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库 > 浪漫言情 >以你为名的世界

以你为名的世界

标签:豪门总裁,情感婚恋

状态:连载中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猫千澄

时间:2018-03-09 13:46

小说简介

白玺童沈先礼小说名字是《以你为名的世界》,这是“猫千澄”所著的一部豪门总裁类言情小说,讲述了白玺童和沈先礼之间的恩怨情愁。简介:白玺童是她“爸爸”收养的用来赚钱的孩子,她不想自己的命运像姐姐们一样,她成了沈先礼的情人。她以为这个男人救她于水火,却不知只是他的一颗棋子。后来,他们的命运发生了翻转,身份地位互换,他欠下的风流债,她这个债主是时候来讨还了……

白玺童沈先礼小说节选:

在白玺童惴惴不安的三天后,一辆黑色迈巴赫驶进这贫民窟,与旁边年久失修的小棚子和几辆生了锈的永久自行车,显得格格不入。

司机按指令停好,绕过车身为坐在后座的人开门,他站得笔挺,一身简约的黑西装是Tom Ford定制款,精致西装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见车里的人有下车的意思,他毕恭毕敬俯下身,一只手卡在车门框处,另一只手试图去扶他的Boss。

但从车里率先落地的,是一根黄花梨木拐杖,没有太多花哨的雕刻,确是出自最好的工匠之手。紧接着一位胡子稍有斑白的男人从车里气定神闲走出来,和善的面容里藏着不容小觑的威严。

虽然腿不比平常人利索,但在他身上,反倒成为另一种别样的味道。那种感觉像是退隐战场的将军,战功赫赫的气场。

他一步一个台阶走上去,司机碎步跟于其后,上了大概一半,他若有所思地眨眨眼,回头压低声跟司机说“你别跟着上去,再把她吓着。”

司机连声道“是”,站在半截台阶上目送着他。

三声有条不紊的敲门声扣响白家,白勇午睡刚起,带着起床气不耐烦地前去开门。素来张扬跋扈的他,却被眼前这个微笑着的男人震慑住,大气都不敢喘。

“你,你找谁?”

“请问,白玺童,白小姐是住在这里吗?”

“她是我小女儿,你找她什么事?”

白勇说这话的时候回头看向白玺童房间,心里一下子有了不好的预感,这个臭丫头该不会报警来抓他吧,但这人怎么看又不像警察啊。

他想关门,直觉又告诉他,门口这个男人绝非池中之物。所以,即便不知道对方身份,他也忌惮三分。想了想,先请进屋来。

白玺童这才从屋子里出来,其实打从刚才来人叫出她名字的时候,她就猜到了,定是自己的买主。看到这样一位老绅士时,她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起码他看起来跟白勇那样的禽shòu是不同的。

他自我介绍名为洛天凡,寒暄几句之后单刀直入说明来意。白勇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白玺童躲开他们二人的眼睛,低着头看着手指攥着衣角边。

“那么白小姐,您看这支票您收下?”洛天凡将一张五百万的大额支票递与白玺童。

她接过支票,仔仔细细数清后面的零,犹豫了片刻,然后鼓起勇气将支票狠狠摔到白勇脸上,“你要的五百万,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和姐姐了。”

白玺童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她大姐还在世的时候,她就想过有朝一日一定要带着两个姐姐逃离这人间地狱。今天正好趁有人在这里,还有了个见证人。

白勇被突如其来的支票扇了脸,自觉没面子,怒发冲冠下意识反应就要抬手打人。洛天凡举起拐杖轻轻一拨,就拦住了他力道十足的胳膊。

“我打自己闺女,关你什么事!”白勇不敢看他,只是小声嘀咕着,然后又验了验支票,说“是不是真的啊,这臭丫头值这么多钱?你们该不是合起伙骗我呢吧。”

洛天凡不理他,走近白玺童,亲切地说,“白小姐,我们走吧。”

白玺童什么都没带走,前路是荆棘丛生,是刀光剑影,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只是这间屋子里的一切,从此再与她没有关系了。这里将会成为她的前世,踏出这门后,她会忘得一干二净。

但他们刚要走,白勇从身后一把扯住她的脖子,阴狠地吼到“想走?没那么容易!”

白勇不甘心就这么放走白玺童,自己亲手养大的女孩,含苞待放的年纪,自己都还没有品尝,就拱手相让。

他想不起来五百万的支票可以让他去多少姑娘那里寻花问柳,只是眼前的这朵娇艳欲滴,让他难以割舍。

他几近疯狂地攥着她的脖子,嘴里不停念叨“我不放你走,我不放你走,你是我的,你们都是我的,谁别想抢走。”

他胁着她一路向后退,撞到了沙发,又撞倒了花架。那是白玺童亲手养的花,现在落到地上,被白勇踩在脚下。

一时间,屋里乱作一团,白玺童说不出话,被勒着脖子,脸已经通红通红,由于缺氧,长大嘴巴,妄图吸进更多氧气,同时向洛天凡伸手求救。

司机在台阶上等着,听到楼上有撞击声,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赶忙三步并做两步赶过去。

门半开,他看见洛天凡安然无恙便松了一口气,刚准备过去制服白勇,被洛天凡一个摆手拦下了。

洛天凡沉稳冷静地一步一步走过去,与白勇的慌乱形成鲜明对比。他握住白勇攥着白玺童的手腕,不动声色就让白勇跪地求饶。他的力道,旁人一点看不出有多强,但受力者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手劲。

他又加了几分力道,微微皱了皱眉眉,眼神犀利地看着白勇,警告说“以后她就是沈家的人。”

洛天凡带走了白玺童,留下白勇独自一人跪在这一地破碎中。他咒骂了几句,然后拿出那张支票,大声哀嚎。

说不清这里面是对“煮熟的鸭子飞了”的不甘,还是对二十几年朝夕相处情分的不舍。总之那一刻,他意识到,可能自己这辈子都将再也见不到白玺童。

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抱着她在襁褓中的模样。

白玺童做进车里,与白勇的海鲜运送货车擦身而过,她回头看了一眼,全是恨意。

善于察言观色的洛天凡看在眼里,问白玺童是不是讨厌那辆车,然后便轻描淡写跟司机说了一句,“烧了它。”

于是就在当晚,城市新闻报道,在近郊的空地上,一辆印有“海鲜货运”字样的大货车不明原因自燃,火光通天,爆炸声震天响,消防车赶到时,烧得就剩驱壳,灰飞烟灭。

更多

小说截图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豪门总裁情感婚恋都市言情古代言情玄幻言情

精品浪漫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