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玄幻魔法 >金陵怪谈

金陵怪谈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鱼迎

时间:2018-05-11 11:23

小说简介

这回给小说迷们分享这篇由鱼迎原创的灵异神怪宫廷侯爵重生悬疑推理小说《金陵怪谈》,主要叙述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30145字该文所属系列为:2018要写的。《金陵怪谈》小说简介:重生之前,沈熙弑兄、夺权、挟弟,广禁《百鬼谈》,摄政长达五年之久,是大越权倾天下的镇国长公主。她不信天命,不信鬼神,只信自己。直到……她因护驾身缢,重生到金陵第...

金陵怪谈 精彩章节

冯梦玉脸色一僵。

他好歹也算是刘大人身边最亲信的人,虽然最近来了那个叫燕均的小子和自己平分秋色,但好歹也差不到哪儿去。这金陵城上上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在面儿上,谁不是恭恭敬敬叫自己一声“冯公子”?

这个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卑贱少女,竟然敢在他面前直呼其名?还是用这种质问的语气?

更要命的是……

冯梦玉与刘炳信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个少女一开口,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他确实说不清那晚上自己的去向。

除夕夜前夕,前两江大都督曹霍明退官致仕,下了帖子给全金陵城的官员,邀请他们除夕当夜到都督府上行酒乐。

曹霍明虽致仕,他在宫里做秀女的女儿却被升了一级,成了有品级的娘娘。全家人不日就要搬去京城,金陵城里有意北调的官员,自然都要前去巴结一番。

冯梦玉也随刘炳信一起去了。只是宴行至半途,他突然接到密信,不得不起身告辞离开。

当时,满院子的金陵官员,可都亲眼目睹着他走出都督府。

事发突然,那时的冯梦玉只得胡诌了一个理由。他哪里知道,那晚的顾眉生无意间撞见了他的秘密,他不得不杀了对方,而她又还魂晚晴楼,化作厉鬼,血诉自己的罪状呢!?

“啪嗒。”

冯梦玉的额上滑下一颗汗珠,缓缓地落到地上。

见他不语,少女又往前走了一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里却全是无形的压迫。

“嗯?我在问你话呢。”

语气悠悠拉长,恍惚间,少女竟像是身居高位者俯身试探,质问里满是理所当然。

冯梦玉强自镇定,极快速地瞥了一眼刘炳信。确信对方肯定会保住自己之后,张了张口,僵硬着为自己辩驳:“那晚我母亲得了急病,是以我提前从霍大人的致仕宴上离开……”

“哦?你母亲得的是什么急病?请得是哪个大夫看的?”沈兮迟目光灼灼,步步紧逼,“既然母亲重病,为何不在家看护尽孝,却跑到晚晴楼来寻欢?”

话虽不多,但却针针见血。

事发突然,冯梦玉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准备。更何况少女前半句犀利,后半句更是狠绝,竟然直接给他扣上了“不孝子”的帽子。

他勉强定了定心神,反驳道:“姑娘,我冯家私事,也不便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坦明吧。若你心中有虑,大可……”他的目光移到了顾眉生的身上,“大可帮这怪物去击鼓鸣冤,我们对簿公堂便是了!”

也难为他了,沈兮迟逼得这样紧,他还能圆出一套说辞。

若是一般人,大概也会被他这样糊弄过去。可沈兮迟是什么人?她可是曾经踏着鲜血把皇上扶持上位的镇国长公主、大越第一位亲政的女子。

她平日里见多了手下臣子的小聪明,清楚地明白这些绥靖手段,也知道若是今天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清楚,这事便一世也说不清了。

这一刻,沈兮迟恨不得自己还是那个长公主,在京城中呼风唤雨,拥有无上权力,便可立马前往冯府,把这事调查清楚。

她皱了皱眉,脑子里飞快想着对策。眼看冯梦玉就要把此事糊弄过去,顾眉生身上的戾气也越积越足,那张小小符纸就快要镇不住她的怨气——

晚晴楼下的天井中,突然走进来一个男人。

男人头戴绫罗彩绣帽,帽珠为玉,绯红长袍,腰系一根金饰玉腰带,显得气宇轩昂,爽朗清举。

他眉骨极高,在眼窝里投下深深的阴影,辨不清神色,但鼻挺唇薄,眼角微挑带笑,袍角草枝缠纹上,一只仙鹤飘然欲翅,不见一丝轻浮,竟是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人群见到他,惊呼一声,均纷纷散开,让出一条上楼的路。

沈兮迟俯身下看,面上不露声色,杏目却微微眯了眯,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上楼。

皆因为,这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镇国长公主沈熙平生最大的政敌。

寇淮。

说到镇国长公主沈熙的敌友阵营,那真可谓是泾渭分明。

时下大越分了两京:金陵为南,燕都为北。□□皇帝定都金陵,其后北方游牧民族时有冒犯,后代皇帝便北迁燕都,但在金陵,朝廷仍保留了一套完整的行政体系。

是以,京城有内阁,金陵同样也有内阁。

对于沈熙来说,京城内阁首辅、太子三孤杜景时便是她的盟友,而远在金陵的这个南方内阁的首辅寇淮,就是她最大的敌人。

传闻里,寇淮其人阴毒,一向口蜜腹剑、心狠手辣。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人样貌风流,面上总是一副笑眯眯的吊儿郎当样,人畜无害,实则笑里藏刀,野心勃勃。

