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主角是傅明诀程幼清的小说_傅明诀程幼清小说叫什么名字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2-11 08:48

回首向来萧瑟处大小:连载中类型:浪漫言情下载按钮

在“三宿桑下”所著的豪门总裁类小说《回首向来萧瑟处》中,主角是傅明诀程幼清,于粉瓣儿网首发。简介:傅氏家主傅明诀年近而立,清港同庆,不料旧爱盛装而至,搅得现场一片混乱。古往今来,敢砸傅氏场子的,独程幼清一人。傅大少为追回旧爱,百般迁就,丧权辱国。程幼清却视若无睹,一笑置之。傅明诀无奈,“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回到我身边?”程幼清唇角微勾,“我要你如我一般,鬼门关走一遭。”……

傅明诀程幼清小说精彩试读:

傅明诀和聂承南不紧不慢的各自理论,程幼清在一边晒着太阳昏昏欲睡。

聂承南无意看了一眼,有些好笑,转而再看向傅明诀时神情微微一肃,压低声道,“这话原本不该我来说,但我想还是应该告知于你。”

“什么?”

聂承南想到那件事,手指微拢,不由自主深吸了一口气,方才起身向外走了走,“跟我来。”

傅明诀不明所以,但还是随着聂承南一起站起身,动作轻柔将自己的西装给程幼清又盖了盖,然后走到办公室门口,看着聂承南。

傅明诀的所作所为落在聂承南眼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幼清应该还没告诉你这件事,但据我所知,祝远望已经知道了。”聂承南把声音压得极低,生怕程幼清惊醒,“三年前幼清意外落海的时候,是怀有身孕的。”

傅明诀闻言,神情骤然一变。

聂承南眼疾手快捂住了傅明诀的嘴,另一只手制住他的肩,冲他连连摇头,眉宇成川,示意他不要出声的同时看了一眼程幼清。

还好,那丫头靠着沙发椅背,似乎睡熟了。

再看向傅明诀的时候,饶是见惯世事无常的聂承南也是大吃一惊。

傅明诀大学毕业起便进入傅氏,距今已有五六年的光景,这几年来,傅氏也从名噪一时逐步走向金字塔顶尖。傅明诀年轻,有能耐,这是众人皆知的。比起这些,更让那些商场上老油条觉得佩服的就是傅明诀的从容淡定。

虽然傅明诀脸上常年没什么表情,但他并不冷漠,只是喜怒不形于色,遇事不惊,仿佛没什么事儿是他意料之外的。

这一点,聂家姐弟也是十分佩服的。

可是今天聂承南却见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傅明诀。

即便他自己的手挡住了傅明诀半张脸,但依然看得到他趋于血红的眼眶,不可置信的神情和滔天的怒意。

聂承南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刚才告诉了傅明诀,程幼清和自己是兄妹关系,恐怕这个时候他已经被傅明诀撂倒在地了。

很多年后,聂承南仍然想得起傅明诀今天的眼神。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眼神。

“傅明诀,你先冷静下来。”聂承南低声道,“这件事儿幼清交代过我们要保密,你就当不知道。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是希望你能多让着她,尽早打开她的心结。不管你信不信,她这三年从未原谅过你,包括现在。”

说完这话,聂承南明显感觉到傅明诀身体一僵。

三秒后,傅明诀闭了闭眼,随后抬起手来推开了聂承南的手,神情已恢复正常。

聂承南看到那双霎时间仿佛被万年冰川覆盖的眉眼,眉头皱的更紧,“我说的话——”

“我听到了。”傅明诀抬手推开办公室的门,待聂承南走出后自己也走出办公室,引着他往紧急出口的步梯间走,“聂总,我想同你谈一笔生意。”

聂承南有些诧异,傅明诀这个时候居然还有闲心和自己谈生意,但很快,聂承南就想到了另一桩事。

三年前祝修文迎祝长歌母女进门时,傅明诀就曾亲自前去祝家“拜贺”,然后被及时赶到的傅老爷子阻止。

如今让傅明诀知道了,他不仅失去过自己的女人,还失去过自己的孩子,此仇不报,似乎是不可能的。

走到楼梯拐角站定时,聂承南方才问道,“你要对祝家动手?”

“对。”

聂承南默然,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骨,只当自己听了个笑话,“你爷爷不会同意的。”

傅老爷子的长子长媳、傅明诀的父母在傅明诀不足两岁时外出勘察工地,意外离世,傅明诀自小由傅老爷子亲自抚养长大,当爹又当娘,十分不容易。也因此,傅明诀对傅老爷子几乎言听计从。

傅老爷子喜欢程幼清,但不接纳她。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祝长歌有机可乘,害了程幼清。

三年前傅明诀是有机会一举端了祝家的。撇开傅氏不谈,只他自己攒下的黑白两道的家业就足够了,而且还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无可指责。

但偏偏祝长歌的所作所为也有傅老爷子的授意,傅老爷子亲自出面阻拦,傅明诀也只能作罢。爷孙俩也僵持了好一段时间,后来在傅明诀的二叔二婶、也就是傅明珠的父母的调和下,才件件有所好转。

如果说程幼清是傅明诀不可割舍的心头肉,那傅老爷子也是与之旗鼓相当的肝脾肺吧。聂承南这样想。

“我不需要他同意。”傅明诀手握栏杆,声音极轻,可即便是在昏暗的楼道里,聂承南也看得到他如狼似虎般嗜杀的眼神。

三年来,他没有一天晚上是安眠的。只要一闭上眼,程幼清的音容相貌就在眼前。

何况,怀中无她,枕边无人,如何安眠。

傅明诀自然清楚,聂承南肯将这件事告诉他当然不会是为了解决祝家,只是他作为全程陪伴在程幼清身边的旁观人给自己的一点敬告。

在聂承南看来,程幼清是真的不肯轻易原谅傅明诀,可她也是真的爱傅明诀。聂承南之所以将来龙去脉告诉傅明诀,是希望傅明诀能多给程幼清一些包容。

哪怕她不能原谅,哪怕她有心报复。

这一点,傅明诀非常清楚。

“我和幼清虽无媒妁之言,但有夫妻之实,这一生除了她我不会娶任何人。当年是我没保护好她,她怨我,不原谅我,是应该的。她要罚我,我受着。但是,”傅明诀话语微顿,语气急转直下,与提到程幼清时的轻柔温和截然不同,“我无能归我无能,伤害她的人,必须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