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主角是陆繁星厉绍棠的小说_陆繁星厉绍棠小说叫什么名字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2-11 10:02

一陆繁星大小:连载中类型:浪漫言情下载按钮

什么小说里面的女主叫陆繁星男主叫厉绍棠?是“八度微凉”所著的《一陆繁星》,这是一部豪门总裁类虐文,讲述了陆繁星和厉绍棠两人之间的虐恋情深。简介:陆繁星爱厉绍棠,她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为了彻底得到他,不顾名声主动爬床睡了厉先生,她如愿以偿成了厉太太。然而,她所做的一切在他看来永远不过是一个笑话,哪怕她后来锒铛入狱,他依旧可以在别的女人身边日日笙歌……

陆繁星厉绍棠小说精选:

两人的距离非常近,下一秒就能唇对唇,彼此都能感受到温热的呼吸。

陆繁星从男人眼中看到了不耐烦跟厌恶,无比清晰。

以他的心思,她的用意显而易见。陆氏需要资金,嫁给他无疑就是最好的挽救之法;白筱最近被不雅视频缠身,想让她脱身就只能抛出更爆炸的新闻。

这两样他都清楚——

只是他不可能猜到另外一个原因,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

男人手甩开时,陆繁星感觉脑袋晕沉的厉害,像是要炸,“厉总太聪明,我就知道瞒不过您的法眼,确实是一箭双雕,但您……根本不会娶我,不是么?”

厉绍棠敛眸,“呵,你那点小聪明少在我面前糊弄。”

“不敢。”陆繁星笑的端庄,“激将法对于厉总而言太小儿科。”

从没想过区区一些不雅照就可以让他心甘情愿娶她进门,厉绍棠不好威胁,更不会妥协。

但现在绯闻闹的沸沸扬扬,厉家的长辈们不会坐视不理,财阀豪门都在乎颜面。

闪神时,她再次感觉下颚传来剧痛,眸子一定,只见男人俊颜逼近,“刚才又在打什么主意?”

“不管我打什么主意,厉总都能应付。”陆繁星除了有脑子,还有一张伶牙俐齿的嘴。

厉绍棠突然一笑,“确实,不过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

她有多少张脸,他再清楚不过。

这张脸多好看,她的心就有多恶毒。

“什么?”

她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感觉是很不好的事——

这时客厅门被打开,黎洛一脸恭敬,“厉总已经都准备好了,现在要就餐么?”

“嗯。”厉绍棠点了点头,“带陆小姐过去。”

“是——”

陆繁星大概已经猜到是什么,小时候一些不好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她抵抗,“厉绍棠,我不要。”

“你没资格说不要!”男人满眼的冷意,“黎洛把她带过去,不肯吃就强塞。”

“是——”

黎洛都有点不忍心,她那张脸本来就因海鲜过敏肿着,如果把餐厅桌上那些都吃完,那岂不是直接毁容?

厉总果然很可怕,惹不起惹不起。

……

陆繁星吃海鲜会过敏,小时候她嘴馋不听大人劝,吃完后浑身发痒就找厉绍棠哭。

而厉绍棠整治人的办法向来非常狠,既然她想吃、就让她一次性吃个够,最终小繁星吃进了医院,没任何生命危险,只是浑身奇痒无比,小脸肿成猪头。

之后,她就乖乖听话了,抱着厉绍棠胳膊求饶,说以后再也不吃海鲜,真再也不吃,很长一段时间确实没再碰过。

直到这次她又管不住嘴,看乔君君吃的实在太美味,就又小呷了几口。

显然,后果非常严重——

厉绍棠洗完澡从楼上下来,走进餐厅就看见她呆坐着,一桌的美味海鲜丝毫未动,“不吃就别想从这里出去。”

“……”陆繁星朝他看过去,“你就这么喜欢折磨我?”

