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科幻未来 >今天的我又死了

今天的我又死了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未来

作者:大大幸运

时间:2018-05-11 11:18

小说简介

今天给各位书友们淘来这篇由大大幸运原创的豪门世家娱乐圈重生悬疑推理小说《今天的我又死了》,主要讲述原创言情近代现代悬疑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98514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无从属系列。《今天的我又死了》小说简介:谁杀了知更鸟?是我,麻雀说,用我的弓和箭,我杀了知更鸟。谁看见他死去?是我,苍蝇说,用我的小眼睛,我看见他死去。……神颜大明星意外被杀,宛皖被迫卷入其中。死亡—...

今天的我又死了 精彩章节

第三章:谁看见他死去?

凌晨两点半,海棠花未眠。

别墅内灯火通明,A大调圆舞曲悠扬的响起,男人长身玉立,,微微闭着双眼,右手始终在空中半揽着,仿佛怀中拥着一个美丽的姑娘,他时而快速拉近,时而转圈推远。一个人孤独的在大厅的中央,旋转,跳跃。

他甩甩头发。汗水肆意的飞溅,汗水从他的脸颊滴落,滑到赤/裸的胸膛。

待他睁开眼时候,他的目光如春水一般,深情而柔软,似乎划开一切的坚冰。他的嘴角泛着丝丝笑意,仰着脖子,闭眼倾听,整个人陶醉在A大调舒缓悠扬的音乐中。

吱吱吱——

熟睡中被吵醒的仓鼠竖起耳朵吱吱吱的叫着。男人慢慢的走进它,轻轻的捧出它,它头顶紫色的小花微微乱颤,突然出笼的仓鼠的在主人的手中慌乱逃窜着。

“你乖乖的。”

他温柔的抚慰着不安的小仓鼠,低下头轻轻的亲吻着它的额头,似乎主人的气息让它感到了安定。它不再乱动,张着滴溜溜的圆眼睛盯着男人看,缩成小小的一团,嘴巴不安的啃着男人手指。

男人打开放在一边的黑色日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的字。良久,男人终于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你也很期待吗?”男人舔了舔嘴唇。

“马上将开启新的一页。”

他温柔的看向着手中娇小的仓鼠,仓鼠已经合上的它的眼睛熟睡过去。男人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手掌开始慢慢的用力,指腹已经触碰到它的喉咙,仓鼠依旧安稳不动,睡得香甜,不时的砸吧着嘴。

“呵——

”他突然轻笑出声,慢慢松开手掌,再次吻上了它的发旋,小心翼翼的将它送回豪华的鼠笼。

“我是如此爱你。”他轻轻的叹息。

叮铃铃——

熟睡中的宛皖微微的皱着闭着眼睛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只是碰到了什么,床头柜开始哗啦啦作响,镜子、面霜、口红纷纷被碰倒,顿时一片狼藉。

她迷蒙地睁开双眼。屏幕上显示才7点钟,她划停闹铃,安金铭阳光完美的笑容再次出现在屏幕上,桃花眼深情的看向她。宛皖盯着屏幕,露出痴汉般的微笑。把手机捂住胸口,来回的在杯子外面滚动。

“安金铭真的好帅啊!”

不对!宛皖坐起,她摸摸自己的胳膊,还在的。然后看向朝镜子跑去,镜子中她睡眼朦胧,没有任何异样。她看向日历,11月1号。

怎么回事?她拍了拍脑袋,自己昨晚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被冤枉成杀害安金铭的凶手。还有安风,自己好像和他接吻了。宛皖害羞的拍了拍脸。怎么对象回事他呢?

他是大众情人不错,但宛皖确信自己对这样的高岭之花一向不感冒。她一向喜欢像安金铭这样的阳光帅气的小可爱。不过,后来自己被车撞死了。这难道是意/淫公司大boss的代价?

宛皖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百思不得其解,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这简直是噩梦和春/梦的结合体。

她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手臂酸麻,仿佛不是自己的。被卡车碾压过的痛楚仿佛还没有消散。

是梦吧?希望是梦。她敲敲脑袋,想仔细回忆着昨晚的梦境,潜意识里却一直在抗拒。迷迷糊糊之间,总觉得自己仿佛忘记了什么。

到底忘了什么呢?

管他的,反正就是一场梦而已。宛皖对着镜子做了一个夸张的鬼脸,然后转身离开。

秋风萧瑟,一片银杏叶缓缓飘落,仿佛某时某刻同样的时间地点发生过一模一样的事。同一片叶子会落两次吗?

她出神的盯着那片银杏叶,随即摇摇头,大多数人都会有过仿佛在哪里又见过一次的经历,科学一点的叫法是情景再现。没事的,赶紧上班比较要紧,她裹了裹风衣,快速的朝地铁口走去。

她一向是开车上班的,今天选择了坐地铁。即便是梦,但是那样的真实的触目心惊的梦境还是让她心有余悸。会做这样的梦,是上帝在给她暗示着什么吗?。

“阿宛,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同事小袁从她后面冲过来,准备啪的一声拍向宛皖,宛皖像是知道她会拍自己一般,她迅速的猫下腰,快速的避开。

小袁惊讶的看着她,随即笑笑。“阿宛,你今天背后长眼睛啦,身手这么敏捷!”

刚刚一瞬间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自己仿佛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似的。她伸手,一片银杏叶缓缓地掉落在自己的手掌中。

“下次不许拍我,怪疼的。”宛皖捏紧树叶,表情严肃的警告着小袁。小袁欺身向前,拉了拉宛皖的手腕,左右摇晃着,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撒娇道:“下次不敢啦!”

