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禁欲男神夜夜欢 138章

作者:惹东娇 来源:书丛 时间:2018-05-16 17:52

惹东娇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名字叫做《禁欲男神夜夜欢》主角是夕望温瑾薄,这本小说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精品文,各种精彩的情节等待你的发现,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短篇言情小说,快来阅读吧!

禁欲男神夜夜欢状态:已完结作者:惹东娇全文阅读

夕望温瑾薄小说 精彩章节

“你先不要激动,可能孩子有事跟别人见面了。”莫络搂着董雪雯的肩膀安慰着,可是他的脸色却也十分凝重。

“对,对,亚宇,你打听一下,夕望还有哪些朋友,问问有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说话间,莫亚宇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冷峻的脸庞。

温瑾薄。

“妈,你先别着急,我可能知道她跟谁在一起,我去去就回。”

没有再解释,莫亚宇穿上外套,急冲冲地出门了。

留下诧异的董雪雯和莫络两人,董雪雯抱着他泪眼婆娑,低声啜泣。

莫络拍着她的肩膀,一下又一下地安慰着:“没事,没事。”

如预想中的一样,赶到医院的莫亚宇被告知,温瑾薄今天一大早就强行出院了,任凭医生怎么劝阻都不听。

确定他不在医院,莫亚宇悬着的心竟然放松了。

夕望肯定跟他在一起。

“不过,今天下午,我看到温总裁又出现在医院里了。”心情没那么焦急的温瑾薄准备离开医院,刚转身就听到身后的护士在那里低声说着什么。

“怎么了?他的身体又……”另一人疑惑地询问,知道温瑾薄本来就没康复,提早出院确实比较容易复发,所以猜测他又是胃出血入院。

“不是,他是抱着个女人过来的,那女人下身都是血。”听到这里,莫亚宇的心猛得揪在了一起,转身快步走到说话的护士跟前,直觉告诉他,她们说的就是夕望。

“你说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护士被他那严肃的表情吓得愣在原地,他焦急的神态好像会吃了她一样。

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弱弱地说着:“她没事。”

听闻夕望没事,莫亚宇才缓和了表情,问道:“她现在在哪里?”

“我当时只是正好去急诊室有事,后来她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护士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平复了心情以后,说道:“不过像她这种情况应该是在五楼的妇产科。”

话刚说完,莫亚宇就从她的眼前消失了,那速度之快让她咋舌。

“这人是谁啊?真的好高啊。”见他不见了,嘴里开始喃喃自语,旁边的同事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没好气地说:“你还有心思想这个,刚才我都被吓坏了。”

莫亚宇赶到五楼后,每个病房,里里外外地找了个遍,却不见夕望,心里好生失落。

“今天是不是有个大出血的孕妇过来急救。”着急的他拉住一个护士就问。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小护士一愣神,后来思考了一下,才说:“下午的时候是有这样一个人。”

“她住哪个病房?”莫亚宇追问着。

“她已经出院了。”

“出院了,她不是刚大出血吗?”莫亚宇难以置信,紧皱双眉看着她。

小护士也是无奈地点点头,为难地说着:“是啊,本来她还要在医院再观察几天的,但是她的丈夫坚持出院,后来带着几个医护人员就离开了。”

这种雷厉风行的性格,确实符合温瑾薄的个性。

想着上一次接夕望的地方,莫亚宇又驱车赶到了温瑾薄的私人公寓。

开门的是张姐。

乍见莫亚宇,张姐一脸的防备,不悦地说:“怎么又是你?”

上次他强行带走夕望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张姐对他还是很有成见的。

“夕望在哪里?”不理会她不待见的神情,莫亚宇直截了当地问,边说边往房里走。

张姐伸开手臂,想要阻挡他进来,一再地说:“夫人不在这里,她不是被你带走了吗?”

不理会她的阻挡,自顾自地查看每个房间。

确定房里都没有人,莫亚宇才停下来,看着她问:“那温瑾薄呢?”

“自从我们夫人离开后,温先生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说着的时候,张姐也是一脸的落寞和伤感。

确定她没有欺骗,莫亚宇有些失望,只能离开。

像温瑾薄的家世,肯定在a市拥有很多的房产,此刻他毫无办法,只能悻悻地回去,看来只好明天再找了。

此时的温瑾薄正带着夕望赶回自己的别墅。

看到周围还不算熟悉的环境,心就紧张起来,今天白天就是在这里,温瑾薄差点害得她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

双手抚着肚子,全身紧绷地做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外面的景物。

直到车子停下,她才环顾起四周,警惕地盯着站在车门外的温瑾薄。

板着脸的温瑾薄无视她眼里的害怕,弯腰低头伸手抱起了她,夕望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因为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动作不敢激烈。

见他毫无反应,夕望嘴里抗拒着:“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温瑾薄看也没有看她一眼,严峻的脸庞望向前方,双唇紧抿着。

身后的两个医护人员提着东西紧紧地跟着。

温瑾薄直接将夕望抱到二楼的卧房,直到将她安置在床上,也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

脸色铁青,虽然对她的每一个动静都是那么温柔体贴,但是那阴沉的眼睛却从没有在她脸上停留过半刻。

见她无大碍,只丢下一句话:“你早点休息。”

然后就转身准备离开房间。

他那低落的样子使得夕望的心一沉,有那么一点动容。

可是只要想到tiffany肚里怀着他的孩子,就没有办法接受他,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冷冰冰的。

“你都知道我肚子里怀了别人的孩子,你就应该放我走。”

夕望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一天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一说完心里有那么些许的不忍心。

不敢去看他,所以没有注意到温瑾薄脸上浮现的那抹受伤的神色。

他缓缓地回头,看着那张苍白到毫无生气的小脸,苦笑着说:“你不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

他每说一个字,心就紧一分,直到胃部的疼痛在加重。

迈开他修长的双腿,走到她的面前,弯下身,那鹰隼的双眸看向她那逃避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只要记住一点,你是我的妻子,所以不管你怀的谁的孩子,他以后都要跟着我的姓。”

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夕望低垂的眉眼募的一抬,不可置信地盯着他,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他是否认真。

只见他用紧绷着的脸庞上一双凌厉的眼睛,无比认真地看着自己。

夕望的心底猛得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