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古代言情 >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

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

状态:已完结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大喜

时间:2018-06-08 15:51

特殊说明

猎色小说网为你提供主角是洛云溪凤惊羽的小说《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在线阅读感谢观看。

小说简介

本次为小说迷们推荐这本由大喜写的小说《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主要叙述洛云溪凤惊羽的爱情故事,全书一共该文所属系列为:言情爱情文。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状态,《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小说简介:这一场相爱,是他的蓄谋已久。...精彩片段:原本瘫倒在地上的她,突然用尽全力一把拽住了凤惊羽的裤脚,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王爷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

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 精彩章节

凤惊羽伸手在闵玉绮的脖子上碰了碰,然后扭头看向洛云溪,轻轻摇头,示意她已经没有救了。

而凤惊羽的反应似乎早就在闵玉绮的预料之中。

原本瘫倒在地上的她,突然用尽全力一把拽住了凤惊羽的裤脚,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王爷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

此时此刻,她一双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

她好恨!

恨自己轻信了沐凉,也轻信了厉天。

厉天给自己吞下的根本就不是蛊毒的解药。

她给自己吃的,不过是能够缓解脸上蜘蛛毒斑的解毒丸而已。

而她心脏里的蛊虫早已病入膏肓,无法救治。

不过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就已经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甚至连想要结束自己性命的能力都没有!

即便是自己当初跟闵玉绮有再多的恩怨,如今看到她这副模样,洛云溪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

她别开目光,心中对厉天的鄙视又多了几分。

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竟然用这种手段去对付一个女人!

也就是说,当初如果老闵亲王妃没有和自己坦白,将这蛊毒种在小团子的身上,岂不是小团子以后也会变成这般下场?

一想到这里,洛云溪更是气得浑身发抖。

彼时,因为胸口处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闵玉绮甚至觉得自己再多活一秒都是折磨。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爬到了洛云溪的身边。

沾满鲜血的双手用力的拽住她的裙裾,她重重地喘着粗气,艰难的开口:

“杀了我,杀了我,我就告诉你们沐凉和你们的女儿去了哪里……”

这微弱到几乎快要听不见的声音,如今落在洛云溪的耳中,却像是天籁之音。

她连忙半跪在闵玉绮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刚才说什么?”

闵玉绮急速的喘了几口气,似乎是在拼尽最后一丝力道:

“呵……洛云溪,你们是不是以为你们很聪明?

我告诉你们,厉天早就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这一次是他故意派我出去引你们进来而已……

其实,其实……沐凉她……”

闵玉绮的声音越来越小。

她揪着洛云溪的袖口,用力的将她往下扯。

而洛云溪为了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不得不配合着放低了身体。

“其实……她们就在……”

闵玉绮的话还没说完,突然猛的提了一口真气,然后用力往外一吐。

“嗖!”

洛云溪甚至还没回过神来,就突然被凤惊羽一把拽到了一边。

她只是觉得眼前一花,似有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紧接着便瞧见凤惊羽,回身一踢。

原本躺在地上的闵玉绮,被这一脚踹得横飞起来,然后重重地砸在大理寺桌面上。

“噗!”

她猛得呕出一口鲜血。

在这一瞬间,她竟然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反而露出了一种解脱般的极度舒适的表情。

这一次,当她摔落在地面的时候,她彻底的停止了呼吸。

“没事吧?”

凤惊羽紧张的看着洛云溪,发现她胸口处只是被闵玉绮吐出来的利刃,割破了衣服,并没有伤到皮肉。

洛云溪靠在凤惊羽的怀里,目光复杂的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闵玉绮。

虽然她已经没了任何反应,但是僵直的指尖,却是朝着后花园的假山那边直直的指了过去。

这个动作约莫就是闵玉绮在临死之前,良心发现,留给他们的最后一丝线索。

看着洛云溪脸上有些复杂的神情,凤惊羽上前,将她揽入怀中:“如今她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受尽折磨,到不如死了痛快。”

