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玄幻魔法 >狐夫人

狐夫人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歌于畔

时间:2018-05-11 11:23

小说简介

本次给各位朋友们淘来这本由歌于畔原著的灵异神怪情有独钟天作之合小说《狐夫人》,主要叙述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38138字该文所属系列为:顾怀远与白骨精之卷二。《狐夫人》小说简介:回到自家宅院,百骨迎上来就接过孩子,孩子软得像棉花似的,她小心翼翼地环住,眼睛发亮:“顾怀远,你出去那么久,原来真是生孩子去啦?”顾怀远一翻白眼,差点没气晕过去...

狐夫人 精彩章节

顾怀远道:“小女尚幼,终身大事不劳费心。这半扇猪肉辛苦你抗上山了,这是一两银子。劳烦了。”顾怀远慢吞吞摸出一块碎银来扔给王大锤。王大锤眼前银光一闪,想也没想伸手抓住了银两揣进兜里,脸上又浮现出了顾怀远熟悉的讨好的笑来。

时下都城里的寻常人家一年多开销也不过十两白银,更别提农夫家了。他们自给自足,男耕女织,若不是要给孩子准备束脩、攒娶媳妇的钱,一年也甭消花几个钱。

寻常也只见过铜钱,哪有什么机会见到银子?王大锤手握着银子揣在裤兜里,紧得像是要将银子摁紧骨头里。哪怕今日“提亲”不成,王大锤心中留有遗憾,见到那一两银子时,又觉得兴许顾先生并未恼了他,只不过两个孩子的确年龄尚小。再过几年也使得,自己兴许是太过急了。

王大锤跟顾怀远告辞,又伸手按了按放进兜里的一两银子,心中喜不自胜,看着银子白生生得可爱,忍不住掏出银子来咬了一口。是真的,没错!

他喜滋滋的准备打道回府,这时,顾团团穿衣打扮停当,自个儿抱着一个小几出来,对着狐狸招了两下手,方才对他凶巴巴的狐狸便走了过去。

这顾家女郎长得真真的冰雪聪明,可惜了是个哑巴。——所有见过顾团团的人都如是想,有没有说出来倒在其次了。

商一潇头一回用一种悲伤的眼神看着团团。团团坐在小几上,笑得天真可爱。尽管她不会说话,商一潇却能从她的眼神里看懂她。团团的小手摸了摸商一潇的身子,又摸了摸他的尾巴。

……第三条尾巴。

商一潇不只一条尾巴。他既然是九尾狐,天生妖骨,十年生一尾。九十岁整为九尾,生出九尾的那日便会历经一重天劫锻化妖骨。若能历劫成功便登妖仙。多的是狐不愿经历雷劫,自断一尾。也有天生神慧的狐族早早的便长出九尾,提早历劫。

狐妖若是在九十岁之前自断一尾,不必历经雷劫,至多能活到五百岁,若经历雷劫化为妖仙,便能活到一千岁。再历二重天劫,能化散仙,能活一千五百岁。散仙升金仙,经三重天劫,活两千岁。金仙升大罗神仙,经九重天劫,遂不老不死,与天同寿。

然族中秘术可以令寻常人看不见他其它的尾巴。

团团又是怎么发现他异于其它狐狸的秘密的?

两人几乎朝夕相处,久而久之,哪怕团团看不见他的尾巴们,也大致能感应到它们的存在。

团团发现了商一潇的秘密。可是商一潇看着团团的眼神却十分柔和。

他与如姨逃出涂山时没多久,天降大雨,河边的湿地都变成了沼泽。商一潇眼神尖,看见沼泽边有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一个被丢弃的女婴,小篮子做工花哨,边上还别着一朵焉巴巴的芍药。看着花败的程度,扔孩子的人兴许也未离去多久。

女婴很健康,白白嫩嫩的,见着生人也不哭也不闹,乖乖的啃自己的小手。她身上散发着奶香。如姨看着孩子入了神,她早年为在人间混口饭吃,却伤身伤心而返,在秦楼楚馆呆得久了,早已无法生育。回过神来却是冷静地对商一潇说:“公子,别看了,咱们在逃难,也是自身难保,走吧。”

当时深山野林,天已将暮,如果他们不带走这个女婴,那她必死无疑。

——不是被野兽吃掉,就是被冻死饿死在这沼泽间,然后和这片沼泽混为一体。这么可爱白净的女婴啊,怎忍心她化作沼泽里的污泥一抷?