从小她不管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错,但凡沾上陆繁星三个字,他就会不喜欢。

男人玩味一笑,眸光却冷如寒霜,“不吃也可以,那就在这里好好待着,陆氏风临都不需要管。”

陆繁星只觉心脏抽疼,他总能轻而易举抓住她的七寸,并且一击即倒。

“我吃。”

黎洛站在旁边看着陆繁星毫不犹豫将桌上的东西慢慢消灭,心跳有点止不住的加速——

女孩子都在意自己的容貌,特别是天生的美人。这个陆繁星到底有多美,她是见识过。

那么一张完美无缺的脸,当真就这样不要了?

再吃下去,就算不毁容,一年半载可能都出不了门——

黎洛觑了眼坐在主位上一脸淡然、刻骨冷漠的男人,她想这样应该够了吧!真的还要继续吃下去?

起初,陆繁星吃的还是挺享受的,毕竟海鲜是她的最爱,但后来实在吃太多,就感觉整个胃里正在翻搅。

她不自觉停了下来,隐约透出水亮色的眸光看向男人,“……可以了么?”

厉绍棠看见那个眼神,心想真像小时候。

那个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惹祸精,比牛皮糖还黏人。

“不够,继续吃,直到全部吃完为止。”

“……”陆繁星顿觉手脚冰凉,她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罢休。

看来今天不把半条命留在这里,她是不可能走出瑰丽如梦的“棠园”。

陆繁星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吃了多久,只知道期间跑进卫生间吐了五六次——

吐完再接着回来吃,她想这辈子都不会再碰海鲜,因为它已经成了她的噩梦。

黎洛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下意识视线偏移开,她知道自己主子做事狠,但在陆繁星身上这种狠似乎能发挥到极致。

残忍,暴虐,没半点怜惜。

在一片沉寂中,男人突然开腔,“不打算求求我么?”

陆繁星正在徒手吃着澳龙,真是肥嫩多汁、满嘴肉香,摇头,“……没打算。”

“为什么?”

“因为你对我不会心软的。”她浅笑,让那一张肿的面目全非的脸凭添了些绚亮,“不过……总有一天你会的。厉总,敢跟我打赌么?”

“幼稚。”厉绍棠瞳眸瞬间收缩,抚着手上的黑玉扳指,“想跟我玩你还嫩了点,就算你有九条命都不够。”

陆繁星总算吃完桌上的东西,往身后的椅子靠过去,两手摸着再也装不下东西的腹部,“厉总在说笑呢吧!我又不是猫妖。”

“黎洛,让她滚——”厉绍棠一脸嫌弃。

女人晃悠从凳子上起身,“那就多谢厉总了,我们……”她打了个饱嗝,“我们回见。”

黎洛搀扶着陆繁星走到门口,两人刚要踏出去,就听见男人说:“黎洛,让她自己走下山,吃了那么多,正好锻炼,她向来在乎自己身材。”

看了眼天边已经下落的夕阳,黎洛慢慢放开手,这也太狠了。

马上就要天黑了,让一个女孩子走晚上的山路实在有点危险。

陆繁星倒是不介意,朝黎洛回以一笑后就淡然离开了。

她现在的脸就是猪精转世,只有吓死别人的份。

陆繁星前脚一走,后脚厉绍棠就将那身衣服扔进了垃圾桶,随即皱眉让管家准备晚饭——

临近七点整。

厉绍棠正在心情不悦地填五脏庙,就看见电视中一则新闻:本市连环杀人案凶手蔡某两个小时前已逃进甸沙区域,以山林做掩护阻碍警方搜寻,请各位市民务必小心。

黎洛心惊,这不就是……

但主子没发话,她不敢出声,扭头朝老管家看了眼。

老管家待在厉家很长时间,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再者他跟陆繁星也有点渊源。

十二三岁小姑娘第一次到厉家玩的场景他都还记忆犹新。

“先生,我看还是让老张开车去找找陆小姐吧!现在山里不安全……”

“啪”地一声,原本被男人端在手里的碗就这么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