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夕望温瑾薄小说阅读_夕望温瑾薄小说禁欲男神夜夜欢

作者:惹东娇 来源:书丛 时间:2018-05-16 17:37

《禁欲男神夜夜欢》这本由惹东娇原创的言情爱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夕望温瑾薄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此文文笔优美,内容精彩,人物刻画细致到位,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禁欲男神夜夜欢状态:已完结作者:惹东娇全文阅读

夕望温瑾薄小说 精彩章节

“我去哪里不需要你管。”

她那疏离的语气以及冷漠的态度,彻底将温瑾薄的心情打落谷底。

他冷冷地说:“我是你的丈夫,有权知道你去了哪里。”

夕望冷笑了一声,说:“对不起,你这样的丈夫,我高攀不起。”

温瑾薄被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撇清关系激怒,使劲抓着她的手,沉着声音,问道:“怎么?你是想摆脱我,投入哪个男人的怀里?温瑾律还是莫亚宇?”

此刻见他还是将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夕望气急,毫无顾忌地说:“不管是哪个男人,只要那个男人不是你就行。”

如此伤人的话,将温瑾薄的心彻底撕裂了,一片一片的,所有的痛感神经都被牵动着,胃里开始翻江倒海,疼到他失去了理智。

拉住她就快步往外走,怒斥道:“你现在怀了我的孩子,哪儿也别想去,乖乖跟我回去。”

听他提到孩子,夕望想起了tiffany的话,她也怀了温瑾薄的孩子。

这个事实这几天就像她心中的一根刺,她多想一次,这刺就扎得更深,扎得更疼。

想到这里,夕望冷冷说道:“这个孩子根本不是你的。”

那一刻,手上的力量消失了。

温瑾薄站在了那里,缓缓地回头,那冷峻的眸子里好像浮现了嗜血的寒意,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你敢再说一遍?”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着。

夕望心中虽隐隐有些紧张,避开他那令人心悸的眼睛,但还是鼓起勇气,用力地说着:“我再说一遍,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整个大脑彻底晕了,他没办法思考,冷笑着,说:“不可能,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也没用,他是别人的。”温瑾薄不愿意再听,直接拦腰抱起他快步走向自己的座驾,任凭夕望如何踢打,都没有任何反应。

“啊!”被摔进了后座的夕望,忍不住叫出声来。

看着急速后退的车辆和房子,他拍打着椅背,哭喊着:“你要带我去哪里?”

此刻的温瑾薄脸色铁青,双唇紧紧地抿在一起,对于夕望的叫喊听而不闻,急速地开着车。

车辆开到了一个别墅群里,这个地方夕望并不曾来过,她惊恐地看着外面陌生的建筑物和婉如森林的景观。

直到在一栋别墅前面才停下。

温瑾薄从驾驶室出来后,走到后面的车窗,打开来,冷冷地看着夕望。

夕望抓住椅背,拼命地摇着头,嘴里不听地念着:“不要,我不要下去。”看她那副惊恐的样子,温瑾薄忍不住蹙眉。

弯腰探进去,抓住她的手就将她往外拖。

不管夕望怎么哀求,温瑾薄还是视若无睹,稍一用力,夕望整个身体跌跌撞撞地出了车子。

那一刻,夕望全身的力气被掏空了,任凭他拉着,毫无抵抗之力了。

等他们跨进房子大门那一刻,温瑾薄手上一甩,夕望整个人扑在了偌大的沙发上,那眼镜防备地看着他。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温瑾薄气急,冲着她喊道。

夕望从沙发上爬起,缩坐在那里,面对他的提问,反而笑出了声,但是却不开口。

那嘲讽的笑容刺得温瑾薄抑制不住自己心中地怒火,脸色难看到极点,冷声问道:“说,是温瑾律还是莫亚宇的?”

“反正不是你的。”

最后的绝情的话语彻底激怒了温瑾薄。

他冲夕望扑过来,将她压在了沙发上,使劲吻着她的双唇,夕望挣扎着,双手胡乱地拍打着。

温瑾薄伸手将她的两只手紧紧按住,没办法再动弹了。

双手被禁锢了,她的双脚开始踢、蹬,在温瑾薄的身下一直不安分。

他皱眉分腿坐在她的腿上,夕望的动作这次又被限制了。

只能拼命扭动身躯,反抗他的触碰,这样动作让温瑾薄更加地强硬,动作变得更加粗鲁,夕望心头浮上一种屈辱感。

皱眉,用尽全身的力气抵抗。

突然间,小腹一阵刺痛,她的脸瞬间变得煞白,呼吸变得急促。

听到她异样的声响,温瑾薄一开始根本没把这声音当一回事。

可是夕望因为疼痛全身都紧绷在一起,肌肉变得僵硬,他才抬头看了她一眼。

只那一眼,温瑾薄的心猛得一惊,只见她面无血色,眉头紧缩,额头全都是细汗,整张脸变得有些扭曲。

急忙从她身上起来,着急地问:“你怎么了?”

“痛!痛!”她的嘴里只是低声囔囔着同一个字,温瑾薄心下惊讶,上下查看,在看向她裙子时被上面迅速蔓延的血液给惊住了。

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慌漫上心头。

一把将她抱起,嘴里不停地安慰着:“别怕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脚下迈开修长的腿,跑出了别墅,赶快开车往医院而去。

见夕望痛苦到快要晕厥的样子,他的心一直紧绷着,又急又怒,将速度加到了最大。

“医生,医生,快救人啊!”冲进医院的温瑾薄大声呼喊着,怀中的人儿已经虚弱到让人感受不到气息了。

跑出来的医生见夕望裙子上还有鲜红的血液,意识到情况危机,急忙将夕望推到抢救室,安排人员进行抢救。

在外面的温瑾薄第一次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深深的负罪感填满他所有的思绪。

“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在抢救室门口边走来走去,边念叨,不时地看一眼那扇大门。

那苍白的脸,还有那鲜红的血液,一直在他脑海里浮现着。

他坐在椅子上,懊恼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不知过了多久,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医生,她怎么样?”见医生出来,温瑾薄冲了过去,焦急地询问。

“大人没事。”

“那孩子……”想到她说过那是别人的孩子,温瑾薄心中五味杂陈,即担心又有些醋意。但毕竟那是她的孩子,他还是有些在意的。

医生摘下脸上的口罩,表情凝重,说:“孩子暂时没事,不过孕妇不能再激动了,她本身就有先兆流产的迹象,受不了任何刺激。”

虽然有大出血的症状,所幸胎儿没什么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