“如姨,带着她吧。”商一潇对人形的如姨道:“如果跟着我们,她兴许还能逃过一劫。若是我们不带她走,她只怕也只能活一两天了。”

“哎,人类真是作孽,自己亲生的孩子也扔……虎毒尚且不食子,这人心呐……”如姨终究心有不忍。莲步款款过去,小心翼翼地拎起裙摆,叫衣衫不至于被沼泽地的污泥所染,绕了许久走到女婴身边,拎了小篮子,跨在臂弯。

扔女婴的人想来也没打算置这女婴于死地。河边是沼泽,女婴的篮子却在临近沼泽的一片干地上。想来那人扔孩子的时候还是心软了。

她一手挽着篮子,一手帮女婴掖了掖被子。女婴的襁褓是绫罗绸缎制成的,如姨触摸到了一点硬硬的东西,她小心地掀开襁褓,发现了在襁褓的夹层中有些温热的几个银锞子。

商一潇一跃上如姨肩膀,聚精会神地看着襁褓中的女婴。

女婴一点都不怕生,挥着藕节一样的小手,对商一潇笑得开心。

“她没有家了,我也没有家了。如姨,就当她是我们的家人吧,咱们迟早还会回涂山去的。把属于我们的东西,都夺回来。”

如姨听得眼眶微润,她用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帮女婴把被子掖好。

——“是,我们迟早会回去,把属于我们的东西都夺回来。”她擦干眼泪,收敛好情绪,哪管喉头尚自哽咽,语调铿锵地说着。

商一潇看着眼前的团团,她不会说话又如何?他从未嫌弃过她。自从他将她捡走,就是他为自己选择的家人。

团团方三岁,尚不懂商一潇眼神的深意,径自将脸埋在商一潇的毛里,呼吸商一潇身上熟悉的味道。

只没想到,还没过多久,王大锤又上山来了,一道而来的是他曾跟顾怀远提起过的三儿子。

顾怀远脸色变得很难看,两人还没到顾家的庭院,商一潇便冲了上去,神色凶狠。

王家老三心里怵得慌,拉着老爹王大锤的衣袖道:“爹,这家人我看着有点怕……谁会在家里养狐狸啊……这狐狸看起来还这么凶!”

王大锤干笑两声:“三儿啊别怕,这是顾先生家的,很有家教的狐狸,不会咬人的。兴许是看着你脸生才对着你吼。咱们这次上山主要是爹想早些替你定了这门亲,先时上山没能探听到顾先生的口风,这次见你来见见你未来岳丈大人。”

团团见商一潇都控制不住寄几地冲上去威胁两人了,不甘示弱地抄起百骨给她置的小铲冲了上去,学着商一潇的模样威胁地吼了起来。

伴随着……狐狸的叫声。

“爹……我们走吧,这个小孩是个疯子!”王家老三拉着他老爹,抖成了个筛子,王大锤不死心地看了眼顾团团和顾先生,最后还是被他儿子给拉着走了。

“嗷呜~~嗷~~”稚嫩的女童声发出了狐狸的声音,抄着小铲跑到了王大锤跟前。还挥舞着小铲要将他们全都赶走。

顾怀远和百骨都惊呆了。百骨从院子里走出来就见着自己一直不会说话、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女儿正在凶人。

这孩子原来不是哑巴?!

