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网>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厉北辰叶倾歌小说叫什么_厉北辰叶倾歌的小说名字

作者:小喵妖娆 来源:网盘屋小说 时间:2018-01-11 17:06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大小:连载中类型:现代都市下载按钮

还记得曾经看过一本关于现代都市婚恋题材的言情小说吗?里面两位角色名字分别叫:厉北辰叶倾歌,这部小说的名字叫《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由作者“小喵妖娆”在红袖添香女性小说网站正在连载当中,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第1570章 余生不负你——你还是过来给),喜欢看这类小说的朋友来猎色小说网,我们为您提供免费在线阅读。

厉北辰叶倾歌小说章节内容预览:

贺廷琛知道,刚才季沉舟吻他那一下,赫连霆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不管是他还是季沉舟,他都不会放过。

要是没有宝贝和骑士的出现,赫连霆不会克制着自己坐在这里。

其实,他也挺意外,他以为赫连霆不会喜欢小孩子,毕竟他最讨厌的就是吵闹。

他喜欢绝对的安静,绝对的干净。

但是,他似乎很喜欢宝贝。

要是赫连霆有个女儿,该是要把她宠成什么样子?

贺廷琛发现自己最近总是会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赫连霆有没有孩子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会宠孩子到什么地步,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又不能给他生孩子……

“你来不是接我的吗?”

在这里怎么会不开心,这是他这些年,最开心的时光,因为有孩子们的陪伴,有好兄弟的安抚。

他想以后活着的日子里不会再有比这更辛福的时光了。

贺廷琛知道自己问出这话,又不自量力了。

赫连霆的性子,又指不定要说出多难听的话,他一向如此。

即便他今天来,是为了他,但是,他也绝对不会说是“接”

因为他贺廷琛不够资格,让他赫连霆亲自来接。

“你以为你是谁!”

果然,赫连霆冷笑的说道,语气阴沉的可怕。

有时候伤人的话语,比打在脸上更让人疼。

而这种似乎没有尽头,也不会麻木,无尽无休,一碰触就会遍体鳞伤。

在贺廷琛想说,“我是你的奴隶”时,赫连霆竟然出奇的又说了一句。

“我是来看那仁的!”

不过他这话一出,季沉舟就站了起来,“赫连霆,来,打一架!”

季沉舟真的是不特么的想忍了。

怎么就要忍他?赫连霆又特么不是他儿子,干嘛要忍他。

他一再的惦记他们家那仁,他特么还忍他,那就不是男人。

“我赞成,你先我后,一起打!”

在刚才大舅哥又一次言语上伤害贺廷琛后,封汐也是怒了。

怎么就能把伤害一个人,做到如此自然的地步。

张口就来,简直是不经过一秒的考虑。

封汐从未这么心疼过谁,贺廷琛算是第一个吧!

当然,他说的是男人……

就算是那个时候,楚柏卿离开,顾爵要死要活的。

他就只是着急难受,但是,对于贺廷琛,他是心疼加愤怒。

贺廷琛问他是不是来接他的,大舅哥竟然能那么自然的就说出,你以为你是谁。

这样不算完,还要在割开的伤口上,再狠狠的撒一把盐,他是来看那仁的。

非得搅和的大家都不得安静。

之前哥哥们还说他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幼稚的男人。

可是,现在他想要大喇叭告诉全世界,最幼稚最欠揍的男人,是他赫连霆……

“沉舟,别这样!”贺廷琛看着季沉舟冲着他摇头。

现在客厅里他们几个都加起来,都打不过赫连霆。

何必要自己受伤,为了他让大家受伤不值得。

更何况季沉舟刚才还吻了自己,赫连霆下手绝对不会轻。

“打不打?”季沉舟没理贺廷琛,而是直接问着赫连霆。

“打,必须打!”封汐躺在地板上,再次开口道。

那姿态从容的样子,好像他有多能打似的。

赫连霆站起身来,直接把贺廷琛挽着自己手臂的手给甩掉。

“来!”赫连霆转身向外走去。

他还算是顾及一下有孩子在,不能在客厅打。

而是向外走去。

季沉舟直接跟了上去。

那仁并没有拦着,因为他也觉得赫连霆该打,倒不是因为他刚才说是来看他的,而是因为他对贺廷琛的态度,让他也十分的气恼。

他虽然拳脚功夫一般,但是,他也想打,就算是被打,能够打到赫连霆一下也算是赚到了。

怎么也是想要为贺廷琛出口气,怎么就能这么随心又狠心的对待他。

以前那仁认为笑的最好看的男人,就是楚少。

后来认识了贺廷琛,他认为他的笑更加的迷人,因为多了一分飘渺的虚幻,总是让人觉得这笑就在你眼前。

可是,你却扑捉不到。

那种看后会让人有一种失落的感觉,难受,确切的是说,是你看到这样的笑,你会认为这笑让你心疼。

这种疼,会让你深深的被吸进去。

贺廷琛拉住季沉舟的手臂,“沉舟,你……你们都打不过他,我就这命了,我认了,真的,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我已经习惯了!”

