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爱情 >岂料爱情徒有虚名

岂料爱情徒有虚名

标签:情感婚恋,都市生活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爱情

作者:R7CCI

时间:2018-02-12 11:25

小说简介

萧里和薄颜是“R7CCI”所著的《岂料爱情徒有虚名》一书中的主角,这是一部剧情比较虐心的都市言情小说,讲述了萧里和薄颜之间的不停错过的爱情,她爱恋他的时候,他喜欢的人是自己妹妹,他爱上她的时候,她却是自己哥们儿女友……小说连载中,本站为您提供萧里薄颜目录全集地址,一起关注萧里薄颜小说大结局究竟会如何……

萧里薄颜免费试读:

我想要挣扎,却被萧里狠狠按住,他将我顶在墙上,背后一片粗糙的水泥墙,随后男人滚烫的体温朝我袭来,他粗喘着气,在这昏暗的过道里尤为性感。

我一直觉得萧里身上有着两种极端,又艳又妖,偏偏又极为冷淡,他此时此刻在我耳边喘着气,嗓音低哑,“要不是你的身体还不错,我真的不想碰你这具被人玩烂的皮囊。”

我心口如刀割过,“嫌我脏就别……”

他在我还没说完话的时候用力掐住我的脖子,随后笑,那笑声跟妖孽似的,一双明晃晃的眸子,冷冽又荒唐,在黑暗里像是发着光。

他说,“薄颜,我说过了,你这种欲拒还迎的招数我已经看腻了。”

说完他用手挑起我的衣服,另一只手将我全身按住,我奋力反抗,恐惧感在这个时候升到了顶峰,我全身哆嗦着,“萧里,别在这里……”

这里随时都会有人走进来,万一被看见了怎么办?

而且这种地方……他分明就是在羞辱我!

萧里啧了一声,手指掠过我的眼角,触到了湿热的泪,他带着笑气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我觉得你……挺欢迎我的。”

我来及解释,想要尖叫,他放肆地笑,“薄颜,想被围观吗?”

我将半声尖叫硬生生压进喉咙里,随后刺痛传来,我没忍住,热泪落下,萧里用力掐着我的腰,我全身都在瑟瑟发抖,我说,“萧里,求你……求求你别这样……”

在外高冷又无法无天的薄家大小姐,原来在过道里被一个男人可以羞辱成这样,不留一丝尊严,彻底踩碎。

外人若是知道了大抵会拍手称快。

可是这事情降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只觉得痛,身体痛,心更痛。这一场欢爱,他连以前床上习惯性跟我温存地演戏都懒得演了,卸下面具,冷漠无疑。被迫承受的那一切,都以一千百倍的方式加大注入我血液里。

我喉咙里溢出破碎的呜咽,“萧里……放过我吧,我滚的远点好不好?算我求求你……”

我后来不停地和他道歉,不停地说我错了,我滚,我再也不出现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每说一次对不起,萧里眼里的杀气就重上一分。

泪眼朦胧里我看见我的世界在渐渐倾塌,所有的光线都在扭曲倾仄,萧里的温度在我身体里,带着令人觉得刺痛的滚烫,烫的我灵魂都在发抖。

他说,“薄颜,别在这里装什么委屈。最先勾引我的人也是你啊。”

我错了,萧里,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行不行?

后来结束的时候我腿一软直直跪下来,靠着墙,不停地喘气。

我控制不住我的眼泪,疯狂地向外涌出,一滴一滴落下来,而抬头却望见萧里整理好了衣襟,一张餐巾纸细细的擦了擦脏的地方。随后就这么,随意地丢在了我面前。

我的目光随着那张轻飘飘的纸缓缓落在地上,随后,萧里一把捏起我的下巴。

“薄颜。”他喊我名字,我魂魄都在出窍。

“这辈子,只有我能让你这样,也别说我残忍,薄颜,是你离不开我的残忍。”他压低了身子,弓着腰凑近我,咧嘴笑了笑,“是不是很喜欢被我侮辱的感觉?跟别人做爱都没劲透了吧?巴不得变成蕾丝边了吧?”

