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玄幻魔法 >被迫穿成魔尊之后

被迫穿成魔尊之后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袖里剑

时间:2018-05-11 11:23

小说简介

这次为小伙伴们淘来这部由袖里剑写的穿越时空仙侠修真相爱相杀穿书小说《被迫穿成魔尊之后》,主要讲述原创言情架空历史仙侠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30527字该文所属系列为:连载中。《被迫穿成魔尊之后》小说简介:叶闻一觉醒来,发现她变成了自己写的小说当中的反派boss,一个令修真界闻风丧胆的魔尊。魔尊不仅有一张能让鬼神避让的脸,还拥有不死的能力,可以说是正道修士最恨不得...

被迫穿成魔尊之后 精彩章节

叶闻撸了一把披散的长发,她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她会应了读者的话穿进书里,还偏偏穿成了魔尊,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她当初肯定把魔尊大佬写得完美又无敌,可是现在后悔药吃再多也没用了,还是早点为以后做打算吧。

“沈挚。”

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他双手双脚扣地,虔诚的跪拜,一点尊严也无。

“奴在。”

在被叶爸爸叶妈妈收养之前,叶闻是个思想偏激,有点报社的混混头子,被不少人跪地求饶过,见沈挚对着她跪拜,表情有些微妙:“今日起,没本尊命令,不必跪。”

“是,主上。”面无表情的男人闻言便站了起来,一点犹豫也没有。

这个魔卫没有心。哪怕沈挚的眼里有一丝情绪,叶闻也不会这样觉得。沈挚就像是一个不会思考的机器,她说什么他便做什么,没有一点自我的思考。

这个发现让叶闻的心情轻松了不少,没有心代表了什么,代表这个魔卫不会有多余的想法去怀疑她不那么合理的举动,只会听从她的命令行事。

虽然是这样,叶闻依旧不敢掉以轻心,若是被沈挚发现魔尊换了芯子,后果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

叶闻叫沈挚过来是为了让他去拿魔界的玉简,不管是什么种类的玉简,只要是魔界有的,她都要,她急需要了解自己正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已经不是那个只存在于她的小说中的世界了,踏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虽然她是作者,对剧情和人物极为熟悉,可是她毕竟不是书中的人,她的剧情都是围绕主角展开的,对魔尊身边的人物关系网是真的一窍不通。虽然那些玉简在这方面帮不了她什么忙,却能让她对魔界熟悉起来,不至于两眼一抹瞎。

沈挚的办事效率高得让叶闻目瞪口呆,她只是转了个身,沈挚就带来了一个纳戒。

叶闻看了眼眼前这个面容冷峻的魔卫,人设归人设,真正接触了这个人又是另一番感觉。

“出去,守着殿门,莫要让其他人进来。”

“是。”

叶闻生疏的用神识查看纳戒,见好几座大山一般的玉简堆在一起。

她终于知道沈挚速度为什么那么快了,他就是把魔界那个特别乱的藏书阁里的书直接倒进了纳戒中。

纳戒中的玉简多而庞杂,很难分清它们的真正用途,这样参杂着看,很容易让人陷入一团乱麻之中。

但魔尊的精神力远远超乎叶闻的想象,她只需要粗略的浏览一遍,便能记下玉简中全部的内容,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漏过,这也只是其一,更可怕的是她能瞬间将玉简的内容分门别类,像是一种本能反应一般。

难怪沈挚会如此简单粗暴堆放玉简,因为他比她这个作者更了解魔尊,或许魔宫的人都比她知道得多。

叶闻冷嘲的勾了勾唇,她就知道:当她是故事外的作者的时候的确可控全局,而身处局中之后多的是身不由己。

虽然叶闻看玉简的速度很快,可是玉简的数量太过庞大,要看完这些玉简至少要好几个月。

正当叶闻沉迷看书无法自拔之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嘈杂声。

“让我进去。”

“主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你这低贱的魔卫居然敢拦我?尊上前些日子刚说过,我可以去魔宫的任何的地方,要是让尊上知道你一个小小的魔卫敢对我如此动粗,你吃不了了兜着走。”

外面的声音一字不落的传进叶闻耳中,叶闻看向门口,蹙起了眉,敢在魔宫大喊大叫的没几个,听门外人的口气,倒像是魔尊之前从修真界带来的男宠曲涣戈。

曲涣戈是修真界五大世家之一的曲家庶子,几百岁的人却长了一副童颜,因其性情阴狠手段泼辣,颇不受家族宠爱。传言魔尊初见曲涣戈,便觉惊为天人,将他劫掠到了魔界。

实际上,魔尊是个收集癖,曲涣戈的眼睛是世间少有的琉璃色,魔尊本想等自己看够了再将它们挖下来收集,只是还没来得及行动,便被叶闻穿了。

叶闻对曲涣戈的印象很深刻,因为曲涣戈本来就是叶闻为了推动剧情而造出来的矛盾体反派。

曲涣戈在曲家做惯了两面三刀、推波助澜的事,而他琉璃色的眼睛总会给人一种内外明彻、净无瑕秽的感觉,所以曲涣戈成功塑造出了一个小白莲的形象。

到了魔界,曲涣戈也没多大改变,仗着魔尊对他的宠爱,三番四次恶言挑衅魔卫沈挚。

魔宫当中,魔侍众多,而魔卫却只有一个,常年侍奉魔尊左右,其代表的意义不言而喻。可在曲涣戈的认知中侍大于卫,全魔宫那么多魔侍都没敢管他,一个小小的魔卫居然敢在他头上动土。

