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古代言情 >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

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

标签: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状态:连载中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酸奶桃

时间:2018-03-06 17:39

小说简介

“酸奶桃”所著的古风穿越小说《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中,主角是顾念和沈易安。简介:她本是现在著名美食栏目的顾问作家,刚从车祸中劫后余生,却被告知自己爱了多年的老公和信任了25年的闺蜜在一起了,而自己之前经历的流产、车祸、受伤都是他们一手策划,心灰意冷的她陷入了昏迷。再次醒来了成了山村小寡妇,还被土匪劫持了!她费劲心思逃回家,却又要面对村里的各种小人恶妇,生活如此艰辛。后来她一气之下凭借自己的机智勇敢成了山贼老大,还要和知府王爷对着干……

《田间小寡妇:大人别心急》节选:

孙氏回家就发现自家儿媳妇不见了,正准备出去找人的时候,就看到儿媳妇蓬头垢面满身泥土的从山上下来了,手上还垮了个破破烂烂的篮子,上面堆满了叶子,身后还拖着一扇捡来的棕榈叶子和一捆枯柴。

当她看清楚篮子里的叶子的样子的时候,赶紧上前,接过顾念手里的芋艿篮子就想扔到了一边。

“娘,你干嘛啊?”顾念一脸的莫名其妙,要不是她眼疾手快,芋艿可就要滚一地了。

“你拿这些东西做什么!”孙氏骂道:“这是痒痒草!有毒!”

听了这话,顾念心里了然。她还以为没人知道芋艿呢,看来是知道的,但是因为芋艿的弱毒性不被了解,导致大家“谈芋变色”。想到这里,顾念笑了起来:“娘,您先别着急,我们回屋我给您仔细的解释解释!”

回到家里之后,顾念找了一个干燥的角落,把芋艿堆放好之后,捡了几个个头儿比较大的,在孙氏的注视下,洗干净之后,放进了锅里蒸了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孙氏虽然很想阻止顾念,但是看着她熟练的动作,一点儿也不像之前那个动不动就哭啼啼的小媳妇儿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意外。

而从这意外里回过神来,顾念的芋艿就已经下锅了。

“娘,这个东西可好吃了,今天晚上我们就不吃别的,就吃芋艿吧~”说着,顾念在灶里捅了捅。她小时候在乡下奶奶家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在奶奶做饭的时候帮奶奶烧火了。今天上山的时候,顾念顺手捡了一点儿枯树枝回来。虽然说比不得那些可以拿去卖钱的柴火,但是自己烧火用起来,也是特别棒的。

过了一会儿,顾念拿着一只筷子到灶前,拿着筷子捅了捅芋艿,发现已经熟透了,赶紧起锅,端到了孙氏的面前。

“娘,您相信我,这个东西比馒头都好吃!”说着,顾念顾不上烫,伸手拿了一个芋艿,剥了皮之后,放进了孙氏的碗里,然后又剥了一个,“呼哧呼哧”的吹着热气,正要吃的时候——

“你等等!”孙氏按着顾念正要往嘴里送的芋艿,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碗,然后硬着头皮,拿起芋艿咬了一口,嚼都没嚼,带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非常敷衍的就吞了下去。

看着这一幕,顾念反应过来,孙氏这是怕熟的芋艿也有毒,所以在给她试毒。顾念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流涌了上来,也不着急吃这芋艿了,看着孙氏,等着她说可以吃,她再动手。

婆媳二人加上一个小小的许宁就这么在桌子前坐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孙氏吐了口气:“当真是没有毒性了!”

听了这话,顾念顿时喜笑颜开:“当然啦!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快吃吧,一会儿要凉了!”说着,顾念又破了一个热乎乎的芋艿,顺手把孙氏碗里已经凉掉的芋艿拨进了自己的碗里。

顾念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孙氏的眼睛,虽然心里很感动,但是她的脸上依旧没有露出什么表情来。

仔细的吃了一口芋艿,孙氏就愣住了。刚才囫囵吞下去没有仔细的品尝芋艿的味道,可是这会儿仔细的品尝了一下,却发现这芋艿味道甘甜,口感软糯,入口即化,简直好吃极了!

“阿念,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吃法的?”孙氏惊喜之余,不由得也好奇了起来。

“呃……”顾念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中,脑袋迅速的转了起来:“那个……啸行哥哥以前教我识字的时候,跟我说过,古时候有一个大将军,大军被困,粮草枯竭,无奈之下就挖了这芋艿让士兵煮了吃,没想到特别美味。解决了粮草问题之后,大将军就率领大军突破重围,芋艿这个名字也是为了纪念战事里遇难的士兵起的!”

听了这话,孙氏虽然心里还存有疑虑,但是却也没有过多深究。毕竟顾念曾经跟着许啸行读书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乡下人没那么多心眼,这就被顾念糊弄过去了。

吃过饭后,顾念拿出了她今天在山上拔的一些草,打算编点儿东西,过两天上集市上卖了以后,顺便买点糖盐辣椒回来。芋艿虽然好吃,但是毕竟漫山遍野都是。一旦让人知道这东西还能这么吃的话,那大家不得还一窝蜂的都跑山上去挖芋艿去了。

所以,顾念准备做一批腌芋艿,攒点钱先把这个冬天过了再说。这么想着,顾念手里的动作就更加利落了起来。小时候她可没少跟着奶奶学这些手艺,虽然后来生活过的好了,但是顾念闲暇的时候,还是喜欢自己动手做点儿手工。

“阿念,你这个是?”孙氏有些不解的指着顾念手里正在编的篮子。她可不记得顾念有这个手艺。

看着孙氏一脸懵逼的样子,顾念连忙解释:“娘,这是棕榈,叶子很硬,可以编成篮子。我看咱们村子里大家的篮子都是竹条编的,自己做费劲出去买还挺贵不耐用,我就想着用棕榈编一点儿,过两天跟那些小玩意儿一起,拿到镇子上去换钱去!”

听了这话,孙氏不敢相信的看着顾念的手,虽然被她简单的缠了一圈儿的布条,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她的手已经被锋利的棕榈叶子割出了好几道口子。

“阿念,”孙氏说着,蹲在顾念的身前:“明日我就不去山上做活了,我多砍些棕榈叶子回来,同你一起做篮子。”

听了这话,顾念连忙点头:“好啊好啊,到时候咱们多做一点,上镇子上也能多卖钱银钱回来!”

孙氏看着顾念脸上飞扬的笑脸,虽然总觉得这个儿媳妇和之前大相径庭,但是看着她鲜活的表情,却由衷的感到开心。许啸行刚死的时候,顾念明明是新媳妇,却了无生气,甚至连土匪来了都没躲。这会儿看起来虽然跟之前差很多,但是至少有人气儿了。

这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吧。孙氏想着,抬头看了一眼自家的院子。为了给许啸行办丧事,她把家里能卖的都买了,银钱也就十几文,这会儿看起来,着实冷清。

顾念编好了一个篮子之后就打着哈欠洗脸洗脚睡觉去了,而孙氏则在院子里,捧着她做好的那个篮子,一直到了后半夜才去睡。

第二天一大早,顾念就被一阵芋艿的清香唤醒了。和孙氏吃完早饭之后,就开始收拾家里,孙氏出门去砍棕榈去了。

在孙氏出门后不久,顾念坐在院子里一边编篮子一边教许宁认字,院子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男人窜了进来,手脚麻利的把门又关上了。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历史架空秦汉三国上古先秦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