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仙侠情缘 >古代奋斗生活

古代奋斗生活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情缘

作者:奶油泡芙酱

时间:2018-05-11 11:06

小说简介

现在为读者朋友们淘来这篇由奶油泡芙酱原创的穿越时空种田文穿书小说《古代奋斗生活》,主要叙述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84803字该文所属系列为:连载和预收。《古代奋斗生活》小说简介:公告:跟我编商量了,周四(5.10号)本文要入V啦,到时候更大肥更,记得来支持一下宝宝哇!……………………姜彤穿越了。穿成了个陌生朝代刚成亲的小娘子,年纪才十五...

古代奋斗生活 精彩章节

姜彤回了房间,叹了口气,犯起愁来。

如果这家里只有一个女人,虽然是“婆婆”,但对姜彤来说,还并不算太难应付。但现在是多了一个老公,想想都挺难接受。

原身贺云珍,相公读书去了日日都要想念。

换做姜彤,她想念不来,也不想人家回来。

但这是屁话,这里是卢景程的家,要走也只有姜彤走的份。

姜彤愁得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对方。

一是个古代的,可能文绉绉的男人。

上辈子读书的时候,姜彤总对“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话印象深刻,导致她对古代那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没什么好感,加之后来闲暇时间看多了小说电视剧,里头的文弱书生大多也是以一个反面形象出现,就更存了些偏见。

这个时代,市面上也有那这个娱乐消遣的、上不得台面的书,那些个话本子里,每每都是一些落魄书生和富家小姐的故事,内容不提也罢,尽是男人们眼中的风流韵事,或几女争一夫或是浪子回头妻子原谅之类的戏码。

姜彤对此嗤之以鼻,没有这么恶心人多的。

现在可好,一举直接穿到了这正宗的古代人家,“老公”还刚刚好是个书生。

姜彤感慨,真不知道自己这是个什么运。

习惯了把未知的事情先做最坏的打算,提前想好各种应对之法,以免临到头,再来来手忙脚乱,容易吃亏。

这不符合姜彤的性格。

虽还还没见过卢景程的面,但不可否认,姜彤心里是对人是排斥不含期待的,甚至是持了些怀疑态度。

这些日子零零碎碎的,听不少邻居说过,卢景程确实是个会读书的,平民人家的孩子上学条件本身就要艰难些,在周夫子的学堂上是,卢景程就能为一干人中拔尖儿,其中还不许多乏富贵人家的孩子。

这样看来卢景程必然是真有几分才学,否则也不会被县学推荐去青阳郡上学,末了还被人收作学生。

但是这并没有让姜彤宽心多少。反而担心,卢景程会不会有某种读书人眼高手低,自负,眼睛长在天顶上的臭毛病。

目前人家还只是个秀才就不提,但若之后考上举人甚至更进一步中了进士,又怎么说?会不会出现更多的问题?

历史上话本机金榜题名抛妻弃子的例子还少吗。

当然姜彤担心的的并不是人家抛妻弃子,真抛了她还求之不得呢。

只是姜彤并不是天真的人。所以关于合离,离开卢家的打算,只要卢景程不是个烂透了黑心肝的人,姜彤暂且并不考虑。

这里面多方面的因素。

最重要的一点,姜彤现在的身份,身后还有一个家庭,占了人家的身体,她真没脸大咧咧去给他们制造麻烦。

是以,就算她很不想当卢家的小媳妇,目前也不可能突然说出合离这种话。

而且这很奇怪不是吗,原本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说不过了?这让别人怎么想,撞邪了?

再一个,姜彤本就不是个指着婚姻来改善生活的那种人,说白了就是姜彤觉得结婚这事对自己的影响并不很大,主要是心理上的不适和反感。

上辈子嫌麻烦不结婚,现在既然这身子已经结婚,如非特殊情况姜彤不会去离。

没意义。

依如今这种社会环境对女人苛刻的程度,加上各种限制,被休是简直是分分钟逼死人的节奏,流言蜚语吐沫星子都能把人淹死。

真要分开至少不是她主动,如果是卢景程要休妻,她姜彤也不是病猫,谈妥了条件,一拍两散,求之不得!

现代社会,两个人离婚还能牵扯许多呢,在古代很少有能男女能合离的,多半是女方被休弃。

虽然不想承认邪恶点,但还是得说,即使女方是弱者是受害人,但是社会对你的恶意远超于南方。

无可辩驳,这就是现实。

贺云珍的家世在这万安县尚且能看,配了卢家算是低嫁,但不定因素就在于卢景程是个潜力股,若以后飞黄腾达了,真吃不准到时候人家会不会抛弃糟糠之妻。

再者古人惯有榜下捉婿的例子,这大梁有没有这种事更是说不准,保不齐她这老公以后就搭上别的青云梯升官发财去了,要知道想谋个好差事这有关系户的和没后台的差别可大了去了。

而就算上面那些都不谈,不发生,卢景程是个不错的人,姜彤也高兴不起来,为什么?

