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顾瑶李淮程小说叫什么名字_主角是顾瑶李淮程的小说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2-12 09:28

你的温柔,我的毒药大小:连载中类型:浪漫言情下载按钮

男主叫李淮程女主叫顾瑶的小说叫什么名字?是“飞絮飘影”所著的一部豪门总裁类题材的小说《你的温柔,我的毒药》,主角是顾瑶李淮程。简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父亲离世,哥哥昏迷不醒,相恋四年的未婚夫劈腿,顾瑶觉得她的人生陷入了无尽的黑暗。而他李淮程就是踏着阳光而来拯救她的天使,她一步步沉浸在他的温柔与美色里。很久很久之后,他说“五岁那年的相遇,就注定你永远都只能属于我”……

顾瑶李淮程小说剧情预览:

李淮程看着自己怀中眉头紧皱的姑娘,她就像是一汪清泉一样,情绪完完全全地写在脸上,没有一般女孩子的矫揉造作,总是毫无掩饰地表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在想什么了?跟我说说。”

“你都不告诉我你的心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一点也不公平,为什么她的心事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他的内心她要不断地思考揣摩却连三分都看不透。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对阿婆那么亲昵?”李淮程轻拖着顾瑶把她的头放在他的手臂上,顾瑶正好可以看见他的下巴,也能够感受到他说话的时候那胸膛震动的感觉。

他的手臂并不粗,但是却很有力量,她很快地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姿势,让自己跟舒服地看着他。“你还说了,你对阿婆比对我都好,我马上都要嫉妒了。”

“瑶瑶,你生活在美满健全的家庭,可能无法想象我的生活状况是什么样的,尤其是我以前的生活你更加想象不到。”每个人经历的事情恐怕只有自己才能很好的体会,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的经历拿出来说的人,从来都没有过的。

“我知道我可能不能完完全全地感受,但是千万不要把所有的事情憋在心里,你想说我就听,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等到你想说的那天,你就跟我说我随时随地都会在这里。”顾瑶说完话揉了揉他的脸庞,不知道为何她此刻有点心疼这个男人,他并不想外界说的那么的传奇,他也是有喜怒哀乐的正常的男人。

“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完美,我只是一个正常人,一个比正常人生活的更为崎岖的正常人。父亲去世之后我就彻彻底底地沦为了一个孤儿,后来跟街上的几个小混混整天混在一起,连书都不读了,那个时候真的很仇视这个社会,每天就想着干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没有想象到我以前是这样的一个人吧?”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情绪的变化,似乎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却牵动着顾瑶的心。

顾瑶摇摇头,受手自然地搭在李淮程的胸膛前,玩着他睡衣上的那颗扣子,“没有,人生有一段时间处于迷茫期很正常,何况你当时只是一个孩子。”她没有想过他做了什么样的事,她只关心着他那段时间过的好不好?有没有被其他的人欺负。

“接下来的事,我不说你恐怕也会猜到会有个转折,而那个让我发生转折的人就是阿婆。后来的上学,包括做人她都教会了我很多的事情,才有你看见的这个李淮程。”

“能说说具体的事情吗?那你后来是跟阿婆生活在一起吗?”顾瑶静静地窝在李淮程的怀中,听着他诉说着自己的生活,她却觉得此刻的他无比的真实。

“后来的事情太自毁形象了,这个不能说。不过后来的那几年都是跟阿婆过的,上了大学之后就很少有时间过来了,每次想接阿婆到市里去住,她也都不愿意,说在这里住的比较习惯。”李淮程轻笑了一下,说话时的微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廓处,痒痒的。

“我一定会好好跟阿婆相处的,绝对不会再气她了。”顾瑶搂着李淮程的脖子,表情认真地保证着,看着好像在做一件极为严肃的事。

他看着顾瑶的睡颜,轻轻地将她眼睛上的头发勾在脑后。即使现在他还是不能正视以前的那些事,他原本以为今晚他会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的,可是他还是没有。或许他早就失去了诉说的能力,又或许是连自己也无法面对那样的自己,他本能地选择着逃避,重新回到这里所有的以前的事情都像一个个图片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看着如此纯真的脸庞,轻轻地拂过她的脸颊,渴望着她的美好,越来越沉溺于这份美好之中,他怕他会越来越沉溺,他第一次有了失控的感觉,不过他认为这是正常的现象,这只是偶尔的失控,他一定会把这些把握在自己的手中。他不喜欢任何的事情失去他的掌控,他很不喜欢。

顾瑶起床的时候,李淮程早就已经不见了,旁边的被子已经凉透了。昨天他失眠的事,她还放在心上,她今天一定要好好的问问阿婆。

“这么晚才起床,天天还指望着丈夫给你做饭,你这架子倒是挺大的啊!”阿婆气的故意把拐杖扔在地上,嘴嘟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

顾瑶并没有生气,慢慢地走到阿婆的身边,自觉地找了一个矮小的板凳坐在了阿婆的旁边,“阿婆,瑶瑶知道错了。明天,明天我保证给阿婆做一份美好的早餐!要不您跟我们市里,我还可以跟您做小蛋糕了,我做的蛋糕非常好吃,真的很好吃哦!连难伺候的李淮程都吃了好多,你不去的话可真的吃不到那么好吃的蛋糕喽!”

