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古代言情 >娘娘诈尸了

娘娘诈尸了

标签:古代言情,耽美言情,宫斗言情

状态:已完结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浅笑微染

时间:2018-02-28 17:11

小说简介

《娘娘诈尸了》是“浅笑微染”所著的一部古代耽美穿越言情小说,主要人物有杨既墨、渠卿、花溪、花染等,讲述了杨既墨因盗墓发生意外而穿越成千年前皇后的故事,PS杨既墨是货真价实的男人,然而他现在却是女儿身!小说题材新颖,文风幽默,剧情精彩,目前已完结,这里为您推荐杨既墨娘娘诈尸了完结版,杨既墨娘娘诈尸了目录全集……

《娘娘诈尸了》剧情预览:

“算了,算了,你把上衣给脱了吧。”杨即墨在花溪和花澈两人之间扫视着,这样玩下去也还真的没有意思,倒不如让他看看圣鹰会研制胸部变大的药,会把男人的胸部变成什么样子。

此话一出,花染就瞪起了眼睛,而花溪似乎有一点点紧张的趋势。

“上面的衣服全脱?”花染不确认的问一句。

“对,一件不留,只要是上身的衣服都要脱下来。”杨即墨看着花染说。末了又加了一句:“你一大男人的害羞啥?”

“不行,你换一个。”花染立马拒绝,脸色冰然,口气坚决。

“行,那等你们要问字画书下落的时候,我也要换。”杨即墨没有抗议,而是轻描淡写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反正他也不是多感兴趣,肯定没有女人的好看。

“花染,你就脱吧!”花澈看了一眼花染说。

好吧,圣鹰会的男人都姓花吗?有没有叫花心的?

花染的脸色有些古怪,看着杨即墨的眼神很是凌厉。但是却不见动弹。

“花染,你到底怎么了?”花澈又继续问,眉头轻轻的蹙起,被人看一下上半身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上半身的胸部是隆起的,和女人无异,但是那又有什么,只要停止服用那药一段时间,就会自动萎缩下去。

“花染可能不愿意让人看,要不我带花染脱吧。”说完也不管杨即墨有没有同意,就开始动手解自己的衣裳。

但是杨即墨看着接着衣裳的花溪幽幽的说:“随便,反正轮到我的时候你们不准问字画书的事情。”

“不问就不问。”花溪回答的理直气壮,完全忘记自己的直属上司就在自己的对面。

花澈想要开口拒绝,但是见花溪这么说了,便只好默认了,眼神怪异的看向一边的花染,花染则立即低下头去。

杨即墨有些好笑的看着花溪的反应,那冰冰的表情却带着一点的任性,很是可爱。

随着衣服一件一件落下来,花溪那健硕的修美的身材就露了出来,虽然没有月离那么完美,但是也很是不错,尤其是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平添上的那几道伤疤,让花溪此时显得更加性感起来。

花溪这样被杨即墨看着,那小小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红晕,之后又赶紧把衣服给穿了上去。

这论抽到的则是花澈,因为不允许问字画书的问题,刚才那肃穆紧张的气氛也一下消失了,乌龟则是花溪。

花溪上次选了大冒险,这次就只有真心话可以选了。

杨即墨看着两人的表情,哎呀妈呀,咋就那么不自然呢!!!

“你……”花澈刚刚说了一个你字,花溪就立马底下了头,那红红的红晕就立马消失,转而被冰冷代替。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如果你成亲之后的话。”花溪的表情花澈明明白白的看在眼中,将本想问的问题收回,重新找了一个问题。

“女孩。”花溪回答的很快,但是眼睛却不看着花澈。

花澈听完眼眸更加暗淡下去……女孩,又是女孩,他是不是在向他表明,他真的接受不了男的?接受不了他。

“我当回乌龟还真的挺不容易啊!我选真心话。”又一轮开始,杨即墨抽到了乌龟,反正不用回答字画书的问题了,他也没有了心里负担。

一脸轻松的看着抽到兔子的花溪,他能问些什么?

果然花溪沉吟了很久都不知道要问杨即墨什么,但是突然的,一下抬起头紧缩着杨即墨的眸子问道:“你喜欢我吗?”

杨即墨淡淡然的表情,一下震惊了,这是什么问题?这货怎么会突然想到问这个弱智问题,但是花溪却不像是开玩笑,而是很认真,很认真。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让这货误会的事情?

花染和花澈的脸色一紧都齐刷刷的看向花溪。

“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杨即墨反问道,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这还用问,当然是不喜欢啦。他在把那句话重复一遍,他对男人没有兴趣。

“你只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好。”花溪也是淡淡的说,但是心中却不知为何有了一丝忐忑,他想要听到她的什么回答?喜欢他?或者是不喜欢他?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当时脱口就说了,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然……”杨即墨故意拖了老长的音凑到花溪的面前说:“不喜欢。”

开玩笑,莫枫的条件比他好吧?人家是皇上?月离长得比他帅吧?人家可是踏月公子,武功又高强,这两个人他都不喜欢,他怎么可能喜欢花溪,虽然他很喜欢花溪那带着任性和单纯的小小表情,这样他就会觉得花溪是一个孩子……

但是是绝对没有那种感觉的,最多很想和他做朋友吧。

“花溪,你干嘛要问这个啊?”花染忍不住问道。

花溪头也没抬答道:“没什么可以问的了……她的那些私事我都知道。”

两人听后,似乎很轻微的松了一口气。

这次时运不好的花染竟然抽到了兔子,而对象竟然又是倒楣的杨即墨。

“呐,事先说好了,我身体胖,有些动作做不了的,所以悠着点啊。”杨即墨说完就等着这个记恨的花染让他做那些龌龊的动作了。

但是花染却阴阴的笑着:“你骑着马在营地饶一圈,并且不允许有人跟着。”花染说完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心胸狭窄啊!!!竟然这么记恨,真是够极端的了,八成是知道他昨晚差点被马摔死的事情了,借机整他呢。

搞不好他在在马上做手脚,那他就真的完鸟。

“可不可以换一个?”杨即墨犹豫了很久。

“可以,但是下次你必须回答字画书的问题。”花染有些得意洋洋。

靠之,还学他了?骑马就骑马?昨天是他骑上了一匹被人做手脚的马,他要是骑了一匹好好的肯定不会这个样子:“骑就骑。”

“还不允许让人在旁保护你。”花染继续说,那妖魅的眼眸隐隐的闪动着一股毒计。

“好啊!”杨即墨死鸭子嘴硬。

更多

小说截图

猜你喜欢

    古代言情耽美言情宫斗言情历史架空秦汉三国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