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同性耽美 >南瓜马车灰姑娘

南瓜马车灰姑娘

状态:连载中

类别:同性耽美

作者:墨宝非宝

时间:2018-05-11 11:37

小说简介

现在给小说迷们淘来这本由墨宝非宝原著的小说《南瓜马车灰姑娘》,主要讲述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故事,本书为主攻视角全书一共36348字该文所属系列为:正在更新。《南瓜马车灰姑娘》小说简介:我有南瓜马车,在找灰姑娘。写着玩的,不定时更新。有灵感才更。...

南瓜马车灰姑娘 精彩章节

“我就叫‘米易’了?”米易笑着问,看上去很高兴。

“好听吗?”

“好听。”米易立刻说。

城城笑一笑:“你喜欢就行。”

她不算是个健谈的人,也没有自来熟的天性,而米易也和在网上表现不一样,并没那么话痨,或者说是米易想不到能和城城交谈的契点,两人很快又没了话说。

于是米易同学回来时,看到的一幕就是——

城城在喝酒,米易在看着自己的帆布鞋发呆。

“上次我们就见过,那天晚上,”米易同学想充当调节气氛的角色,“你还记得吗?”

城城摇摇头:“印象不深了。”

好不容易起了个话茬,被城城一句掐灭……

三人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幸好,酒吧陆续进了熟客。

米易的同学已经在这几个星期和大家混熟了,很享受那种,拿着一杯酒,穿行在各个卡座和吧台闲聊的夜生活。haku最喜欢这种女孩子,能让场子热闹起来,固定客流,她中途过来和城城坐了会儿,随口问始终拘谨的米易:“你俩干嘛不说话?”

米易指了指舞池里:“我在看她们跳舞。”

Haku对米易一直印象不错,笑了笑,随后才问城城:“今天准备睡哪儿?我家?”

“方便吗?”

“方便啊,我老婆回学校了,”haku说,“就这么说好了,你等我收工一起走。今晚就不管你了啊,新客人多。”

城城答应着。

米易被他们刚才的对话勾起好奇心,等haku走后,悄悄问城城:“你为什么不回家睡?”

“家里……”城城停了会儿,在考虑怎么给她讲明白,“我现在租的房子,其实是我朋友租的,她和她男朋友住一间,另外一对小情侣住一间。去年的时候,我急着来上海,来不及租房子,就住在了她家。”

“你和她,还有她男朋友住一间?”

“她男朋友在郊区上班,工作日都住在公司宿舍,只有周末回来。所以我平时都睡在租房,周末就要把房间让出来给他们。其实也就一个晚上,好解决。”

米易懂了:“所以你才每周六都要泡吧?”

城城点头:“开始是普通酒吧,后来发现这里,觉得挺好的。都是女的,大家人又都不错,互相能照顾,无论喝成怎么样都不会有危险。”

简直是世外桃源。

“那你上几个星期去哪睡的?”米易又问。

“随便瞎逛,还好是在上海,夜生活比较发达,怎么都能混一晚上。”

米易的目光饱含着“真可怜”的讯息。

城城笑了,指了指酒瓶:“一口都不沾?”

“我不能喝酒,从小就不行,”米易指自己的脸,“喝半口,满脸通红,猴屁股一样。”

“不过我听说,脸红的人反而更能喝?”城城琢磨着。

“真的?那太好了。”米易跃跃欲试,这就要倒酒尝试。

“别,别,”城城按住她的胳膊,“你还是别信我说的,醉了我可管不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就此打开了话题。

到haku收工时,米易已经不再拘束,一直兴奋地问着城城各种问题。

Haku笑着锁上酒吧大门,看了看米易搀扶的那位醉得不轻的同学,问米易:“这时间回学校,宿舍是不是锁门了?”

“是啊。”米易也犯愁。

平时她们最迟十一点走,到学校将将能赶上十二点锁门前进宿舍。可是今天她聊得太开心,同学也玩得收不住,一不留神就到了一点……

“你俩学生,也没钱去酒店开房吧?”haku好笑,“得了,跟着我和城城走吧,去我家。”

“可以吗?”米易不确定。

Haku笑起来:“有什么不可以的。平时你们玩得晚了,住女同学家不也很随便吗?”

