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恐怖灵异 >病变

病变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斐成章

时间:2018-05-11 13:45

小说简介

这回为读者朋友们分享这篇由斐成章原创的强强灵异神怪破镜重圆小说《病变》,主要讲述原创纯爱近代现代惊悚故事,本书为主攻视角全书一共17426字该文所属系列为:填坑中。《病变》小说简介:软萌撒娇装可怜样样精通的陈同学承包了这家精神病院的所有戏精!不要怀疑,这就是我们的精分攻君!陈同学(尔康手):等等,说好的酷炫霸道设定呢!这是一个:人见人爱,花...

病变 精彩章节

病床上的女孩正处于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她的手脚虽然被束缚带绑住,但已经挣扎出了斑斑血痕,面部肌肉呈现出极度扭曲的模样,从喉咙中发出的刺耳粗粝的叫声让人听着毛骨悚然,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多岁少女该有的声音。

陈微扬拿不定主意,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种直觉,凭着常规的医疗手段可能完全没有用处。

傅蓝已经在旁边惊慌道:“我们要怎么办?”

“我觉得……”陈微扬踌躇着:“应该等院长回来。”

一声嗤笑从病床边传来,赵源查看完女孩的情况后,面带嘲讽的拿起了医用手套,“院长去参加教会活动了,没个几天回的来吗?你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病人死在这里?”

陈微扬这次却坚持了自己的想法:“连医院都对她束手无策,我们……”

不耐的挥手打断那些没说完的话,赵源抬眼看向陈微扬,纠正道:“不是‘我们’,是我。你只需要负责让她老老实实躺着就好,不难吧陈医生?”

陈微扬被他堵的有点面红耳赤,也不愿再争辩,但他心中仍没有妥协。毫无疑问,这个女孩的种种症状都表明着她的诡异,而且精神病院也不是专家聚集的大医院,没有那么专业的医用品和设备。总而言之,这绝不是简单的病患。陈微扬认为女孩的母亲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把人送来了这里。

他猜测,或许那个女人更倾向于自己的女儿得了某种严重的精神疾病。精神疾病会让一个人做出常人难以理解的事,甚至会出现伤害自己的情况,似乎和女孩此刻的症状都很吻合。但唯有一点,陈微扬解释不了对方的皮肤和口腔问题。并且,人在受到惊吓或刺激后,会有肌肉扭曲僵硬的现象,可是绝对持续不了这么久的时间。

陈微扬觉得这个女孩根本不像是精神有问题,她……更像是老人们说的鬼上身。

只不过这些话他都藏在心里,因为赵源不会相信。

就在陈微扬摇摆不定时,赵源已经拿好了工具,他走到女孩身边,掐住了那人的下颚,迫使对方把嘴张开。

“呕……”傅蓝不敢多看,匆忙转身面对着陈微扬,尽管之前有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看一次恶心一次。

陈微扬也很贴心的把傅蓝拉到了身后。这样一来,他自己倒是又再次见到了那些蠕动的蛆虫,比在车子里看到的还要清楚,一条条的,在女孩的嘴里繁殖。

赵源仔细观察了一会,突然皱紧了眉头。

“怎么了?”陈微扬发现了他的异样,于是出声问了一句。

“你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赵源问。

傅蓝抢答道:“她哪都奇怪,就没有不怪的地方。”

陈微扬走近几步,专注的看了片刻,才注意到这些虫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显然它们吸食的就是女孩的血液。

“这样下去她很快就会死的。”陈微扬有些不忍。

赵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试着用镊子从女孩的口中钳出了一条黑色蛆虫,而虫子从口腔脱离的那一刻,瞬间化为了一滩血水,发出刺鼻的腥臭味。

这离奇的一幕把他们三个都惊吓到了。

“也许……她需要的不是医生,”陈微扬冷汗不停的冒出:“如果院长在——”

“现在就是院长不在!”赵源终于生气了,“难道你想说这是闹鬼?”

