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浏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逸闻历史网(www.lswhw.com)鉴前世之兴衰 考当今之得失
您的当前位置:逸闻历史网 > 历史文化 > 正文

榆林产妇痛得跳楼,那古代女人生产怎么办

日期:2017-09-10 13:59 编辑:逸闻历史网小编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命的诞生本该是一个瓜熟蒂落的过程。随着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妇女分娩选择剖腹产的数量逐渐增多,形成潮流。2013年的世界卫生组织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中国近一半的妇女生产是通过剖腹产完成,剖腹产率为世界第一,已远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对剖腹产率设置的警戒线15%。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如此多的产妇选择剖腹产呢?

榆林产妇痛得跳楼,那古代女人生产怎么办

有的说是源于迷信,所谓“择吉生育”,捡到千禧年出生的宝宝、赶上“金猪”年见世的宝宝、迎合“奥运”盛会来到人间的宝宝、纪念父母结婚纪念日出现的爱情宝宝的新闻此起彼伏,加上热衷于“生辰八字”的家庭会提倡撞日不如拣日。

有的说是现在的高龄产妇增多,习惯于办公室坐着工作,很少进行体育锻炼,营养又过剩,自然分娩难免有风险;有的说医院出于经济利益上的考虑,有意无意地鼓励孕妇们选择“剖腹产”。

还有的受九年免费义务教育入学年龄限制的影响,为赶“上学末班车”出现的8月孕妇扎堆剖腹产;此外产钳会把孩子脑袋夹坏,顺产影响体形、影响夫妻生活等等恐惧因素,让准妈妈们纷纷选择“一刀切”。

最最关键的是,顺生孩子非常痛,痛到用死去活来,魂飞魄散,几欲跳楼的字眼形容不为过。近日,榆林产妇因顺生疼痛难忍,情绪失控,就带着肚子里将要出生的孩子从医院5楼一跃而下,一尸两命,再次将“生孩子有多痛”的话题带上了热搜,成为了热门。

那么,在剖腹产并不盛行的中国古代,女人生孩子到底有多痛苦,多遭罪呢?

首先,在南北朝之前,产妇临盆连个像样的产房都没有,因难产引发的死亡率相当高。

众所周知,古人寿命不长,女子及笄之年不过15岁。这些妙龄少女的卵巢刚刚发育,功能尚不完善,生理尚未成熟,一旦婚嫁怀孕,在初次生产的时候,不亚于进了一趟鬼门关。

《礼记·内则》有云:妻将生子,及月辰,居侧室。

在先秦时代,妇女临产前要迁入侧屋去居住,丈夫每天两次派人去问候。阵痛发生后,丈夫才会亲自去问候,但是不能直接与妻子见面,只能通过接生妇来传话。因为在男性眼里,女性的月经、孕期、生育过程都是污秽与不洁的象征。甚至称之为“血光之灾”。

到了汉代,妇女临产则:将举吉事,入山林,远行,度川泽者,皆不与之交通。乳子之家,亦忌恶之,丘墓庐道畔,逾月乃入,恶之甚也。

即是说这些产妇必须离开家庭,在坟墓和道路旁搭一个草棚子作为临时产房。凡是要做祭祀等吉利事情的人,或者准备外出远行做事的人,都不和她们来往。产妇的家里人也非常忌讳和厌恶她。产妇生产完也不能立即归家,需要等到孩子满月后,才可以抱着孩子回去。在满月之前,如果有人见到了她们,会迎来晦气和噩运。《晋书》记载,有一个女人要在一个人家分娩,并且说她截掉脐带就走。听到的人都说这是灾祸的前兆,果然不久这个人便被杀了。愚昧的思想认识,孤独的生产环境,恶劣的自然条件和不够先进的卫生技术,使得产妇难产率高、死亡率高和新生儿存活率低的现象一度盛行。

魏晋南北朝,由于暴虐嗜杀的南齐东昏侯萧宝卷喜欢四出游走,又不想让老百姓看到他,他每次出行之前,令衙门驱斥百姓,不得留于其行经的道路两侧,使得民间“至于乳妇婚姻之家,移产寄室。”寄室谓借住别人家,要生孩子要结婚的人家,反正不得在萧宝卷面前出现,否则他一个不高兴就开其肚,剖其腹,这使得产妇们纷纷寻找固定的产房生产。

