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军事战争 >引魂者

引魂者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战争

作者:梧栖梦

时间:2018-05-11 11:14

小说简介

今天为小说迷们带来这部由梧栖梦写的恐怖都市情缘天之骄子校园小说《引魂者》,主要叙述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64009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无从属系列。《引魂者》小说简介:祝时雨是在鬼圈里长大的,她不怕鬼,她怕人。...

引魂者 精彩章节

祝时雨看着在产房外面焦急等待的血窟窿男焦急的在在产房门口转悠......转悠,此时即使他的周围还围绕着不能消散的黑煞,但是也许是因为父亲这个身份给这个男人赋予了更多的人类的情绪,所以,即使此刻看起来有些许狰狞的表情和狂躁的情绪,也依旧让人无法害怕起来,嗯.....包括鬼。

祝时雨的世界从记事起,或许从出生开始就和别人眼里的世界不同,祝时雨的世界比别人多了死者的世界,在他人的世界里死别便是永别,而在祝时雨的世界里死别后的时间里,依旧可以见面,更甚者因为清楚的知道死别后的人会转世投胎再来一个新的轮回,她的悲伤也比别人都来的浅一些,但相对的,鬼和人在祝时雨的心里,区别就不是很大了。

而给她最直观的感受的是医院了,她其实小的时候还不是很喜欢来医院,因为总有些缺了胳膊少个腿的鬼举着自己的断体捧到祝时雨面前吓唬她,看到他被吓的哇哇大哭,就会对同伴来一个恶作剧成功了的挤眉弄眼,委屈的祝时雨甚至忘记了针尖打入身体的痛苦......

此刻,在旁人的眼里这个产房门口可能只有俩个人,然而在祝时雨的眼里,这个产房门口就热闹很多了。

穿着病号服游荡的鬼魂来来去去最起码也有三波人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

祝时雨知道,医院一直都是鬼魂聚集的地方,他们有的是没有找到家人的无人鬼,有的是刚死过还没有等来鬼差的心鬼。

由于祝时雨从小生病了就来这家医院看病,所以这家医院还真有那么几个老熟鬼。

这不,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全身流血,拿着自己的断腿,作势要咬的中年大叔鬼,祝时雨是在忍不住向天翻了个大白眼。

真是的!这么多年了就不能换一个出场方式吗?这种吓人的方式小的时候还能把祝时雨吓得哇哇大哭,现在?祝时雨想自己看恐怖片从来没有感觉即使加上恐怖到令人头皮发麻的音效也能死鱼眼的看完全片,原因很明显。

碍于旁边有个大活人,祝时雨决定无视旁边的幼稚鬼。

“哎~女娃娃长大了就不好玩了啊~”旁边的鬼把腿安回自己的身体,抹掉嘴角和眼角的血,衣服上的血迹也随之消失,这种陈年老鬼死了这么多年,最起码会拾掇拾掇自己的仪态。

“女娃娃,产房里的那个声嘶力竭的女人是你的谁啊?”旁边的鬼大叔看到祝时雨并不回应自己也并不介意,依旧自顾自的问着,甚至鬼大叔并不介意祝时雨回答不回答,他就是想要找个人聊一聊而已,嗯,活的人。

“对了~你和隔壁孕妇什么关系啊?”旁边的牛哥喘匀了气以后,问道。

“......我不认识她,只是碰巧听到屋里有人在喊。”祝时雨眼睛又瞟向了男鬼,刚好看到他忍不住要往产房里钻的身影。

“咳咳咳!!!”祝时雨使劲地咳嗽起来,撕心裂肺。

一时间,一男俩鬼都看向了自己。

祝时雨向旁边的鬼大叔打眼色,再看向血窟窿鬼。

鬼大叔会意,也不怕血窟窿鬼的满身煞气,过去就把已经半个身子探到门里的男鬼揪了出来。

“小伙子,女人生娃娃你可不能进去,你看看你这周身的煞气,女人生娃娃俩条命都是一条腿迈进鬼门关的危险时刻,你带着着周身煞气进去了那就是祝她们一臂之力啊!”鬼大叔优哉游哉地说道。

“里面的女人是你媳妇吗?”鬼大叔看到血窟窿男听进去自己的话以后,就接着问道。

血窟窿男点了点头。

“那孩子是你的吗?”