刚才闵玉绮暗伤洛云溪的动作,不过就是为了求一死。

这一点洛云溪和凤惊羽都看在眼中。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到临死之前,突然良心发现,但总归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我们抓紧时间,马上去后院检查一番,说不定能够找到线索。”

因为时间紧迫,凤惊羽和洛云溪没有再耽误下去。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便拉着洛云溪转身飞快离开。

临出门之前,洛云溪回头看了闵玉绮一眼。

若是自己穿越之初,没有那一番纠葛,或许她今日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当他们两个人出现在后院的时候,这才发现那一场龙卷风连带着漫天的尘土已经将整个行宫吞噬。

原本四季如春的后院,已然是被细细的黄色尘土全部覆盖住了。

那些尘土虽然还不算太厚重,但是已经足够让整座行宫染上了死气沉沉。

此时此刻,那汹涌的沙尘暴正席卷着大门,整个行宫仿佛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垮塌。

原本还在大殿激烈搏斗的那些士兵,不时被龙卷风卷走。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在他们的身后,已然是一片地狱。

可是在洛云溪和凤惊羽的眼前,也跟地狱差不了多少。

当他们急匆匆的赶到后院的时候,凤司寒也站在长廊的边上。

他怀里的小团子一看到自家爹娘,一掌圆乎乎的小脸上,瞬间洋溢起了开心的笑容:

“爹爹,妈咪!”

凤惊羽领着洛云溪他们飞快的走到了凤司寒的面前。

凤惊羽率先开口:“父皇,可有什么线索?”

这会儿正趴在凤司寒怀里的小团子扭过身子,张开双臂就要往洛云溪的身上爬。

凤惊羽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然后装作无意识的横插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一根手指头伸出来,将小团子的脑袋直接戳了回去。

“爹爹!”

小团子愤怒的摇晃着双臂,他只不过是想要妈咪抱抱而已,为什么爹地老是要阻止他,好气哦!

此时此刻,凤司寒脸上的表情虽然很平静,但是那双幽深的眸子里面,早已经卷起了汹涌的波涛。

他刚才带着小团子,几乎是将整座行宫翻了个底朝天,就差掘地三尺了。

可是压根儿就没有找到有关沐凉的任何一丝线索。

这让他不得不开始担心,厉天是不是又故伎重施,将沐凉给带走了?

可是行宫外面,天气十分恶劣。

如果历天想这么堂而皇之的逃走,几乎是不太可能的,除非是……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们父子两个人,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莫非这里有暗道?”

凤司寒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凤惊羽那双妖冶的眸子微微一闪:“刚才闵玉绮临死之前朝着假山的方向指了一下,难道那密道就藏在这附近?”

凤惊羽的这番话瞬间就点醒了在场的众人。

一直就在附近寻找出口的霓飞飞听到这话之后,也是愁眉深锁:

“王爷,这行宫这么大的地方,而且又全部都被黄土掩埋,我们要怎么找啊?”

凤惊羽幽深的目光朝着四周打量了一圈,最后脸上浮起了怡然自得:“这些风干的尘土与黄沙无异。但凡是有隙缝的地方,这些尘土就一定会滑落。就算厉天再怎么有本事,他也没办法将密道做到天衣无缝……”

听到这里,凤司寒的表情也跟着亮了起来:“羽儿,你的意思是我们用内力将上面的尘土吹开,再去找有细沙滑落的地方?”

没错!