除了王妃贵妃得以享用高级产房,如《南史·后妃下》载梁文献张皇后:方孕,忽见庭前昌蒲花,光采非常……后曰:`常闻见昌蒲花者当富贵。'因取吞之,是月生武帝。将产之夕,后见庭内若有衣冠陪列焉。张皇后的产房前有花园,房内可供高官贵吏排列成行,可见其待遇多么奢华尊贵。而普通人家的妇女的产房,仅仅达到遮风挡雨的条件即可内心满足。

再者,找医生给产妇接生,乃是富贵权势人家才能享受的待遇。小心接生婆是催命鬼。

由于古代人对产血的忌讳,古代妇科医生的地位并不高。尤其古代医生,男性居多女性极少。即便是妇科疾病,绝大多数也要靠男医生来诊治。碍于“男女授受不亲”的儒学礼教,男医生不能与女病人有肌肤触碰。比如孙思邈为长孙皇后诊病,是通过一根细丝线来诊断她脉搏的跳动,得出长孙皇后胎位不顺引发难产十多个月不生的结论。同时运用针灸技术帮助皇后助产,使得母子平安。但是民间凡妇,指望的只有接生婆。接生婆的水平良莠不齐,为了保证产妇顺产,通常是让孕妇第十个月就服用各种“滑胎药”,如丹参膏、甘草散、保生丸、达生汤等。到了分娩之日,产妇家属请接生婆来接生。同时备下“好醋,白米,煎药炉,铫子,煮粥沙瓶,滤药帛,醋炭盆,小石(一二十颗),汤瓶,软硬炭,干柴茅,暖水釜,洗儿肥皂,头发,断脐线及剪刀(当时剪脐带不用刀,只用帛裹脐下,齿咬断),干蓐草,卧交椅,软厚毡,灯笼,火把,缴巾,油烛,发烛,灯心。”(宋陈自明《妇人良方》)。这篇清单里,煎药炉、铫子、滤药帛是为产妇出现难产时,好煎药急用;好醋、小石是为产房消毒用,也就是把醋泼在烧红的小石上,产生的蒸气弥漫产房,起到杀菌的作用;汤瓶、洗儿肥皂、缴巾、暖水釜是为了给新生儿沐浴和给产妇用水准备的;灯笼、火把、油烛、灯心为产房照明所用;干蓐草、卧交椅、软厚毡是产妇生产时坐卧应该备有的物件,白米、煮粥沙瓶是给产妇饥饿时补充体力。

由于宋人忌讳在光线明亮、房屋低矮之处进行分娩,产妇若是赶上盛夏生产,天气再热,也不准打开窗户。最多贮置些凉水放在室内降温,导致很多产妇还没有生就大汗淋漓。若是遇到产妇交骨不开、产门不闭、胞衣不下、血崩不止等难事,有些接生婆技术不够,就会声称产妇遭遇恶灵附体。要求家属们焚香燃烛,祈求神灵救驾,赶走邪鬼,解除难产;或念咒作法,召令正神下凡助阵,消灭为害产妇母子二人的鬼怪,结果当然是拖延了时间,坑害了性命。还有恶者,会让孕妇嚼着自己的头发往肚子里吞,引起呕吐,借此增加腹压,有时候会用“擀面杖”推产妇的腹部,说是要让孩子“赶紧”出来……

因此在古代,产妇生子的风险很大。哪怕过程顺利,如果接生的器具不卫生,或是脐带包扎不好,胞衣清除不净,母子被感染,也容易导致死亡。

另外,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产妇生产别指望娘家人来照应。

古代有一句话:“见死不见生”。意为姑娘死在娘家可以,但是不能在娘家生孩子。古人相信,女儿在娘家生孩子会把灾祸带入娘家。到了产妇临产的月份,娘家人只能送来礼物以示催生。