傅蓝一听到这个字就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怎么会有鬼啊……”他瞪着那双圆圆的眼睛看了看赵源,又看向病床上的女孩。

“当然不可能会有。”赵源警告道:“陈微扬,记住你自己是个医生,别在这传播毫无根据的鬼神言论。”

“那她这个样子,怎么解释呢?”陈微扬问道。

赵源被陈微扬今天一而再的反驳给弄得火大,“很多事情不需要解释。”

这样蛮横恶劣的态度令陈微扬恍惚的就想起了在赵源实验室看到的怪物,他身上又开始发冷,一时分了神也没再去接那人的话。

接下来的时间里,赵源把那些虫子从女孩嘴里取了出来。

陈微扬则不得不做他的帮手,帮他用器具固定住女孩的下颚。等到全部清除完毕,女孩已经陷入了昏迷。

赵源摘了口罩扔进垃圾桶,对陈微扬下命令道:“今晚你留在这里照顾她。”

其实这件事护士和护工都能做,连傅蓝也说:“晚上我们来照顾就好了。”

但赵源却对傅蓝微笑道:“这个病人的病情有点特殊,陈医生毕竟比你们这些小孩有经验的多,让他照看也是对病人负责。”又拖长声音道:“对吗,陈医生?”

傅蓝嘟了下嘴唇,似乎不放心陈微扬一个人,便建议着:“我陪着陈医生一起吧。”

赵源的脸色顿时就不怎么好了。

陈微扬也不是瞎子,知道赵源对自己不满,就安慰傅蓝道:“她已经睡着了,晚上不需要很多人在,你累了这么久,该去好好休息。”

“可是……”傅蓝还想再争取一下。

陈微扬就哄道:“真的没问题,相信我。”他对傅蓝笑道:“我送你回去。”

傅蓝只能闷闷不乐的同意道:“好……”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赵源恨恨的瞪着眼睛,继而自言自语道:“陈微扬,你到底哪里好?”

陈微扬和傅蓝往宿舍楼走去时,傅蓝还不忘抱怨:“赵医生真是的,太过分了。”

“他是我们的长辈,我们当然要听他的话。”

傅蓝就笑:“嗯嗯,扑克脸的长辈。”

陈微扬也被他逗笑。

他们回房的时候差不多是病人们吃完晚饭休息过后准备回去的时间,为此宿舍楼里倒热闹了一阵。病人们和陈微扬打着招呼,他也都热情的回应了。

一群人的最后,陈微扬看到了鄢楼。

鄢楼就站在楼梯转弯处的昏暗一角,直直的看着自己。

陈微扬还想去和他说句话,鄢楼的目光扫过傅蓝后却自顾自的走了。

这让陈微扬当场有点懵圈,不知道那人是怎么了。

送傅蓝上楼时,陈微扬想到刚才的鄢楼就不由有些在意。

傅蓝走在前面,他边上楼梯边频频回头看陈微扬,问道:“怎么了?突然心不在焉的。”

陈微扬回神道:“没有啊。”

“还说没有,你现在简直就是一脸神游。”傅蓝打趣着他,可能看陈微扬看得太过专注,导致他一下踏空了一层台阶,整个人差点摔倒。

好在陈微扬眼疾手快,从后面搂住了傅蓝的腰,把人往怀里圈了一下。

傅蓝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他好像都能感觉到陈微扬拍打在自己耳后的呼吸了。

“没事吧?”陈微扬问。

傅蓝只是慌乱的摇摇头,等到对方放开自己,赶紧往前跑了两步。拉开三四层的距离时,转身对陈微扬说道:“不用再送了,很……很近了。”

陈微扬就点点头,笑道:“去休息吧,晚安。”

傅蓝的目光盯着陈微扬看了很久,才笑着低头小声道:“谢谢你。”

窗外的天完全黑了下来。

陈微扬独自返回医疗室时,心事重重,他满心都想着那个女孩不怎么乐观的情况。

经过来时的楼梯,他突然被人从后面拉了一把,这让他吓了一跳。惊慌中转头,看到的是鄢楼那张漂亮的脸。

一颗心安稳的放下,陈微扬说道:“我刚才看到了你,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鄢楼脸上带笑,但似乎没有多真心:“毕竟你身边有个那么可爱的人陪着。”

陈微扬愣了一下,然后失笑的摆手道:“傅蓝完全就是个小孩子。”

“所以是需要好好爱护吗?”鄢楼意味不明的说出这句话,他凑近陈微扬:“我知道赵源很喜欢他,你也是。”

“我是挺喜欢他,”陈微扬说:“不过不是你想的那种。”

鄢楼就挑了挑眉:“那是哪一种?你对我又是哪种?”

