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恐怖灵异 >今天开始做老祖

今天开始做老祖

状态:连载中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水荼翎

时间:2018-05-11 13:45

小说简介

现在为各位朋友们分享这本由水荼翎原著的灵魂转换豪门世家娱乐圈爽文小说《今天开始做老祖》,主要叙述原创言情近代现代惊悚故事,本书为女主视角全书一共231119字该文所属系列为:2018主力更新之逆转人生。《今天开始做老祖》小说简介:请假:5.10今天无更新,再请假一天。【入V通知:本文从4月26日起入V,不倒V,入V当日三更,平时更新速度为日更一章】【V章购买比例60%】存稿文《最强婚约》...

今天开始做老祖 精彩章节

古麟山在西蜀接近藏边的位置,立足蜀地盆周西缘界山,西望贡嘎雪山群峰、峨嵋、瓦屋历历在目。因为陡峭险峻、气候恶劣,这边常常会被一些初涉及探险的驴友作为开发探险的理想之地。

杨霖是蜀地知名211大学的学生。平素爱好旅游,也结识了不少同样爱好的同伴。他们经常利用假期,去蜀地周边的险峻山峰攀爬。

这次来到古麟山,是他带头,邀请了其他几个高校的小伙伴,第一次徒步进入山中无人区冒险。

在山脚处的时候,还可以看见路边有些简陋的小店,里面卖些矿泉水和方便面,当地的山民裹着厚厚的棉袄,守着热气腾腾的小锅,煮一些甜玉米、卤鸡蛋和当地产的腊肉香肠。

不过离开盘山公路,越往山里走,人烟越稀少。到了暮色渐浓的时候,他们已经找好了驻点,扎帐篷准备过夜。

谁知道一场突来的地震,打断了他们所有的计划。

地震震级不大,却来势汹汹。

他们的人全部没事,唯一麻烦的是,大地开裂的口子,让他们不少装备都掉了进去。帐篷睡袋这些必备之物也不能幸免。

杨霖把人集合起来,统计损失。除了帐篷、睡袋、食物,连水和药品都全部遗失。

好在指南针还在,他们走出这座山应该问题不大。

“这次行动我们必须中止,东西没了再往上走很危险,现在我们必须返程。”

杨霖作出这样的决定,其他人都表示支持。

他们抱团生火取暖,终于挨到了天蒙蒙亮。在晨曦之下,他们往一步一滑地往山外走。

“杨霖,我们好像方向不对啊,怎么越走越往上了?”瘦高个子的男生脑袋探过来看指南针。

“方向没错。”杨霖也是奇怪地甩了甩手里的指南针,指针的方向坚定不移。

旁边也有女生提出疑问:“可是我们已经能远远地看到贡嘎雪山的影子了,这种稀薄空气的缺氧感觉,也不像是山下啊。”

杨霖想了想,说:“继续走,古麟山本来就是盘山公路,我们昨晚扎营的地方,或许往上一点更容易接近公路,到了路上我们争取找到过路车搭乘,今天一定要离开山里,否则晚上难熬。”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明明半山腰的时候,周围一片银装素裹、冰条垂挂,没想到随着他们的行进,周围的积雪反而不厚。

山路上没什么雪,只有被他们走过之后,踩结实的薄冰。

越走雪越少,到最后,周围竟然只有深幽清爽的莽莽林海和千姿百态的青峰峭壁夹道。

“这都快到山顶了吧?”

“不是哦,我们应该在下山的路上哦。按理说这深冬的大山,越是山顶越应该白雪皑皑啊,为啥现在是春日般万物复苏的景象?”

待到他们终于看见盘山公路,一窝蜂跑过去后,才发现这真的是接近山顶的位置了。

杨霖隐约觉得有点古怪。

且不说这山顶毫无积雪的反季景象,就说他们到达山顶的时间,都有点怪异。

古麟山海拔三千多米,不算特别高也不低。他们一群人本来就做好了花费一天时间去登顶的准备,没理由一个多小时不到,他们就在山顶附近了。

要知道昨晚他们扎营的时候,很明确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半山腰不到的地方啊!

瘦高个的男生双手合十:“听说大山里都有女神,我们一定是被女神庇佑了。”

另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猛地往前一指,呼吸都粗了:“那不会是女神吧!”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几人看见站在公路山石上的一道纤细秀丽的身影。

白色的睡袍被山风微微荡起,如丝的黑发如墨晕开,这明明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子,水灵灵的圆眼睛、小巧的鼻子、微勾的红唇,被她一眼望过来的时候,众人却只觉得心跳都漏了一拍,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摄魂魅惑的观感。

如此美丽的女子,就好像真的是山中女神,在他们面前显身。

他们看着她缓缓地走了过来。

看着她伸出白玉般细腻的手臂,五指微微分开,摊在他们面前。

看着她红唇微启,对他们说出了第一句话。

“有多余的衣服吗?厚的那种。”

众人:“……”

套上其中一个男生包里的羽绒运动套装,羿天铭顺手把长发给扎了起来,在脑后束成一个简洁利落的马尾造型。

韩颖儿在血玉里叨叨念:“终于有衣服穿了,我看着您都觉得冷!”

