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同性耽美 >总有阳光照耀你

总有阳光照耀你

状态:连载中

类别:同性耽美

作者:无心雨

时间:2018-01-12 17:39

小说简介

《总有阳光照耀你》是一部由“无心雨”写的元素的精品类型小说,目前该小说连载中,全本总计4871字,我们为您推荐这篇小说最新章节《第九章 戏弄》全文在线阅读,喜欢看小说的朋友赶快来本站。

总有阳光照耀你第十七章 (交心畅谈)阅读:

这是沈星第一次见沈楚阳面色忧愁,从楼梯上走下来,身后还跟着两名贴身保镖,沈楚阳试了一下眼色,松口气对着前面的陆战虎说道“你的目的现在已经达到了,还想怎么样?”
陆战虎嘴唇边不自觉扬起一抹微笑,满意地答复道“大门随时随地开着,任由你们进出,既然咱们都是老同学了,何必还要外道那。”
赵潜南是越听越听不下去,干脆揭短道“哼…虚头巴脑。”虽然声音不大,可还是被耳聪目明的陆战虎听到,他没去深究下去,而是借此机会搞好关系。
“学弟这挖苦别人的能力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啊,还跟上大学的时候一个样,那天,我请学弟吃顿饭,以化解咱们之间多年来的误会。”陆战虎说话的口吻是越来越显得很成熟,不咸不淡说的是恰到好处,使人一点毛病挑不出来。
可惜了,这边的赵潜南压根就没把陆战虎放在眼里,继续冷嘲热讽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的这顿饭我赵某人可是吃不起。”
陆战虎脸上依旧保持微笑,沈楚阳看一眼沈星也只是额头上受点轻伤别的地方都还完好无损便将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收拾一下复杂的心情,沈楚阳对着赵潜南说道“潜南,你和向唯俩先回去吧!带上小星,我和他好好谈谈。”最后的一句话说出来时明显不在心上。
赵潜南伸手搂过惊魂未定的沈星,语气沉着“大侄子,你老爹要办正事,咱就不打扰了,走吧!”
沈星看一眼沈楚阳后便跟着赵潜南离开了大厅,屋子里刚才的兵戎相见终于到了此刻能够安静一些,躲在树顶上的任啸远脖子抻得老远,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安然无恙从门里走出来后,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了,正当任啸远准备从树顶爬下来得时候,也许是由于手滑一下子没有抓紧树干,悲催的任啸远突然间从树上掉了下来,还偏巧掉进了游泳池里,巨大的声浪引起了门口保镖们的注意。
这边赵潜南正嘱咐着沈星好好回家休息一下,明显在沈星的脸上表现着心不在焉魂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冷不防冒出来一句话“赵叔,我爸跟那人是什么关系啊!我看那个老男人瞅我爸的时候明显动机不纯眼睛都快亮了。”
许向唯先一步上了车子,对于他们沈家的事,他真的没太多必要上头,关键在赵潜南这边却还是有着无比深交的感情在这里面,能来也只不过是看在赵潜南的面子上过来当个帮手镇压场面,家务事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赵潜南看着沈星面露疑虑,便胡扯一通道“你爹啊,只不过是和那个人叙叙旧而已,都是多年不见得老同学了,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正说着,那边传来一阵响动,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有人掉进游泳池里了,快点来人看看。”
这边赵潜南听到响动,立马脑海里联想到这一路紧随自己车子身后的那辆出租车,忙不迭地赶忙顺着声音的来源狂奔过去,而站在原地的沈星却看到赵潜南跑掉了整个人都被吓到了,而坐在车里的许向唯在看到赵潜南突然跑向别墅的后面时随即打开车门下来,一步并作三步走到沈星面前盘问道“他干嘛去了?”
“你没听到吗?”沈星面无表情说道。
“什么?”许向唯惊呼。
“刚才有人大喊不知是谁掉进游泳池里那,赵叔赶忙就跑了过去。”沈星这样解释道。
