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廉吏高允简介

2017-10-09 20:25:37
编辑:逸闻历史网小编

 公元458年正月初一日,北魏文成帝拓跋浚颁布禁酒令。当时连年丰收,官民常常因为酗酒而导致互相殴打,或是借着喝酒在一起议论执政,文成帝对此非常厌恶。所以颁布诏令,酿酒、卖酒、饮酒的人,一律斩首。遇到喜事、丧事的时候,暂时可以开禁,但一定要有日期限制。

文成帝又增加了内外候官,监察各曹、州、镇,有时,内外候官还换上平民百姓穿的衣服,混杂在政府、寺庙等地,以此来寻找文武百官是否有什么过失,一旦发现,有关部门就会严加追究、盘查,抓起来严刑拷打,逼招口供。文武官员接受贿赂赃物,布匹达到两丈,即予以斩首。

耿直忠厚的一代廉吏高允

文成帝下令兴建太华殿,当时,给事中郭善明生性乖巧善变,他又游说文成帝大肆兴建宫殿。中书侍郎高允劝谏说:“太祖时开始兴建城池街市,兴建时他一定让人利用农闲的时节。何况,我们国家已经建立很久了,永安前殿已经足够在朝会时的使用;宴请、歇息,有西堂和温室也足够了;紫楼足可以用来登高远眺。况且,纵然要扩大建设工程,也应该慢慢进行,不能仓促行事。现在核算一下,起码要抽调民工差役二万人,而那些供应饭食的老弱,又得增加一半。预期半年可以完工,一个农夫不种田,就会有人挨饿,何况现在是动用四万人,劳力和费用是无法计算的,这才是陛下您应该留心的事情啊!”文成帝接受了他的劝谏。

高允喜欢直言进谏,朝廷内有什么事情做得不适当时,他就立刻请求晋见。文成帝常常屏退左右侍从,单独一人和他商谈。有时,二人从早到晚相谈,甚至一连几天都不出来,各位大臣都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

有时,高允说话言辞激烈、切中要害,文成帝听不下去,就命令左右侍从把高允搀扶下去,但是他始终对高允很好。

当时,有人上书措辞激烈地批评朝政,文成帝看完后对大臣们说:“君王和父亲是完全一样的,父亲有错,儿子为什么不把它写在纸上,在大庭广众之中进行劝谏,而偏偏私下在隐蔽之处议论?这难道不是不想让他父亲的罪恶彰显在外,让天下人都知道吗?至于说臣子侍奉君王,又何尝不是这样。君主有了什么过失,作为臣子,不能够当面直言劝谏,却要上书进行公开指责,这是想要使君主的短处昭彰于世,显示他自己的正直,这难道是一名忠君之臣所应该做的事情吗?像高允那样的人,才是地地道道的忠君之臣。朕有了过失,他没有不当面直接批评的,甚至有时有些话,朕已经难以接受,但高允并不回避。朕由此知道了自己的过失,但天下人却不知道,难道这不能说是忠心吗?”

与高允同时被征召的游雅等人,全都做了大官,被封为侯,部下们官至刺史,有二千石俸禄的人也有几十成百名了,可是,高允还仍然为著作郎,二十七年从来没有升过官。

文成帝对各大臣说:“你们这些人虽然每天手持刀箭,站在朕身旁伺候,却不过是白白地站着,没有一个人劝谏过我一句话。而只是在看到我心情高兴时,要求赏赐一官半爵。现在,你们全都没有什么功劳,却都做了王公。高允仅用一支笔辅佐治理国家几十年,他的贡献不小,可他仍然不过是个郎官,你们这些人难道不感到惭愧吗?”于是,提升高允为中书令。

当时,北魏的文武百官们都没有俸禄,高允常常让他的儿子们上山砍柴,来维持家里的生计。司徒陆丽对文成帝说:“高允虽然蒙受您的优待,但是,他家的生活却相当贫困,他的妻子和孩子也没有生活来源。”

文成帝怒道:“你为什么不早说,偏偏等朕看重了高允,才告诉我说他很穷。”

当天,文成帝亲自来到高允家里,看见高允家仅有几间草房,几床粗布被褥和用旧麻絮做的棉袍,厨房里也只有一些青菜和盐。文成帝忍不住叹息,赏赐给高允家五百匹绢帛,一千斛粟米,任命高允的长子高悦为长乐太守。

高允竭力推辞,但文成帝不同意,他非常器重高允,平时经常称高允为令公,而不直呼他的名字,从此“令公”的名号远播四方。

游雅常常说:“从前史书上曾经称赞汉代卓茂、刘宽的为人,心地狭窄的人不相信那是真的。我和高允相处为官四十年了,从未看见他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为此,我才知道古人古事都不是假的。高允内心文采光明,外表温和柔顺,就是说话总是慢腾腾的,好像不会表达一样。从前,司徒崔浩曾经对我说:‘高允博学多才,是一代俊杰,他所缺乏的,恐怕只是一点儿刚毅的风骨。’我也是这样认为,直到崔浩犯了罪,不过是因为一些细微小事,可是,皇上亲自审问时,崔浩吓得浑身发抖,声嘶力竭说不出话来。宗钦以下的官员,也都吓得爬在地上,汗流浃背,个个都面无人色。只有高允一个人站在那里详细陈说事件的经过,进一步阐述是非曲直,表达清晰而有条理,阐明的事理清楚有深度,而且声音高亢宏亮,连皇上听着都为之动容,听的人没有不为他捏着一把汗的,这种行为,不是刚毅的风骨又是什么呢?

在宗爱高升把持着朝政大权的时候,其威风凛凛、震撼四海。宗爱曾经召集文武百官到朝堂论事,王公以下的官员,全都小步前进到宗爱面前,向宗爱叩拜,只有高允一人走上台阶,对宗爱长揖了一下。从这件事上看,汉代汲黯可以躺在床上会见卫青,行对等的礼节,有什么不可以的?这难道不是我们所说的高风亮节吗?了解一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已经看错了他的内在品德,而崔浩又看漏了他的外在气质,这就是管仲所以对鲍叔牙的死感到万分悲痛的真正原因啊!”

冬季,文成帝拓跋浚向北巡查,想要讨伐柔然,走到阴山,碰到下大雪,拓跋浚打算回去。太尉尉眷说:“现在,我们发动全军去威震北狄,离开都城还没有多远,却要突然班师回朝,蛮虏们一定怀疑我们国内发生了动乱。所以,将士们虽然感到寒冷,却不能不继续前进。”

拓跋浚接受了劝告,将大军屯扎在车仑山。他亲自率领十万骑兵、十五万辆战车,进攻柔然国。他们穿过大沙漠,旌旗飘扬,绵延千里。柔然可汗郁久闾吐贺珍远远逃走,其支派几千个帐落向北魏投降。拓跋浚在柔然国刻石记下战功,然后班师回朝。

免责声明:本站 逸闻历史网 http://www.lswhw.com/lsrw/1388.html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