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仙侠情缘 >表兄大人是首辅(穿书)

表兄大人是首辅(穿书)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情缘

作者:子泽

时间:2018-05-11 11:05

小说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分享这本由子泽写的穿越时空穿书小说《表兄大人是首辅(穿书)》,主要叙述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86767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撒土中……。《表兄大人是首辅(穿书)》小说简介:【公告:本文后天,也就是11号入V,届时掉落万字更新,还请小可爱们能够继续支持啊!码字不易,请大家支持正版啊!】下一篇文求预收科举制霸(穿书)隔壁新文同步更新中...

表兄大人是首辅(穿书) 精彩章节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两道记忆的融合,让封懿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很快的适应了身边的这些亲人们。

十二三岁正是女孩儿家长身体的时候,封懿被李氏每日喂养着精细而营养的吃食悉心照顾着,平日里跟着封婵、封姌二人一同在女先生那里上课,学着女训,女德等书,间或学些诗经,风雅颂,琴棋乐礼。

女先生是一位从宫里退出来的女官,被许氏用重金聘来,并且郑重嘱咐过要着重教导封姌,封婵与封懿只是带着教。所以主课是跟着封姌的进度走,也并未在封婵与封懿的身上多花费心思。

封懿年纪还小,李氏本也没打算让她这个年纪就学这些,能跟便跟,不能跟就当做是消遣时间,却不知封懿另有一道十八岁的记忆,对于女先生教的这些基本都能融汇贯通。

封婵比封姌只小上一岁多,不足两岁,机敏聪慧,所以也能勉强跟上进程。

封懿则是跟着女先生的教学用心听课,先生不主动问她,她也从不主动回答。

转眼间,三月的时光就在这平静的生活中渐渐消逝,伴随着春暖花开的四月即将到来,封懿的心也逐渐悬了起来,因为,听她母亲这几日的口风,她那位表哥的车驾,就要到京城了。

四月初,春暖花开,鸟语花香。一年当中最是怡人的季节到了。

京城以南的一条山道上,一辆双彖四轮,通身以深蓝色布帛环包,车顶边檐垂着一圈流苏,外观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马车正缓缓行进在山道之间。

忽而,马车车轮磕到了一颗小石子,不重不轻的抖了一下,马车内正闭眼休憩的十六岁少年翛然睁开了眼睛,内敛的丹凤双眸中闪过一丝惶惑与惊恐之色,又在看清自己身处之地后,眼中的神色才逐渐褪去。色泽浅淡,近乎透着一丝苍白的唇,却扬起了一抹自嘲的浅笑。

有谁会想到,他,李缜,一届小小的武安伯的独子,却在短短的十数年间,坐上了侯爷,将军,中军都督之位,最后更是不满于新帝的削权而一举反叛,领着手下的十数万兵马推翻了新帝明昇继任的明朝,一手创立了天禧新朝。

他励精图治,却也杀伐决断,将一些曾经害过自己,之后又不满于自己的官员士族杀个干净。

那时候,朝廷人人自危,生怕一不小心便惹祸上身。他心知肚明,却也继续放任着这种形势。谁曾想,不到十年间,在他的身子经过战场的刀火而逐渐颓败时,前朝被前任新帝驱赶到漠北之地的晋王明岑,竟联合朝中蛰伏起来的军方力量,又在被他亲立的皇后的帮助下,杀进了皇宫。

而他李缜,明明葬身在那场熊熊烈火之中。再次睁开眼时,竟重回到了十六岁,他父母双亡这一年,而他,却也正在前往北直隶封府的路上。

李缜还记得他那嫡亲的姑姑。

上一世那短短的数十年间,他拜过候,做过封疆大吏,连九五至尊也亲身尝试过,他经历过磨难与痛楚,却也享受过至高无上的权利。

然而在他被烈火熊熊燃烧之际,最后回荡在他眼前的,不是皇后的背叛,不是群臣的冷漠。而是他那嫡亲的姑姑临死之前狰狞着脸对他说过的那句话,“李缜,你冷情冷心,不忠不孝,我用李氏与封氏满门的英灵诅咒你,众叛亲离,不得好死!”

当初,封家的封敬山联络群臣包括他的姑父封敬坤一同反对他,李缜大怒,联想到他在封府所遭受过的境遇,一时急怒攻心,外加杀鸡儆猴,便下旨屠戮了封家满门,单单将他嫡亲的姑姑留下了活口。

而他的姑姑李氏,却亲自到他面前,自尽而死,临时之前留下了那句遗言,亦是她心中最大的怨愤。

不曾想,最后竟应验了。

他果真众叛亲离,不得好死。

可是,如今又怎会重生回他少年时,又正是在他父母亡故不久,而他的车驾正前往封府的路上。

这几日,他时常陷入前世的梦魇之中,想着那数十年间的林林总总,突然发现,他并非问心无愧,至少他那唯一的姑姑,从小便待他极好的姑姑临死前的惨状,深深刻进了他的心底。

或许,他心中唯一的愧疚,便是他那嫡亲的姑姑。只是,那跌宕起伏,仿若戏剧般的一生,他却不愿在经历。

正沉思间,外头忽然传来一道关切的声音,“方才马车不小心磕到了石子,郎君可磕到了?”是外头驾车的小厮的声音。

驾车的小厮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名叫李儒,是李缜的小厮,四五岁时被卖进李府便一直跟着李缜,相貌清秀而稚嫩,性子却颇为机敏。