因为一时半会儿的,她还真接受不来一个陌生男人成为她的老公。

总而言之,就是姜彤烦恼了。

自个儿把墨研开,取出纸来铺好,先静心练了一页字。

纸笔还是陈桂香刚从卢景程书房里拿出来的。

这时候纸笔俱是耗费钱财的东西,金贵得很,文房四宝说起来就四个字,然在市井人家中谁会备齐?也就家里有个读书人,她才能有机会见到。

家里有一间小书房,但卢景程不在,就只有陈桂香才能进去,一应物品宝贝似的收着。

贺云珍虽说读过书,但是陪嫁之物里倒是不兴准备这些。

姜彤想着下次出门,自己也要买些纸笔回来背着才好,书她这里倒有个几本,不过并非什么名家作品,是贺云珍偷藏起来的,一些个闺中女眷爱看的话本。

这会儿,姜彤才庆幸她会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说来可笑,姜彤小时候那会儿正是时兴比拼才艺的时候,就说她们小区,多的是家长给孩子报各类补习班才艺班的,一两项是正常,三四项也不奇怪。家长门都跟比赛似的,你家的孩子学钢琴我家的孩子就要学跳舞,反正是不能输,不能丢脸,不学的才不正常,少见。

姜彤小时候可没少被她妈逼着上各类才艺班,还是后来抗议了一回加上她爸心疼她才松了口,放弃一些,只让她选了两个喜欢的坚持下来。

就是书法和小提琴了。

十几年坚持下来,工作后她也没丢下,字是每天都会写,小提琴倒是能舒缓心情,闲来拉拉很不错。

叹了口气,找着些手感后,拂袖提笔沾了沾墨水,姜彤开始照着陈桂香说的给卢景程回信。

写好了拿去交,再给陈桂香念一遍内容,陈桂香叠好拿去交给罗达,嘱托人给带到青阳郡去。

罗家有一辆骡子车,罗达就是专门做的这个营生行当,跑万安县到青阳郡这条路线,一趟就是三五天时间。

因都是街坊邻里,托带个信件倒是很方便,陈桂香会做人,不爱沾便宜,说什么都不愿人白跑路,非得塞给罗达三十个铜钱。

罗达憋红了脸,哭笑不得:“婶子这不是寒碜我吗,带个信一不费力二不费功夫,再收钱我都没脸了。”

陈桂香笑了笑,“哪儿的话,该怎么样就怎样,谁家钱是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未说还要劳你帮我送到书院门口,你就好生收着吧。”

罗达这才呐呐接了。

五月份天已经有些热了,午饭姜彤用了一碗莲子羹。

陈桂香觉得荤腥肉食是好东西,十来天买一只鸡,炖的油花直飘,让姜彤吃。

先不说爱不爱吃,姜彤还能让她这肚子吸收营养好长大?

陈桂香性格霸道,姜彤嘴上也不跟她争,好声好气接不过,背着人就让给喜儿吃了。

喜儿愣吃吃的两眼泪汪汪,她不敢啊,但姜彤态度强硬,这丫头真的是哭着吃的。

弄得姜彤哭笑不得。

姜彤躺在里间的小榻上休息,实在无聊又把原主藏在箱底的两本话本子拿出来翻了翻,扫了几页,觉得没甚意思才又丢了回去。

她对着大周朝方方面面还是一问三不知,想着改明儿还得去书馆买些书才行,至少得补充补充常识。

今日前头收摊早,陈桂香去隔壁薛大娘家借花样子,准备给儿子做两件外袍。事实上男子的衣服样式本就简单些,不用什么新花样,但架不住陈桂香疼儿子,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巴不得样样都备上最好的。

薛大娘一手好刺绣手艺,每个月都会做上着秀品寄放在相熟的绣阁斋售卖,能贴补不少家用,她家男人是食味楼的掌柜,算起来条件跟比卢家还好些。

两个人坐在一块说起了话。

薛大娘问:“珍娘呢,这几日还好吧?”这是说贺云珍前两天看大夫的事。

陈桂香摆摆手,道:“没多大事儿,她人小不张事,这还没到三伏天呢,就吃凉东西给闹的。”

薛大娘一拍大腿,道:“可不就是如此,小孩子家家经的事少,得看着点,你带着多教教,珍娘瞅着就是个伶俐人,该是等些时日就当得起来了,不像我家红枝,如今都十四了,性子还咋咋呼呼的!还是老姐姐你有福气,景程争气前程自不必说,你这儿媳妇一家进门就开怀,可不是双喜临门。”

好话谁都爱听,陈桂香笑眯了眼,嘴里还要谦虚几句,然后又夸薛大娘的女儿红枝,“她还小呢,难免性子活络两份,不说旁的,那一手刺绣的手艺尽得了你的真传,提起来谁不称赞。”薛大娘大媳妇都进门三年了,如今只得一个丫头的事自然被她略过了,只字不提。

她哪儿能不知道薛大娘心里的疙瘩。

借了东西,说了会儿话,陈桂香就起身回家了。

五日后,贺云珍娘家的小侄子办抓周礼,请帖前几日就送了过来,该送些什么姜彤自是叫喜儿先备好,又提前跟陈桂香说了。到了那日,直接过去就成。

陈桂香心想,儿媳妇好像自打肚里有了之后,好像懂事不少啊,平常也没那劳什子的官家小姐做派了。

这人以前虽然面上装着懂事,但眼神骗不了人,陈桂香活了这么多年头,还能看不懂一个小丫头片子的心思?

