏远了。接到对方电话,也不放在心上,更不会去揣测对方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大洋彼岸算好了时差打这么一通电话的。

出乎意料的是,电话并没有很快被接起。

那两个保镖奇怪地看着原沅,原沅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有些尴尬地背过身去。

宴会角落。

裴南举着酒杯,晃过几个试图上来搭讪的暴发户,径直朝着宴会角落的好友走过去。宴会开始的时候,明方宜颁布了仪式之后,就一直气场低沉地坐在那里,连刚刚的舞会都没有参加。

“别告诉我你刚才没有参加舞会,是因为你没有找到舞伴。”裴南坐过去,给明方宜面前的酒杯倒满,“只要你想,这里的人无论男女恐怕都愿意。”

明方宜盯着面前高酒杯里微微摇晃的红酒泡沫,没说话。

谁都愿意有什么用,全都不是他想要的那一个。

周围倒是有不少想过来套些近乎的,但是明方宜身上那股子生人勿近的气场却令人退却。他显而易见地心情不大好,除了刚开始和几个世交的长辈打过招呼,就没有再理会过任何人。

忽然,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一番,明方宜略微蹙眉,将手机拿起来。

视线在落到来电显示上的一瞬间,瞳孔却微微缩起。

“谁啊?”裴南好奇地问,毕竟几乎没有见过明方宜这副样子。

“你不认识的人。”明方宜声音略沉,忽然拿着手机站了起来,朝着阳台外边安静的角落走去。他走得很急促,长腿迈得很快,并且匆匆擦过了几个迎面来搭讪的人。

“靠。”裴南立刻来兴趣了,觉得接下来可能有好戏可以看,匆匆将杯子里剩余的酒一饮而尽,放在了桌上,径直站起来在明方宜后边跟了过去。

要是他没猜错的话,难不成打电话来的是那一位?

明方宜盯着来电显示足足有五分钟,等他滑动手指,打算接通的时候,对方却好似耐心耗光,突然挂断。

震动倏然在手中消失。

明方宜的眸子暗淡了几分。

可是下一秒,手机忽然再次响了起来,仍然是刚才那个号码,很熟悉,怎么可能不熟悉,说是这些年熟稔于心以至于辗转反侧也不为过。

屏幕一亮一亮。

明方宜不再迟疑,划开接通键,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听着从手机里传过来的磁波电音,他的耳朵略略发烫,捏着手机的修长手指也极为用力,指关节几乎发白。

可最终他开口,落入对方耳中的却只有轻描淡写的,甚至略显寡清冷淡的一句话:“喂,有什么事吗。”

……

耳畔传来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原沅松了一口气,打了七八分钟,这个电话总算是打通了。她站在这里被这两个保镖用打量的视线都看了好久了。而且这山上可真冷,气温简直比下面降低了十个度。

不过,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稍显冷漠。

原沅深深觉得明方宜这边的任务大约也不好完成,毕竟这世界上的情种少,怎么会有苦苦等待自己二十来年,面对自己冷言冷语还不愿意放手,一直将爱意深藏心底的男人呢,那怕是要载入深情曼尼斯纪录了。

既然如此,要攻略还要颇费一番心思。

“喂,是我。”原沅的声音极好听,清脆又不浓腻。

她双眼漾开笑意,瞥向两个保镖,故意用了一种撒娇的语气道:“方宜哥哥,我来参加晚宴,但是忘记带邀请函了,门口的保镖不让我进去。”

这句突如其来的“方宜哥哥”令明方宜一时沉默了。

不仅他沉默了,偷偷摸摸走过来在旁边偷听的裴南也沉默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原沅吗?!

卧槽,头都快吓掉了!

“没有没有。”门口的保镖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估计的确是明总的贵宾,急忙拉开了阻拦带,做出请原沅进去的姿势。

原沅却还没动:“现在他们让我进去了,不过这边好像很大,我可能找不到路……”

明方宜默默地听着。

“所以你能不能出来接接我呢,嗯?”原沅的最后一个音节微妙的上翘,带上了某种调皮的意味。

她的话音落下,清晰地听到了电话那头男人的呼吸凝滞了。

原沅满意地上扬了嘴角。

她的想法是,既然现在明方宜对她的好感度不够高,那么她必须得主动一点才行。现在还没有到欲擒故纵的阶段,打直球比较好。但是也不能太直球了,否则太不矜持,也容易令人觉得态度转变太过奇怪。

循序渐进比较好。

一直以来明方宜都以为原沅并不喜欢他,把他当哥哥,倒是怎么让他接收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他的这个讯息呢?

