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小说推荐

禁欲男神夜夜欢惹东娇_禁欲男神夜夜欢惹东娇小说阅读

作者:惹东娇 来源:书丛 时间:2018-05-16 17:39

今天带来惹东娇原创的小说《禁欲男神夜夜欢》,主角是夕望温瑾薄,这本小说的主要故事剧情就是围绕着夕望温瑾薄来写的,可以说是非常值得一看了,在同类型小说中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千万不要错过这份精彩~

禁欲男神夜夜欢状态:已完结作者:惹东娇全文阅读

夕望温瑾薄小说 精彩章节

听医生说夕望和孩子都没事,他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了。

病房里,望着夕望那毫无血色的脸,温瑾薄真是又爱又怨。

当听到她说肚子里的不是他的孩子时,温瑾薄就失去了理智。所以才会差点做出伤害她的事。

可是真的看她痛苦,却心如刀绞,真希望自己替她承受。

坐在床边一直盯着她那昏迷中还皱眉的脸。

醒来的夕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那张冷峻的脸,但眼里的暖色还是触动着她的心。

慢慢恢复思考的夕望想到自己之前所遭遇的,手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小腹,心急速地跳着,隐隐地担心着。

“我的孩子呢?”

“我的孩子呢?!”

她大声的呼喊着。

见她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担心孩子,温瑾薄还是有些失落,但看她如此着急慌乱还是很担心的,急忙起身走过去,按住她乱动的手。

夕望见是他,使劲甩开他的手,惊恐地往后缩,嘴里喝道:“你别过来,别碰我。”

见她将手放在腹部,努力护着她的肚子,温瑾薄心中有些受伤。

她是因为爱这个孩子的父亲吧。

心中有些烦闷,冷冷地说:“孩子没事。”

听到他的声音,知道孩子没事,她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抚摸着小腹。

想起她之前对自己做的事,夕望故意不去看他。

“这个孩子对你来说那么重要?”他的心颤抖着,隐藏着心中的失落,沉声问道。

夕望瞥了他一眼。

并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眼里满是温柔。

看她的表情,即使没有说话,温瑾薄的心也被刺痛了,垂在身体两侧的不自觉地握起了拳头。

不得不接受着她心中另外有人的事实。

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她伸手拿过来,正想查看,却被温瑾薄一把拿走了。

他看着上面的名字心底一阵冷颤。

莫亚宇赫然出现在眼前。

他厌烦地看着这个名字,直接将手机关机。

“你……”

对于他的动作,夕望震惊不已,想伸手夺回自己的手机,没想到温瑾薄一个反手,将手机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扯动嘴角,冷冷笑着,说:“这手机以后我替你保管。”

夕望觉得不可思议,挣扎着说:“你把手机还给我。”

“如果你想要你的孩子好好的,我劝你不要乱动。”夕望听到他说的,整个身体就不动了,用一种很奇怪的姿势坐着,警惕地盯着温瑾薄,以为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医生说,你有先兆流产的迹象,所以要想孩子没事,你以后不能激动。”

医生的话此刻就是圣旨,夕望变得十分小心,慢慢地躺回床上,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好似说吧东西还给她。

可是温瑾薄好似没有看到,扭头走出了病房。

留下一脸无奈的夕望。

另一边,一再拨打着电话的莫亚宇听着“已关机”的声音忍不住紧皱眉头。

“怎么?夕望还是没有接吗?”见夕望出门这么久,迟迟未归,董雪雯他们开始焦急不安。

莫亚宇掩住脸上的担忧,故作镇定地说:“妈,姐姐应该是手机没电了,不用太担心,待会儿就回来了。”

对于他的解释,董雪雯将信将疑,脸上的神色没有多少缓解。

望着门口,说道:“希望她早点回来。”

可是直到傍晚时分,太阳西沉,天色也已经昏暗了,还是不见夕望的踪影,董雪雯再也坐不住了。

带着哭腔说着:“夕望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又不见了吧?”那种失去女儿的痛苦又袭上心头,这种感觉曾经折磨了她二十多年,此刻她再也承受不住,握着莫亚宇的手臂焦急地说着:“亚宇,你快出门找找她。”

“妈,别担心,她早上是出门见温瑾律的,我问问他,也许他们还在一块儿的。”莫亚宇面上安静地安慰着,心里却很是慌乱。

他让司机去过他们见面的那个茶餐厅,早就没有两人的踪影了。

抱着侥幸的心里,他联系上了温瑾律。

此刻的温瑾律正坐在安浅惜新居的沙发上。

“喂,哪位?”端正了坐姿,他才开口问道。

“夕望是不是还跟你在一起?”

一个陌生的声音,没头没脑,温瑾律忍不住皱了一下眉。

疑惑地说:“你是哪位?”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就问你夕望现在有没有跟你在一起。”听对方如此没礼貌的话,温瑾律根本不愿意搭理他。

“那我有没有跟她在一起也不需要你管。”说完就直接挂断了手机。

“是谁呀?看你脸色不太好。”

安浅惜端来一杯咖啡,递到了他的面前,温瑾律将手机扔在一旁,接过咖啡,摇摇头,冷漠地说:“不知道是谁,说找夕望的。”

一听夕望的名字,安浅惜心紧了一下,而后有些疑虑:“是不是她发生什么事了?不然怎么会找上你。”

听她这么一讲,温瑾律心底一阵咯噔,开始担心起夕望了。

不过想起早上她决绝的样子,心还是抽痛着。

“找她你的人不会是你那弟弟吧?”从温瑾律那儿聊起夕望,知道她的心在温瑾薄身上,安浅惜就如此猜测着。

温瑾律摇摇头,温瑾薄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这人绝对不是。

会找夕望的人还有谁呢?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订婚仪式那天陪在夕望旁边的男人,高高的个子,俊朗阳光的外形,很有范。

他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在意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夕望的心思早已不在自己的身上了。

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这杯没有加糖的苦咖啡却丝毫不及他心中的痛苦。

另一边的莫亚宇被莫名挂断手机之后,愣了一下。

“怎么样?他怎么说?夕望有没有跟他在一块。”见他放下手机,董雪雯就迫不及待地问着,而莫亚宇的脸色却越发凝重。

“姐姐应该没有跟他在一起。”

虽然温瑾律没有明讲,莫亚宇感觉得到,他话语里的落寞。

肯定是夕望跟他讲清楚了才会这样。

“那怎么办?报警吧,我不能再失去她了。”董雪雯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激动地诉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