羿天铭的神识直接灌入了血玉中:“冷的又不是我。”

韩颖儿:说什么大实话啊!

一个女生突然啊了一声,指着羿天铭道:“我知道你!你是《我们的青春时光》里面的女主闺蜜!”

此刻羿天铭束着马尾的造型,像极了剧中那个热情开朗、运动感十足的贴心闺蜜。因为这样,才被这个女生想起来。

羿天铭安静地扫了对方一眼,没有回答。

韩颖儿却兴致勃勃地说:“您看,我拍电视还是小有名气的,在这深山里都有人认识。”

哪知那个女生话锋一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你吗?因为辨识度不太大,认错了请别见怪啊。”

韩颖儿:“……”不确定你来打什么招呼啊,真是的!

羿天铭的嘴角却划过好心情的弧度;“是我。不值一提的小角色,没被记住也正常。”

韩颖儿默默咬牙,用羿天铭的牙齿使劲磨!

其他人见这个漂亮的女子言谈带笑,语调轻缓,不是那种高贵冷艳范,顿时亲近了不少,围着她七嘴八舌地提问。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怎么只穿了这身衣服?”

“你真的是演员吗?”

羿天铭表情忧伤地俯身摸着脚踝,说:“我本来跟剧组一起在山脚别墅参加杀青的庆功宴,哪里知道半夜地震,我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黑灯瞎火也不知道方向,走了一夜才走到公路边,真是满天神佛保佑,让我遇见了你们。”

这番话情真意切,说得几个年轻人有点飘飘然。

“姐姐客气啦。”

“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点方便嘛。”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

羿天铭的眼底溢满了泪水,一颗泪珠随着眼角悄无声息地滑落:“也不知道剧组其他人怎么样了?我逃出来的时候,房子都塌了。”

其他人连忙安慰她:“你能逃出来其他人或许也可以,只是你们走散了。”

“我这边有电话,你可以先报警。”

“你还记得那座别墅在哪里吗?到了山下去请求警察搜救比较现实,不要去找山民,他们住得零散,我们一时半会儿也没那个体力去找齐搜救队。”

要不是韩颖儿知道那是自己的身体,知道此刻那具身体里是个有神秘力量的男人,知道羿天铭找到这群探险学生是有目地的,她都要被这个我见犹怜表情的女子给迷住了。

韩颖儿:一个大男人这么作,来来来!我的学历给您,您才是演技派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生,我最多中央喜剧学院出来的吧。

杨霖往羿天铭的脚踝看去,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证明对方并没有说谎。

他当即把仅剩的外伤药品拿出来给羿天铭。

羿天铭接过东西,也不客气,装模作样地往腿上喷,还不忘抹了抹眼角边的泪水。

杨霖问:“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了?一直没有车吗?”

羿天铭忧伤地摇头:“没有。”

戴眼镜的男生问杨霖:“我们跟她一起等吗?”

杨霖有点犹豫。

这时,他们听到羿天铭问:“你们谁会开车?”

好几个人都表示会开。

羿天铭拍了拍巴掌,一脸纯真:“太好了。”

杨霖:“你有车?”

羿天铭:“没有。不过我之前来的路上,看见山那边公路上停了一辆,我不会开车,所以没去看。”

杨霖:“一直停在那里吗?没有人?”

羿天铭:“没看见有人。”

杨霖想了想,说:“可能也是进山旅游的人,本来想去路边拍风景,没准迷路了或者也遇到了地震。我们可以去看看。”

他们冻了一晚上,又饿又累,现在确实太需要一辆可以带他们去最近的县里的车了。

“我是杨霖,这个瘦高个是陈狐狸,戴眼镜的是李东海。跟你说话那个女生是严琳琳,递给你药的女生叫团子。请问你怎么称呼?”

杨霖介绍的名字里,外号和真名夹杂,羿天铭一一将他们面相看了个遍,名字跟人对应后,才开口道:“羿天铭。”

韩颖儿提出异议:“您这是用我的身体,怎么说也该是介绍我的名字吧?”

严琳琳也疑惑了一下:“天茗?我记得你好像叫什么颖儿?”

韩颖儿:妹子我姓韩,谢谢。

可惜严琳琳是没法听到韩颖儿的声音的。

羿天铭对此只是一笑,很懂行地答了句:“在外多数时间用艺名。”

众人哦地一声,恍然大悟。

韩颖儿继续咬牙,用羿天铭的牙齿使劲磨!

一番介绍之后,众人去了羿天铭说的地方查看,果然看见一辆大奔的商务车。宽敞的七座把所有人都容下之后,还有余地放些他们还剩余的装备。

这车也是奇怪,车钥匙就放在驾驶位置上,好像就等着他们来开走一样。

韩颖儿纯属好奇,问:“这就是胡胜答应给您的车吧?钱呢?”