明方宜站在栏杆内,视线刚好堪堪落到别墅外门口的那一袭着灰色长裙的身影上,大约是因为这几日感冒的缘故,那身影清瘦了许多,环抱着光溜溜的手臂,像是有些冷。女孩背对着他,并没办法看清她脸上的神情。

但明方宜猜一定是狡黠的。就像这么多年她总知道,一旦她有求,他就必应一样。

明方宜沉默了下,开口:“你等等,我……”

话还没说完——

裴南匆匆在手机上打出几个大字,抓狂地拼命晃到他眼前:“跟你说了多少遍你总是这样她会一直恃宠而骄的!!!越是对她好她越是不知道珍惜!”

明方宜顿住了,眼眸眯了眯,见别墅门口的女孩微微转过身来,半张清丽的侧脸上挂着笑容,果然如他所想,是那种聪明狡黠的笑容。仿佛知道他接下来会毫不犹豫答应一样。

明方宜的语气倏而变淡:“我让助理去接你。”

裴南瞪了他一眼,还是挺没骨气的,不过比以前好多了,至少让助理去接也能灭灭原沅那女人的威风,她还真当明家小少爷是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备胎么?

“啊?”原沅自然是愣了下。

明方宜却没有再多说,挂了电话,对着远处的助理招了招手。

想了想,明方宜又叮嘱了句:“带条毛毯过去给她。”

裴南脸上再次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别墅门口。

原沅抱着手臂站在寒风中,看了眼被明方宜率先挂断的电话,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有些僵硬。

居然只让助理过来接她,果然是感情变淡了么。也是,毕竟她也和明方宜很久没见了。即便对方在国外遇见了什么漂亮的女孩,有了什么艳遇,也是有可能的。

助理很快就出来了,把她带进去。

见到原沅时,女助理的表情略微有些变化。毕竟这几年来原沅都没有主动来找过明总,对明总的态度十分疏离,上次她送邀请函过去的时候,原沅的态度也不怎么好。

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女助理把羊绒针织毯递给原沅,示意外边冷,让她尽快进来。

原沅看了眼那针织毯,问:“方宜哥哥让你给我的啊?”

女助理被这个称呼激掉了一层鸡皮疙瘩,想到明方宜这些年对原沅的执念,她便摇了摇头,语气冷淡地说:“不是,您想多了。”

原沅似笑非笑,没说话,随手将毯子披在了身上。

她一进去,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但周围的目光却一下子集中在了她身上。靠近门边的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甚至顿时都站起来了。

因为来的女孩实在长得好看。

肌肤皓雪,容色绝丽,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时候就能勾倒一大片人,简直令人惊艳。

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还是娱乐圈的艺人。

原沅早就习惯了这样一大片刷刷投过来的目光,因此并没觉得不自在,她拽了拽身上的薄毯,朝着厅内走了两步,视线四处逡巡,寻找明方宜的身影。

最后在露天阳台那边瞧见了那人。

对方靠在栏杆上,穿着一身剪裁妥贴的衬衣,身量很高,气质有几分冷淡。因为隔着一道玻璃窗,看不到正脸,只能看见半张轮廓俊美的侧脸,浓黑的眼睫低垂。他身边的另外一个男人正在说什么,他沉默不语。

原沅一眼就辨认出来这是明方宜,不仅仅是因为前几个世界里攻略的男主也是他。

更因为他头顶上的那只只有自己看得见的,代表着好感度的猫。

这是原沅成为空间任务执行者之后,随之而来的一项能力。因为有的世界的攻略对象的性格实在太过于高岭之花,甚至还有先天性面瘫,以至于根本分辨不出他们内心的想法,所以每个世界里,她攻略的那些人头顶都会有一只代表着他们的好感值的动物。

那些动物代表了他们内心的真实反应。

而此时,当原沅一走进宴会的时候,明方宜头顶的那只猫就立刻从他背后冒出了半个毛茸茸的脑袋,一小截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竖着,圆圆的瞳孔微微睁大,耳朵竖直,眼巴巴地盯着原沅。

它全身的毛微微耸立,仿佛有些生人勿近的样子,露出的小半截尾巴却一直朝着原沅轻轻地摇,一眼看了就感觉到它想要过来。

但是明方宜却从头到尾,头都没有转过来过,只不过扣住栏杆的修长手指微微有些发僵。

原沅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嘴角。

这种情况她很清楚,明方宜侧脸对着她,正在试图用余光看她。

所以为什么不正脸转过来看呢?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浪漫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