陈微扬有点脸红,不知怎么回答他。

鄢楼不再逼问,而是有些懒散的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就见一小簇火苗“啪”的燃起,又很快熄灭。

陈微扬惊讶道:“你哪来的火机?我记得你们是不能带这个的。”

鄢楼笑的有点冷,眼神也变的诡艳:“我们不能带这个?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一群精神病人吗?”

陈微扬不喜欢他语气中的自嘲,于是没有开口。

鄢楼就把唇间的烟递过去给他:“你要吗?”

“我不抽。”陈微扬轻声却很坚定的说着,然后他在白雾中抽掉了鄢楼手指间的香烟:“我也不喜欢你抽。”

“你也没有多喜欢我。”鄢楼淡淡的说道。

这一次陈微扬看了他很久,看着那个人一向无所在意的脸。

鄢楼这个人从来是这样,即使如同此刻心里充满了不确定,但也绝不表现出来。随心所欲就是他的面具。

把烟摁灭在楼梯扶手上,接着随手丢在了地下。陈微扬在昏色的光线中朝鄢楼慢慢靠近,他吻了一下那个人,浅尝辄止。

鄢楼很惊讶,这是陈微扬第一次主动亲自己,虽然短暂。

搂住陈微扬的脖子,鄢楼问:“你是在安慰我,还是可怜我?”随后,又咬牙道:“他……傅蓝是不是很好?他至少是个正常的人,但是,我不喜欢看见你和他在一起,不止是他,任何一个人都不行。我克制不了自己。”

说到最后,鄢楼的脸上出现了几乎不曾见到过的复杂和抑郁的情绪:“陈微扬,”他说:“你一点都不明白我的心情。”

陈微扬道歉:“对不起。”

鄢楼抬头又亲了他一下,笑道:“这次就接受了。”

真正回到医疗室,已经很晚了。

因为之前和鄢楼耽误了一些时间。

陈微扬也是个需要爱情的人,但又不过分追求。

他总是会给别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希望,甚至是被喜欢着的错觉。

然而这都源于他在感情中的迷茫。

有时这种迷茫会变的残酷,只是他还没意识到。

医疗室里,女孩仍旧在睡着。

整个房间寂静的像一座坟墓。

陈微扬坐在对着床的那张椅子上,沉默的观察着这个病人。

不多时,他发现女孩的手指似乎有了反应,很快眼皮也渐渐睁开。

陈微扬心里多少抱了点希望和惊喜,他赶紧起身走过去,关切道:“你醒了?”

女孩的脸色好了很多,至少不再是青紫色的可怕样子。

她看着陈微扬,试图动着嘴巴,像是想要说话。

陈微扬就低下头靠近了点。

也就是这个瞬间,女孩忽然伸出双手死死的拽住了陈微扬,她的脸很快变回了之前的狰狞。

不等陈微扬呼救,她却先开了口。声音有着说不清的阴森。

“医生,”她对陈微扬说道:“你怎么会害怕我?”

陈微扬惊愣交加的看着她。

“你应该……熟悉我。”她怪笑着:“你总是这么天衣无缝,每一个样子我都喜欢。不管是救人……还是……”她的力气很大,一点点把陈微扬拉到自己面前,在他唇间无声的说了两个字,然后继续道:“我都喜欢的要死。”

遇到这种变故,一般人可能已经被吓晕。明明之前陈微扬也怕的不得了。可是现在,他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了下来,不同于原先那般慌张。

他的眼珠在逆光之下黑的近乎诡异。

伸手轻轻按住女孩干枯腐烂的手腕,他一点一点把对方那双手从自己肩膀上扯了下来,随后将人按进了床里。

他看着那个女孩,一字一顿道:“你在说什么呢。”

更多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