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军事战争 >白茶清欢无别事

白茶清欢无别事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战争

作者:Huniverse94_

时间:2018-05-11 11:14

小说简介

现在为读者朋友们分享这篇由Huniverse94_写的都市情缘情有独钟虐恋情深异能小说《白茶清欢无别事》,主要讲述原创言情幻想未来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101675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无从属系列。《白茶清欢无别事》小说简介:迷迷糊糊的IACA特工顾以安,玩世不恭的大明星吴世勋,温柔守候的组长秦川,傲娇冷漠的队员洛北辰。时间的指针一分一秒地转动着,四个人的命运也在消无声息之间紧紧地联...

白茶清欢无别事 精彩章节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吴世勋已经走了。

我哈欠连天地走进厨房,在餐桌上看到了一张便签纸,上面是他龙飞凤舞的留言:CHEN来接我的时候帮我买了早餐,我没吃完,剩下的给你吃好了,在保温桶里,演唱会的门票我早就给你留好了,你记得问CHEN要。PS:知道你最近缺钱,但建议你最好不要把我手写的便签拿去卖。”

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吴世勋你大爷的,当我是垃圾桶啊!然后忍住想要把那张黄色的小纸跳揉成一团的冲动,顺手把它贴在了冰箱上。

打开保温桶,发现里面居然是我最爱的泰鼎丰的灌汤包和牛肉粥,还没有开封。我的食欲登时被勾了上来。快速洗脸刷牙之后我在餐桌旁坐下,一边吃着美食心里一边腹诽,CHEN可真不容易啊,作为吴世勋的经纪人,还要兼任老妈子的角色,不仅要一大早来城西接人,还要先去城东的泰鼎丰给他买早餐,简直是惨绝人寰惨无人道。

不过,泰鼎丰的包子是真的好吃啊。

两天后,城西区的一处废旧公寓。

我蹲在草丛里,时间长了脚有些发麻,换姿势的时候不小心“诶呦“了一声,塞在耳朵里的耳机里立刻传来了秦川紧张的声音,”怎么了?”

“没……没事儿,”我尴尬地笑了笑,“脚麻了。”

许千树和南思源压抑不住的笑声从耳机里传了出来,而后是艾琳略带抱怨的调笑,“秦川哥你怎么这么偏心,我刚刚诶呦了好几声你都没有问过我。”

我冲蹲在我不远处的艾琳眨了眨眼睛,然后我们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只听到秦川咳嗽了一声,“严肃点,有什么情况立刻汇报,”而后又不放心地加了一句,“以安你注意安全,遇见异能者别逞强。”

“我知道啦,”我活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发僵的手腕,“但是你别小瞧我,我才没有那么弱。”

“注意,有人来了。”艾琳突然小声咳嗽了一下,耳机里霎时间变得寂静无声。我透过草丛的间隙向前方的空地上看去,只见四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快步穿过公寓前的空地向公寓的大门处走去,边走还时不时的张望。

“四个人,三个异能者,还有一个不确定,我没有感受到他的异能。”我摸着耳机悄声道。

“全体准备,按照计划进行,”秦川的声音有些严肃,“以安你和艾琳守在下面,以防他们逃走。”

“知道了,”我看着那四个人快步走进公寓的大门,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而后开始计算他们会在第几秒到达第四层。就在我的倒数快要归零的时候,耳机里突然传来一阵又一阵刺耳的声音,像是电磁波频率被扭曲了一样,又像是有人在用指甲不断地摩擦着发声器一样。

“什么鬼?”我感觉我的耳膜差一点就被穿透了,连忙摘下耳机将它拿远,而后对着不远处的艾琳打手势,“怎么回事?”

艾琳皱着眉摇了摇头,冲着我晃了晃刚刚摘下的耳机,示意我她的也一样出问题了。

我忍着刺耳的噪音,重新戴上耳机尝试着联系楼上的人,“秦川,能听到吗?千树,思源,听到请回复。外勤1组,听到请回复。”

然而耳机还在持续着发出刺啦的声音,我有些丧气地将它摘下来挂在脖子上,视线向上移,紧紧地盯着公寓四层的位置,做好了但凡出现什么状况就冲进去的准备。

然而下一秒,公寓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压抑的爆炸声,像是什么东西将另一种即将要爆炸的东西裹了起来,而后一同炸开的声音。伴随着巨大的声响,整栋楼的玻璃顷刻间碎了,火光从四楼的窗户里冒了出来,裹挟着一个黑色的物体快速地坠了下来,就在它即将要砸到地上的时候,一股不知从何处聚集起来的水汽猛地将它托了一下,而后它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它爬起来的那一瞬间,与听到爆炸声条件反射性站起来的我四目相接,一时间面面相觑,我方才发现它原来是个人,只不过他的脸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灰,看不清此刻的表情。他看见我时身体明显滞了一下,而后突然撒丫子向后山跑去。

我快速地与艾琳交换了眼神,看到她因为刚刚聚集水汽而笼罩在周身尚未散去的蓝光,“艾琳你上去帮秦川他们,我去追他。”说完未等艾琳反应过来我便像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紧跟着那个人钻进了后山。

说实话我对于自己的追击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当年在伦敦总部受训的时候的时候我最拿手的也是擒拿格斗。而且前面的那个人似乎从楼上跳下来的时候受了伤,跑起来一瘸一拐的,还时不时地回头张望,一看就是个没有跑路经验的。哼,小样。

