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猎色小说>小说推荐>女生爱看

主角是白穆清燕贺瑾的小说_白穆清燕贺瑾全文阅读

作者:寒灵子 来源:猎色小说网 时间:2018-02-12 09:57

说好的国师变皇后大小:连载中类型:武侠动作下载按钮

“北北”原创的古代言情新作《说好的国师变皇后》中,讲述了隐门弟子白穆清与少年将军燕贺瑾的故事,外忧内患之事,她受师父所托入世助他一臂之力,在她的帮助下,步步为营,将风雨飘摇的天下平定,等待他们的会是盛世还是无尽的战争呢?一朝称帝,他竟立她为后,当初不是说好的国师吗?小说连载中,剧情紧凑,逻辑清晰,内容丰富,小编为您提供说好的国师变皇后目录全集及白穆清燕贺瑾全文阅读地址……

白穆清燕贺瑾精彩片段:

沈墨林走出去几步,乌朗胯下枣红马一抬蹄就赶上了。

“你上不上来?”

走路的人闷不吭声,把旁边一人一马当成空气。

乌朗驾着马拦住他去路,俯身揪住衣领硬生生把一个大男人提上马,惹得沈墨林狂骂不止。

“嘿,再叫,我便跟白小子说你死活不愿意从他,一脚踹下去得了!”

不满地哼唧几声,沈墨林安静下来。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两尊佛!

乌朗郁闷的一夹马腹,带着臭烘烘的乞儿去追不知何时没了踪影的白穆清一行人。

快马加鞭,太阳落山之前总算进了豫州城城门。如今蛮夷来犯,城内巡防加强许多,城门也早早落钥,没赶上时候只能在外打地铺将就一夜。

沈墨林庆幸今天可以不用餐风露宿,路上他只吃了块饼,干巴巴塞得喉咙发紧。进城后闻见街边食肆传出的食物香味,越发想念从前的生活了……

不行!再馋也得忍着,可不能为了区区口腹之欲就低头。

“我们这是要去哪?”一间间酒肆散发着醉人的酒香与菜香,偏偏这些人鼻子跟没长似的,眼睛都不带斜一下!

眼瞅着就要路过最后一家了,打算沉默到底的沈墨林终于忍不住问。

乌朗等他一眼,压低声音:“不该你知道的别问!”

“……”我都已经知道你是牧云府来的将军了,还有啥不能知道的?

沈墨林也不是个傻的,知道白穆清等人是有所顾虑,便乖乖闭口不言继续充当哑巴了。

一行人骑着马直奔豫州府尹章严灵的府邸,叫不少行人侧目,指指点点。尤其是打头的白穆清,不知吸引了多少少女妇孺的目光。

“吁——”

待马停蹄,白穆清一撩衣袍下马,两三步上前叩响章府侧门。

“请问……公子是?”门房打开半片门缝,本以为是不懂规矩的山村野夫,瞧见来人天资不凡的相貌与通身潇洒气质,关门的手顿时犹豫了。

白穆清亲切一笑,从怀里摸出封信:“在下白穆清,有封信要亲手交给章大人。”

门房将信将疑地接过来,能做府尹府上的门房十多年,没点眼力见和本事是不可能的。

一见到信封上鲜红的将军印,他便诚惶诚恐躬下身去,信上的字儿不敢多看一眼,那是对将军大人的大不敬:“白公子里边儿请!”

侧门应声而开,白穆清带领着一群人鱼贯而入。

门房招来小童将马匹从后门牵去马厩喂食,自个儿带着他们前往会客厅用点茶水。

待看到队伍后边坠着个乞丐,还误以为牧云城如今水深火热地不行,连将军底下的兵也饿得不成人样。

嘴里恭恭敬敬地:“各位大人请稍稍等候,我家大人还未回府呢。待会儿大人们喝口茶、歇歇脚,远道而来辛苦了吧……”

若章严灵不想跟燕林军扯上瓜葛,那他们进章府也没这么容易,门房老头应该没撒谎。

肚子里心思转了一圈,白穆清客客气气地坐下,微笑道:“无妨,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章大人。”

坐下还没歇上一口气,章府的管家带了丫鬟过来上茶水,白穆清免不了要和他客气寒暄一番。

枯等的时光总是无趣的,好在白穆清不是乌朗那种急性子,也不像沈墨林饿地头晕眼花直啃点心,悠然自得地欣赏起庭院中的石榴花来。

几株石榴树并不如何高大,但树叶浓密翠绿,有如碧玉;枝条纤弱,有种美人弱柳扶风、娇弱不胜承恩的美感,衬着枝叶间娇艳而不流俗的石榴花,成为炎炎夏日不经意间的一道美景。

“浓绿万枝一点红,动人春色不须多。”朦朦然的,白穆清脑海中忽的浮现从前话本上见过的一句诗来。

口中吟诵着动人诗句时,除了没有着落点的目光,无人知道她的心已飞回狼烟四起的牧云十三城。

何时归故里,再次看到牧云城有如此美景呢?

恰在这时,不远处月洞门一角闪过一抹红色衣裙。

听见吟诵之声,红裙的主人——章家小姐急急收回迈出去的脚,和贴身丫鬟躲在月洞门后面。

“哎呀,府里何时来了生人?”容貌昳丽、衣裙华美的少女问道,婉转的嗓音中带上一丝羞意。

他是父亲的客人吗?世间竟有这般好看的男子……章家小姐心中暗忖。

大丫鬟怕坏了府中女子不与外男相见的规矩,小声劝道:“许是老爷的客人。小姐,我们回房去吧?”

“这……”美目流连不舍地从那人身上离开,章家小姐咬了咬朱红幼嫩的下唇,慢慢转身离开。

白穆清发完呆又去捏沈墨林的衣领,叫他在外注意点形象,不然丢人的可是自己这个主子!完全不知道自己无心的一句诗,撩动了章家小姐的春心。

“你不是说我跟着你就能吃饱……”沈墨林委委屈屈地,他饿呀,能有什么法子?

白穆清恨铁不成钢,用手指戳他的额头:“你就不能吃地好看点?投胎都没你这么急的,想噎死不是?”

反正管家带着丫鬟们离开了,白穆清也不怕教训小厮丢人现眼:“刚才瞅见人家看你的眼神没?”

乌朗看的乐不可支:“哈哈!当初谁说他聪明机灵来着?”

白穆清捻起一块点心丢进他嘴里,哼道:“有吃的堵不上你的嘴!”

走马上任第一天就给主子丢人了,还听了告落,沈墨林只能感叹自己不是当小厮的料。

约等了大半个时辰,章严灵终于姗姗来迟,估摸着已经从府里人那知道白穆清是燕贺瑾的人,态度既不热络也不过分冷淡,看不出表态。

于白穆清而言,章严灵此时没有态度就是最好的态度!

若章灵严表现出冷淡,便看出这人不如何关心豫州安危以及百姓死活;若章灵严态度热络,对他们嘘寒问暖,白穆清倒要提起一百个心眼儿。毕竟连太子都还没对燕贺瑾表态,他一个小小府尹又如何敢兀自靠拢?

因而,白穆清对章灵严这人稍稍放下戒心。

“章大人,不如我们借一步说话?”既已看透形式,太极再打下去就没意思了,白穆清率先抛出勾子。