“......嗯!”不知道为什么,血窟窿男这一声回答很是复杂,很开心,也很绝望。祝时雨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也能理解,毕竟初为人父的同时也意味着永远的失去妻儿。

“我跟你说小伙子,女人生娃娃一般都是这个样子,你别害怕,等上一俩天的都是常事,我刚看到这台手术是这里很有名的一个妇产科医生,所以你媳妇肯定没问题的.....”然后鬼大叔就又开始了自己的话匣子,对此祝时雨已经见惯不惯了,毕竟几乎每次自己来看病的时候,都是伴随着耳边的鬼大叔的絮叨声结束的。

“谁是病人家属?”穿着白色天使装的护士此刻拿着单子。

祝时雨和牛奔难为的彼此对望一眼,因为俩人都不是病人的家属。

“是这样的,护士姐姐,里面的孕妇是我们的邻居,我们都不是病人的家属,但是缴费什么的我能先垫上了,如果可以的话,先把手术做了吧。”牛奔说道,心里暗暗叫苦,似乎有一个新闻就是孕妇被紧急送到医院,却因为没有病人家属签字,医院拒绝做手术,然后引发了一起官司,怎么办这么个情况,会不会就不给孕妇做手术了?

“那你们赶紧联系她的家人,不管怎样家人得在身边啊,而且也得家属签字啊。”护士蹙了蹙眉头,说道。

“这.....”牛奔为难了,他自搬来以后看到的一直是独来独往的孕妇,并没有看到过孕妇的家人,他也曾听过邻居们私底下议论声,说什么的都有,他之前并不在意。

而祝时雨则看着此刻站在护士旁边一脸悲痛看着护士手上的签字单的血窟窿男,想来,看到自己的爱人在病房里痛苦着,而他在病房外却不能签名的感受并不好。

“我是病人家属!她是我的弟妹。”一道浑厚的声音从走廊那边传来,随之而来的是踏在地板上焦急的声音,步伐很快,只几步间就跨到了面前。

男人似乎是跑过来的,气息微乱,一双眼睛迸发出摄人魂魄的威力,祝时雨眼神微变,她清楚的看到,男人的四周似乎撑开了一种无形的气场,那气场说不出的肃杀,随着男人的移动,他周围的鬼纷纷退避三舍,刚还在旁边一个劲的叨叨的鬼大叔看到男人脸色微变,下一刻就窜的不见鬼影。

嗯,摄人魂魄,没毛病。

唯一能抵得上男人气场的就是旁边的血窟窿鬼了,虽然他看起来也不是很舒服,眉心的血窟窿里的血是流的没停,但是最起码能勉强站在祝时雨旁边,祝时雨侧头看着血窟窿鬼痛苦的神情,定了定,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将手伸向血窟窿男,轻轻拍了拍他,下一刻,男鬼好受了许多。

“谢谢你”血窟窿男黑漆漆的眼睛看向祝时雨,嘴唇牵动,最终给了祝时雨一个挺一言难尽的笑容。祝时雨淡定的收回目光,继续看向这个突然来到的男人。

“他是我的好哥们,他来了我就放心了。”血窟窿男向祝时雨解释道。

“你是?”女护士回过神以后问道。

“我是孕妇的哥哥。”男人说完接过单子签名,祝时雨看到男人的手有些抖,笔力很重,几乎穿透纸张,看来他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先去做手术,剩下的我会亲自和院长解释,务必保证母子平安。”签完字还有些不放心,男人再次命令道,似乎,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在他看来很平常,并且拿出什么东西在护士面前一闪而过。

