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古代言情 >半缘修道半缘君

半缘修道半缘君

标签:古代言情,历史架空,穿越言情

状态:已完结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沈依依

时间:2018-05-16 09:23

小说简介

这次为小伙伴们带来这篇由沈依依写的小说《半缘修道半缘君》也叫《邪帝夜夜宠:极品毒妃要逆天》,主要叙述苏泠月宫宛卿的爱情故事,全书一共130.2万字该文所属系列为:穿越言情爱情文。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状态,《半缘修道半缘君》精彩片段:魔君星湮正吃吃喝喝高兴呢,忽地看见楼下走上一个人来。宫宛卿黑着脸,一巴掌拍在他桌上:“又去惹是生非了?”

半缘修道半缘君 精彩章节

自从他大哥夜澈雪带着那女人归隐江湖,宫情那小丫头又没事爱住在金陵皇宫,朵朵整日粘着她师父玉琅琊,魔君大人忽地觉得人生变得好无趣。

既不能抢人家老婆,又不能抢小包子玩,于是乎便开始在江湖里游荡。

本就是仅次于夜澈雪和夜冥天的绝顶高手,自然是不甘寂寞,游荡了一阵子便耐不住手痒,又听说这里的江湖可以挑战高手,于是我们的魔君星湮大人便开始了看谁不爽就揍谁的江湖生涯。

今个听说北边出了个什么少年武术天才,便逛去将人揍的怀疑人生;明个听见南边又有什么人称霸了,就飘过去把人打的满地找牙……

日子这么过着,竟然让魔君大人过出几分乐趣来。

满江湖漂着寻衅滋事找人打架,还蛮好玩!

然而这可就苦了江湖人了,有这么个大魔王压着,江湖上可谓是闻风丧胆啊!

魔君星湮正吃吃喝喝高兴呢,忽地看见楼下走上一个人来。

宫宛卿黑着脸,一巴掌拍在他桌上:“又去惹是生非了?”

魔君星湮挑眉邪笑:“怎么叫惹是生非?本座只是教教那些江湖人做人的道理,告诉他们不要当井底之蛙,学了几招三脚猫功夫就把尾巴翘的那么高。”

宫宛卿咬着牙,简直恨不得将他揍上一顿:“你知道你这半年砸烂了多少东西,本座赔了多少银子吗?两万两!足足两万两!”

魔君星湮很是不以为然:“两万两怎么了?本座四处挑战,给你落英谷挣了多少名声,岂是那两万两可以计算的?现在江湖上人人提了落英谷都恭敬的不得了,还不是仰仗本座?啧,换了别人,求本座挂名打架,本座还不乐意呢!”

魔君星湮一通歪理,气的宫宛卿鼻子都歪了。

不过他说的确实是实话,正因为魔君星湮这样的绝顶高手,落英谷的名声更加壮大。

“酒呢?”魔君星湮拽着宫宛卿的袖子给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胳膊搂着他的肩膀,“桂花酒呢?”

“没有!费了本座那么多银子,还想喝酒!?门都没有!”宫宛卿一巴掌拍开魔君星湮的爪子。

“本座才不信你没带酒来。”魔君星湮邪魅一笑,将宫宛卿整个人摁在身后的墙上,邪气四射的眸子盯着他,一只手在宫宛卿身上摸来寻去,从他怀中掏出个酒壶来晃晃,“喏,本座都闻见酒香味了。”

“给老子放手!”宫宛卿咬牙瞪着他,要不是打不过他,谁敢这么冒犯他堂堂落英谷主,宫宛卿早就把他揍的妈都不认识了。

“哟哟。”魔君星湮去手上使劲,将他抵着不得动弹,“喝你壶酒罢了,小气吧啦的。”

“你丫不是嫌老子的酒甜!还一壶一壶的偷,臭不要脸!”宫宛卿气的满脸通红。

“本座就是喜欢你的小甜酒。”魔君星湮看着他连耳根都红了,心情大好,将他放了,自己拿着酒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

宫宛卿恶狠狠的瞪着他,咕哝道:“快滚回你珈蓝魔宫去,姓白姓墨那两个姑娘还巴望着等着给你生孩子呢,赶紧滚回去成亲生娃娃,少给本座在外头惹是生非!”

“啧,成亲生娃娃有什么好玩?”魔君星湮靠在身后的墙上,“白家墨家那两个,本座压根就瞧不上。她们愿意等就让她们等着吧。”

魔君星湮又喝了口酒,笑的眸光潋滟:“若不是为了生娃娃,本座倒是更愿意同宫谷主一道,比比武喝喝酒,比那些叽叽喳喳的女人痛快多了。”

宫宛卿抚额,这天简直聊不下去了!

