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玄幻魔法 >我在天界看大门

我在天界看大门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点半

时间:2018-05-11 11:23

小说简介

这回为各位朋友们推荐这篇由二点半原创的幻想空间灵异神怪欢喜冤家娱乐圈小说《我在天界看大门》,主要讲述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32250字该文所属系列为:2017。《我在天界看大门》小说简介: 一心毕业后惩奸除恶的施蓝兰被一张招聘启事给欺骗了。 说好的行政中心的门卫呢? 这南天门是什么情况? 爱代购的财神爷?专注于痔疮膏的花神?以及把南天门当...

我在天界看大门 精彩章节

脚下踩着的地面散发着莹莹白光,周围横空而立着数十家画风诡异的摊位围绕成圈,将来往的路人包围于其中。

施蓝兰抿着嘴观察了一阵子,发现来来往往的人们总有几个如麻婴一样“嘭——”的消失。

也有不少如自己刚来时一般,突然腾空出现在空中,随后身子渐渐摆正,双脚站立于地面,神色淡定地朝着不同目的地行走。

迟疑了一会儿,抬起膝盖,单脚站立,左摇摇右摆摆。

姑娘我是往左走呢......还是往右走呢?

抱着毯子、面带困意、头发凌乱、姿势诡异,施蓝兰这幅明显脑袋不清明的模样在匆忙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兀。

啧了一声,反手把手上的薄毯搭在肩上,正准备随便找个人问问情况。

刚走了没两步,脑中忽然灵光一现。

之前那辆公交车也是在我喊出了人界三路班车几个字后,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车站,甚至连上下车的方式都那么神秘......周围这些长得人神莫辨、时妖时人的路人也是突然一下消失……难道这坐车方式是......

施蓝兰停下脚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压低了嗓子,用极轻的声音默念。

“直通车、直通车……离南直通车…快出现快出现……”

紧闭着眼睛,默默期待着自己预想中的场景如期发生。

一、二、三……

“对了——”

脖颈后的短发受到一阵极短的气流的吹拂而颤抖,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

施蓝兰条件反身地迅速转身,见到熟悉的人后松了松紧握的拳头。

原本消失在空气中的麻婴伴着相同的“嘭——”声,再次出现在施蓝兰的身前,此刻正歪着脑袋眨巴眨巴一双圆润的眼睛,表情有些无辜地看向面色微凝的施蓝兰,目光中流露出几许惭愧,嘴巴嘟了两下。

“忘记把你的通行证给你了!祝任职顺利!”

正疑惑着自己是不是从麻婴的眼中读出了点儿不坏好意的施蓝兰,手上一下被塞进一块木质的令牌,正面雕刻着龙蟠剑身,正中间铭铸着一个花哨难懂的符号。

将木牌翻转过来,反面有一个身形奇特的不知名的神兽图案,木牌的侧面刻有二十八宿名。

“这是……?”将视线从木牌上离开,施蓝兰抬头,面前的人却再次消失,无奈地挑了挑眉毛,“……走这么快……不论是不是人,果然都一样。追剧的女生动作真迅猛…”

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木质令牌上凸起的刺点,施蓝兰凝视着不远处的一点,难得安静了下来。

“要有通行证,才能上那什么离南直通车吗?”

像是打定什么主意似的,将令牌捏在手心,喃喃了一句。

“嗨~需要我们的帮助吗?”

手心一阵震动,令牌上那个花哨难懂的符号化成了一个大张的嘴巴,上下大肆抖动。

“额啊——”

吓了一跳的施蓝兰差点失手将手中的令牌扔在地上。

只见令牌在半空中作了一个抛物运动,令牌中间裂开的那个大口同样惊得破口大骂。

“你娘的##,我#你####,哎哟喂真他#的吓#本令牌了,真是###!”

句句少儿不宜的话从不断挣扎的令牌中传出,惹得来往的行人频频皱眉向施蓝兰投来不满的目光。

弯腰一把捞回令牌,紧紧捂住令牌上不安分的大口,施蓝兰那张因为常年训练而不算嫩白的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地教训着。

“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你懂不懂啊!”