在别人的眼里,或许都要羡慕他贺廷琛,这辈子都可以过着这种奢华的生活。

住最好的,吃最好的,用最好的,什么都不用干,就有用不完的钱,这是多少人都会羡慕的生活。

不就是没有自由,没有自我,心态摆正了,不就好了!

贺廷琛以往就是这么给自己催眠,不停的这么给自己洗脑。

换一个角度去想,他的生活,可是,别人羡慕却求不来的。

人想要活着的方式有很多种,选哪一种不都是活。

“贺廷琛,你特么别说这样的话,别特么说……”

季沉舟冲着贺廷琛吼道。

这是他的好兄弟,虽然没有像和范斌那样,一起长大。

但是,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他不能看着他这样下去。

以前是觉得他过的好挺好,那是他给自己营造的假象。

现在亲眼目睹了,他被赫连霆这样对待,他又怎么能不去管他。

贺廷琛没有亲人,有的就是这几个朋友,他们要是再不管他,那么他还有什么指望。

“贺少,不打,他会疯,反正也打不死!”

那仁是一直都不主张打架,因为季沉舟以前就爱打架。

可是,现在他不但不拦着,也想要上去打,足以见得,赫连霆对贺廷琛做的事情,是让所有人都愤怒的。

这也算是群起而攻之了……

季沉舟转身的时候,“你必须要好好的,我看不得你这样作贱自己。”

贺廷琛就该是最矜贵的公子,他就该被人细心的呵护,就那么被宠着,被疼着。

而不是这样被当成奴隶一般的羞辱。

贺廷琛看着季沉舟的背影,笑了。

有这样的兄弟足矣了,真的,这个时代,有能为你出头的人,是件幸福的事情。

虽然男人之间说这个有些矫情,但是,贺廷琛就是能感受到温暖。

“那个小子,你会打架吗?”

封汐倒仰着头问着呆坐在那里的路克斯。

路克斯指了指自己,“你在问吗?”

路克斯觉得自己这不是看了一场电影,而是很多场。

简直是太精彩了,这是和他生活完全不一样的场景。

“嗯,会不会打架?”

封汐又问了一遍……

这小子长的还挺帅……

“会点!”路克斯算是保存了实力,因为他怕自己说会打,要是这个哥哥让他帮忙去打架,他要是上去就被打下来。

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会你跟我一起上!”

封汐打了一个哈气,他也就是嘴上能说,你让他打,他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第一次他觉得,真该好好的学学打架。

这现在想要打的时候,你说你却不会打,多着急。

要是有莫沉寒冰那样的功夫,他现在一定急吼吼的去找大舅哥单挑。

这也不是拍电视,随便拿个道具的酒瓶子,就往脑袋上砸,起码热血又有气势。

大舅哥也不是随便能砸的……

他想他要是能有给他大舅哥一酒瓶子的胆子。

他大舅哥就能拿刀把他的脑袋给削下来。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上?”

路克斯觉得帮忙大家不是不可以,看得出这是他师傅的朋友。

但是,他不喜欢这个哥哥的说话方式,干嘛叫他小子,又用那种命令的口吻。

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命令他做事。

想要帮忙就要有求人帮忙的态度,况且那个叫赫连霆的人,一看就是很能打很会打的样子,他这要是帮他忙,也是要冒险的好吗?

路克斯这孩子,也是个直性子,虽然觉得这些人,都应该是惹不起的,但是,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路克斯……”那仁叫了一声路克斯,冲着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用这种不礼貌的语气对封汐说话。

在那仁的心里,路克斯还是个孩子。

几年而已,他也从修爷嘴里的孩子,变成了把别人当成孩子的人。

这时,封汐,缓缓的从地板上坐起来……

路克斯……

这名字可不常见,难道这个路克斯就是,和他媳妇一起吃饭的那个小白脸?

“你玩滑板吗?”封汐看着路克斯问道。

路克斯点了点头,帅气的脸上有着不解的神情。

封汐唇角一勾,这就八九不离十了,手下的人说那个路克斯就玩滑板,那天他们吃的又是超辣的串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