我眼睛血红,萧里却在此时站起身子来,抽身而退。

“薄颜,我太懂得你底子有多烂了。”萧里笑着对我说,“我承认我对你有好感,毕竟做了那么久的炮友,也是念旧情的。但是好感,哪怕是爱,在我这里,从来都不作数。”

他无所谓,什么牵制他,他放弃什么。

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样渣到骨子里,生来就是个渣男,甚至懒得给自己洗白。

他就这样,不爱滚蛋。

我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萧里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我将自己圈起来缩成一小团,仿佛这样就能汲取热度似的。

后来,门外有人推门进来,我的心跳猛地加速,抬头却看见叶宓的脸。

他扎着金色的小辫子,手里拿着一件宽大的披风,扣子一扣能把我整个人脖子以下到脚踝都包起来。

他把披风披在我身上,看着我这幅样子,兜里摸出一包餐巾纸,“一百块钱一包。”

我挂着眼泪看他,“账单送到小梨头手里。”

“得。”叶宓盯着我的脸,把餐巾纸递给我,“擦擦。”

我狠狠擦了擦眼泪,随后抬头问他,“我的妆花了吗?”

叶宓笑了,“没有,遮瑕力和持久力挺强的。”

我想起露华浓国外官网上的产品[测pingyin试],英文写着跟我老公爱爱两小时都没掉,后来老公糊了我一脸的时候妆也还在的那个评论。

我也跟着叶宓笑了笑,想站起来,但是没成功。

叶宓叹了口气过来扶我,一边扶我一边说,“颜姐,你多大了。”

“二十四。”我看向叶宓的脸,“你其实没必要喊我颜姐。”

“我和你一样大。”叶宓扶着我出去,开门的时候有人好奇地往我们看了一眼,发现是酒吧出名的牛郎叶宓和薄家千金,一个个都立刻把脖子缩了回去,我知道背地里肯定又得刮起一阵小风,但我懒得去管。

萧里都不在意,我在意什么?

我没有回卡座,叶宓派人帮我去和小梨头打了个招呼,随后送我上车,他发动车子,我说,“你没酒驾吧?”

叶宓笑了,“没有。”

我看着他手下的车标,心说现在当鸭子也这么有钱,我哪天赚钱累了也不如干脆下海出台算了,躺着都能挣钱。

叶宓把车子开到了薄家,我一般不会来,但是他显然不知道我家内部状况,把我送进去后,薄誊开了门,还在玄关看了我们好一会。

他后来才慢悠悠道,“你怎么来了?”

“我……”酒喝多了有些头晕,我靠在叶宓怀里,身后男公关笑得优雅得体,“客人喝多了,我送她回来。”

“哦。”薄誊低低应了一声,我走进去,叶宓就在身后对我弯腰鞠躬,“感谢客人的小费。”

说完就转身走了,作风倒是干脆利落,薄誊把门关上后,盯着坐在沙发上的我好一会。

他看见了我脖子上的吻痕,眸光有些冷,“你找了男公关?”

我道,“嗯,叫他陪我和小梨头喝酒了。”

得知还有别人在场,薄誊脸色微微好了点,随后道,“怎么披着披风?”

我扯着嘴角笑了笑,“酒吧主题派对。”

薄誊显然没信,但也没拆穿我,我上楼后把披风丢在门外,薄誊拿了就直接丢尽了垃圾桶,他向来不喜欢家里有别的东西。

洗澡的时候,我摔了一跤,薄誊冲进来,看见浴室里热气氤氲,一片朦胧中我揉着自己的脚踝,他后退几步道,“声音轻点,爸妈睡了。”

我低下头,轻笑,“那是你的爸妈。”

不是我的。

这个家,从来没有我的位置。

薄誊察觉出我喝多了耍脾气,按着眉心,“我只是提醒你一句,爸妈要是知道你大半夜喝多了突然回来,肯定会闹。”

“哦。”我就这么应他,可是站不起来,脚踝扭了。

薄誊发现了我的痛处,过来扶我,可我没穿衣服。

我遮着自己,“我没事……”

“我真要下手。”薄誊转过眼来,眸光轻嘲,将我抱起放进了浴缸里,“上次就不会停止了。薄颜,我还没丧心病狂到真的和自己亲妹妹发生点关系。”

我没说话,眼泪却没忍住。酒精作祟后所有的情绪被放大了无数倍,我哭着说,“薄誊,我想和萧里断了。”

不是顾历川,是萧里。

薄誊愣了愣,随后道,“你开心就好。”

我没说话,抱着自己在浴缸里压抑着哭了一场,薄誊站在那边很久,后来水温冷了,我打了个寒颤,他帮我重新放热水。

薄誊怜惜我,和情爱无关,只是我们喜欢暧昧,所以一直保持着这层关系没把纸捅破。

我说,“你出去吧。”

薄誊没说话。

我又说,“我没事。”

薄誊这才开口说话,“薄颜,你和阿顾姑且还没分手吧?后天顾历川母亲生日,邀请了我,有没有邀请你?”

我哭得一顿,猛地抬起头来。

他母亲生日?没有……邀请我。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情感婚恋都市生活都市爱情古代言情玄幻言情

精品浪漫爱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