“带银子了么?”魔君星湮吃饱喝足,十分自觉的一把扯下宫宛卿腰间的钱袋。

宫宛卿:“……我草你快给老子滚回珈蓝魔宫去!”

“不回。”魔君星湮呼吸间泛着甜腻的酒香,“回去作甚,那般无趣,不如这里好玩。”

魔君星湮站起来,强行拽着宫宛卿往外走,行走间天色渐暗,他捏着宫宛卿的钱袋,在河上寻了个最大的船坊,将整条船都包了下来。

夜幕中,明月高悬,两个绝色姿容的男子靠在船舷上,喝酒听音赏月。

酒入酣处,魔君星湮站在床边,他颀长的身姿与邪气俊朗的容貌,惹的南来北往其他船坞上的歌姬舞女们面红耳赤,都眼睛一眨不眨瞧着他。

宫宛卿满脸无语的看着这家伙站着摇摇晃晃,想想他糟蹋的银子和酒,竟还恬不知耻的抢自己的钱袋,气不打一处来,抬起一脚就给他飞踹进河里。

魔君星湮是真的喝多的,竟真的被踹了下去。

宫宛卿很是恶趣味的趴在船边,瞧着星湮同学落水,哈哈大笑起来。

好容易能出口恶气了!

可谁知,魔君星湮落水后,竟然全然没了动静,宫宛卿盯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瞧了半天,不见他的人影。

忽地,宫宛卿想起了什么,这家伙似乎不通水性!

我日他不会游泳!宫宛卿简直无语问苍天,这醉酒又不会水性的家伙,要是淹死了可怎么是好!?

扑通一声,宫宛卿跳下河去,在河里搜寻了一会,忽地瞧见河底趴着个什么东西,游过去一看,魔君星湮正紧闭着双眼躺在河底,不知是死是活。

宫宛卿赶紧游过去,一手箍着他的腰给他拖上水面,而后施展轻功,带着他飞上船坞。

“喂,星湮,醒醒!”宫宛卿拍了拍他的脸。

魔君星湮毫无反应,宫宛卿探了探他的鼻息,竟然探不到!

“就这么死了?”宫宛卿顿时如遭雷劈,他盯着魔君星湮天神般俊朗邪魅的脸,不是说好的祸害遗千年吗?这厮活脱脱一个混世大魔王,怎么可能被淹死!?

然而魔君星湮的呼吸确实没了气息。

“星湮,你不要死,你别吓我!”宫宛卿扒开他湿漉漉的头发,捧着他的脸,“喂,你死了谁和我打架?我酿了那么多酒等着你来偷呢!你快给本座醒过来!”

可任凭宫宛卿怎么摇晃呼唤,魔君星湮的眸子始终闭着,依旧没有呼吸。

宫宛卿越来越慌,他想起当初风家小公子风若霖落水,被苏泠月渡气救活过来。

“渡气,对,渡气!”宫宛卿索性死马当活马医,捏着魔君星湮的下巴抬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对着他的唇就吹气。

船坞上其余美艳的歌姬,全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个俊美的不似凡人的男人。

他、他们在干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魔君星湮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宫宛卿感觉自己把他的嘴都要亲肿了。

“喂,你不能死,星湮王八蛋你快睁开眼!”宫宛卿捧着他的脸,又是一口气渡了下去。

“唔……”原本“昏死”过去的某人忽然睁开眼,正好看见宫宛卿放大的脸贴了过来,以及两人相和的唇。

“卧槽你亲我!”魔君星湮简直是从地上弹起来的。

宫宛卿愣愣抬头看着他:“你、你活了……”

“活什么活?本座怎么会死!?”魔君星湮一把将宫宛卿从甲板上揪了起来,摁在身后的船舷上,眸子潋滟透着邪气:“本座是魔族后裔,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死?”

“那你、你连鼻息都没了……”宫宛卿愣看着他,忽地破口大骂:“你mb你敢骗老子!”

“我骗你妹啊!你蠢不蠢,龟息术懂不懂!”魔君星湮眸子里邪气越发逼人,扳着宫宛卿的下巴,“本座这般的绝顶高手,醉酒落水后当然身体本能的使用龟息术避免被淹死,宫谷主你也是绝顶高手,不要告诉本座你不知道!”

宫宛卿的脸忽地红了,他看见魔君星湮飘荡在水底的“尸体”时,整个人都乱了,怎么就忘了这茬呢!

“说,你知不知道?”魔君星湮咄咄逼人的抵着他,“还是你故意想亲本座,嗯?”

“谁tm想亲你这个混世魔王!”宫宛卿窘迫的破口大骂:“本座亲猪都不亲你!”

“md把本座嘴都亲肿了现在说这些?”

“星湮,给老子滚!”

“不滚!”

“滚!”

更多

小说截图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历史架空穿越言情秦汉三国上古先秦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