米易点点头。

酒吧外,有四个haku和城城的老朋友,在等着她们去吃宵夜。

等她们聊完了,麦子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今天换个地方吃,我们先上车,一会给你消息。”

“好。”haku答应着。

四个人挤上一辆出租车,先离开了这条小马路。

城城也拦了辆车,和haku一起架着那位喝醉的美女上了车,直奔宵夜饭店。

每周六的宵夜是固定活动,只不过都在haku的小圈子里进行。他们每次都固定到距离酒吧二十分钟车程的避风塘,点菜吃饭。

这次麦子觉得吃腻了,换了一间便宜的酒楼。

酒楼营业到三点,大堂里坐着的全是吃夜宵的人,因为物美价廉,自然客满。麦子有朋友在这儿做服务员的,出租车上就电话抢了位子:靠窗,十人桌。

城城到时,大家在用茶水洗碗筷。

麦子前女友一看到城城就笑,把自己的碗筷推给她:“洗好了,用我的。”

“谢谢。”城城坐下。

米易是个很有眼力的人,学着大家的样子,把自己和同学的碗筷都洗干净了,一点都不麻烦任何人。等米易把筷子摆在碗上,才突然有了真实的感觉。对于米易而言,每次见到在座的人都是在酒吧灯光下,有舞曲和酒液刺激,每个人的行为又都是随心所欲的,她总感觉自己到了虚幻的世界。

可是现在,寻常的宵夜酒吧,寻常的白炽光。

大家在看着菜单,像普通的朋友聚会,刚才唱完KTV出来吃宵夜,始终都有说有笑的。

城城没吃晚饭就喝酒,胃不舒服,不想说话。

Haku看出来她胃病犯了,问麦子:“达喜有吗?我记得你一直带着的。”

“有啊?谁胃疼了?”麦子掏出药,扔给haku。

Haku递给城城:“城城啊,老毛病了。”

城城勉强笑笑,抠出一大片,吃到嘴里,嚼碎了。

“我和她熟,就是因为她找我要胃药,”haku笑着和大家讲八卦,“当时啊,我还以为她和我搭讪呢……还在想,不对吧?我这张脸不太可能有第一眼吸引力。”

大家笑。

“我第一次听大家说她,就特别想认识,”麦子前女友望着城城,“麦子说,当时一个卡座的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赢的人满场找了一个最喜欢的女生,让输得人去和她拥抱。”

“就是城城?”米易问。

“对,”麦子笑,“当时我那个哥们怂,觉得肯定没戏,叽叽歪歪半天才过去。”

“接着说,接着说。”米易催促。

麦子故意不说,麦子前女友嘲讽地白了麦子一眼:“你吊人胃口干嘛?”她笑着讲下去,“城城就倒了一杯酒,递过去说:先喝完,再说话。”

“其实当时我是喝不完,想找人解决掉,免得浪费。”城城没什么力气地补充。

“是啊,我那哥们只能硬着头皮喝。”

“最后成功了吗?”米易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成功了啊,城城说话算话,喝完就给了一个拥抱。我哥们兴奋的不行,回去给我讲,我才记住这个名字,一定要让haku介绍给我认识。”

大家聊了没多会儿,菜上来了。

米易尽职尽责地给自己同学夹菜,但那女孩醉得没吃两口,就趴在桌上睡了。

等到确定同学睡着了,她才开始自己吃起来。

城城因为刚吃了胃药,不能吃东西,让打包了一份炒饭和牛肉粉丝汤,准备去haku家再吃。她坐在米易身边,不动筷子,米易也吃得不踏实,吃两口就停下。

“不吃啦?”麦子随口问。

“啊,不是很饿。”米易敷衍说。

Haku是个细心的人,察觉到米易吃得不多,加了份炒面带回家。

Haku家在徐家汇附近,是早年家里出了首付,给买的老房子。

两室一厅,有客房,也有饭厅。

她们到家后,先把米易同学弄到客房去睡了,城城才坐下来,拆开几份打包盒:“坐下来一起吃吧,看你刚才也没动几筷子。”

“我不饿……”

“不好意思什么啊?”haku按着米易肩膀坐下,“特地多要了一份,就是给你准备的。这里没外人了,就我和城城,你应该不拘束了吧?”

