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颜金绣慕容思小说叫什么_颜金绣慕容思的小说名字

作者:浣水月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1 16:45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大小:连载中类型:古装穿越下载按钮

还记得一部古代言情小说里面有颜金绣慕容思两位主角吗?这部小说的名字叫《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由作者“浣水月”正在连载当中,本站为您提供小说的免费在线阅读,另外更多类似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古代言情小说可以关注猎色小说网,我们为您提供专业的免费小说阅读。

颜金绣慕容思小说(第六百四十五章 不悔)阅读:

如果,慕容思是她的女儿,她真能直接用三尺白绫夺其性命。

可这慕容思是她的妹妹,还是她的嫡出妹妹。

慕容思没想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你敢放弃身份胡闹,不就是仗着家人疼你、宠你。可你错了,在思南选择宁死也不嫁人之时,她就真的从定王府所有人的心里死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选择的路,要为自己负责。”

颜金绣依旧不悔。

没有试过,又如何知道不成。

大不了,她学丽妃,今生不育儿女。

只要与心爱的人在一起,有没有儿女又有何妨。

只有世俗的女人才会看重儿女。

她要的是爱情。

郡马软声道:“颜金绣,退下罢!”

颜金绣揖手退离帐中。

“阿慈,小心身子骨,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的呢,来,坐下说话。”

“郎君,你说这到底为了什么?她真是糊涂,她不要廉耻,当博陵王与她一样,博陵王看似洒脱,骨子里却最是讲规矩的。

博陵王厌恶南人的南风,厌恶姬妾成君,厌恶男子留恋烟\花地……他更像是医族的贵公子,看重血脉,又如何会欢喜她?

父王竟会放过她,这样的女子就该赐死!

她……她真是我定王府的耻辱,丢尽了父王一世的英明与脸面。”

“阿慈,你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呢,莫激动。”

慕容慈大口地吐气,“她真是要气死我了,如果我生到这样的女儿,我宁可送到庵堂,或是赏一杯毒酒毒死,也不许她干出这等丢人现眼的事。”

慕容思不以为耻,还觉得喜欢博陵王是件很体面的事。

这都是跟南晋人学的。

南晋的历史上,就有妹妹爱上兄长,甚至于兄妹暧昧之事传事。

南人的那一套,慕容思敢学了来,定王府就能不认她。

慕容思抛弃父母家人,不就是赌家人不会真的与她断绝亲情。

可她这回真的猜错了,在看重声名的定王府,第一个与她了断的就是慕容忌,之后又是慕容想,也至其他的庶出兄弟们亦都真当她死了。

现在,慕容慈再三表示自己的嫡妹思南已亡。

颜金绣漫无目的,听到慕容慈讲到马儿的故事,她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为什么南人能接受,自己的亲人却无法理解她的爱情。

她要去见慕容慬,她如此辛苦来到这儿,就是为了他。

御狗正将自己所见的事禀报给慕容慬。

“你是说,颜金绣不是旁人,而是思南郡主?”

御狗道:“属下过去时,她正缠着慈北郡主与佟将军,求他们带她拜见殿下,显然被慈北郡主给拒绝了。”

见他?

忆起陈蘅在信中所说的话,慕容思喜欢他?

慕容慬觉得自己吞了一只苍蝇,他们是一个祖母的孙儿孙女,慕容思是他的堂妹,他们怎么可能?

她是疯了吗?还是鬼迷了心窍,怎会生出这样恶心人的想法?

“皇伯父是怎么想的,这不是打皇家的脸面?”

这种女儿,还不如死了的好。

他浑身都不自在,想吐又吐不出。

御狗道:“殿下,你还好?”

“好个屁!你给本王守着大帐,若是她想接近,早早地赶走,本王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么恶心的女人。不,不,本王除了王妃,谁也不想看到,其他女人一个比一个恶心!”

全一肚子坏水。

陈蘅就不是,每次都要他用美男计才能有心思,否则她就当他是一幅画摆在旁边。

对他有心的女人,全都恶心!

御猪打量着过来的女兵,正要出口,只听她道:“颜金绣拜见主力军主帅!”

这不是思南郡主?怎么换了一个名字。

御狗从帅帐出来,冷着声儿,“殿下说了,叫你回自己的营帐,回去罢。”

“是你阻止我见到慬哥哥。”

“哥哥?”御狗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在冒,“我说颜姑娘,你别叫得这么肉麻行不行,这哥哥可是小孩子叫的,你多大的人了,怎能这样叫?你得叫主帅、殿下,再说了,博陵王刚才说了,他不认识什么颜金绣、颜银绣,你快快离去罢。”

颜金绣看着丈远外的帅帐,提高嗓门,在御狗的推攘之下大叫:“慬哥哥,我是金绣,乳名思思。慬哥哥……”

慬哥哥,慬音同勤、情,怎么听着更像是“情哥哥”。

慕容慬坐在帅帐,被这个女人缠上,陈蘅如何看他。

真是够了,他想想就觉得恶心得想吐。

御狗连拖带攘,将颜金绣带回了天字营将帐,交给佟重阳道:“她是你们帐中的人,再去殿下那儿吵闹,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将帐里,传来慕容慈恼怒的声音,“来人,将颜金绣拖下去,先处军棍二十,若再犯,处四十;再犯,处八十……”

慕容慬又不是慕容思,怎会犯同样的错。

颜金绣自己不思悔过,还敢跑到帅帐去大闹。

真是丢尽了脸面。

颜金绣被四名女兵押住,绑到天字营木柱上,由执刑者手持军棍击落在后背、臀部。

痛,很痛!

从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刑罚。

郡马进了将帐,看着坐在案前气得不轻的慕容慈,“慈北!”

慕容慈捧着胸口,强自闭眸,“你扶我过去,再被她气两回,这孩子恐怕就保不住了。”

“岳父与舅兄们都没法的事,你何必往心里去。”

“长兄不是没法,而是长兄在外,无法管到家里。父王难怪,是顾忌定王妃。我是长姐,没有不管的道理。”

她拿定主意,此事不能拖。

拖得久了,只会累及定王府的名声,更会堕了北燕皇家的名声。

二十军棍已经打完了,颜金绣趴在地上,浑身疼得钻心刺骨。

慕容想为她的心思觉得鄙夷,将她送回燕京。

父亲不屑她这样的女儿。

母亲更是逼她嫁人。

她争取自己的爱情,哪里错了?为什么所有人都瞧不起她?

不被家人理解,如今明明长姐知晓实情,却声声说她不再是慕容思,也不再认她,长姐的话如一把刀子剜割着她的心。

慕容慈在丈夫的搀扶下,步步走近,近了跟前,抬手斥退左右。

“你知错吗?若是知错,我在军中替你寻个男子嫁了。”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