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因此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轻松地堵住了他的去路。

我们两个人对峙着,我眯着眼睛看着站在我面前瘦小的男孩,意外地没有感受到那股通常笼罩在异能者周身强大的气场,心下稍微安定了一些。看起来他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人。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用手心对着他,示意我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也不会伤害他。面对着这个看上去比我还要小的男孩子,我有些不忍心那么强硬,于是我用了尽可能的温柔声音对他道:“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和你一样不是异能者。”

他咬着嘴唇看着我,双手紧握成拳,似乎还是很警惕。我又接着道,“你看,姐姐我是IACA的人,IACA你应该知道吧,你跟我走,我带你回IACA,不会有人伤害你的,我们会送你回家的。”

男孩的表情本来已经有了一丝动容,但就在他听到IACA这个词的时候,他的眼睛倏的睁大,脸上瞬间笼罩了一股戾气。而后他恶狠狠地对我道:“骗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IACA背地里干的那些勾当,我宁可死也不要回去被你们当做试验品。”

说着,他紧握着的手心突然闪过一丝电流,下一秒我的脑袋就像是被人拿着千万根针在扎一般刺痛,我痛的腿一软便跪倒在了地上。“什么实验品,你误会我们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男孩却没有说话,却是缓缓地靠近我,手心里闪过电流的频率越来越频繁,而我的脑袋也越来越疼,仿佛有无数台电钻在我的脑子里钻一般,“啊……”我抑制不住地闷哼出声,双手紧紧地捂住脑袋,眼前开始闪过阵阵白光,我知道我快要撑不住了。

就在我即将要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感觉到男孩慢慢地走到我的身边,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我一把。

刹那间天旋地转,瞬间涌来的黑暗把我席卷。

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低矮的天花板,和挂在天花板正中央的一盏昏黄的电灯,而我此时正躺在一个老旧的木床上。

足足愣了一分钟,我方才回想起来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那个死小孩居然不是普通人,现在想来他的异能应该是控制磁场和电波,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他们进入公寓楼之后我们的通讯设备就出问题了。

装的那么纯良,简直是白费我一番苦心。

我独自懊恼了几秒钟,而后有些费力的起身,却猛然感受到了从左手腕处传来的阵阵刺痛。低头看下去,发现我的左手腕上被人缠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绷带,绷带上还有零零星星的血迹。

我靠着右手的支撑坐了起来,仔细地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发现我此时正身在一间光线昏暗的房间里。房间里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一个木制的衣柜和一个简陋的书桌,书桌旁是一扇矮小的木门,房间虽然很旧但却很干净。

就在我努力回想着我到底是怎样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木门突然“吱呀”地响了一声,而后猛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只见一个瘦削的好看少年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口,“醒了?”

我感受着来自少年周身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的气场,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是……是你救了我吗?谢……谢谢你啊。”

少年看了我一眼,没有接话,而是板着一张脸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能走吗?”

“啊……”我愣了愣。

“能走就赶紧走吧,我觉得你很危险,别给我们惹麻烦。”说完这句话,他甚至都没有再看我一眼就转身走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一脸莫名其妙地坐在床上。

什么鬼,这人莫不是脑袋里有坑?哪有人用这种态度对待病患的?

我腹诽着的同时顺便活动了一下全身,发现除了受伤的手腕之外身上只有少数的几处擦伤,对于自己的行动并没有什么大碍,便连忙下了床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间。

房间之外是一个小客厅,同房间内一样没什么家具,只摆着一个小小的电视,一个不大的木质沙发和一张餐桌。那个少年此时正背对着我扶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在餐桌前坐下,我的目光环顾了一遍四周,然后就被摆在餐桌上的饭菜给牢牢吸引了。

我的上一顿饭还是在行动开始之前吃的,而现在的窗户外面已经是全黑,约莫这应该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也难怪我的饥饿感会不可抑制地涌上来,几道普普通通的菜,没什么油水,看上去甚至还有点寒酸,却勾引的我咽了咽口水。

“小姑娘,”那位白发老者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我,笑了笑对我道:“你醒了?身上可有什么不适?”

我连忙笑着摆乐摆手,“没什么的,一点小伤,不碍事的,不过是爷爷你救了我吗?”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小姑娘啊,你看我这把老骨头哪能救得了你?是我孙子今天出去的时候把你给背回来的。”

我看了看冰山男,嘴角抽了抽,努力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谢谢你啊,我手腕上的伤口也是你包扎的?”

冰山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变化,“脱臼了,被划了一个大口子,没什么事儿。”说完他就兀自在老人身边坐下,拿起一双筷子递给老人,“爷爷,吃饭吧。”

我看着他瘦削却挺拔的背影,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我一个病人,一个这么好看的小姑娘站在他身后,他竟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甚至都不邀请我一起吃饭,就这么自顾自地开吃了?

简直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宝宝真的好饿啊qwq。

老人笑眯眯地冲我招了招手,“别傻站着了,小姑娘,快过来一起吃吧,我孙子做的饭,虽然卖相不怎么样,但是味道还是挺好的。”

我感激地冲老人笑了笑,乐颠颠地走过去在冰山男身边坐下,在他抬头看我的时候还挑衅似地冲他挑了挑眉,然后试探性地夹了一口菜尝了一下,别说,居然还有点好吃。

更多

精品军事战争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