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恐怖灵异 >重生黑莲之下弦月

重生黑莲之下弦月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月千狐

时间:2018-05-11 13:44

小说简介

今天为小伙伴们分享这本由月千狐原著的恐怖豪门世家重生爽文小说《重生黑莲之下弦月》,主要讲述原创言情近代现代惊悚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101998字该文所属系列为:重生黑化之现代重生。《重生黑莲之下弦月》小说简介:【文案】:夏轻风是个聪明人,但最后还是死在了自己手上,完完全全死在自己手上。对于被折磨了那么久的人来说,死是幸福的。那么,那些她深爱的人啊,也会如她一样幸福吗?...

重生黑莲之下弦月 精彩章节

3 华丽外衣

时光走得比希望还快,年华在花开花落中支离破碎,一转眼便物是人非。

翡冷翠的初夏,湿湿的风尽情抚弄着少男少女的心,在单纯的惆怅和羞涩中,终于揭开自己神秘的面纱。

圣德私立小学华丽的校门口,正是早上开课的时候,人潮拥挤,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下。喧嚣声诡异地停下,穿着制服的学生拉着自己的监护人停下来,注视着那辆熟悉的汽车。

他们很少有人不认识这辆车,传说中“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黑得像乌木窗框”的女孩,就从这辆车上走下来。没有人会不喜欢长得漂亮又可爱的女孩子,特别是她不仅聪明,还会煮美味的面条和通心粉。

车门缓缓被打开,穿着制服的女孩子优雅地从后座上走下来,和他们幻想中公主的姿态一模一样。

“哦,上帝,果然是有白雪公主的吗?”一个年轻的妈妈惊呼道。

“妈妈,早就跟你说过了,”男孩子嫌弃道,“你知道吗,校庆那天我们排《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时,都没有化妆……”

“你喜欢她吗,史蒂夫?”年轻的妈妈兴致勃勃怂恿道,“敢不敢过去打个招呼?”

小男孩有点犹豫,在他的意识里,公主都是高不可攀的。仿佛贸然打扰到她的世界,是一种亵渎。虽然不想承认,史蒂夫还是觉得自己太弱小,也许公主们并不需要一个还未成长起来的骑士呢?

“宝贝,你是男子汉,勇敢一些。”年轻的母亲鼓励,“你看,不是有人在和她打招呼吗?”

手指所指的方向,布蕾莎背着帆布包微笑着和一个个男孩女孩们问好,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仿佛公主出行一般。清晨的阳光洒下来,投射到她乌黑的长发上,投射到她似乎发着光的白皮肤上,鲜红的嘴唇微微弯成一个弧。

“也许……”史蒂夫低头想,那里有这么多人,我就去打个招呼,没人会注意的。就这样!

史蒂夫松开母亲的手,快步跑到布蕾莎一行人的旁边,窘迫地抓了抓褐色的头发,红着脸,结结巴巴地用意大利语说:“那个……早,早安,布蕾莎!”

布蕾莎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转过头去正好看见这一幕。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啊!布蕾莎歪了歪脑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早安,史蒂夫!”

“哦,天哪,你居然知道我,”史蒂夫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像个受惊的小松鼠,又抓了抓头发,“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为什么不呢,你很优秀,”布蕾莎走近他,大眼睛注视着他的双眼,真诚地称赞,“你把白雪公主的海报画得非常漂亮!”

“啊,真的吗?”史蒂夫愣着一动不动,他的词汇量不足以表达出自己的心情,感觉手脚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绞尽脑汁组织半天语言,最后还是只说了句谢谢。

母亲似乎看到了儿子的窘境,喊了一声史蒂夫的名字。小男孩便连再见也忘了说,慌慌忙忙逃走了。

“哦,上帝!”一旁的一个小女孩感叹到,“幸运的史蒂夫。”

布蕾莎微笑着和每一个迎面过来的学生打招呼,有些叫的出名字,有些叫不出名字,都快乐地点头回应。

“布蕾莎认识我们每一个人吗?”和她同行的一个女孩子问道,“那些低年级的小包子我可从来没见过。”

“不,凯蒂,但我会尽量去记,”布蕾莎笑着说,“呐,你会发现他们其实是有多么的优秀。”

“天哪布蕾莎,”凯蒂邹着眉头抱怨,“我宁愿去记可恶的弗兰克老师上节课讲了什么东西,哦,那个可恶的小老头。”

弗兰克是圣德小学的数学老师,可能是年纪大了些,可怜的弗兰克先生总是弄错,并忘了自己上一句说了什么。布蕾莎对意大利人的数学水平表示深深的理解,一个连三乘以七等于二十一都要反复运算几遍的数学老师,带出来一群对数学深恶痛绝的学生。