凤惊羽就是这个意思。

这座建造在不死冥城里面的宫殿,为了抵御外界的侵袭,在建造的时候就能够看出,厉天的确是费了很大的功夫。

整座行宫都是由巨大的大理石拼接而成,特别是地基。

只有用重量级大的大理寺才能稳固住行宫,不让它在这恶劣环境中被损毁。

既然密道是建在地底,那么只要他们抓紧时间,想要在这些细缝之中找到密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就只能按照凤惊羽的建议行动起来。

洛云溪和陆璐儿守着小团子退在一边。

凤司寒凤惊羽,霓飞飞,戚风,他们四人合力,将掩盖在后花园上的一层黄土吹开……

那层细细的黄土在被吹开之后,整个后花园的形态都露了出来。

洛云溪怀里抱着小团子,她仔细的观察着每一处细微的变化。

眼看着龙卷风越来越近,整个行宫已经开始被瘴气和尘土吞噬,在场的人开始越发焦急起来。

凤惊羽看到洛云溪因为焦灼而微微涨红的俏脸,宽慰道:“别着急,我们慢慢来。”

凤惊羽的声音低沉而温暖。

就仿佛是春日里最和煦的春风,叫洛云溪听着,原本紧绷着的情绪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她耐着性子,仔细的开始观察四周的变化,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眼看着龙卷风已经将整座行宫席卷。

高大的行宫,因为暴风的肆虐,开始摇摇欲坠。

原本富丽堂皇的建筑被毁于一旦,里面不时传来那些侍女惊恐的惨叫声。

然而这一切落在洛云溪的耳中,她恍若未闻。

她强迫自己在这杂乱的环境中静下心来:

毕竟只要他们能够尽快找到密道,就能够快一步将凤宝贝和沐凉救出来。

是这个信念让她一直坚持着,直到她的目光落在假山下的洞口处。

洛云溪拎起裙摆,飞快的跑了过去。

她半趴在地上,分明能够看到一条只有三分之一指甲盖大小的细缝里,被风干的尘土正在不停的下滑。

洛云溪的眸子瞬间就亮了起来,她扭头朝着凤惊羽他们那边,欣喜大呼:

“在这里,在这里!”

众人听到洛云溪的声音,连忙停下了手中翻找的动作,转身朝着她那边跑了过去。

“轰隆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炸开。

原本行宫里面仅剩的一些亮光,也彻底被沙尘暴给吞噬。

众人纷纷抬头,头顶原本还有些微光的天色,全部被一片黑暗笼罩。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响声再次炸开。

与此同时,整个宫殿已经被汹涌而来的龙卷风撕得支离破碎。

就在这个时候,洛云溪只觉得腰间一紧,下一秒就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宽大的怀抱。

在一阵天翻地覆之后,洛云溪分明能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那巨大的震动将他们全部都震得晕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头顶上撕裂般的轰鸣声逐渐褪去,一切似乎又归于了最初的平静。

“爷爷!”

突然在这寂静的黑暗之中,一道稚嫩的声线响起。

这清脆明亮的嗓音,让昏迷过去的洛云溪指尖动了动,然后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四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洛云溪下意识的动了动,发现似乎有一具温暖的身体正裹着自己。

“……相公?”

洛云溪试探性的开口,轻唤了一声。

此时,凤惊羽正半弓着着身子,将洛云溪护在自己怀里。

纵使外面天崩地裂、地动山摇,可被他护在怀里的洛云溪,却没有伤到分毫。

自己的呼唤并没有得马上得到回应,洛云溪皱起眉头,嗅着鼻尖熟悉的气息,她再次开口:

“相公,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便感觉到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湿湿黏黏的滴在自己的脸上。

空气中,迅速由淡淡的血腥味弥散开来。

作为一个大夫,洛云溪立刻反应过来。

她鼻子一酸,眼眶瞬间就红了,“相公,你不要吓我!”

如今自己被凤惊羽护在怀中,压在身下,她想挣扎着坐起来,可是却又看不到凤惊羽的伤口在哪。

只能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焦灼的呼唤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云溪才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微微动了动。

“相公?”

紧接着,凤惊羽温润却又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我没事,你受伤了吗?”

洛云溪连忙摇头,“我没事。”

听到这话,凤惊羽才略微松了一口气。

他有些吃力的翻了个身,躺在了一旁:“我怀里有火折子……”

洛云溪听到凤惊羽的语气有些不对劲,便知道他约摸可能是哪受伤了。

她连忙半跪在他身边,从他怀中摸出了一个火折子,然后点燃。

更多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