催生礼,一般有衣、食两项。衣有凡婴儿出生后所需用的衣服、鞋帽、包被、诞兜及至尿布;食有鸡蛋、红糖、长面、桂圆、核桃等等。

福建泉州有娘家于孕妇临产前,通常要送鸡蛋、线面、鸡等物品到男家,祈望外孙降生顺遂。江苏高邮多送瞟肥不生蛋的鸭子,表示女儿生养顺利。浙江温州则由母亲送约一寸见方的肉,切得端正,不偏不倚,烧熟送去,当地叫“快便肉”,以为产妇吃了,临产快捷。杭州在清末民初时,孕妇产期将届,娘家要送喜蛋、桂圆及襁褓。预产期将到的月初一,派人将上面各种物品送往男家时,要携带一笙吹着进门,以“笙”谐“生”,以“吹笙”表示催生之意……

如果母子平安,婆家娘家自然皆大欢喜。如果一尸两命,娘家则是有泪肚里吞。

《搜神记》曾记载:诸仲务一女显姨,嫁为米元宗妻,产亡于家。俗闻产亡者,以墨点面。其母不忍,仲务密自点之,无人见者。元宗为始新县丞,梦其妻来上床,分明见新白妆面上有黑点。意思是诸仲务有一个女儿叫显姨,嫁给米元宗做妻子,生小孩时死在家中。当时民间的风俗:生小孩而死的,要用墨点在脸上。她母亲不忍心这样做,诸仲务就偷偷地自己去给女儿点墨,没有人看见他这样做。米元宗任始新县丞,梦见他妻子来上床,分明看见她那刚用白粉化过妆的脸上有黑点。

这一习俗的风行,足矣说明当时的妇女能够平安度过生产乃是天大的幸运。

再谈一谈古代的剖腹产,不是为了保大人,纯粹为了保小孩。

剖腹产技术在我国先秦时代就已经出现。司马迁所写的《史记·楚世家》明确记载:“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即是说陆终的六个孩子皆由妻子剖腹而产,但陆终和他的孩子乃是远古时代的神话人物,剖腹产遭到专家质疑。

到了三国时期,则有真实的剖腹产案例。南朝刘宋史学家裴骃《史记集解》记载魏文帝曹丕当政时,汝南屈雍妻王氏生男儿从右胳下水腹上出,而平和自若,数月创合,母子无恙。可见当时的医学家已经初步撑握了一些包括剖腹产手术在内的外科手术。

只是麻沸散的出现始自华佗。那个时代即使剖腹产的麻醉技术过关,但是没有消毒设备没有无菌意识,产妇术后能否避免感染,甚不好说。尤其剖腹产不同于自然分娩,需要在产妇小腹部作出一条长10厘米的切口,打开腹腔,切开子宫,取出胎儿然后层层缝合。手术伤口很大,创面广,又和藏有细菌的阴道相通连。即使在现代,这项手术也难免出现并发症和后遗症。所以读史书,你会发现,夏朝的开国君禹的诞生来自于剖腹产,商朝始祖契的诞生来自于剖腹产……但是他们母亲生产之后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而且古代没有现在先进有效的避孕术。古代妇女平均怀孕、生孩子的次数远比现代妇女要多得多。很多女性的一生就是不断地怀孕,生孩子,再怀孕,再生孩子。直到民国,大多数女性的存在价值也不过是为夫家承担传宗接代的责任和义务。

萧红曾在《生死场》里叙述过乡村女性生产过程里凄惨绝望的情形:

她开始不能坐稳,她把席子卷起来,就在草上爬行。……光着身子的女人,和一条鱼似的,她爬在那里。……她流着大汗坐在幔帐中,忽然那个红脸鬼,又撞进来,什么也不讲,只见他怕人的手中举起大水盆向着帐子抛来。……大肚子的女人,仍涨着肚皮,带着满身冷水无言的坐在那里。

体面尽失,尊严扫地,忍受剧痛还要遭受烦躁的丈夫向她泼来的冷水。所以现代女性拥有可以自主的生育权利与人格尊严,以及将来更多的女权与独立觉醒,不得不说,要感谢现代社会的科技发展与伦理建设。

    版权声明:逸闻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4-2018 逸闻历史网 www.lswhw.com 邮箱:1874389439#qq.com 豫ICP备1501253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