尽管如此,布蕾莎也没有暴露“乘法口诀”的秘密。

“好了凯蒂,”这类背着别人说坏话的事情很难处理,附和的话可能会得罪弗兰克,否定的话可能会得罪凯蒂。布蕾莎无比爱惜羽毛,她伸手捏了捏凯蒂婴儿肥的小脸,然后飞快地跑开,“周日晚上打算做华国料理,你要陪我去选材料,否则就告诉弗兰克老师。”

“讨厌的布蕾莎,”凯蒂欣然接受了她的威胁,蹦蹦跳跳地赶上去,摇着布蕾莎的手,问她要不要做上次那个很好吃的鱼。

布蕾莎和凯蒂一路说笑着,还不忘时不时照顾一下其他人,邀请他们去做客,一道道菜名诱惑得小馋猫口水差点流出来。两人到了高年级部,和跟着的人说再见,往教室走去。

推开门的一刹那,金色的阳光洒在布蕾莎修长的身影上,就好像给她披上一件华丽的外衣。

教室里早到的几个学生看着闪着光的布蕾莎,一时间忘了说话。

“早安!”布蕾莎微笑着颔首一一打招呼打招呼,“茱莉亚、凯托、汤姆森、贝利还有杰西,你们好。”

“你好布蕾莎,”长得高高大大的杰西有些憨厚地招手说,然后又看见旁边的凯蒂,方收回一半的手又伸出来晃了晃,“早安凯蒂。”

“早安,大个子。”凯蒂调笑一句,拉着布蕾莎的手往座位上走去。其他几人也纷纷向两人问好。

布蕾莎和凯蒂一直都是同桌,拥有一个白雪公主一样的好朋友这让凯蒂很骄傲,当然也很苦恼。不过还好布蕾莎从来都对她十分的温柔,而且可爱的布蕾莎总是能发现她优秀的地方,这让活在阴影下有些自卑的凯蒂十分依赖。

毕竟,可爱的布蕾莎对每个人都是那么好那么优雅,温柔又有礼貌,可是对自己是不一样的。凯蒂想,他们绝对不会受到布蕾莎的威胁。“可恶”的布蕾莎总是喜欢一面威胁一面诱惑她。

布蕾莎刚刚回到座位上,茱莉亚就慢慢踱了过来,面对着她坐在前排的座位上。

“怎么了亲爱的?”布蕾莎问。

茱莉亚的脸红红的,小声问:“索里亚小姐,能不能帮一下我爸爸?他说知道错了,我们会把钱还回去的。”

茱莉亚的爸爸在索里亚夫人珊妮母亲斯诺家族的公司工作,前段时间因为挪用公款被公司发现,现在斯诺家族正准备起诉他。

“茱莉亚,能帮我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衣服吗?”布蕾莎微微提高声音问。

布蕾莎站起身就往教室外面走,听了个大概的凯蒂也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能够涉及的,自顾自收拾起书包来,看到茱莉亚还呆呆地坐在远处,心很累地朝她使了个眼色。

收到提示的茱莉亚这才慌慌张张地跟着往外面走去,还差点撞翻了贝利的桌子。凯蒂抚了抚额头,此刻感觉自己是那么的玉雪聪明。

“布蕾莎……”茱莉亚嗫嗫啜啜地进了洗手间,小心翼翼掩上门。

“茱莉亚,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姓索里亚而不是斯诺。”布蕾莎首先说。

“你不愿意帮忙吗?”茱莉亚瞪大了眼睛,“布蕾莎是不是不喜欢我?”

布蕾莎心中说了句“对啊,非常不喜欢”,但还面色不变,尽量放轻声音,问她:“茱莉亚,你希望我怎么做?”

“你去跟索里亚夫人说,让她去求斯诺先生,他们会同意的,”茱莉亚理直气壮,后来又想到什么,十分开心地说,“索里亚先生也在斯诺家族的公司上班,让他帮忙和董事会议员们求情,我爸爸一定会没事的。”

“茱莉亚……”

“好了布蕾莎,你那么善良,他们一定会答应你的,”茱莉亚的眼眶红红的,泪水在里面打着转,哽咽着委屈道,“布蕾莎,如果爸爸被关进监狱,他们一定会瞧不起我的。”

“可是,茱莉亚,”布蕾莎尽量温和地跟她讲道理,“我只能帮你爸爸求个情,公司里做出的决定是更改不了的,也许你们先把钱还回去……”

“好了,布蕾莎!”茱莉亚猛地推了她一把,怒目圆睁,大声喊道,“你不肯帮我就直接说出来好了,让大家看看索里亚小公主伪善的面孔!”