赶走了王家父子,团团高兴极了,走起路来像是获胜了的小将军。商一潇欣慰地扭头看了看团团。接下来就被养母冷气森森的微笑吓出一身白毛汗。

“我就说团团怎么老不会说话……原来都跟你学狐狸叫了?”百骨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来。“罚你挂在家门口充当平安结!挂满一个时辰才准下来!”

养父顾怀远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的道:“哎呀今日天气正好啊。团团,爹要出去一下,你要一道嘛?”

团团看了一眼发火的娘,又仰头看了一眼妻管严的爹,再用眼角余光瞥瞥为自己出头的商一潇,最终没骨气地发现躲在养父身后兴许能保一刻平安,于是双手抱住养父大腿死也不松开。

商一潇自知活罪难逃,狐狸耳朵耷拉下来,接着对着养母讨好地眨眨大眼睛,身后的尾巴摇成了风火轮。

百骨单手就将商一潇拎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将他的尾巴们编织出一个平安结的样子。

商一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养母倒挂在了门上,然后看着养父带着团团以生死时速逃之夭夭。

原来,商一潇是九尾狐的秘密,在家中全然不是个秘密。

那他兴许可以光明正大跟着养父修炼?

……可是养父在媳妇面前怂得一逼,修行真的能变强?怎么越发感觉养母才是武力值比较强大的那个呢?

顾怀远估摸着一时辰到了,带着顾团团回了家。刚进门就掏出了从山下买回来的两壶小酒,还招手唤了唤金钟倒挂刚结束的商一潇过来。商一潇尾巴有点发麻,难以保持平衡,歪歪扭扭的走了半天才到顾怀远身边的凳子上盘着身子坐着。

团团摸了摸商一潇的大尾巴,小手几乎都没入白色狐狸毛里了。

“你们娘是不是有点太凶了?也别怪她呀,我们都是第一次当爹娘,在遇到你们之前,我们原打算两个人过完一生的。但有你们也不错……来陪爹喝酒!”顾怀远盯着那两瓶金风玉露看了一会儿,也不管方才自己说的一番话,团团和商一潇听懂没有,就自顾自一边咽口水一边伸手拔掉瓶塞。

山下村子是没有这种好酒的。

顾怀远是缩地成寸到镇上买的,团团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人,紧张地抱住顾怀远的腿,买完酒她就适应了,被酒楼中卖酒的店小二逗得哈哈的笑。

此酒青碧透亮,刚拔掉塞子就有粮食酿造的清甜溢出瓶口,顾怀远腹中馋虫大动,拿了三个酒杯,全都满上。

酒水打着璇儿倒入杯中,发出清凌凌的声音。商一潇忍不住将头凑上去舔了一口。顾团团学着商一潇的模样,也小心翼翼地凑头过去,两双小手捧着酒杯,伸出嫩粉的小舌头,在酒杯中舔了舔。

顾怀远看着孩子虽无声却可爱十足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百骨正在给孩子做小衣裳,听到顾怀远笑得爽朗忍不住出来一看。

顾怀远也喝得正有几分熏熏然,他将白狐狸抱在怀里,一双桃花眼有些湿润了。“团团啊,爹娘是一辈子不会嫌弃你的。但是你既然生而为人,就要学着说咱们的话啊。别老和你狐狸哥哥混在一起,狐狸话没意思的,你学狐狸说话,别人也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呀?爹知道你惯是个懂事的孩子,狐狸话那般难学你也会说。你若是将学狐狸说话的劲头用在学习人说话上面,爹打包票你会将人话说得非常好……”

这时候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勾着他腿,他低头一看,顾团团一双大眼睛泫然欲泣,藕节似的小手做出抓的姿势,想顺着他的腿爬到他身上来。

顾团团在旁边,那他抱的是什么?!

顾怀远赶紧定睛一看,商一潇对他呲了呲牙。

顾怀远:“呵呵呵呵……爹抱错了。”

更多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