一向不爱多管闲事的赵潜南居然担心谁掉进游泳池里,这其中必然有联系,许向唯按耐不住好奇心作祟要去查看一番便对着沈星说道“会开车不?”
“当然会了,我拿驾照都不知多少年呢。”
这边许向唯从兜里掏出一把车钥匙递到沈星手里,言词认真道“拿着我的钥匙去开我的车回去吧!这边没你什么事了。”
沈星毫不犹豫地拿着许向唯的车钥匙,双眼看向别墅的房门,提心吊胆道“那我爸怎么办?”
“哎,你老爸要谈场生意,你先自己回去吧!认识路吧!”
沈星虽说有些不放心沈楚阳自己在这里,可也按耐不住浑身上下带着酸劲和困意席卷而来,打个哈欠从许向唯的身边走开。
“喂,你可别要疲劳驾驶啊!小心半路上出车祸,你老爸点杀死我的心都有了。”对于许向唯的嘱咐沈星抬手支应道“放心好了,我的车技一流着那,不会有事的。”
沈星按动车锁器停着的那辆好车亮起了灯,动作连贯而自如打开车门一屁股坐进车里,将钥匙插进眼里,挂档,踩离合,调整好座位以及方向盘便拐个弯开走了,殊不知这是一条永远没有路灯的街道。
当赵潜南赶到游泳池边的时候,就看到几名保镖下水里不停地寻找着落入游池里的任啸远,由于天黑的缘故视力在水里并不好看清楚人影,站在岸边焦急等待中的赵潜南终于按耐不住急性子,脱下鞋,一个退步朝着游池里跳了下去,许向唯还没来得及过来询问怎么回事,就看到了赵潜南跳进水里的画面,无异于震惊到他,他在想这不小心落入水里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赵潜南憋着气在水里游了半天,一双如老鹰般锐利的双眸在不断地寻找着落水者,终于让他看到了沉在水底下面的任啸远,他惊喜若狂,犹如看到了一件奇珍异宝,赵潜南在水里动作优雅连贯,游到任啸远身边的时候,一把搂过身边看着已经陷入昏迷中的任啸远,丝毫没有犹豫将自己的唇瓣吻在了那双冰凉的唇齿上,稍微渡了一口气后,便捞起任啸远身边朝着水面游去,当游池里露出两个脑袋的时候,许向唯终于借着月光看清楚被赵潜南搂在怀里的那个人是谁了,惊恐万状,气氛至极。
赵潜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任啸远拖到岸边,这边保镖们通通对着任啸远一脸茫然地看着心想:这家伙是从那里进来的,又是如何掉进这游泳池里面来的,对于众人的猜疑赵潜南丝毫不放在心上,而是冷冷地开口“看什么看,我的人在你们地方出了事,我看你们老板怎么解释这一件事情。”
保镖们问声,互相看了一眼后便识趣地离开了这个地方,走过来的许向唯一脸蒙圈“是他,他是怎么跟来的。”显然许向唯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答,赵潜南抱起昏迷不轻的任啸远就赶忙踱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发现身边少了一辆车后,忙问道“你的车呢?”
显然此刻的许向唯也在心里琢磨着这人是怎么跟来的,不过他还是回答了赵潜南的问话“那个,借给沈星开回去了。”
“嗯…”赵潜南脸颊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似乎总有种预感会发生些什么不好的事情,不做多想赵潜南打开后车门将任啸远轻轻地放在后车座上,径直朝着前门走去,路过许向唯旁边的时候,揶揄地说了句“赶紧地上车走人。”
“啊,哦!”没做多想许向唯跑去副驾驶车门,上车坐好。
看着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赵潜南,许向唯心都搅在了一起很不是滋味,看着他义无反顾下水里救人,救的还是自己的情敌多少在许向唯心里头都会犯膈应,可惜他做不到退让甚至于从这场毫无结果的感情漩涡中走出来,人心总是存在些私心看着后面同样全身上下湿漉漉的任啸远,他有种恨不得把他扔出车外的冲动。
车子如同脱缰的野马奔驰电擎,夜色炫目,这场救人风波演变成真正救人风波,许向唯疲劳地闭上双眼脑袋一沉睡了过去。
是谁午夜寂寞冷如夜昼,又是谁开着快车行驶在寂寥无声的街道,沈星觉得这一场意外发生的毫无征兆甚至于撞到头破血流也丝毫没感觉到一丝痛感,就连怎样撞向道边的电线杆时也还毫无察觉,正坐在沙发上的沈楚阳突然胸口生疼,脸色变得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流着,陆战虎以为是房间温度过高便打开空调调整一下房间里的温度。