布蕾莎被她推的倒退了几步才站稳,看着茱莉亚扭曲的脸忽然有些想发笑。

茱莉亚还在说着难听的话,并拉开门出了洗手间,布蕾莎在她口中已经由“伪善、小心眼”逐渐变成了“恶毒”和“见死不救”。

这时,一个隔间的门被打开,伊莎贝尔从里面走了出来,布蕾莎冲她微笑颔首,然后跟着走出洗手间。

走廊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茱莉亚仿佛找到了能为她主持公道的人,声泪俱下地数落着布蕾莎的恶行。

围观的人看着娇小的茱莉亚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好像真受了什么大的委屈,低声议论着,隐晦的目光打量着刚刚走出洗手间的布蕾莎。

“发生了什么?”收到消息的凯蒂从教室里跑了出来,挤开人群,把布蕾莎护在身后。这才看向哭哭滴滴的茱莉亚,听到她含混不清地吐出什么“陷害”、“找借口”、“欺骗”和“不愿意帮忙”这样的字眼。

“你还好吗布蕾莎?”

“没什么,凯蒂。”布蕾莎笑着答。

凯蒂看着她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下就朝茱莉亚走了几步,叉着腰,气呼呼地说:“茱莉亚,敢告诉大家你打算让布蕾莎做什么吗?”

茱莉亚好像被吓到,停止了哭泣,鼻音浓重地说:“就算这样,布蕾莎也没必要对我说那么恶毒的话,就在这个洗手间里。”

凯蒂有一时间的语塞,虽然她相信布蕾莎,可是洗手间只有她们两个,茱莉亚又哭成这样,布蕾莎无论说什么都很难别被相信。

“多么恶毒的话?”伊莎贝尔打开门从洗手间走出来,饶有兴趣地晃了晃手机,“茱莉亚小姐想让大家都听一下你是如何逼着布蕾莎和她的父母为你父亲的错求情吗?还是你想让大家都知道……”

比平常女孩高处半个脑袋的伊莎贝尔踩着黑色的小高跟鞋走到茱莉亚旁边,低头用手挑起她的下巴,贴近她的脸低声温柔地说:“谁能知道茱莉亚小姐的父亲是个贪污犯呢?”

“不……”茱莉亚像个受惊的兔子,猛地挣开伊莎贝尔的手,慌乱地跑了出去。

“你还好吗布蕾莎?”

“哦,抱歉布蕾莎,我们被茱莉亚骗了。”

围观的学生纷纷表示抱歉,包括一些以前和茱莉亚一起玩耍的,都露出善意,并努力抛开和茱莉亚的关系。毕竟茱莉亚有个不光彩的父亲,谁知道会不会连累自己呢?

“谢谢大家的关心,茱莉亚大概是太着急了,”布蕾莎温和的笑着回应,“希望大家接下来不要当众议论这件事,以免对茱莉亚同学带来不好的影响。”

不能当众议论,但可以私下议论啊,布蕾莎怎么会放过她呢?

围观的人口头答应着散去,把凯蒂气得不行,难过的对布蕾莎说:“刚才他们怎么能用那种眼光看着你呢?之前还大言不惭说喜欢你来着。”

“没关系凯蒂,”布蕾莎安抚道,“你也知道,喜欢是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

然而这件事,却让布蕾莎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她沉思了一会儿,转身对还没有离开的伊莎贝尔说:“谢谢你,伊莎贝尔。”

“跟你没关系,”伊莎贝尔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她而已。”

“我知道。”布蕾莎笑着冲她眨了眨眼睛,我不仅知道你不喜欢她,还知道你也不喜欢我。

伊莎贝尔高傲的甩给她一个白眼,迈着大长腿朝教室走去。

布蕾莎低声沉沉笑起来,看得凯蒂越发糊涂了。

“布蕾莎,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凯蒂问。

“你不是听到了?”布蕾莎也笑着往教室走去。

“可是我没听懂啊……”凯蒂感觉自己又变笨了,“不过刚刚伊莎贝尔可真……”

伊莎贝尔突然转身回头看了她一眼,吓得凯蒂说了一半的“酷”字又被迫吞回肚子里,讨好地冲她笑笑。

“听说你在学民族乐器?”话没有指向,但谁都知道是对谁讲的。

“前段时间接触到了……”

“离麦克远点。”布蕾莎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也没等她回答,伊莎贝尔就踩着高跟鞋走远了。

伊莎贝尔的母亲据说是一名著名的女权主义者,深受影响的伊莎贝尔非常不喜欢娇花一样的女孩。比如茱莉亚这种哭哭滴滴装可怜的,还有布蕾莎这种对谁都优雅大方不得罪人的。她认为这是女性身上的枷锁。

然而随性大方的伊莎贝尔并不受大多数人的欢迎。

不过……布蕾莎嘴角浅笑,拉着不知所云的凯蒂走回教室,进门时又转头看了一眼伊莎贝尔挺直的背影。

离麦克远点?似乎,已经做不到了呢。

眼睛注意到伏在课桌上的茱莉亚,愉悦地笑起来。

更多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