“你就是想骗我去市里,我才不上当了。要是去那里了,我天天还不被你气死了。你以为我这个老太婆真的傻了,连你这个小姑娘的心思都猜不透了。”

顾瑶看着阿婆的样子,没想到她的那点把戏连阿婆都骗不了了,顾瑶朝着阿婆做了个鬼脸,阿婆看起来似乎一脸严肃的样子,不过要不了多久应该就要破功了吧!

一上午顾瑶都没有看见李淮程,一直在院子中间来回地踱步,阿婆倒是在那里心情不错地给花浇水。顾瑶终于鼓起勇气跑过去问阿婆,谁知道阿婆撂下一个不知道就回到自己房间听收音机了,留她一个人坐在小院子里苦等。

手里滑过手机,翻到李淮程的那栏上去没有想到任何的理由,思来想去还是把手机放了下去。顾瑶一直坐在院子里,好不容易熬到了十一点终于有理由给李淮程打电话了,谁知道在楼上听见了他的电话铃声,人家根本就没有带电话。

李淮程远远地就看见门口那低着头缩成一团的女人,柔柔地阳光洒在她的脸上,似乎放出耀眼的白光,周身都被柔柔的白光包裹住了,脸庞显得更加柔和。坐在一个小凳子,手撑在头上,长而柔顺的头发有的已经与大地亲密接触了,是她竟然毫无知觉,手里拿着一个小棒在地上画圈圈。

他呼吸有些急促,也有些失神,双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还是那样,一点也没有变……

“寓凌,哥哥,我等你好长时间了!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我都已经画了九十九个圈了。不过幸好你来了,我就知道寓凌哥哥是不会让我失望的。”说完之后直接踮起脚尖,亲吻了他的脸颊。

那时候的阳光也是这样,是那样的柔和,她亲完之后他呆愣在原地,而她却把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朝着他甜甜地笑。后来有说了些什么他不知道是因为忘记了,还是当时根本就没有听清,一直沉溺与那柔和甜美的笑里。

那样小小地身影似乎就在眼前,伸手就能触摸到,却又好像离他很远,永远只能在这样的梦境里才能看见。

“你在想什么了?”顾瑶一抬头就看见李淮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沉浸在某个画面之中,以至于她走到他的面前,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顾瑶说完话后又把手伸到他的眼前晃了晃,这才看见他缓过神。她从来也没有看见过他失神过,他似乎每时每刻都能保持着清醒。即使是在他们发生关系的那一晚,他也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力度,时刻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她对他也有了一点认识,他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失控,也不会让任何事情失去原来的运转轨道。

“吃午饭了吗?”脸上又重新平静,似乎刚才的那个样子并没有在他的脸上出现过,这一切都好像是她的想象一样。

“没有,阿婆还在房间里,我不太会做这些菜。”顾瑶双手搭在李淮程的手臂上,他的身上很凉,应该很早就出去了,而且一定一直呆在室外。

李淮程知道顾瑶一共也就会做那几样菜,而现在这里也没有那些食材。“走吧!回去我做饭。”

顾瑶看着李淮程的脚底带着一点泥巴,而这一带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是路也全是那种石板路,怎么会染上泥巴?“你刚才去哪里了啊?我都在这里画了好多个圈了,结果还是没有等到你。”

“好多个圈是多少个?”

他总是有这样的本事,能够不着痕迹地把这个话题带过去,不过顾瑶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笨!

“好多圈就是好多圈啊!数着数着我都已经不记得了。”他不想谈,那她就不说,那她就不问。

不知道为什么,顾瑶总感觉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他们,猛地回头却没有任何的痕迹。把头重新扭过来之后,又感觉背后有一道目光一直在盯着他们。

“怎么了?一步三回头的,是不是饿傻了啊?”说完之后轻弹了一下顾瑶的额头,顾瑶吃痛地往后一缩,头也本能地往侧面躲。这次她可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一切不是自己的错觉,刚刚那一刹那间,她绝对看见那面墙的后面有人伸着头看着他们。

顾瑶看着面前的李淮程也停止了动作,抓住她手臂的那双手更加用力了,眼睛注视的方向和她刚才的方向是一致的,心里的那些疑惑也渐渐地涌上了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