“你怎么了?”陆战虎换下以往冷酷的声音突然声音很温柔地说道。
被逼无奈与这种人渣待在一起,每一秒每一分钟对于沈楚阳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当陆战虎关怀备至地伸手抚摸着沈楚阳额头上时被灵敏度高极高的沈楚阳打断了下去,拂意味嫌弃道“你别碰我。”
自己的热脸贴着冷屁股,陆战虎想想心里头都很不是滋味,就像是喝到了一杯苦酒在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想吐又吐不出来,这种感觉真是难受至极,却又无可奈何,多年的硬疙瘩不是说解开就能解开,自己在这个人眼里如同敌人一般地存在吧!
“你还和以前一个样,性格也没怎么变,处处对我满是敌意,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你这人怎么还是这么记仇啊!”陆战虎语气里满是柔顺,曾经刀子嘴的他在面对日夜思念的沈楚阳后变得开始温柔,开始轻声慢语。
沈楚阳坐在沙发上,神态开始变得特不自然,眼神中充满着惶恐不安,他显得情绪低落,胸口处犹如堵着一块大石呼吸不畅,不得已梳理一下紧张的心情,面色严肃且语气冰凉道“先是劫持我家小星,然后找我来就是为了叙旧?长话短说,我们还是说说半岛那块地皮的事吧!你想得,随你便,拿去,我沈楚阳不稀罕懂吗?没别的事了,我就先行一步。”沈楚阳说完,便二话不说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房间,却在转身的瞬间听到了陆战虎出声制止。
“你给我站住…”陆战虎绕到沈楚阳面前,俊朗不凡的面孔,低声下气的姿态,不依不饶的询问,此时的陆战虎从刚开始的紧张到后来的欢喜再到现在的焦虑“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天说会话,对于半岛那块地皮我不要都行,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结婚了也没通知我。”
沈楚阳转身微笑,脸上虽然是带着笑,说出的话却是冰冷彻骨“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难道连我丧偶也要通知你吗?咱俩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劫持小星这笔账我会记在心里一辈子,小星他就是我的命,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拼死也要和你斗下去。”沈楚阳起伏的胸膛夹带着额头上的汗水,对着面前的人不断咆哮着。
陆战虎微启唇瓣,却在想说的话时哽咽如喉,多少年的日夜期盼,却在见面的时候依旧剑拔弩张,陆战虎有些灰心丧气却还在强加愉悦道“罢了罢了,你现在不会和我多说一句话的,你走吧!”
听到陆战虎终于松口,沈楚阳整理了一下衣服褶皱,从始至终从进来这间屋子开始沈楚阳都带着十二分的嫌弃不得已面对着昔日的敌人,却在按动门把手的瞬间,裤兜里的手机一响,同时也惊到了还在沉思中的陆战虎。
这通电话打来的很是时候也很诡异,沈星的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号码是陌生的,滑动接听键,只听见寥寥几声回音,而后沈楚阳突然脸色煞白,脚心不稳差点栽倒在地,幸好被眼疾手快的陆战虎扶起。
“你怎么了?”陆战虎关怀备至地询问。
只见沈楚阳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机的那头早已挂断了电话,而另一只手则紧紧握着陆战虎的上衣一角,眼色猩红似血,语气呢喃道“小星出事了。”几个字如同轩然大波令陆战虎脑海里轰隆作响,这件事发生的太过于意外,沈楚阳怎样都没有想到,就在沈星返程的路上,犹如一时疲劳过度,车灯一晃就撞向了路边的电线杆上,一时的天旋地转一切不可返回到原点。
刚刚安置好任啸远的赵潜南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同样是震惊不已。
更多

小说截图

精品同性耽美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