所以她才格外不喜贺云珍,心想贺云珍对着她这婆母尚且如此,对着儿子还不知道会摆什么样的谱!

之前陈桂香就想着,该抽些空出来调.教下贺云珍,教教她为妇之道,敛敛性子!

却不想这几日那丫头就突然稳妥起来了一样,陈桂香心里就跟吃了憋一样!

既然是亲家的喜事,儿子不在家,儿媳独自会娘家。

陈桂香不想落了面子,忍着肉痛备下了不薄的礼,交给贺云珍。

到了出门那天,还特地去叫了一顶小轿。

这附近有不少抬轿脚夫,提前些点就能叫到门口,陈桂香嘱咐仔细两个轿夫,让他们小心些,然后付了银钱。

脚步做惯了的,速度不慢。

晃晃悠悠,不多时,就到了贺家的宅子。

贺云珍的娘刘氏一早就拍了小子在门口盯着,人一道就领进后院。

见着女儿,刘氏极为高兴,拉着女儿的手,上下看了看,最后看了几眼她的肚子,关心地问身子可还好,有没有吃不进去东西害喜之类的。

姜彤一一认真回答,都还好,没有害喜。没有丁点而不耐烦。

待和一些亲戚熟人见了礼寒暄几句之后,因还未开席,来的女眷刘太太就让大媳妇招待着,自个拉了女儿的手去了厢房说话。

“珍儿,你婆婆待你可还好?还有女婿,可怜我儿怀了身子女婿却不在身边。”

姜彤连忙回答:“婆婆挺和善,并未磨搓女儿,至于相公,自然也是好的。”她睁着眼睛面不改色说瞎话,只为安刘太太的心,事实鬼知道卢景程是个怎样的人。

刘太太这才满意了,“不枉我女儿低嫁与他家,总算是个知礼的,待日后姑爷取□□名,我儿才真是苦尽甘来,你姑父也说了,景程这次秋闱应是十拿九稳了。”

姜彤脑子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刘氏口中的姑父是指卢景程的老师。

秋闱就是指乡试,考中了乡试就是举人,举人和秀才的地位又不可同日而语了。

姜彤眨眨眼,道:“娘你可别急着说这些话,叫人听见了还当我们轻狂呢。”

刘太太听了女儿的话反倒欣慰地点点头,“珍儿长大了,懂事了。”

然后又告诉女儿要好好养胎,不可贪嘴,也要时常起身活动活动,接着又列出一系列禁忌事项,把喜儿叫进来,很是嘱咐了一番。

弄得姜彤在一旁有些心虚,又有些愧疚。

“那会儿出阁时该让你带两个丫鬟过去的,哎,到底你婆家家底差了些,咱又不好做的太过。”

姜彤又连声劝说,“没事的娘,喜儿已经够能干的了,家里婆婆万事也是不让我沾手的。”

“也对,等些日子女婿功名更进一步,家里再添人不迟。”刘太太说道。

一直在贺家待到下午才离开,回去还是脚夫抬的轿子,姜彤提前嘱咐了声,让到书馆前头停一下。

万安县内一共有两家书馆,姜彤就直接顺道去了比较近的那家。

这家书馆不算大,里头布置到还好,清新雅致。前头小伙计是个机灵人,一看姜彤的穿衣打扮,还带着下人,就知道这是个潜在客户,便立马热络起来,领着她在两个书架上来回看。

姜彤面上风雨不动,一边看一边细细寻问价格,听得伙计一连串的介绍,才暗暗吃惊心道书本果然是个烧钱东西,竟只看这一列,这么些薄薄一本,价钱竟在一至五两不等,而另一列一些珍本更是不便宜,售价均在五两至十两之间。

莫怪陈桂香把家里书房看的那般严实,这也太贵了些,要知道大梁朝的米粮,一石的价格也才八钱不到一两银,而按照大梁一石,姜彤算了算,大约相当于后世的一百五十来斤,这都够一家人吃很长时间了。

想当初姜彤刚知道米价的时候,再看看自己压箱底的银票,还觉得不错,这会儿再对此书本的价格,简直不能看啊!

书本的价格这么贵,再一问笔墨纸砚这些东西,也都不便宜。

但也还是有些书价格实在一两以下的,翻开来一看,是些时人认为的闲书,打发时间用的。

姜彤两边都挑了些,着重那些闲书拿了四五本,二两银子的选了两本,一两银子的拿了两本。然后是文房四宝,捡那不好不坏的买了一套,一并包起来,喜儿拿着,付钱走人。

更多

精品仙侠情缘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