不知道是因为遭到了施蓝兰过大的手劲的压迫,还是受到了八字真言的点化,令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迟迟没有得到回应的施蓝兰心里漏跳了一下,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欺负了小动物的愧疚感。

把令牌举至眼前,小心翼翼地移动着手掌,掀开了掩盖住的令牌一角。

令牌上那个裂开的大口,在施蓝兰松开盖住在其上的手掌的一瞬间,立即化为一个与人等高的黑洞竖立在施蓝兰的面前。

强大的吸引力迫使施蓝兰一头栽进了黑洞之中,熟悉的晕眩感再度袭来。

从无垠的黑洞黑洞之中,传来一阵阵呼救的回音。

下一秒,整个黑洞瞬间变为了极小的一个黑点,最终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哟——喂————————喂————————喂————————”

施蓝兰抱着脑袋无助地嘶吼,只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翻转,一阵阵呕吐感从胃部深处席卷而来。

这新来的凡人......声音可真是宏亮。

一朵白色的云团拟化出一双手,捂着并不存在的耳朵,无可奈何地飘在垂头大吼的施蓝兰身边。

施蓝兰大口大口喘息着,舔了舔因为长时间大吼而有些发干的嘴唇,终于回过了神。

揉了揉眼睛,施蓝兰伸出手臂——

白色祥云极为应景地放下捂住“耳朵”的手,将自己用白云拟化成的手支在施蓝兰大张的手臂地下,将人从地面上撑了起来。

抬脚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头看向自己脚下踩着的半径一米的方寸地面,和在离卦时一样洁白无瑕。

流转着莹光的地面仿佛会随着自己的每一步移动一般紧追不舍。

回头看看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在这半径一米之外的地面已经被一片浓雾笼罩,看不清明。

“难道……这仙人每次都只能看见这么一小块地面吗?…”摸了摸下巴,施蓝兰德脸上挂起一道不坏好意的笑容,“那是不是光着脚,人家也看不见我了?”

假装正经地清了清嗓子,施蓝兰瞥瞥眼前的祥云,恢复成正经地样子又再次端详起眼前的一切。

在右手边矗立着一根泛着白玉光泽的天柱,玉柱上数不尽的祥兽盘旋,三三两两聚成一团,动作神态逼真非常,活灵活现惟妙惟肖。

明明是静止的画面,落入施蓝兰的眼中却极为栩栩如生,盯得久了,隐隐觉得玉柱上雕刻的祥兽正在缓缓舞动,似有无数传说正在此上演。

顺着玉柱往上看去,天门高不见顶,只能隐隐看见几许金光从团团云雾中一闪而过。

抬头仰望着高耸的天门,施蓝兰吸了戏鼻子,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发酸。

“难道这里就是……南天门?”

似乎是在应和施蓝兰的问话,一直漂浮在施蓝兰身边的祥云忽地飞至她的面前。

只见云团在空中一点点平铺成一方纸状,用极快的速度幻化出数种形状各异、意义不明的符号,最终组成了施蓝兰能够轻易识别的汉字。

请...随…在下…一同…前往...行政府。

“可以啊,走吧。”既来之则安之,姑娘我不在怕的!

施蓝兰捡起地上躺着的恢复原样的木牌塞进裤子口袋,大力抖了抖手上的薄毯,状似随意地点了点头。

在刚才的离南直通车黑洞之旅过程中,这块薄毯一直缠绕在施蓝兰的身上,倒也算的上劳苦功高。

随即,又变幻成原本的祥云模样,低低地飘到了满眼不在乎的人的脚边。

干脆利落地踩上了祥云,心里知道这天界交通工具一贯的晕眩特性,施蓝兰稍稍压低重,想要克服接下来的惯性。

出乎意料,这团祥云在飘浮过程中极为平稳,速度倒是格外的快。

尽管保持着凡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在空中飞腾,可是站立在祥云之上的施蓝兰却只觉微风拂面,恰大好处的凉意让她原本压抑在内心的不满情绪渐渐消散了几分。

好奇地打亮着周围的环境,远处一座座上下漂浮风格各异的天宫在白雾烟缕的包围下时隐时现。

由于距离较远的原因,施蓝兰眯起眼睛也看不清明宫宇上的牌匾写着什么,只能在心底暗暗记下天宫的外貌,打算等梦醒后再去查阅些资料。

没错,即使在不久前才偶遇了自称是“马阿姨”的麻婴,但施蓝兰依旧固执地认为这仅仅是自己的一个梦。

“一定是因为白天和马阿姨一起看古装奇幻仙侠偶像剧的原因……做梦都梦到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一面好奇地打量着远方的建筑,一面不断碎碎念。

施蓝兰丝毫没有意识到,数次失重坠落感都没有逼醒“梦”中的自己的事实……其实已经明明白白地说明了,眼前的一切......并非是梦那么简单……

安安稳稳地站立在祥云之上,左顾右盼地细细观察着新奇的环境。

或许是因为仙界极为广阔的原因,虽然祥云的速度已经极快,可是等到达所谓的三天门行政府时,也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

更多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