女护士虽然还有些犹疑,但是人命关天,她最终没有说什么,走了。

看到女护士离开,男人沉默地盯着产房看了几秒钟,转身面向祝时雨和牛奔。

“今天多亏了你们,我已经听小区的人说了,后果不堪设想。”男人转身视线划过牛奔,盯着祝时雨说道,这种眼神让祝时雨有些不舒服,那种能将人看透无地遁形的眼神对祝时雨这种有秘密的人来说,最讨厌了。

他们今天是叫了救护车来才把孕妇运下楼的,不然仅凭他们怎么也无法在电梯停止的情况下把孕妇抬下去,动静有些大,自然会让小区里的一些人知道。

“哎,没什么没什么,我也只是借了自己阳台而已,你要是真谢的话也应该谢谢这个小姑娘,要不是这个小姑娘发现的话,今天才是真的危险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让孕妇一个人在家里待着的确有些.....嗯不妥当吧、”即使对孕妇的故事多有猜测,但是此刻牛奔还是忍不住埋怨一下。

“恩,这确实是我们的不妥当,幸好有你们。”的确,很庆幸,辛亏有他们,不然今天真的就危险了,如果林菀有什么危险,他怎么跟自己的兄弟交代,虽然因为保密原因,全组上下只有自己知道林菀的地址,而他也因为工作原因和安全考虑,只能隔三差五的偷偷来看一眼,今天走到楼下看到林菀的房间灯没有如约定的那般开着,他已经开始心惊胆跳了,等到了房间看到没人,他更是差点肝胆俱裂,在那一刻,一向冷静自持的他甚至想过和那群人不管不顾的同归于尽。幸好,隔壁老太太看到他站在林菀房间门口发呆告诉了他事情。

只是,面前这个刘海重重几乎盖住了整张脸的小姑娘是怎么发现林菀的?

好吧说刘海盖过整张脸还是有失偏颇的,只是,祝时雨的刘海十分厚重的几乎遮住了眼睛,而因为她此刻有些心虚地低着头的原因,让她整张脸在男人俯视的角度来看到真像是被刘海遮住了。

“小朋友你住在几楼?我改天登门拜访,今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男人紧盯着祝时雨,不放过女孩的一举一动,即使他心里再怎么感谢今天的事情,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

“嗯,不客气,这种事情谁遇到都不会坐视不管的,我家并不在那里住着,今天只是去找我一个同学,然后刚好电梯停了,爬楼梯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喊救命,所以凑巧,凑巧。”祝时雨盯着男人的眼神,只能故作镇定地说道,顺便偷偷瞪了眼身边的血窟窿男。

男鬼此刻歉疚地向祝时雨笑了笑,他一眼都能看到女孩此刻的谎言有多拙劣,更何况宋燚,且不说无法解释为什么深夜一个女孩会去找同学,就说查一查楼里有没有女孩的同学这件事情就已经很容易了。而他很肯定,以兄弟行事谨慎的个性,一定会查一下这个女孩的背景。

祝时雨说完,飞快地看了一眼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个男人并没有被自己骗过,可自己能怎么办?难道说,嘿,是一只鬼大半夜的在我家门口号丧,让我去救他媳妇的!这种事情,只有等他变成鬼了才会相信。

“嗯,那个,你记得把牛哥刚才垫付的费用还上。”祝时雨实在是急于摆脱男人此刻的眼神,于是......她就拙劣地强行转换了话题。

还好,虽然拙劣但是有效,这不,男人让牛奔带领着去交剩下的费用顺便去还债。

“谢谢你”看着周围终于没有了活人,血窟窿男再次说出了今晚最想要说的话。

“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辛亏辛亏你能看到我,不然,不然我死也对不起阿婉。”其实你已经死了,其实假如没有我,你今晚八成会成魔.......