奈何,就算寇淮的野心摆到了明面儿上,沈熙也从未抓到过他的把柄,所以从未有机会扳倒他。

这人一向滴水不漏、心思缜密。最是危险。

皇上登基五年,江山渐稳,以燕都为中心的北方地区已完全在皇室掌控之中。

相比燕都,金陵城到底天高皇帝远,寇淮羽翼丰满,党羽众多,是以寇党一直是沈熙最大的心病。

她甚至怀疑,除夕夜皇上遇刺,幕后黑手正是这位寇首辅。

然而,一朝重生,她成了平民沈兮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找到证据,印证自己的猜测。

眼下,沈兮迟见他一步一步地上了楼来,突然意识到。

也许……她的机会来了。

这边沈兮迟在心里盘算对策,那厢,刘炳信先认出寇淮,连忙拱手作礼:“寇大人。”

寇淮似乎才见到他,抚掌一笑道:“刘尚书,我刚才见这里这么热闹,便上来瞧个新鲜,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

刘炳信本来都想好了对策,如何帮冯梦玉脱身,如何又说服那老头收了这厉鬼。谁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么不赶巧,简直就是他娘的邪门极了——

寇淮怎么会在这儿?!

要说公堂之上,他从不属于寇党,和这位寇首辅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一是因为寇淮的底细从没人摸透过,对方路数又多,自己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再者,他可是被埋在金陵的一颗棋子,只敢韬光养晦,从不自露锋芒,又何必去寇淮面前惹一身腥?

今日寇淮突然出现,刘炳信心下吃了一惊,险些以为自己已经暴露。

然而,他思来想去,自己并没露出什么破绽,强自安心,朝寇淮一拂手道:“寇大人,今日元宵,下官随同手下人在晚晴楼赏歌饮酒,哪知这楼中竟突然出现一只厉鬼……”

他欲言又止,自觉把冯梦玉那事按下不表。

寇淮笑得如沐春风,走近了几步,道:“哦?我在下面听说秦淮十坊最有名的沈阿公就在这里捉鬼?怎么,这鬼段数太高,连他都收不了了?”

沈兮迟的右眼皮猛地一跳。

果然,下一秒,沈阿公就不服气地嚷嚷开了:“这位公……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偌大的金陵城中,就没有我沈阿公捉不住的鬼!厉鬼虽难收,但也不是不行!要不是因为那位小郎君——”

他愤然一指冯梦玉,又指向化为厉鬼的顾眉生,“——惹得这鬼心中怨气冲天,我也不至于拖到现在还没将她收进我的妖鬼奁!”

沈阿公捉鬼几十年,生平最恨别人质疑他的捉鬼能力。一旦有人怀疑,他的开场白便是“这偌大的金陵城……”,噼里啪啦就丢过来一长段话,义愤填膺,生怕别人小看了他。

重生半月,沈兮迟算是已经很清楚他的这个性格了。

只是没想到,寇淮第一次见沈阿公,还没几句话呢,竟然就踩了他的这个禁忌,还引他说出了冯梦玉的事。

……有意思。

沈兮迟微眯着眼睛看向寇淮,见他果然顺着沈阿公的话问了下去:“哦?因为那位小郎君?”

“是的啊!”沈阿公一指顾眉生,只求她能证明自己的能力,“你和这位大人说说看?我是不是差点就收了你?你是不是也敌不过我?但你要报血海深仇,我心一软,就让你还在这里和那个什么冯郎对峙!?”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他还隐瞒了“鬼桥”的事。只说自己心软,却只字不提顾眉生的威胁。

顾眉生倒不和他计较,只“嗯”了两声,又对着寇淮,把刚才指控冯梦玉的话泣诉了一遍。

——这回,有寇淮在场。冯梦玉知道,刘炳信若想弃车保帅,自己就彻底完蛋了。

寇淮听完顾眉生的话,面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扬了扬上挑的眉眼,冲冯梦玉一扫,“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我……”冯梦玉冷汗涔涔。

他定了定神,正想把刚才敷衍沈兮迟的那套说辞拿出来,却听见寇淮道:“这位姑娘说的没错。除夕子夜你去了哪里,令母又患了何病?或者……”

他顿了顿,看向冯梦玉,笑意更浓,“我们直接去集庆门外的秦淮河中捞一捞,不就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杀了眉生姑娘了么?嗯?”

寇淮笑容完美,神态却疏离,眉眼中自有股流动的风韵。

楼外是花灯万盏,楼内是红尘百丈。男子丰神俊朗,慵懒散漫中却是不为人知的杀气。

……像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这一瞬间,冯梦玉心中的那根弦却彻底断了。

“不是我!”他大吼一声,一下子跌倒在地,“不是我!是刘……是刘尚书!”

“刘尚书?”

“那晚我提前离开……都是因为他!”

“为什么?”寇淮眸色渐沉。

“因为那晚他叫我——”

话音戛然而止。

窗外花灯万盏,似月悬星落,香风十里度。河上有悠风拂来,和着对岸高阁上的上元宴戏,缓缓涌进晚晴楼大开的窗内,卷来一丝凉意。

甚至没有人能看清,那把刀是怎样飞进来的。

刀身薄如蝉翼,在暗夜之中如同鬼魅,疾驰翻旋入内,正中冯梦玉的后背脊骨之间。

冯梦玉后半句话未及说得出口,便全然隐没,双目失焦圆睁,“轰”地一声,倒在地上。

唇畔流出一丝鲜血,蜿蜿蜒蜒,渗入晚晴楼的木质地板缝中。

冯梦玉,就在这样的众目睽睽之下……死了。

更多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