“哼——”宛皖假意生气,板着的脸开始绷不住了。

“娇气。”小袁点了点她的额头,松开她的手,快速的向前跑着。

“啊,啊,真冷,果然是要到了冬天了啊!”小袁回头看他她,没等宛皖的回应,小袁搓着手自顾自的说道。

“熙市果然是一过了夏天就马上到冬天!都没个过渡。”

“是呀,天气越来越冷了,昨天也这么冷。”

“昨天?昨天大家不是说还挺暖和的吗?我们都只单穿了线衫啊。”

宛皖心脏猛地下沉,脊背开始发凉,她讪笑道:“也许是我记错了吧。”

小袁毫不在意的耸耸肩。

“宛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秃顶主任沉着脸走到她面前对她说,宛皖下意识瞥了一眼小袁,小袁拱拱手,歉意的朝她笑笑。宛皖叹气,看来又要挨骂了。

“这是你做的?”主张啪的摔了一摞文件单递给她,文件不多,但是声音格外的响亮,看来主任是用了不小的力气才能把文件甩得如此啪啪作响。

这份文件是属于小袁的工作,她只是帮忙了一下。宛皖急忙的向主任解释着,主任叉着腰一副颐指气使。

他摸了摸自己地中海的脑袋,不耐烦地说:“我不管是谁的任务,但是这文件你做了,而且你做错了,就得你负责,明天之前必须交上来。”

宛皖深深的吸一口气,她忍。主任一向刁难人,办公室里面几乎每个人都受过他的气。他喜欢不分青红皂白指责冤枉别人,为人又十分小肚鸡肠爱记恨别人,暗地里给别人下套子。

她愤愤地拿起文件夹。看来,今晚又要加班了,怎么是“又”?

她心中隐隐的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宛皖一出来,小袁立马上前,讨好地摩擦着宛皖的手臂,眨巴着眼睛一脸愧疚和诚恳的看向宛皖,宛皖别过脸,没有回应她的道歉。

她走向阳台,端起一颗橄榄球大小的仙人球准备往他们11楼的阳台去。这是她之前在公司的认领的盆栽,乒乓球大小的仙人球在她细心的栽培之下已经迅速茁壮成长成橄榄树大小,和打了激素一般。

宛皖叹气,看向一旁可怜巴巴的小袁,“我没事了,你让让,我送它去晒晒太阳。”

小袁知道她十分爱惜这株仙人掌,连忙闪开。

今天天气难得好,虽然冷,但是阳光大好。秋日的阳光恣意的照射在走廊上。宛皖小心的放好仙人球,耐心的擦拭着花盆上的污渍。突然,她背后突然投下一片阴影。

宛皖疑惑地回头,是安风,安风怎么回来这里。宛皖慌乱的向他打着招呼,春/梦中的主人公突然出现,宛皖顿时羞红了脸。

安风轻轻地笑着,目光深情缠绵,像看深爱的人一样盯着宛皖。宛皖楞在原地,他慢慢地欺身向前,身体一点点的像她靠近。

宛皖连连向后退着,她的背已经紧靠在阳台上,再无一丝的退路。,两人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宛皖整个人向后阳台倒去。

她急促的呼吸着,心脏像砧板上跳动的鱼扑棱棱的挣扎着,空气变得稀薄,仿佛下一秒就会停止呼吸。

“啊——”

宛皖小声的惊叫。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阳台上花盆,还没等宛皖转身,安风眼疾手快立马扶住。

安风双手扶着阳台上的花盆,双手之间环抱着宛皖。两人现在靠得更近,几乎要严丝合缝。宛皖抬头,只看到安风的下巴。他慢慢的俯身,仿佛下一秒就亲吻到宛皖的唇。宛皖忍不住闭上眼睛,睫毛轻轻地抖动。

“你看起来不开心,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安风低头,在宛皖耳边轻轻呢喃,仿佛在说情话。嘴唇微微地碰到她的耳尖,宛皖忍不住的颤抖。

“我、我没有。谢谢安总的关心。”

他微微地蹙眉,更加靠近宛皖的脸,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面倒着自己的模样。宛皖有些茫然的看向他。两人的目光交错纠缠。

许久,他嘴角轻轻的勾起,自嘲似得嗤笑一声。脸上的温情迅速消散,像黑夜中急速涌退的潮水

“没有就好。”他起身,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发旋。

诶?

宛皖呆呆的看着安风远离的背影,脸上的潮/红慢慢地退却。

“宛皖,你今天不用加班啦!”宛皖一惊办公室,办公室第一八卦王允芳就告诉她这条好消息,小袁在一旁用手比着耶。

宛皖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散。

“为什么?主任改主意了?”

允芳面部表情夸张,神秘兮兮的指着天花板,“你不在的时候,上面突然来了人,让主任今天停职。”

“看来我们主任啊,是得罪什么人了。”

难怪刚刚往回走的时候,主任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原来他是被停职了。之前还听说主任是安氏的关系户某个高层的关系户呢。

这么突然,说停职就停职了?

允芳神秘的朝宛皖眨着眼。

宛皖不明所以的讪笑。她慢慢的回到自己办公桌,又想到了安风,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一切,脸开始迅速涨红,她把脸深深地埋进手臂。

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呢?

更多

今天的我又死了相关小说推荐

    小说名称更新时间阅读地址
  • 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分手2018-06-05阅读
  •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科幻未来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