Haku翻找出两套夏季的睡衣,扔到沙发上:“我老婆的,你俩一人一套,我先去洗澡,你俩先吃。”

等haku进了洗手间,米易才终于拿起筷子,跟着城城吃起来。

“大家都是普通人,你在正常场合接触几次就明白了,”城城喝了口汤,“麦子是销售,她旁边那个短发的是保险公司的,长发的那个是大一学生。”

“麦子前女友呢?”米易对那个卷发大眼睛的女人非常感兴趣,因为那个女人对城城太过热情了。

城城笑一笑:“夜总会的经理,管小姐的。”

这算是唯一一个不太常见的职业。

米易十分意外,可还是装着很能接受的样子:“真没想到……她一点都不像。”

“haku是个小律师助理,刚毕业一年,还在拼命司考,像吗?”城城笑着问她。

“啊?我以为她就是开酒吧的。”

城城摇头:“酒吧是租的,每周六用一晚上而已,也不赚钱。她就是闲得无聊,想要有个自己的地方和朋友聚会。”

认真工作,认真生活,也在认真伪装。

其实都是一群普通的女孩子,却只能在网络上袒露真心,在固定的地下酒吧卸下伪装,还要时刻防备被人影响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这也是城城喜欢和他们相处的地方,当她们面对“自己人”,是绝对真诚的。因为友谊得来不易,才会格外珍惜,因为互相知道难处,才会倾力相助。

“她们人都很好。”米易再次重申这个观点。

城城点头,继续吃饭。

“你对人也好。”

显然,这是一个误解。

城城纠正她:“我性格有缺陷,好脾气都是装出来的。就是因为知道自己脾气不好,才会克制,一直警告自己,要对别人温柔点儿、耐心点儿。”

城城嫌弃炒饭太油,打开冰箱找出来一罐泡椒,倒在炒饭上:“要吗?”

“谢谢。”米易接过来玻璃瓶,发现瓶子里的泡椒已经见底了,她琢磨着要是把主人家的调料一次性吃完很不礼貌,象征性地倒了一点点在炒面上。

这天晚上,客房让给了米易她们,城城在主卧蹭床睡。

凌晨两点,haku靠在床头,一面打着哈欠,一面抽烟提神,在看司考题。城城睡意不大,在台式电脑上找游戏玩,可惜haku是个没有这方面生活情趣的人,城城无奈,只好临时下载了一个VOS,戴上耳机,跟着游戏里的节奏弹起了键盘。

正玩得高兴,主卧的门被敲响。

Haku叼着根烟,去开了门,瞧见是那位醉酒的女同学。显然人酒醒了,拿着个空杯子,无助地求救:“我看你们房间灯亮着,应该没睡……请问哪里有水?我要渴死了。”

Haku忍俊不禁:“忘了给你提前准备一杯放客厅了,等着。”

醉酒的人最馋水,和沙漠找水源的感觉差不多。

Haku从阳台拎了一塑料桶的矿泉水,在门口给她拆开,倒给她:“我老婆洁癖,老觉得饮水机水不干净,不放心,全是喝这个。”

女孩仰头,一整杯喝了下去,算是解了渴。

她要走,可看到城城的背影,想到了什么:“我能和你说句话吗?那个……城城?”

城城坐在转椅上,掉头,面朝门口:“你说。”

对方鼓起勇气,一口气说了一串话:“她平时零花钱很少,一个月才五百,存了好久的钱,这星期突然都取出来了,说要请你喝酒。好了我说完了,谢谢你们收留我,晚安,明天见。”

城城反应了一秒,那个“她”是在说米易。

女孩在心里把这段话酝酿了一整晚,此时终于说出来,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对她们摆摆手,轻手轻脚回了客房。

Haku关上卧室门,把一桶矿泉水拎到墙角,瞄了城城一眼。

城城已经转回去,接着打游戏去了。

更多

精品同性耽美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