“别客气,我还要感谢你上次救了年年的事情呢。”祝时雨干巴巴地说道,事实上,祝时雨对别人对自己的冷脸从来都是处理的游刃有余,但是对于这种情况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一直想要问你,你为什么没有进入轮回?”祝时雨再次生硬而拙劣的转移了话题。

“因为他是有功德的人。”一个有些飘乎乎地声音穿了过来,下一刻,周围的空气迅速的冷却下去。

祝时雨迅速转身,果然!

“鬼差叔叔!”祝时雨的声线提高了,语气中掺杂着显而易见的开心。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卷着一阵阵的阴风走了过来。

“小丫头,又见面了啊。”男人拿下墨镜,对祝时雨呲了呲牙,随着他的笑容,让本来就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脸看起来更加恐怖,但偏偏祝时雨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就像是眼前站着的就是以为和蔼的叔叔。

“嗯,鬼差叔叔,我已经好久没有见你了,有些想你了。”看着眼前笑的很开心的女孩,血窟窿男有些沉默,这个女孩从他第一次见面起,就板着一张脸,不管是教育自己的弟弟妹妹还是面对恶鬼,从来都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连自己其实都差点忘了对方还是一个未成年,这才在今天出事的第一瞬间就想到向女孩求助。

他复杂的看了看和鬼差谈的很是开心的女孩,这个女孩,面对鬼表现的很是正常,正常地就像鬼还是人一样,而面对人,却好像有着很重的隔阂。就像她是在一个鬼的世界长大一样。

“他呀生前是个警察,救了很多人,也因此而牺牲,这符合地府的福利条件,就给他一个福利,允许他看着自己的孩子出世。”鬼差跟祝时雨解释道。

“今天辛亏有你,否则他成魔了,不但会毁了自己积下的一身功德,严重点还会危害人界。”

“许海,你该知道今天差点铸成大错,要不是你有一身功德,今天一定会失去心性成魔,到那时,你的妻儿怕也是难逃你的伤害。”鬼差板着一张脸看向血窟窿鬼。

“现在地府已经满足了你的愿望,你可以跟我走了。”说着,鬼差拿出一条锁链,那锁链透着彻骨的寒光和冷气,只是看着,就会觉得刺骨的冰凉。

与此同时,产房的门终于打开,孕妇被送入医院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要生出来了,所以,进入产房,林婉其实生的并不是很艰难,护士抱着孩子走了出来。

祝时雨快步走过去,这里此刻只有祝时雨一个人,所以护士就将孩子给祝时雨看了看。

“是个男孩!”护士说道

许海咧开嘴傻笑着,身上缠绕的最后一点黑气也消失殆尽了,此刻他就像是所有的傻爸爸一样,咧开嘴傻笑。

祝时雨却有些鼻酸,福利院的孩子大多都是被父母抛弃的,他们很多人生下来,就不被父母期待,祝时雨曾无数次问过,既然不想要孩子为什么要生下来,当然这个回答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从来没有答案。

而此刻,这个在爱与期待中到来的孩子,却没有父亲,他一生都无法知道,在他生日那天他的爸爸冒着差点成魔的危险向人求助,她的妈妈在医生来的那一刻拉着医生的手苦苦哀求一定要让孩子平安。

他很幸福,但是,又很不幸。

或许是因为刚来到世间的原因,或许是父子天性的原因,婴儿虽然长不了眼睛,说不了话,但是在许海小心翼翼低头看向他的时候,小婴儿的嘴角微微弯起,就像是在微笑,他人生中第一个微笑,给了已经不在人世的父亲。

“看看小家伙,刚还哭呢,现在怎么像是笑了呢?”护士看向怀里的婴儿,面对这个弧度,她用自己历年来的经验将它归为一个巧合。婴儿,生下来,都是哭的。

“护士姐姐,里面的孕妇?”祝时雨问出了许海最想知道的问题。

“孕妇很坚强,虽然送到医院很晚,但是因为本来身体就很好,所以并不危险,等睡一觉,就好了。”护士对祝时雨笑一笑,看着祝时雨年纪太小,便没有像往常一样让家属抱一抱,而是亲自将婴儿抱走。

更多

精品军事战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