于是,曲涣戈之后的种种行为,在众多魔侍的眼中跟作死没什么分别。

曲涣戈还在不依不挠的与沈挚纠缠,叶闻听得烦了,玉简一扔,对着门外喝道:“滚。”

门外顿时恢复了安静。

就这样,日子过了半个月,叶闻才召沈挚进去。

此时的叶闻,两只眼睛下有明显的黑眼圈,精神看起来很差,她看完最后一块玉简,才撩起沉甸甸的眼皮看向沈挚。

她怀疑这个魔卫从一开始就在试探她,所有关于常识类的玉简都被堆在了最下面,她不觉得这是巧合。

沈挚是在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在这个世界里不可或缺的帮手,如果不能驯服沈挚,她后面的路就会越来越难走,腹背受敌,里外受到制约,最后沦落到和魔尊一样的下场也说不定。

“跪下。”

沈挚应声而跪,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抗拒。

“你可还记得自己是谁?”

“奴名沈挚。”

叶闻皱了皱眉,“本尊再问你一遍,你是谁?”

沈挚这次的回答并没有刚刚的快速,他垂着眼睛,睫毛动了一下,眼底还是没有丝毫情绪:“奴是主上的狗。”

“狗?”叶闻挑了挑眉,脚尖勾起对方的下巴:“狗会叫,你会叫吗?”

沈挚刚做出嘴型便被叶闻打断了,她冷着脸看着对方,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不甘,却发现对方就像是个死人,对一切都无动于衷。

叶闻起身,冷声道:“出去。”

“是,主上。”

叶闻盯着沈挚的背影,心中疑惑,难道她猜错了?

揉了揉太阳穴,叶闻一脸疲惫的闭上眼睛,她这半个月不眠不休,身体像是被榨干了一样难受,主角几个月不休息依旧神采奕奕,而她只不过半个月没休息就变成了这副惨样。

她一直以为魔尊的身体是不需要休息的,毕竟她既不是人,也不是妖,而是一团戾气组成的魔,每次困到不行,叶闻都以为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直到刚刚,她看到了大量关于人妖魔三界的常识类玉简,才知道原来修成人形的魔都是需要睡觉休息的。

修道者往往以打坐调息为暂作休憩,而将三四个月才能看完的玉简一口气看完的叶闻,愣是眼睛都没闭过,她被自己的想当然带入了一个误区。

叶闻啊叶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了?摇了摇头,叶闻看着遍地的玉简,呼出一口气,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至少这段时间的辛苦没有白费。

“傀儡师,等我去找你玩儿吧。”

当叶闻在意.淫各种play傀儡师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闯入了魔宫。

“主上,魔帅在魔宫抓获一个人类修士。”

叶闻挑了挑眉,魔宫抓到的人类修士?连一只苍蝇都进不来的魔宫竟然能让一个人类修士钻进来,叶闻都觉得不可思议。

“带过来给本尊瞧瞧。”

片刻后,沈挚不仅带来了被捆起来的人类修士,还带来了一个十分骚气的男人,多情的桃花眼亮若星辰,和沈挚空洞诡异的眼睛成了鲜明的对比。

“雪伦见过尊上,祝尊上与日月同辉。”雪纶向叶闻抛了一个媚眼,一双美眸顿时媚眼如丝,一个没注意接收到媚眼的叶闻心里一咯噔,冷静的摸了摸脸上的半截面具。

除了魔卫,没有人见过魔尊的真面目,而魔尊下半张脸又极为俊美,因此,极少有人知道魔尊的真正性别,更没人知道魔尊是个丑八怪。

魔帅雪纶是个断袖,以前就经常在魔尊面前搔首弄姿,若不是有魔卫沈挚挡着,他早就扑上来摘自己的面具了。

写的时候没觉得,真正见着了怎么觉得这个雪纶很……一言难尽呢?

“雪纶,本尊若没记错,你的职责便是守卫魔宫的安全。本尊想知道,这人类修士是如何单枪匹马闯入魔宫的?”叶闻冷冷地瞥视他一眼,“还是说,你和你的手下都是一群不中用的废物?”

雪纶似乎习惯了魔尊的训斥,抚平袖子上的褶皱,从袖子里掏出一枚小镜子,又是摸眼角又是弄眉毛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哼道:“雪纶自然是有意放她进来的,她与那日打劫我们的佛修是一路的,抓到了她,那个佛修还会不自投罗网吗?”

叶闻对佛修两个字极为敏感,这才转眸打量地上被捆成一团茧的人,只看了一眼,便默默的收回了视线,深深的看向下面魔尊的两位得力爱将。

厉害了,你们不仅把女主捆了,还要引来男主,我以后小命不保了,就找你们两个。

“如此,便由魔帅降了那佛修吧,若是成功,本尊便赏你十位绝世美魔。”叶闻摸了摸下巴,既然女主男主都来了,她也要溜了,看着被捆在地上的女主,沉吟道:“至于这只茧,也一并送与魔帅了。”

说完,叶闻对沈挚挥了挥手,留下一魔一茧大眼瞪小眼。

更多

精品玄幻魔法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