这两日他敏感的感觉到李缜的情绪不对,他以为他家的小郎君是因为缅怀双亲的原因,这两日的情绪才会不大好,所以闲暇时也会开导两句。

不过很明显,他家的小郎君并未听进去。

听到李儒的关切声,马车内的李缜挪了挪身子,轻声道,“无妨,你且驾着罢。”

说罢,不知想到了什么,李缜忽而掀起了左侧的车帘,露出了一张俊雅之中透着些许苍白的面容,他清冷的,夹杂着些许暗哑的嗓音缓缓而起,借着郊外的春风飘进了李儒的耳中,“现下到何地段了?”

李儒连忙道,“咱们这时到京郊了,郎君且歇着罢,用不了多久我们便可进城了,那时我在唤郎君。”

这么快便到京城了?

李缜有一瞬间的出神,又随即回神,“我知道了,进城之后便叫我。”说罢,放下了车帘靠在了车厢上,背后忽而感到一阵凉意。

李缜这时方知,原来,一层冷汗已渗透了他单薄的里衣。

他敛了敛眸,并不愿说出自己身子的不适,稍稍适应了后背心的凉意,李缜闭上双眸,复又靠着背后的车厢,思绪起伏着。

他十六岁这一年,双亲去世不久,他受嫡亲的姑姑相邀,来到京城的封府住了一段很长的时日。而这时,还是景元年间,老皇帝成泰帝还在世,但已垂垂老矣。太子明昇还不是新帝,晋王明岑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三皇子。

边关还只是小打小闹,祸及边关数年的鞑靼如今还在北方休养生息,积攒着兵力伺机而待。

而京城,党派之争还未兴起,军方大权掌与五军都督之手。一切势力都还在暗中踽踽独行,蓄势待发。

既已到了京城,以他眼下的势单力薄的形势,这封府看来是避不了,而且李缜还有私心,他想对他嫡亲的姑姑,弥补上一世所造成的伤害。

上一世他姑姑一家的悲剧,李缜不希望在重演。

至于封家,索性他有着上一世的记忆。当初他被人推下池塘,死里逃生后,便匆忙离开了封府,不知是封家的哪一房对他暗下毒手,想至他与死地,他当时并没有细查,便将这个仇怨推到了封府满门的身上。

但是李缜确信一点,他嫡亲的姑姑是绝不会对他下毒手的。

这一世,索性他有了防备之心,也可趁此机会好好查一查他究竟碍了谁的眼,对方竟毫无预兆的欲至他与死地。

若在封府实在住不下去,他便出来。左右待身上的孝期满后,他便可承袭父亲的侯爵之位,到那时,他也有自己的府邸了,至于后面的路该如何走,他还需好好想一想。

总之,他绝不会在重蹈覆辙。

人人艳羡的至尊之位,也不过如此。

一个时辰后,车驾从南城门进了京城,李缜并未让李儒驾车前往封宅,而是找了间客栈住下,又让李儒打探了下京中最近的形势。

第二日清晨时分,一行车马才到了封宅。

李氏听闻李缜的车马已到了,连忙带着封懿前来大门亲迎,并让芝梅去告诉了许氏。许氏闻言,便也带了封姌一同过来。

她们身为主人家,既是有客到来,自然不能失了礼。

封宅大门前,李缜在李儒的搀扶下缓缓下了马车。

封懿躲在李氏身后,微微探出头打量着这位终于出现,日后将会权倾天下,乃至最后坐上至尊之位的表哥,透彻的瞳眸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惧意,却在看清李缜之后,微微一怔。

身形略显单薄的少年放开了身旁小厮搀扶着他的手,在早春的稍许寒意中踏步而来,十六岁的身形已颇为纤长,一身月白色长衫将他纤长而单薄的身形衬得仿若青山空竹,芝兰玉树。墨染般的剑眉之下,一双丹凤双眸沉稳有度,鼻峰挺拔如松,淡色的唇轻轻抿着,将三分倔强,三分凌厉掩于其中若隐若现。

俊雅清秀的少年,踏着朝霞缓步而来,平波微澜的丹凤双眸倒映着四月春光,一步一步映入了封懿漆黑而透亮的瞳眸之中。

这一瞬间,封懿尚在青涩中的心口,筱忽一动。

李氏浑然不觉身后小丫头的异样,见李缜一步步朝她而来,连忙露出一丝笑意迎上前,“乖侄儿,你可算是到了,一路可还顺利?”说着就要牵过他的手。

李缜望着近在眼前,比记忆里看上去年轻许多的李氏正一脸关切的望着他,冰凉许久的心在这一瞬间,悄然生出一丝暖意。

幸好,竟然可以重新来过。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李缜望着李氏的深邃瞳眸微微颤动着,沉默一瞬,忽而双膝跪地,朝李氏行参拜之礼,“侄儿李缜,拜见姑母。”

更多

精品仙侠情缘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