羿天铭用神识轻描淡写地跟韩颖儿沟通:“五鬼运财术转走了。”

他没说转到什么地方去,下山后又怎么才能使用。不过韩颖儿心想,那什么运财术这么方便,以后随时转点小钱回来,岂不是衣食无忧?

却听羿天铭补充了句:“你放心,用你的身体来使阴咒,只拉半个月肚子即可抵消影响。”

韩颖儿愣住,半晌才挤出一句:“我真是谢谢您啊!”

羿天铭坦然道:“你是该多谢我。”

韩颖儿呵呵一声:“对呀,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所以我以‘身’相‘许’了嘛。”

身体都给您用着了,许得相当彻底啊!

羿天铭嗯了一声,老气横秋:“小丫头还算有觉悟。”

韩颖儿关注的重点却是不同,念叨起来。

“拉肚子后,您是亲手给我擦屁股呢,还是……”

“我的意思是,男女身体结构不同,您知道怎么操作吗?”

“我比较喜欢柔软带点湿润的纸来做厕纸……”

她太过详细的描述之后,羿天铭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他的耳根泛起淡淡的粉色,脸颊也有点发烫。

想他也是一方老祖的存在,什么世面没见过,害羞这种字眼在他千年的人生字典里是不存在的。会有这种反应,他很快归结为普通女人身体本能的原因。

最后,他只甩给韩颖儿两个字。

“闭嘴。”

对于是否开走这辆车,他们几人有不同看法。

杨霖担心车的主人只是下车去拍照或者做其他,很快要回来,回来看不见车报警,说不定还会把他们当贼。

陈狐狸提议多等会儿,或者留一个人在这里等,先把女生们送下山,再开车回来接人。相信跟车主说清楚,出门在外互相帮助也是能行的。

李东海则比较直接,表示自己撑不住了,一定要尽快下山去县里吃个饱饭。至于开走有什么后果,人都扛不起了,等后果来了再说吧。

羿天铭举止矜持地看着他们争论,一言不发。

“您怎么不告诉他们这车是您的?”韩颖儿现在还是不太明白,羿天铭要了车和钱,又不直接开车走的原因。

羿天铭盯着周围几个年轻人争论,兴致勃勃:“不觉得人性百态很好看?”

韩颖儿:“您当在看戏啊!”

羿天铭冷笑一声:“可不是看戏么?把你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镇压个八百年,你也会觉得看这些东西有意思。”

镇压?韩颖儿想起羿天铭只剩一个头颅的状态,听着他带着强烈怨气的话语,怎么听起来好像自己惹上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以后不会碰见什么灭门报复、鸡犬不留之类的事情吧……

“而且,”羿天铭很快恢复了寻常的慵懒,慢悠悠地绕开了话题,反问,“你认为一个能遁行千里的修士,会愿意驾驶这种慢腾腾的铁甲壳子?”

韩颖儿心想,合着您其实不会开车吧?

但她不出意外地回应赞道:“当然不愿意!咻地一下飞走才酷呢!”

羿天铭冷笑:呵呵……

韩颖儿装作不懂:嘿嘿嘿……

很快,杨霖等人统一了意见。留下陈狐狸在原地等候车主,杨霖开车先把车上女生全部送到县城去。

因为羿天铭没有说明出事的深山别墅的具体位置,所以杨霖打算到了县城里之后,请警方查到地点后搜救。

一路上,女生们对于韩颖儿这个十八线的小演员表现得很好奇,东一句西一句地问她关于娱乐圈和拍电视的事情。

羿天铭当然答不出来。

不过他有一万种转移别人注意力的方法,比如算命看相。

当年虽然他被四大修真门派围剿分尸,但他好歹是摸到天道门槛的一方老祖,差点就渡劫飞升的他,推演算卦都是小意思。看个普通人面相,算个恋爱运势之类的,再简单不过。

一般人也不值得他耗费心思去推算。

“在桃花位上摆放一个花瓶,注入八分清水,插上鲜花的,花的颜色以红、黄、紫等亮丽色彩为佳,花的数目以4或9支为最佳,颜色宜鲜艳……”

两个单身女生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不住点头记下。

李东海悄声道:“羿天茗用的好像是千度百科里的东西吧,她们也信?”

杨霖:“姑娘家的东西,她们喜欢就行,你管那么多!”

半个小时车程里,两个女生从对韩颖儿陌生的普通路人,直接转成了韩颖儿的新粉,表示哪怕韩颖儿现在不出名,她们以后都会关注其作品。

严琳琳主动留了联系方式。

团子还好心建议:“天茗这么厉害,要不去开个占卜直播吧,比起你演戏吸粉快多了。”

羿天铭:“可以考虑。”

一车人热热闹闹地到天泉县附近,刚刚下了高速,就被收费站旁边全副武装的警察给拦了下来。

几个警察拿着图像跟这辆车对比,很快就有个小警察跑进了旁边的工作亭,给坐在那里喝茶的上级报告。

“队长!我们发现目标车辆了!”

更多

精品恐怖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